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7-12-28
发布日期:2019-07-15
阅 读 量:12
  • 胜诉律师:
  • 四川宏成律师事务所

案例释义:

1、徇私枉法罪是指司法工作人员徇私枉法、徇情枉法,对明知是无罪的人而使他受追诉,对明知是有罪的人而故意包庇不使他受追诉或者在刑事审判活动中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的行为。

2、滥用职权罪是指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故意逾越职权,不按或违反法律决定、处理其无权决定、处理的事项,或者违反规定处理公务,致使侵吞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遭受重大财产损失等行为。特情人员在刑事侦查工作中,违反特情管理规定,自己从事或者放任手下特情人员从事贩毒的,属于违反规定处理公务,致使国家、人民遭受重大损失的行为,构成滥用职权罪。


案情介绍:

2009年10月29日,原长宁县公安局警察、被告人周某江晋升为二级警督。2010年7月4日,周某江调至长宁县公安局禁毒缉毒大队工作。2014年6月13日,其调至长宁镇派出所工作。

公诉机关指控周某江以下涉嫌犯罪事实:

(一)被告人周某江在长宁县公安局禁毒缉毒大队工作期间,承办熊某非法持有毒品案的过程中,以及向四川省长宁县人民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时,明知熊某在取保候审期间因犯容留他人吸毒罪在异地被判处缓刑的情况下,而隐瞒这一事实,致使该案中熊某未被依法撤销缓刑数罪并罚。

(二)被告人周某江在长宁县公安局禁毒缉毒大队工作期间,违反特情管理规定,默许其管理的特情人员何某交易50克以下毒品。2013年4月至11月期间,何某以特情身份作掩护,多次从他人手中购买毒品予以贩卖,造成178.15克甲基苯丙胺及甲基苯丙胺片剂流入社会。2015年7月27日,何某因犯贩卖毒品罪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八万元。

另查明,上诉人周某江在侦查期间检举周某犯罪,经查证属实,周某已被四川省长宁县人民法院以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

因周某江涉嫌徇私枉法罪、滥用职权罪,四川省长宁县人民检察院向四川省长宁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一审法院判决被告人周某江犯徇私枉法罪、滥用职权罪,周某江不服,向宜宾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上诉人周某江诉称,1.其不构成徇私枉法罪。首先,其与熊某非亲非故,不存在徇私;其次,其向上级领导开某口头汇报告过熊某的前科情况,也得到了开某的证实,其主观上无意隐瞒该事实;第三,其已经按程序将熊某案移送公诉机关,熊某必将受到法律制裁;第四,即使熊某被长宁法院撤销缓刑,数罪并罚,也基本不会影响他实际羁押的时间,因为实务中,数罪并罚的执行刑期往往低于两罪相加的总和刑期;第五,长宁县公安局、长宁县司法局均未收到熊某在浙江省平湖市被判刑的相关文书或函查,同时其对熊某移送起诉的时间在先,平湖法院的处置日期和执行截止日期在后,故不能认定其明知熊某犯有容留他人吸毒罪。2.其不构成滥用职权罪。首先,本案无立案证据,检察机关侦查程序违法;其次,其没有滥用职权的故意。其虽从警多年,但办理毒品案件的时间短,对程序规定及办案业务不熟悉,特别是特情管理、使用没有进行过专门的系统学习,对管理尺度把握不准确,在使用特情帮助侦查中,并无授意或纵容特情犯罪的意图;第三,对何某贩卖毒品给万某、罗某等人的行为,其不知情,何某的贩毒行为与其没有关系;第四,何某的行为并未造成人员伤亡,也未造成30万以上的经济损失,一审法院使用兜底条款认定其致使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构成滥用职权罪,适用法律错误。

二审出庭检察员认为,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审判程序合法,请二审法院依法予以维持。

2017年12月28日,宜宾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二审判决。


诉讼请求:

四川省长宁县人民检察院公诉意见:周某江的行为构成徇私枉法罪、滥用职权罪,应依法惩处。

二审上诉人周某江诉请:改判无罪。


争议焦点:

周某江是否构成徇私枉法罪、滥用职权罪。


裁判理由:

四川省长宁县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原长宁县公安局禁毒缉毒大队警察、被告人周某江违反特情管理规定,致使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其行为已构成滥用职权罪;被告人周某江利用主办熊某非法持有毒品案的职务之便,知道熊某在该案取保候审期间在异地被判处刑罚,而未将该情况写入移送起诉等文书,致使熊某未被依法撤销缓刑,数罪并罚,其行为已构成徇私枉法罪。被告人周某江揭发他人犯罪行为,查证属实,属立功,依法可以从轻、减轻处罚。被告人周某江在法庭上如实供述了部分犯罪事实,对事实性质认定的辩解不影响该认定,对该部分犯罪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周某江判决宣告以前犯数罪,应当在总和刑期以下、数刑中最高刑期以上,酌情决定执行的刑期。

宜宾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一、原判认定被告人周某江作为办案民警,在知道熊某在异地因毒品犯罪被判处刑罚的情况下,没有将该情况写入熊案的移送起诉文书中,致熊某没有被撤销缓刑,实行数罪并罚,故构成了滥用职权罪。上诉人周某江及其辩护人提出,其曾向领导汇报过熊某的相关情况,长宁县公安局及司法局没有收到浙江法院寄送的判决书,不能认定其明知熊某判刑的情况,其主观上也没有隐瞒的故意,故不构成徇私枉法罪。

经查,现有证据仅能证实周某江在主办熊某非法持有毒品案中,知晓熊某在浙江平湖因容留他人吸毒被抓的情况,至于最后熊某被判刑处理的情况,仅有熊某供称其回长宁后将判刑情况告知了周某江,但未将判决书给周看过。而2015年6月16日下载于公安禁毒系统的熊某在浙江平湖毒品违法犯罪信息表载明,登记日期为2013年5月9日,内容包含被判处刑罚的情况,但处置日期(刑期)填写的是2014年2月13日-6月12日,与实际判刑情况不符。该信息表不能反映确切的填报日期,更不能证实在周某江主办熊案完毕、移送至审查起诉之前已形成该信息表。因此,现有证据不能认定周某江明知或应当知道熊某在异地被判刑的情况,进而在移送案卷的法律文书中对该情况故意不予记载,但其知道熊某在异地涉毒被抓而不去核实,存在工作严重不负责的情况。

其次,本案的情节显著轻微。熊某在浙江因容留他人吸毒罪被羁押,从2013年5月9日起至8月3日止,实际羁押近三个月时间,后被判处拘役四个月、缓刑六个月,余刑仍有一个月余。按照现行的《刑法修正案(九)》规定,数罪中有有期徒刑和拘役的,在并罚时只执行有期徒刑,而不再执行拘役刑。故周某江的玩忽职守行为情节显著轻微。

综上,认定上诉人周某江在主办熊某非法持有毒品案中为徇私利,明知熊某在异地被判处缓刑而故意隐瞒不报的证据不足,上列所提不构成徇私枉法罪的诉辩意见成立,本院予以采纳。

二、上诉人周某江及其辩护人提出,本案侦查程序违法;其没有纵容和授意何某贩卖毒品,何贩卖毒品的情况,他不知情,故不构成滥用职权罪。

本院认为,长宁县人民检察院依照上级检察院的交办函及案件线索,依法进行立案侦查,符合法律规定。同时,被告人 周某江曾作供述、所书写的说明材料及证人何某的证言均证实,何某作为周某江管理的特情人员,为与相关涉毒人员接触,在向周某江报告后,从事了购买及贩卖毒品的犯罪行为。正是管情民警周某江的纵容和放任,致使何某贩卖毒品行为得以一再发生,大量毒品流入社会造成了严重危害后果。因此,上列所提不构成滥用职权罪的诉辩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周某江作为公安民警,在对特情人员管理期间,违反特情管理规定,致使特情人员何某利用特情人员身份作掩护,多次贩卖毒品甲基苯丙胺178.15克,致使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其行为已构成滥用职权罪。其在侦查阶段揭发他人犯罪,经查证属实,属立功,依法可以从轻处罚。

综上,原判认定上诉人周某江滥用职权犯罪的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但认定上诉人周某江构成徇私枉法罪,系认定事实错误,本院予以纠正。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

1、被告人周某江犯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九个月;

2、犯徇私枉法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

二审判决:

1、撤销四川省长宁县人民法院(2016)川1524刑初6号刑事判决;

2、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周某江犯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九个月。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三百九十七条 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徇私舞弊,犯前款罪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案例来源:

周某江徇私枉法、滥用职权(2017)川15刑终353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