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3-11-15
发布日期:2019-04-17
阅 读 量:53

案例释义:

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安全保障义务是公共场所或公共设施管理人的一种法定义务,安全保障义务人既要保障其管理的场所或设施的安全性,也要对在场所内活动或使用设施的人进行必要的警告、指示说明、通知及提供必要的帮助。如未履行相应的义务,即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 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


案情介绍:

原告高某玉因与被告南京地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地铁公司)侵权纠纷一案,向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2012年6月29日,原告高某玉携带一名免票儿童在被告地铁公司所属新街口地铁站乘车,原告刷卡进站时腹部与进站阐机扇门接触后受伤,当日即到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京军区南京总医院就诊。经诊断,原告系腹部闭合伤、急性弥漫性腹膜炎、回肠穿孔等疾病,施行回肠双造口等治疗。原告在军区总院、南京市中医院诊治,共计住院治疗53天。因向被告主张医疗费等费用未果,原告遂诉至法院。审理中经原告申请,法院依法委托南京金陵司法鉴定所对原告的伤残等级和护理期限、营养期限进行司法鉴定,南京金陵司法鉴定所于2013年5月7日出具了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原告小肠切除小于二分之一构成九级伤残,护理期限以伤后120日为宜,营养期限以伤后120日为宜。


诉讼请求:

判令被告赔偿原告医疗费36362.67元、护理费12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060元、营养费1800元、交通费800元、残疾赔偿金59354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


争议焦点:

1、被告地铁公司是否应当对原告高某玉的损伤承担赔偿责任。

2、原告高某玉因本次受伤发生的各项费用的真实性。


裁判理由:

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法院认为:

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受法律保护。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本案中,被告地铁公司作为地铁站和检票闸机的管理人,应当在乘客进站乘车过程中履行相应的安全保障义务,其不仅要保证闸机的正常运行,还要对乘客进站时安全通过闸机的方式进行必要的引导,并配备相应的设施使免票乘客能够正常通行。若被告因未履行上述义务而导致乘客受伤,则应当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本案被告仅在票务通告中告知乘客车票使用等票务问题,但未对免票乘客及其随行人员如何安全进站进行合理的安排和管理,导致原告高子玉携带免票儿童刷卡进站时,在无法得知安全进站方式的情况下与闸机接触后受伤,故原告的受伤与被告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存在因果关系,被告应当对原告的受伤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地铁闸机扇门的开合是其正常的工作原理,原告在刷卡验票后其同行儿童已经通过闸机的情况下,欲通过闸机时未仔细观察扇门的闭合情况,未尽到必要的观察和注意义务,故对其自身的损伤存在过失,也应当承担一定的责任。结合本案原、被告的过错程度等因素,法院认定被告对原告的损伤承担70%的责任,原告自担30%的责任。对于原告高某玉因受伤发生的医疗费36362.67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060元残疾赔偿金59354元,被告地铁公司均不持异议,法院予以认定。

关于原告高某玉主张的护理费,原告提供的证据证明其雇佣了护工进行护理,结合司法鉴定意见书确定的护理期限为伤后120天,法院酌定参照当地护工一般报酬标准每天100元计算,该项费用为12000元。被告地铁公司虽对司法鉴定认定的120天护理期限存在异议,但无证据证明其观点,故法院对被告的该项辩称意见不予采纳。关于原告高某玉主张的营养费,根据司法鉴定意见和原告的伤情,法院对原告主张的该项费用1800元予以认定。被告地铁公司虽对司法鉴定认定的120天营养期限存在异议,但无证据证明其观点,故法院对被告的孩项辩称意见不予采纳。关于原告高某玉主张的交通费,根据法律规定,交通费票据应当与就医地点、时间、人数、次数相符合。因原告提供的票据无法证明是其就诊而发生的费用,故法院对其票据载明的金额不予认定。因被告地铁公司认可该项费用为100元,法院认定交通费为100元。以上各项费用共计110676.67元,被告地铁公司应当承担70%的赔偿责任,应当赔偿原告高某玉77473.67元。关于原告高某玉主张的精神损害抚慰金,结合原告的伤残等级、伤残部位、原、被告的过错程度等因素,法院酌定为7000元。


裁判结果:

被告地铁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高子玉医疗费、护理费、营养费、交通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84473.67元。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一百一十九条 侵害公民身体造成伤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因误工减少的收入、残废者生活补助费等费用;造成死亡的,并应当支付丧葬费、死者生前扶养的人必要的生活费等费用。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十六条 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第二十六条 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

第三十七条 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因第三人的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第三人承担侵权责任;管理人或者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的,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千问题的解释》

第八条 因侵权致人精神损害,但未造成严重后果,受害人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一般不予支持,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情形判令侵权人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

因侵权致人精神损害,造成严重后果的,人民法院除判令侵权人承担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等民事责任外,可以根据受害人一方的请求判令其赔偿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

第十条 精神损害的赔偿数额根据以下因素确定:

(一)侵权人的过错程度,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二)侵害的手段、场合、行为方式等具体情节;

(三)侵权行为所造成的后果;

(四)侵权人的获利情况;

(五)侵权人承担责任的经济能力;

(六)受诉法院所在地平均生活水平。

法律、行政法规对残疾赔偿金、死亡赔偿金等有明确规定的,适用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

第十一条 受害人对损害事实和损害后果的发生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其过错程度减轻或者免除侵权人的精神损害赔偿责任。


案例来源:

高某玉诉南京地铁集团有限公司健康权纠纷《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15年9期(总第227期)(2012)玄民初字第1817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