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5-10-30
发布日期:2019-07-14
阅 读 量:10

案例释义:

依据法律及行政法规的规定,公司变更法定代表人,应当由公司股东会或董事会作出决议或决定。即便当事人已经向公司提出辞去法定代表人的请求,但在未经公司内部决议选举新一任法定代表人的情况下,其要求确认其不再担任法定代表人并办理工商变更登记的主张的,法院不予支持。需要注意的是:(1)公司法定代表人的变更须依据公司章程并经内部决议予以确定,此为公司内部治理事务,而公司向工商部门申请办理变更登记系行政事项,对于其变更决议和变更登记的过程性问题 ,法院均不介入,但当事人依据法律和公司章程主张相关民事权利的除外。(2)法律、行政法规并未将法定代表人限制于本公司股东范围内,故丧失股东身份与法定代表人的任职不具有直接、必然的因果关系。


案情介绍:

上海前所光电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前所公司)系于2007年12月18日成立的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600万元,后经股东会决议,增加到注册资本1,200万元。

2011年8月17日,前所公司召开全体股东会,形成如下决议:同意黄某、吴某明、钟某龙将各自持有的全部前所公司股份转让于孙某;陈某疆将其持有的全部股份转让给周某琦。股权转让后,前所公司持股情况如下:孙某以11,428,560元出资占全部份额的95.238%、周某琦以571,440元出资占全部份额的4.762%。当月19日,前述人员分别就股权转让事宜订立书面协议,均约定为无偿转让。同月24日,孙某与周某琦通过股东会决议,选举孙某为前所公司的执行董事、经理,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

2011年10月25日,前所公司召开临时股东会,决议孙某将其持有66.4%、21%、2.73%的股权分别作价7,588,560元、240万元、312,000元转让于李某、黄某、陈某疆;周某琦将其持有4.762%的股份作价571,440元转让于李某。股权转让后,前所公司的持股情况为黄某占20%、陈某疆占2.6%、孙某占9.4%、李某占68%。前述各方于当日分别订立股权转让协议。李某未支付全部股权转让款。同日,受让后的全体股东召开股东会,选举李某为前所公司的执行董事、经理,担任法定代表人。

2012年7月23日,李某与孙某、陈某疆签署了一份委托书,内容为:“经上海前所光电科技有限公司2012年7月23日股东会研究决定,由股东孙某担任上海前所光电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全面负责公司的日常经营管理工作,李某不再担任公司总经理职务”。

同年11月15日,前所公司召开股东会,到场股东为李某、孙某、黄某(股东陈某疆未参加),并形成如下决议:“1.股东李某同意股东孙某收购其在上海前所光电科技有限公司68%的股份;2.北京金源昊德电气技术有限公司同意上海前所光电科技有限公司不再归还其人民币298.5万元借款”。

同年11月19日,李某(出让人、甲方)与孙某(受让方、乙方)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双方就李某在前所公司出资816万元,占68%的股权达成如下条款:“一、甲方将所持有的公司68%股权(其中货币259.4万元人民币、实物556.6万元人民币),作价816万元转让给乙方;二、附属于股权的其他权利随股权的转让而转让;三、受让方应于本协议签订之日起3日内,向出让方付清全部股权转让价款”。孙某未向李某支付前述转让款。次日,孙某出具承诺书,载明“我(孙某)与股东李某在2012年11月20日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书,股东李某将所持有的上海前所光电科技有限公司68%的股权转让给本人。自股权转让协议签订之日起,李某不在(再)承担上海前所光电科技有限公司的任何责任和义务,原由李某承担的上海前所光电科技有限公司的责任和义务,由本人(孙某)承担”。

2013年8月2日,李某发函给前所公司及孙某称,2012年11月19日李某与前所公司股东孙某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该协议已经生效,李某不再是前所公司的股东,也不再是法人代表,并在前所公司人员大会上进行了宣布。根据国家有关规定,前所公司应当办理相应的工商变更手续,据了解,有关变更手续至今未办理完毕,望两名被上诉人抓紧办理为盼。同年12月17日,李某再次发函,重申自2012年7月23日起,李某与前所公司的一切经营管理活动无关,并要求前所公司及公司股东会,在收函之日起十五日内办理变更登记手续等。

二审另查明,2011年10月25日,前所公司全体股东李某、孙某、陈某疆、黄某共同签署《上海前所光电科技有限公司章程》(以下简称“前所公司章程”),……第十条载明,股东会会议分为定期会议和临时会议,代表十分之一以上表决权的股东,执行董事,监事提议召开临时会议的,应当召开临时会议;……

再查明,在基于股权转让而变更前所公司执行董事即法定代表人的历次股东会决议中,黄某参与签署了2008年5月31日的股东会决议;孙某参与签署了2011年8月24日的股东会决议;李某、孙某、陈某疆及黄某共同签署了2011年10月25日的股东会决议。

因办理股权转让及法定代表人的变更登记一事交涉未果,李某向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一审法院仅支持了李某部分诉讼请求,李某不服,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上诉人李某诉称,1、对于执行董事和法定代表人变更的公司内部纠纷,虽属公司自治的范畴,但在李某通过向工商登记机关发函、登报刊登等方式,已穷尽内部救济均未成的情况下,就应当由司法介入进行补充救济。2、原审判决以法定代表人缺位将引发市场秩序混乱、危害交易安全为由,驳回李某关于不再担任前所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诉讼请求,是错误的。

2015年10月30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二审判决。


诉讼请求:

一审原告李某诉请:

1、确认李某持有的前所公司68%股份由孙某持有,前所公司和孙某应共同至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普陀分局办理股权变更手续;

2、确认李某不再担任前所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执行董事,前所公司和孙某应共同办理前所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执行董事工商变更登记。

二审上诉人李某诉请:

依法撤销原审判决第二项,支持李某原审第二项诉讼请求。


争议焦点:

李某是否仍为前所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裁判理由:

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在前所公司和孙某均未到庭抗辩并提供相反证据否定的情况下,李某提供的工商档案能够反映前所公司自设立至今的股权变更情况。鉴于李某与孙某已就股权转让事宜达成一致,并通过股东会决议,该《股权转让协议》应属合法、有效。前所公司和孙某应与李某共同办理相应股权变更登记手续。至于李某请求确认不再由其担任前所公司法定代表人并办理工商变更登记的主张,原审法院认为,首先,公司法定代表人的变更须依据公司章程并经内部决议予以确定,此为公司内部治理事务,而向工商部门申请办理变更登记系行政事项,法院均不应介入。其次,公司具有商主体的属性。在运营过程中,法定代表人不仅是公司内部的高级管理者,还是有权代表公司对外开展经营活动等行使职权的特殊人员。若允许法定代表人在公司存续期间因其内部纠纷发生缺位,则必然引发市场秩序混乱、危害交易安全。再次,法律、行政法规并未将法定代表人限制于本公司股东范围内,故李某丧失前所公司的股东身份与该公司法定代表人的任职不具有直接、必然的因果关系。综上,李某虽已向前所公司提出辞去法定代表人的请求,但在未经公司内部决议选举新一任法定代表人的情况下,李某要求确认其不再担任法定代表人并办理工商变更登记的主张,于法无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四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董事任期届满未及时改选,或者董事在任期内辞职导致董事会成员低于法定人数的,在改选出的董事就任前,原董事仍应当依照法律、行政法规和公司章程的规定,履行董事职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三十条规定,公司变更法定代表人的,应当自变更决议或者决定作出之日起30日内申请变更登记。我国《企业法人法定代表人登记管理规定》第七条规定,有限责任公司或者股份有限公司更换法定代表人需要由股东会、股东大会或者董事会召开会议作出决议……。由此可见,依据法律及行政法规的规定,公司变更法定代表人,应当由公司股东会或董事会作出决议或决定,此系前提要件。根据前所公司章程规定,前所公司法定代表人即执行董事人选的变更,应当经由公司股东会形成决议。

结合本案事实,一方面,在本案审理中,尚无证据显示李某作为前所公司执行董事即法定代表人,按照前所公司章程规定,为及时解决系争事项,行使其召集公司股东会或临时会议的权利。因此,就本案争议事项,前所公司内部救济途径实质尚未穷尽。另一方面,从李某提供现有证据看,其中内容均未涉及免除李某执行董事即法定代表人的内容。尤其是在前所公司股东先前基于不同阶段的股权转让,先后就公司法定代表人任免事项均形成并签署过股东会决议的情况下,在李某提供的涉案证据中,却均未涉及争议事项的安排,不能排除就前所公司法定代表人的任免事项各股东并未与李某达成共识的可能。因此,原审判决认定李某虽已向前所公司提出辞去法定代表人的请求,但在未经前所公司内部决议的情况下,李某请求确认其不再担任前所公司法定代表人并办理工商变更登记的主张,于法无据,不予支持,判决并无不当。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

1、确认李某在前所公司68%的股份归孙某所有,孙某、前所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至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普陀分局办理孙某受让李某出资额为人民币816万元的股权转让变更手续;

2、对李某的其余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二审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

第十三条 公司法定代表人依照公司章程的规定,由董事长、执行董事或者经理担任,并依法登记。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应当办理变更登记。

第四十五条 董事任期由公司章程规定,但每届任期不得超过三年。董事任期届满,连选可以连任。

董事任期届满未及时改选,或者董事在任期内辞职导致董事会成员低于法定人数的,在改选出的董事就任前,原董事仍应当依照法律、行政法规和公司章程的规定,履行董事职务。

《企业法人法定代表人登记管理规定》

第七条 有限责任公司或者股份有限公司更换法定代表人需要由股东会、股东大会或者董事会召开会议作出决议,而原法定代表人不能或者不履行职责,致使股东会、股东大会或者董事会不能依照法定程序召开的,可以由半数以上的董事推选一名董事或者由出资最多或者持有最大股份表决权的股东或其委派的代表召集和主持会议,依法作出决议。


案例来源:

李某与上海前所光电科技有限公司、孙某股权转让纠纷(2015)沪二中民四(商)终字第1129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