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8-10-09
发布日期:2019-07-14
阅 读 量:10
  • 胜诉律师:
  • 上海永泰(长沙)律师事务所

案例释义:

1、保险价值不等于保险金额。保险价值,又称保险价额,是指投保人与保险人订立保险合同时约定、估定的保险标的的实际价值或者在发生保险事故时保险标的在特定地区、特定时间所具有的市场价值额。保险价值,从其本质上来说是一个变量,从保险合同订立到保险事故发生时,由于市场供求变化、折旧等因素,保险标的的价值总是处在不断变化之中。而保险金额是指投保人与保险公司在保险合同上载明的、投保人对于保险标的的实际投保的价额以及保险公司承担保险责任的最高限额。保险价值的估价和确定直接影响保险金额的大小,保险金额是保险人计收保险费的依据,而保险价值是保险人计算保险赔偿金额的依据。

2、财产保险中,由投保人和保险人约定并在合同中载明保险标的的保险价值的,是定值保险合同,除货物运输保险可适用定值保险外,其他一般属于不定值保险。《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五十五条规定,“投保人和保险人约定保险标的的保险价值并在合同中载明的,保险标的发生损失时,以约定的保险价值为赔偿计算标准。投保人和保险人未约定保险价值的,保险标的发生损失时,以保险事故发生时保险标的的实际价值为赔偿计算标准。保险金额不得超过保险价值,超过保险价值的,超过部分无效,保险人应当退还相应的保险费。”据此,凡不定值保险合同,也即当事人没有在保险合同中约定保险价值的,其保险标的发生保险事故时,并非按多大的保险金额投保并缴纳保费,保险公司就应该按多大的金额赔偿,而是应按照保险事故发生时保险标的的实际价值确定保险价值,并依此计算保险赔偿金额。


案情介绍:

2015年12月25日,原告新国线集团常德运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国线常德公司)在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常德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平安常德公司)对湘J×××××大型卧铺客车投保了保险金额为78万元的车辆损失险,还投保了商业第三者责任险、车上人员责任险、玻璃单独破碎险,保险期间为2015年12月26日零时起至2016年3月25日24时止,该保险适用平安公司2009版《机动车辆保险条款》。新国线常德公司在确认平安常德公司对保险条款及免责条款进行明确说明后,在平安常德公司《机动车辆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机动车辆保险投保单》(企业、机关用车投保使用)上盖章。

平安常德公司2009版《机动车辆保险条款》对车辆损失险的责任免除的情形之一是自燃及不明原因火灾。该保险条款对自燃、火灾进行了释义,自燃指保险车辆因本车电器、线路、油路、供油系统、供气系统、货物自身等发生问题、机动车运转摩擦起火等造成火灾。火灾指保险车辆本身以外的火源引起的、在时间或空间上失去控制的燃烧(即有热、有光、有火焰的剧烈的氧化反应)所造成的灾害。

2016年2月25日凌晨5时多,王某民驾驶新国线常德公司的湘J×××××大型卧铺客车,因采取紧急制动措施,制动后突发起火烧毁该车。起火原因经湖南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结论为行驶中右后轮制动盘与制动片不能分离,产生的高温引燃轮毂中润滑油和轮胎引燃汽车。事故发生后,新国线常德公司要求平安公司对该车辆损失予以理赔。平安常德公司称事故车辆是机动车摩擦运转起火,属于自燃险的赔偿范围,不属于车损险的赔偿范围,而事故车辆未购买自燃险,平安公司不应理赔。

因原、被告双方就保险理赔事项发生争议,原告新国线常德公司遂向常德市武陵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一审法院判决平安常德公司向新国线常德公司支付保险赔偿款780000元,平安常德公司不服,向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二审法院维持了原判,平安常德公司不服,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再审申请人平安常德公司申请再审称:1、本案鉴定报告描述车辆事故的原因是“车辆在行驶中右后轮制动盘与刹车片不能分离,产生高温引燃轮毂润滑油和轮胎,最终引燃汽车。”车辆损失险条款的第一条就明确约定了车损险的赔偿范围,不包括自燃。据此,涉案车辆发生的事故首先就不属于车损险责任范围内的保险事故。本案被保险车辆在行驶过程中制动盘故障不能回位,导致持续摩擦刹车片引发轮胎起火进而烧毁全车,是车辆自身故障导致,符合保险条款中自燃情况。新国线常德公司未购买自燃损失险,平安常德公司依照保险合同不应承担赔偿责任。2、二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保险金额不等于保险价值,即便平安常德公司需承担赔偿责任,按约定也要以实际价值为准而不是按照保险金额78万来全额计算。保险金额是指一个保险合同项下保险公司承担赔偿或给付保险金责任的最高限额。保险价值是指保险标的价格,是确定保险金额从而确定保险人所承担的赔偿责任的依据。请求撤销一、二审判决,驳回新国线常德公司的诉讼请求。

被申请人新国线常德公司答辩称,一、二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平安常德公司的再审请求。

2018年10月9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再审判决。


诉讼请求:

一审原告新国线常德公司诉请:判令平安常德公司赔偿湘J×××××客车车辆损失险78万元。

二审上诉人平安常德公司诉请:撤销湖南省常德市武陵区人民法院(2016)湘0702民初2187号民事判决,改判平安公司不承担商业车损险赔偿款78万元。

再审申请人平安常德公司诉请:撤销一、二审判决,驳回新国线常德公司的诉讼请求。


争议焦点:

1、保险公司应否承担赔偿义务;

2、如果应当承担赔偿义务,保险赔偿款应如何确定。


裁判理由:

常德市武陵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新国线常德公司与平安常德公司的保险合同真实、合法、有效,当事人应当按照合同约定履行各自义务。新国线常德公司的湘J×××××大型卧铺客车于2015年12月25日在平安常德公司投保了保险金额为78万元的车辆损失险。根据平安常德公司提交的《机动车保险条款》车辆损失险保险责任第三条规定“下列原因造成的损失,保险人不负责赔偿:……(五)自燃(按照保险合同约定为非营运企业或机关车辆不受此限)及不明原因火灾……。”平安常德公司称,被保险车辆为营运车辆,其自燃引起的损失,不属于保险合同约定的赔偿范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规定“订立保险合同,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的,保险人向投保人提供的保险单应当附格式条款,保险人应当向投保人说明合同的内容。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应当在投保单、保险单或其他保险凭证上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未作提示或者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平安常德公司提交的投保单上有投保人新国线常德公司加盖的公章,但并不能证明平安常德公司依法履行了提示和明确说明义务,该免责条款对新国线常德公司不发生效力。新国线常德公司与平安常德公司签订保险合同时,约定车损险的保险金额为78万元,现投保车辆已经完全烧毁,不具有修复价值,故平安公司应当按照合同约定承担赔偿责任。

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新国线常德公司就该公司湘J×××××卧铺客车的保险事宜与平安常德公司于2015年12月25日签订的《机动车辆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机动车辆保险投保单》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在保险期间内,湘J×××××在行驶中,驾驶员采取制动措施,因该车右后轮制动盘与制动片不能分离,产生的高温引燃轮毂中润滑油和轮胎引燃汽车。该保险事故发生后,平安常德公司与新国线常德公司就保险合同适用的《机动车辆保险条款》(2009版)关于“自燃”的解释中如何理解“机动车运转摩擦起火”发生争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一条规定“对格式条款的理解发生争议的,应当按照通常理解予以解释。对格式条款有两种以上解释的,应当作出不利于提供格式条款一方的解释”。机动车运转摩擦起火造成火灾应理解为系在正常行驶过程中的运转摩擦起火,没有外界因素参与,才属于自燃。本案中,驾驶员采取制动措施,有外界因素参与,该车起火燃烧不属于自燃,因此,平安常德公司提出的该车起火燃烧属于自燃的上诉理由不成立。平安常德公司应按保险合同的约定向新国线常德公司支付保险赔偿款。新国线常德公司在保险合同“投保人声明”一栏中,在确认平安常德公司对保险合同条款进行明确说明后,同意投保,并加盖新国线常德公司的公章,应认定平安常德公司对免责条款尽到了提示、说明义务,因此,平安常德公司提出的该公司对免责条款尽到了提示、说明义务的上诉理由成立,一审判决认为平安常德公司对免责条款未尽到提示、说明义务,与事实不符,且适用法律不当,应予纠正,但判决结果正确,可以维持。

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认为:

新国线常德公司与平安常德公司签订的《机动车辆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机动车辆保险投保单》不违背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根据该保险单的约定,如果涉案车辆在涉案事故中属于自燃,则平安常德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如果不属于自燃,平安常德公司则要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本案车辆起火的原因是驾驶员采取制动措施,导致车右后轮制动盘与制动片不能分离,产生的高温引燃轮毂中润滑油和轮胎引燃汽车。双方对于《机动车辆保险条款》(2009版)关于“自燃”的解释中如何理解“机动车运转摩擦起火”发生争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一条规定,对格式条款有两种以上解释的,应当作出不利于提供格式条款一方的解释。机动车运转摩擦起火造成火灾应理解为在正常行驶过程中的运转摩擦起火,没有外界因素参与,才属于自燃。本案是因驾驶员采取制动措施,导致车右后轮制动盘与制动片不能分离,有外界因素参与,故该车起火不属于自燃。平安常德公司提出该车起火燃烧属于自燃的再审理由不成立。因涉案车辆不属于自燃,属于保险事故理赔范围。平安常德公司应当按照约定承担赔偿义务。

《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五十五条规定“投保人和保险人约定保险标的的保险价值并在合同中载明的,保险标的发生损失时,以约定的保险价值为赔偿计算标准。投保人和保险人未约定保险价值的,保险标的发生损失时,以保险事故发生时保险标的的实际价值为赔偿计算标准。保险金额不得超过保险价值,超过保险价值的,超过部分无效,保险人应当退还相应的保险费。”依照上述规定,本案保险金额在保单中约定是78万。新国线常德公司没有向法院提交新车购置价的证据,结合平安常德公司在再审请求中自愿按78万元作为新车购置价,故本院以投保单约定的保险金额78万元作为新车购置价。涉案保险条款总则第四条约定本保险合同为不定值保险合同,因此,应按照保险事故发生时保险标的的实际价值确定保险价值。按照保险合同的约定,实际价值是指按新车购置价减去该车已使用期限折旧金额后的价格,折旧率按约定为每月千分之九。涉案车辆从2009年1月12日上路至2016年2月26日发生事故已满85个月,折旧率为76.5%(0.009×85月),实际价值为183300元[78万×(1-76.5%)],在扣除单方事故的责任免赔率15%后,涉案车辆赔偿金额为155800元。平安常德公司应按保险合同的约定向新国线常德公司支付保险赔偿款。平安常德公司将投保人购买的保险金额超过了保险价值,确有不妥之处,应当退还多收取的保费。二审判决混同保险金额和保险价值的概念,适用法律错误。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

平安常德公司于该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新国线常德公司支付保险赔偿款780000元。

二审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再审判决:

1、撤销湖南省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湘07民终456号民事判决;

2、变更湖南省常德市武陵区人民法院(2016)湘0702民初2187号民事判决为: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常德中心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新国线集团常德运输有限公司支付保险赔偿款155800元。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

第五十五条 投保人和保险人约定保险标的的保险价值并在合同中载明的,保险标的发生损失时,以约定的保险价值为赔偿计算标准。

投保人和保险人未约定保险标的的保险价值的,保险标的发生损失时,以保险事故发生时保险标的的实际价值为赔偿计算标准。

保险金额不得超过保险价值。超过保险价值的,超过部分无效,保险人应当退还相应的保险费。

保险金额低于保险价值的,除合同另有约定外,保险人按照保险金额与保险价值的比例承担赔偿保险金的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四十一条 对格式条款的理解发生争议的,应当按照通常理解予以解释。对格式条款有两种以上解释的,应当作出不利于提供格式条款一方的解释。格式条款和非格式条款不一致的,应当采用非格式条款。


案例来源:

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常德中心支公司、新国线集团常德运输有限公司保险纠纷(2018)湘民再392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