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4-04-24
发布日期:2019-07-17
阅 读 量:18

案例释义:

当事人约定以将来可能发生的合法事实的成就或不成就来作为民事法律行为生效条件的,是附条件的民事法律行为。附条件的民事法律行为在符合所附条件时生效。离婚协议书实质上是以协议离婚为条件,以财产分割为内容的附条件的民事法律行为。因此,附协议离婚条件的财产分割协议并不自双方当事人签字时生效,而是以双方自愿依照协议完成离婚为生效要件,即从婚姻登记机关领到离婚证,可视为所附条件已经成就,当事人所签署的财产分割协议才生效。在双方未自愿依照协议完成离婚的情况下,该离婚协议并没有生效,离婚协议书中的财产分割协议也无法随之生效,因此对夫妻双方均不产生法律约束力。故法院在对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时,不以双方拟制的离婚协议作为财产分割的直接依据,而应根据法律的规定和案件的实际情况对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


案情介绍:

林某与蒙某经人介绍相识三个月后,于1971年11月6日在原海口新华公社登记结婚,婚后于1976年婚生一女孩名叫林某鸣,于1978年婚生一男孩名叫林某雏。

婚后双方经常为琐事争吵,夫妻感情难以调和。双方的夫妻共同财产有位于琼山区府城镇博雅路XXX号土地及地上三层楼房,该房屋的第三层,其儿子出资20000元。该房屋的第四层,除林某出资20000元外,双方均认可系女儿出资所建。在诉讼中双方协商后均同意按每平方米1500元计算。位于海口市海甸二东路的第X栋605房(原为海口市解困办批准给林某与蒙某共同居住的解困房),因政府拆迁,林某已与政府签订《拆迁补偿安置协议》,拟取得面积为70平方米的住宅安置房一套(住宅安置房价值为177825元,地上房屋及附着物的补偿费及按时搬迁奖励合计为140646元,该两项经折抵需交房款37179元)。政府给予林某搬迁补助费525元,临时安置补助费(52平方米,每平方米每月15元,支付至安置房交付之月止共20个月),自2009年4月起先期支付12个月计9454元(两项合计16125元,林某陈述已存入中国光大银行卡中)。

经蒙某申请,法院调查林某相关银行存款,合计44538.62元。

2010年6月28日,一审原告林某起诉至海口市琼山区人民法院,请求人民法院判决林某与蒙某解除婚姻关系,由蒙某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另查:2010年6月10日,双方在正式向法院提起诉讼前签订一份离婚协议,约定“位于琼山区府城镇博雅路XXX号土地及地上三层楼房,每层约100平方,三层为三个等份,另海口海甸岛有拆迁房70平方,也视为一等份,共四份,都视为家庭共同财产,经协议,蒙某住二楼,离婚后可分割,三楼男孩住,可转移继承,一楼女孩住,可转移继承,海口市海甸岛拆迁房给林某居住”。

再查,原位于海口市海甸二东路的第X栋605房,因政府拆迁所安置的住房一套即位于海口市海甸二东路水岸新城X区X座806房,现由林某居住。

海口市琼山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双方在离婚前所签订的财产分配协议,只是针对不动产的使用进行了约定,不应作为不动产所有权分配的依据,另判决予以财产分割。林某不服,向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林某上诉称:一、蒙某对离婚、分割财产已蓄意多年,于1996年8月16日曾向琼山区人民法院起诉,提出离婚分割财产,该案受理后尚未开庭,蒙某自知无理,愿承担2500元诉讼费,并受到法院的教训而撤诉。事后蒙某长期以来心怀不平,为财产闹离婚,林某若不从则对其施加暴力、骚扰打坏东西。本案林某也是在蒙某的胁迫下,经双方签订《离婚协议书》才向法院提起诉讼。林某认为若按协议书的条件离婚,对家庭没大损害。《离婚协议书》合情、合理、合法,《离婚协议书》的精神,既有利家庭又有利于婚、嫁。二、原审判决存在程序错误,我们家庭所有的不动产均是我们家庭的共有财产,孩子应有一份的分配权,一审法院置客观事实不顾,把家庭共有财产视为夫妻共同财产是错误的,在诉讼中,因财产的分配涉及到子女的权益与子女有着直接的利益关系,应追加子女们为本案的第三人参与诉讼,可一审法院并不追加,存在程序上的错误,为此,请二审法院依法追加,查清本案事实,维持子女的合法权益。

2011年4月28日,二审法院认定一审法院对财产的处理不当,判决将一审判决的博雅路XXX号土地及地上三层楼房中的第一层和第二层归蒙某所有,变更为其第二层的所有权归蒙某享有。蒙某对二审判决不服,申请再审。2013年7月25日,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再审本案。

再审申请人蒙某诉称:(一)二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不当。1、蒙某与林某签订的《离婚协议书》无效。2010年6月10日,双方签订了《离婚协议书》,离婚协议的目的是协议离婚,离婚协议中的财产协议视为附条件的民事行为,一方反悔不同意办理离婚登记,则表明其不同意按离婚协议履行,财产协议因缺乏离婚的前提而不再具有约束力。在离婚诉讼中,蒙某也不同意按离婚协议分割夫妻共同财产。因此,蒙某与林某签订的《离婚协议书》没有法律约束力,是无效的。2、退一步说,就算是蒙某在离婚诉讼前把第一层房屋给女儿林某鸣,但双方并没有办理房屋过户登记手续,蒙某现离婚不同意把第一层楼给女儿。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条规定:“赠与人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可以撤销赠与。”因此,蒙某要求法院按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是有法律依据的。(二)二审判决显失公平。博雅路XXX号楼的土地面积126平方米,三层楼的建筑面积共286.4平方米,而二层楼建筑面积为95.67平方米。从目前市场价值来看,海口这套安置房的市场价最低也有60万元,而府城博雅路这栋楼建于1994年,楼房是混合结构的,整栋楼的市场价也不过50万元。因此,二审判决既违反了民法的公平、公正原则,也违反了婚姻法的“照顾子女和女方权益的原则”,严重损害了蒙某的合法权益。综上所述,蒙某与林某签订的《离婚协议书》是无效的,二审法院认定离婚协议有效,是认定事实错误,并导致了判决错误。

原二审上诉人林某辩称理由与原二审上诉理由一致,请求维持原二审判决。

2014年4月24日,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再审判决。


诉讼请求:

一审原告林某诉请:

判决林某与蒙某解除婚姻关系,由蒙某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二审上诉人林某诉请:

1、依法撤销琼山区人民法院(2010)琼山民一初字第447号民事判决中的第二、第三、第四项判决;

2、依法对林某和蒙某的财产,认定为家庭共有财产,依法进行分割,蒙某银行存款亦需主动申报分割;

3、依法追加子女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

4、上诉费用由蒙某承担。

再审申请人蒙某诉请:

1、撤销(2011)海中法民一终字第587号民事判决第二项,维持海口市琼山区人民法院(2010)琼山民一初字第447号判决;

2、判令蒙某与林某签订的《离婚协议书》无效,依法对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

3、本案诉讼费由林某负担。


争议焦点:

一审、二审争议焦点:本案夫妻共同财产应如何分割。

再审争议焦点:蒙某与林某在诉前签订的《离婚协议书》,能否作为处理本案的直接依据。


裁判理由:

海口市琼山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林某与蒙某经人介绍相识结婚,婚后因性格不合,常常为琐事发生争吵,矛盾日益激化,夫妻感情难以调和。林某现坚持离婚,经询蒙某同意离婚。双方的夫妻感情已彻底破裂,林某的离婚主张,应予准许。双方离婚后应依法分割夫妻共同财产。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取得的位于琼山区府城镇博雅路XXX号土地及地上三层楼房及原位于海口市海甸二东路的第X栋605房,因政府拆迁拟取得面积为70平方米的住宅安置房一套为夫妻共同财产。按照双方在开庭时的共同陈述,及有利于双方今后的生活,拆迁安置的房屋归林某所有,但尚需缴纳的住宅安置房价款37179元由林某承担;位于海口市琼山区府城镇博雅路XXX号土地及地上三层楼房,因儿子林某雏在修建第三层时有投入,双方在开庭时均同意将房屋第三层给付儿子,视为双方同意将夫妻共同财产中的第三层予以处分给儿子林某雏。该房屋的第四层(除林某出资20000元)系女儿林某鸣自己出资所建,该层非夫妻共同财产。故该房屋的第一层和第二层归蒙某所有;林某名下的存款合计44538.62元为夫妻共同财产,应平均分割。林某在女儿建第四层房屋时出资20000元,属于父母给女儿的赠与,不是共同债权;林某认可的2002年共同生活期间开设的电脑培训店结业清算,转让店面及电脑共收入26000元当时已存入光大银行,以现在光大银行显示的存款为主,该部分不能再作为夫妻共同财产分割。双方在离婚前所签订的财产分配协议,只是针对不动产的使用进行了约定,不应作为不动产所有权分配的依据。

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林某以其与蒙某的夫妻感情已彻底破裂而起诉离婚,一审法院经审理作出判决准予林某与蒙某离婚,宣判后,蒙某未提出上诉,本院对原判所作的上述判决予以照准。林某主要针对原判就其夫妻双方的共同财产的分割而提出上诉。经本院审理认为,林某与蒙某曾于2010年6月10日达成《离婚协议书》,除双方同意离婚外,还就夫妻双方共同财产进行了分割:即位于府城镇博雅路XXX号房屋共三层(第四层系女儿林某鸣主要出资所建,双方均认为不属共同财产),每层约100平方米,第一层,为女儿林某鸣住(可转移继承),对该房屋的归属,由于双方已明确,分给林某鸣,该协议内容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应再作为夫妻双方共同财产重新予以分割。而对其他房屋及财产应遵循双方签订的《离婚协议书》予以分割。据此,原判除了对位于府城镇博雅路XXX号房屋中的第一层分割不妥外,其他财产的分割并无不当。关于林某所提的一审判决违反法律程序,应追加子女参加诉讼的问题,经查认为,本案为离婚纠纷,涉案财产的分割是夫妻双方的纠纷,林某所提的追加子女参加诉讼,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认为:

蒙某与林某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达成了离婚协议,并对财产分割作了约定。双方签订的《离婚协议书》实际上是以协议离婚为条件,以财产分割为内容的附条件的民事法律行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六十二条规定:“民事行为可以附条件,附条件的民事法律行为在符合所附条件时生效。”附协议离婚条件的财产分割协议并不自双方当事人签字时生效,而是以双方协议离婚为生效要件,即从婚姻登记机关领到离婚证或到法院领取民事调解书,可视为所附条件已经成就,当事人所签署的财产分割协议才生效。本案中,蒙某与林某签订的《离婚协议书》是以双方协议离婚为附条件的,在双方未能于婚姻登记机关或法院协议离婚的情况下,该离婚协议并没有生效,对夫妻双方均不产生法律约束力,进而离婚协议书中的财产分割协议也未生效。因此,该离婚协议不能作为处理本案的直接依据,人民法院应当根据法律的规定和案件的实际情况对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在原审诉讼中,因蒙某与林某对夫妻共同房产部分的价值未提出鉴定申请,原一审法院未以《离婚协议书》为依据,而是根据法律的规定和案件的实际情况,对双方财产进行处理的结果是恰当的;而本院原二审判决以《离婚协议书》为依据,对原一审判决进行改判不当,依法应予纠正。综上,原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予维持;原二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但对财产处理结果不当,依法应予撤销。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

1、准予林某与蒙某离婚;

2、位于琼山区府城镇博雅路XXX号土地及地上三层楼房中的第一层和第二层归被告蒙某所有;

3、原位于海口市海甸二东路的第X栋605房因政府拆迁所安置的住房一套(面积约为70平方米)归林某所有。经折抵房屋补偿费、奖励合计140646元,该房屋还需交纳的37179元由原告林某支付;

4、林某给付蒙某22269.31元,于本判决书生效后30日内给付。

二审判决:

1、维持海口市琼山区人民法院(2010)琼山民一初字第447号民事判决书第一、三、四项,即第一项“准予林某与蒙某离婚”;第三项“原位于海口市海甸二东路的第X栋605房因政府拆迁所安置的住房一套(面积约为70平方米)归林某所有。经折抵房屋补偿费、奖励合计140646元,该房屋还需交纳37179元由林某支付”;第四项“林某给付蒙某22269.31元,于判决书生效后30日内给付”;

2、变更海口市琼山区人民法院(2010)琼山民一初字第447号民事判决书第二项即“位于琼山区府城镇博雅路XXX号土地及地上三层楼房中的第一层和第二层归蒙某所有”为“位于琼山区府城镇博雅路XXX号土地及地上三层楼房中第二层的所有权归蒙某享有”。

再审判决:

1、撤销本院(2011)海中法民一终字第587号民事判决;

2、维持海口市琼山区人民法院(2010)琼山民一初字第447号民事判决。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六十二条 民事法律行为可以附条件,附条件的民事法律行为在符合所附条件时生效。


案例来源:

林某与蒙某离婚纠纷(2014)海中法民再终字第10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