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8-06-12
发布日期:2019-04-16
阅 读 量:104
  • 胜诉律师:
  • 浙江勇往律师事务所
  • 浙江勇往律师事务所

案例释义:

1.合意形成的真实性存疑时,不能根据印章的真实性直接推定协议的真实性。这种特殊的情况,主要出现的场景是:(1)因公司印章管理不善,“真印章”被偷盖;(2)公司为办事“便利”,对外提供加盖公司印章的空白纸张,被他人恶意利用,出现“黑压红”(即先盖章后打字)的文件。

2. 协议加盖的印章虽为真实,但因协议形成行为与印章加盖行为具有相对独立性,协议形成行为是双方合意行为的反映形式,而印章加盖行为是双方确认双方合意即协议的行为,二者相互关联又相互独立,在证据意义上,印章真实一般即可推定合意形成行为真实,但在有证据否定或怀疑合意形成行为真实性的情况下,即不能根据印章的真实性直接推定协议的真实性。由此,对于加盖印章关联公司行为的证伪,需要依靠用印过程事实及协议利益设定中与印章形式真实相冲突的证据发挥证明作用。


案情介绍:

2008年1月14日,翁小华被稠城建筑公司任命为副总经理,负责公司工程承揽、业务洽谈、市场开拓、北苑基建管理工作。

2008年11月10日,普森公司(发包人)与稠城建筑公司(承包人)签订《工程承包实施合同书》,工程承包内容:稠城建筑公司对普森公司的厂房项目工程总承包(含1#-5#厂房、综合楼、油画创作及展示中心、附属用房等的土建、水电、门窗、装饰及附属工程)。其中3#、5#厂房首期开工……黄红威以稠城建筑公司授权代表人身份在该承包书上签名。

2009年7月30日,翁小华与黄红威签订《借款还款协议书》,载明:黄红威(以下称乙方)负责承建由稠城建筑公司总承包的普森公司在丽水投资的3#、5#厂房工程,建筑面积45000㎡,总造价约3200万元。在施工过程中,因资金紧缺,目前工地已处在停工状态。为使工程能按期完工,向翁小华(以下称甲方)借款以解燃眉之急,经双方友好协商,并经董事长同意,特签订以下协议条款:一、借款金额为人民币叁佰万元正,利息每月陆万捌仟元正,按月付清。二、还款计划:待3#、5#楼竣工初验收合格,甲方付给乙方20%工程款后,本金利息全部还清。三、翁小华以工程承包人身份与稠城建筑公司签订施工协议。甲方工程款付给乙方后,公司扣取所收的费用,其余款项由翁小华控制支付。四、工地所用资金经黄红威、曹国成签字后,经翁小华核准直接支付给供货商及工人手中。在账户没有资金的情况下,黄红威不得开具支款单。五、如公司财务有要求,黄红威必须及时提供材料发票及工资表。以上协议一式三份,三方各执一份,签字生效。甲方:翁小华(签名捺印),乙方:黄红威(签名捺印),稠城建筑公司的公章也盖在乙方处(该公章系陈士进在见证人处签名后,翁小华持协议书到稠城建筑公司盖章)。2009年8月10日,稠城建筑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陈士进在该协议书的见证人处签名。

2010年8月15日,翁小华自己打印好承诺书一份,载明:公司员工翁小华同志借给普森公司丽水项目中的叁佰万元借款。公司承诺在2010年12月31日前如数归还(利息按每月陆万元计)。落款稠城建筑公司,2010年8月15日。同日,翁小华持该承诺书到稠城建筑公司盖上公章。2009年9月24日,在稠城建筑公司制作的领款单上,载明:领款事由:翁小华借款利息,领款金额(大写):陆万叁仟元正¥63000元,领款日期:2009年9月24日,领款人(盖章):翁小华(签名),单位负责人意见:同意支付。黄红威(签名):同意。翁小华(签名)。除该款项外,翁小华自认还收到利息人民币58000元。

法院查明,翁小华为案涉借款于2011年1月28日向法院提起诉讼,在诉讼过程中,稠城建筑公司于2011年2月22日以翁小华诈骗为由向义乌市公安局控告,认为承诺书中的稠城建筑公司公章系假的。后公安通过鉴定,该公章系真实。翁小华于2011年7月19日向法院申请撤回起诉,法院于同日裁定予以准许。

2011年7月,黄红威向翁小华补写一张借条,内容为:“稠城建筑公司丽水普森公司厂房工程,因资金紧缺影响工程进度,经请示董事长同意,项目部向翁小华借款人民币叁佰万元正(¥3000000),利息按每月陆万捌仟元计算,用以支付材料款及民工工资,甲方工程款到位后本金利息及时归还。如有违约和争议可由工程所在地丽水市莲都区人民法院管辖。借款人:黄红威 浙江稠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普森公司厂房工程项目部,加盖‘浙江稠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普森公司厂房工程技术资料专用章’ 2009.7月30日”。

2011年8月,翁小华以黄红威重新书写的该借条向丽水市莲都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稠城建筑公司于2011年9月19日向义乌市公安局报案,义乌市公安局对稠城建筑公司被伪造、变造公文、证件、印章案立案侦查,丽水市莲都区人民法院以此为由,于2012年6月12日裁定驳回翁小华的起诉,移送公安机关侦查。2013年4月25日,义乌市公安局对其询问,后因其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认为是犯罪,决定撤销此案。2013年5月6日,翁小华向丽水市莲都区人民法院提起本案诉讼,稠城建筑公司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莲都区人民法院于2013年5月21日裁定稠城建筑公司对管辖权提出的异议成立,移送义乌市人民法院处理。翁小华不服上诉至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3年7月2日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丽水市莲都区人民法院于2013年7月12日移送义乌市人民法院。

义乌市人民法院审理后驳回翁小华的诉讼请求。宣判后,翁小华不服,向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二审法院驳回翁小华的上诉,维持原判。翁小华遂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6年4月13日裁定驳回翁小华的再审申请。翁小华不服,申诉。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9月21日裁定再审本案。


诉讼请求:

一审原告翁小华诉请:稠城建筑公司归还借款本金300万元及支付利息(自2009年9月25日起按每月6万元计算至款清之日止,暂计算至起诉日利息为258万元)

二审上诉人翁小华诉请:1、撤销一审判决,判令稠城建筑公司归还翁小华借款本金300万元,并支付自2009年9月25日起按每月6万元计算至款清之日止的利息;2、一、二审诉讼费由稠城建筑公司承担。

再审申请人翁小华诉请:撤销原一、二审判决,改判稠城建筑公司归还借款本金300万元,并支付自2009年9月25日起按照每月6万元计至款清之日的利息,原一、二审诉讼费用由稠城建筑公司承担。


争议焦点:

稠城建筑公司是否应承担案涉借款的还款责任。


裁判理由:

义乌市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关于2010年8月15日落款处为稠城建筑公司的承诺书是否为稠城建筑公司真实意思表示。根据翁小华2011年11月8日16时38分在公安机关的陈述,该承诺书系其自己打印好后到稠城建筑公司盖公章,虽然说有无法定代表人的签名并不影响其对外的效力,但由于翁小华系稠城建筑公司的副总经理,再加上前述《借款还款协议书》也是其拿到公司盖章,说明其有接触使有公章的便利;另外,翁小华因本案借款于2011年1月28日向义乌市人民法院起诉后又撤诉,由黄红威补写借条并加盖“浙江稠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普森公司厂房工程技术资料专用章”形式向丽水市莲都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现在稠城建筑公司不予认可的情况下,翁小华应当举证证明承诺书上的公章经过稠城建筑公司法定代表人陈士进同意的证据。故翁小华要求稠城建筑公司承担还款责任的依据不足。因翁小华在审理过程中明确陈述对黄红威没有诉请,故对翁小华与黄红威之间的纠纷不予解决。

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稠城建筑公司是否应当承担还款责任的问题。

稠城建筑公司是否应当承担还款责任的问题。翁小华向法院提交了一份加盖了稠城建筑公司公章的承诺书,该承诺书载明“公司员工翁小华同志借给普森(浙江)实业有限公司丽水项目中的叁佰万元借款。公司承诺在2010年12月31日前如数归还(利息按每月陆万元计)”。经审查,该承诺书系由翁小华拟定、打印,并由其将该承诺书拿至稠城建筑公司加盖公章。尽管翁小华称加盖公章时经过稠城建筑公司法定代表人陈士进的同意,但翁小华曾任稠城建筑公司的副总经理,其明知公司公章的加盖需经负责人签字,且翁小华系该承诺书的获益人,故翁小华负有证明该承诺书系稠城建筑公司真实意思表示的举证责任。一审法院据此认定翁小华要求稠城建筑公司承担还款责任的依据不足,并无不当。

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为:稠城建筑公司是否应承担案涉借款的还款责任。

关于稠城建筑公司应承担案涉借款的还款责任。1、公司公章系法人权利的象征,是公司行为的主要证明,除法律规定的特别情形外,均可以公章代表法人意志。在民商事活动中,加盖公章属于公司行为,具有证明行为人主体,确认民事法律行为等效力,而法定代表人的亲笔签名并非公司行为的法定要件。案涉承诺书上加盖有稠城建筑公司公章,该公章经鉴定系稠城建筑公司所用印章。承诺书虽无稠城建筑公司法定代表人签字确认,但承诺书上公司印章真实,承诺书上加盖稠城建筑公司公章的行为已具备公司行为的基本形式要件,稠城建筑公司主张承诺书不具有真实性,但该主张不能对抗公章本身所具有的证明公司行为的效力。据稠城建筑公司法定代表人陈士进陈述,稠城建筑公司内部对公章的加盖有专人负责。翁小华虽曾任稠城建筑公司副总,但其并非稠城建筑公司公章的保管人,因原公章保管人张柏林现已死亡,承诺书上公章如何加盖的事实不清,故应由稠城建筑公司就公章系翁小华擅自加盖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稠城建筑公司并未提供证据证明系翁小华擅自在承诺书上加盖的公章,据此应认定该份加盖了稠城建筑公司公章的承诺书系稠城建筑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稠城建筑公司应按承诺书所载内容履行义务。2、根据借款还款协议书记载及翁小华、黄红威在公安机关的陈述,以及稠城建筑公司在审理中的自认,黄红威系稠城建筑公司承包的普森公司厂房工程3#、5#厂房的实际施工人,稠城建筑公司法定代表人陈士进明知翁小华出借黄红威300万元款项系用于案涉工程。案涉300万元借款虽系由黄红威向翁小华所借,有部分系翁小华与黄红威此前借款形成,但稠城建筑公司以出具承诺书的方式自愿承担案涉借款的还款义务,现翁小华要求稠城建筑公司履行还款义务并无不当。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

驳回翁小华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860元,保全费人民币5000元,合计人民币55860元,由翁小华负担。

二审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860元,由翁小华负担。

再审判决:

一、撤销本院(2015)浙金商终字第735号民事判决和义乌市人民法院(2013)金义商初字第1886号民事判决;

二、稠城建筑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归还翁小华借款人民币300万元及相应利息(利息自2009年9月25日起按每月6万元计付至实际履行之日止)。

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860元,保全费人民币5000元,合计人民币5586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860元,均由浙江稠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负担。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六十条 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当事人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根据合同的性质、目的和交易习惯履行通知、协助、保密等义务。

第二百零六条 借款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期限返还借款。对借款期限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借款人可以随时返还;贷款人可以催告借款人在合理期限内返还。

第二百零七条 借款人未按照约定的期限返还借款的,应当按照约定或者国家有关规定支付逾期利息。


案例来源:

翁小华、浙江稠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民间借贷纠纷(2017)浙07民再44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