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6-06-25
发布日期:2019-04-16
阅 读 量:45
  • 胜诉律师:
  • 陕西文星律师事务所
  • 陕西文星律师事务所

案例释义:

借款的利息不得预先在本金中扣除,借款利息预先在本金中扣除的,应按实际借款数额返还借款和计算利息。


案情介绍:

高某胜与龚某爱系亲戚关系。2012年,龚某爱因资金周转困难向高某胜提出借款1亿元,高无钱出借,于2012年11月2日与龚某爱同去刘某处,经协商,由高某胜与刘某签订《贷款协议》,约定高某胜向刘某借款1亿元,借款期限6个月,月利率2%,前三个月利息在放贷时一次性结清。协议签订后,龚某爱在该协议背面向高某胜书写借据一份,载明:今借到高某胜人民币壹亿元整,期限陆个月,按月结息,月息2%。借款人龚某爱。龚某爱在其签名处捺了手印。刘某将该笔借款扣除了前三个月的利息计600万元后,按照高某胜的要求通过银行向龚某爱指定的神木县大德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大德公司)账户转账9400万元。

因龚某爱未按时还款,高某胜向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龚某爱偿还所借高某胜借款本金1亿元及利息。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龚某爱清偿高某胜借款本金9400万元及利息。龚某爱不服,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龚某爱上诉称,一、一审判决事实认定错误。一审判决认定龚某爱收到借款本金9400万元错误,龚某爱实际收到借款本金为9300万元。高某胜委托案外人刘某交付借款本金,但刘某未向龚某爱支付借款本金,而是向大德公司支付9400万元,后大德公司只向龚某爱支付9300万元。因龚某爱并未指定或委托大德公司收取借款本金,因此某爱爱实际收到的借款本金应当只有9300万元。二、一审判决程序违法。1、本案遗漏了必要共同诉讼人,程序违法。本案中,案外人刘某向大德公司转入9400万元,大德公司实际向龚某爱支付借款本金9300万元。由于龚某爱并未指定或委托大德公司收取借款本金,因此无权向大德公司主张剩余100万元。故该100万元本金及利息应由大德公司承担,大德公司是本案必须进行共同诉讼的当事人。本案遗漏了必要共同诉讼人大德公司。2、一审法院违反法律规定,超出高某胜的诉讼请求将龚某爱位于北京市朝阳区价值数十亿元的房产全部查封,属于明显的超标的查封,给龚某爱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高某胜答辩称,龚某爱的上诉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属恶意上诉,应当予以驳回。一、一审查明的事实清楚。一审中,高某胜提交的《贷款协议》和借据,证明了双方的借款合同关系,提交的大德公司收到9400万元款项的转款凭证,证明了借款实际发生,龚某爱的《承诺书》和其给杨某平出具的《委托书》以及一审期间龚某爱在法庭的两次谈话等证据证明龚某爱明确承认了其收到全部借款,此次上诉又称其仅仅收到9300万元而非9400万元。二、一审程序合法。针对大德公司的问题。本案所审理的法律关系是高某胜与龚某爱之间的借贷关系,高某胜已经通过举证证明了其依据龚某爱的指示将9400万元汇入了龚某爱指定的大德公司。至于龚某爱与大德公司的问题与本案无关。

2016年6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作出二审判决。


诉讼请求:

一审原告高某胜诉请:1、依法判令龚某爱偿还所借高仲胜借款本金1亿元及从2012年11月2日起至实际给付之日止的利息(月利率2%),由张某芳对该笔借款本金及利息承担连带保证责任;2、判令龚某爱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二审上诉人龚某爱诉请:1、依法改判龚某爱不承担一审判决书第一项中的100万元本金或将本案发回重审;2、一、二审诉讼费用由高某胜承担。


争议焦点:

借款本金数额应当如何认定。


裁判理由:

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本案当事人对双方借贷关系的成立及履行均无异议,公民之间合法的民间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龚某爱虽向高某胜出具的借据载明借款本金为1亿元,但因打款时已扣除前三个月的利息600万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条“借款的利息不得预先在本金中扣除。利息预先在本金中扣除的,应当按照实际借款数额返还借款并计算利息。”的规定,已扣600万元应当从1亿元借款本金当中扣除,本案的实际借款本金应确定为9400万元。双方约定的借款利息月息20‰未超出法律规定的保护限额,依法应予保护。对于龚某爱代理人主张应依法追加打款人刘某与收款人大德公司为本案当事人参与诉讼,且本案所涉借款未实际履行的代理意见。因龚某爱本人对高某胜起诉的事实无异议,并认可已收到借款本金9400万元,其本人陈述与高某胜提供的证据能够相互印证,刘某只是按照高某胜的指示将借款直接转入龚某爱指定的大德公司银行账号,上述履行方式符合当地的交易习惯,该打款人与收款人只是本案民间借贷法律关系的代为履行人,并不是本案必需参加诉讼的当事人,龚某爱代理人的上述主张无事实与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本案当事人对双方借贷关系的成立及履行均无异议,公民之间合法的民间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龚某爱虽向高某胜出具的借据载明借款本金为1亿元,但因打款时已扣除前三个月的利息600万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条“借款的利息不得预先在本金中扣除。利息预先在本金中扣除的,应当按照实际借款数额返还借款并计算利息”的规定,已扣600万元应当从1亿元借款本金当中扣除,本案的实际借款本金应确定为9400万元。双方约定的借款利息月息2%未超出法律规定的保护限额,依法应予保护。

对于龚某爱主张所涉借款应扣减100万元的意见,因龚某爱未提供充分的证据予以证明,法院不予认可。而刘某只是按照高某胜的指示将借款直接转入龚某爱指定的大德公司银行账号,上述履行方式符合当地的交易习惯,该打款人与收款人只是本案民间借贷法律关系的代为履行人,并不是本案必需参加诉讼的当事人,龚某爱上诉请求无事实与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

一、判决生效后30日内,由龚某爱一次性清偿高仲胜的借款本金9400万元人民币,并从2012年11月2日起按照约定月利率20‰承担该借款的利息至款执行完毕之日止。

二、驳回高某胜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龚某爱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771800元,由高某胜承担46300元,龚某爱承担725500元。

二审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3800元,由龚爱爱负担。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二百条 借款的利息不得预先在本金中扣除。利息预先在本金中扣除的,应当按照实际借款数额返还借款并计算利息。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 第一款 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案例来源:

高某胜与龚某爱民间借贷纠纷(2016)最高法民终204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