裁判日期:2017-10-30
发布日期:2019-04-17
阅 读 量:55

案例释义:

1、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约定归各自所有,夫或妻一方对外所负的债务,第三人知道该约定的除外。

2、对被执行人与其他人共有的财产,法院可以查封、扣押、冻结。即夫妻一方是被执行人的,法院可以查封、扣押、冻结其夫妻共同财产。


案情介绍:

2014年12月4日,山东某贸易公司与江苏某镍业公司签订高镍生铁销售合同,并于同日签订补充协议。后山东某贸易公司以江苏某镍业公司未履行回购付款义务,陈某茂、周某海未履行担保义务为由起诉至一审法院。案件审理过程中,各方当事人自愿达成和解协议,一审法院于2015年11月19日作出(2015)日商初字第215号民事调解书,协议主要内容为:山东某贸易公司与江苏某镍业公司、陈某茂、周某海共同确认江苏某镍业公司应向山东某贸易公司支付回购货款及收益本金共计人民币50591600元,利息自2015年3月15日起按月利率1%利息至付清之日,山东某贸易公司放弃违约金及其他诉讼请求;陈某茂、周某海对江苏某镍业公司的付款义务承担连带担保责任。

2015年12月21日,被告青岛某贸易公司依据山东省日照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日商初字第215号民事调解书、其与山东某贸易公司签订的《债权转让协议》向山东省日照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执行。在执行过程中,山东省日照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12月22日作出第281号执行裁定书,裁定查封周某海名下的位于上海市浦东新区张扬路的房产;于2015年12月23日作出第281-1号执行裁定书,裁定查封周某海名下的位于上海市浦东新区张扬路的另一处房产。周某海之妻周某珠不服,以被查封的两处房产系与周某海共同共有,其对上述房产享有一半产权为由,提出执行异议。山东省日照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6年7月14日作出执行裁定书,驳回周某珠的异议。

周某珠对上述裁定不服,遂向山东省日照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执行异议之诉,2017年2月17日,山东省日照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驳回周某珠的诉讼请求。周某珠不服,向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二审法院驳回了其上诉请求。周某珠仍不服,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周某珠申请称:一、涉案债务的性质:涉案债务系案外人山东某贸易公司与江苏某镍业有限公司因买卖合同纠纷产生,江苏某镍业公司属于买卖合同纠纷的债务人,而周某海属于承担担保责任的保证人,周某海涉案的债务应当属于担保之债。二、本案周某海对外担保之债是否应当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本案中周某海、周某珠原系夫妻关系,双方于1991年9月登记结婚,于2015年7月协议离婚。周某海在本案中的涉案债务虽产生于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但因周某海在本案中是基于担保人地位而负有债务。《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关于夫妻一方对外担保之债能否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的复函》(〔2015〕民一他字第9号),明确:夫妻一方对外担保之债不应当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的规定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据此,周某海所负的债务不应当认定为系与周某珠的夫妻共同债务。三、原生效二审判决认定的错误:二审判决书中分析认定第三项明显属于适用法律错误。四、二审判决书对周某珠的权益影响:涉案房产即使不能根据离婚协议认定为周某珠所有,但周某珠基于夫妻共同财产仍应对该房产享有一半的权益。二审判决书中分析认定第三项将涉案债务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在该判决未被撤销之前属于生效判决的事实认定,具有既判力,直接导致周某珠权益受损。

2017年10月30日,最高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裁定。


诉讼请求:

再审申请人周某珠诉请:撤销一、二审判决并依法改判。


争议焦点:

债务纠纷的案外人周某珠作为执行标的物的涉案房产的共同共有人,是否具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


裁判理由:

最高人民法院审查认为:

第一,《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关于夫妻一方对外担保之债能否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的复函》(〔2015〕民一他字第9号)规定,夫妻一方对外担保之债不应当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的规定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山东省日照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11月19日作出(2015)日商初字第215号民事调解书,周某海对江苏某镍业公司应向山东某贸易公司支付回购货款及收益50591600元的本金和利息承担连带担保责任,属于对外担保之债,根据上述复函的规定,涉案债务不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第二,《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七条规定,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周某珠与周某海结婚数年后自愿离婚。2012年10月,周某海购买位于浦东新区张扬路xxx号xxxx室、xxxx室房产。该房产购买于周某珠与周某海夫妻关系存续期间,虽然只登记在周某海一人名下,但是在周某珠、周某海未举证证明归个人所有的情况下,根据婚姻法第十七条的规定应为夫妻共同财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条第一款规定,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未经登记,不发生效力。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虽然周某珠与周某海于2015年签订《自愿离婚协议书》,约定涉案房产归周某珠所有,但是双方未进行不动产物权的转让登记,物权的转让不发生效力,涉案房产仍属于周某珠与周某海夫妻共同所有。

第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第十四条规定,对被执行人与其他人共有的财产,人民法院可以查封、扣押、冻结。本案涉案债务虽然属于周某海个人债务,但是涉案房产属于周某珠与周某海夫妻共同所有,人民法院可以执行。因此,一审法院驳回周某珠关于排除对涉案房产执行的诉讼请求并无不当,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处理结果亦无不当。

第四,《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三十四条规定,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或者适用法律虽有瑕疵,但裁判结果正确的,第二审人民法院可以在判决、裁定中纠正瑕疵后,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予以维持。本案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在说理中认为涉案债务属于周某珠与周某海夫妻共同债务,在适用法律上存在不当之处,但是处理结果并无不当,因此根据上述司法解释的规定,周某珠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再审情形。


裁判结果:

驳回周某珠的再审申请。


法律依据:

《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关于夫妻一方对外担保之债能否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的复函》

夫妻一方对外担保之债不应当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的规定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

第二十四条 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

第十七条 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下列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一)工资、奖金;(二)生产、经营的收益;(三)知识产权的收益;(四)继承或赠与所得的财产,但本法第十八条第三项规定的除外;(五)其他应当归共同所有的财产。夫妻对共同所有的财产,有平等的处理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

第一款 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未经登记,不发生效力,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第十四条 对被执行人与其他人共有的财产,人民法院可以查封、扣押、冻结,并及时通知共有人。

共有人协议分割共有财产,并经债权人认可的,人民法院可以认定有效。查封、扣押、冻结的效力及于协议分割后被执行人享有份额内的财产;对其他共有人享有份额内的财产的查封、扣押、冻结,人民法院应当裁定予以解除。

共有人提起析产诉讼或者申请执行人代位提起析产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准许。诉讼期间中止对该财产的执行。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三百三十四条 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或者适用法律虽有瑕疵,但裁判结果正确的,第二审人民法院可以在判决、裁定中纠正瑕疵后,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予以维持。


案例来源:

周某珠、青岛威邦贸易有限公司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 (2017)鲁民终717号 (2017)最高法民申3915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