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5-07-09
发布日期:2019-07-10
阅 读 量:59

案例释义:

《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规定,因租赁、借用等情形机动车所有人与使用人不是同一人时,发生交通事故后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机动车使用人承担赔偿责任;机动车所有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的,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根据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未经允许驾驶他人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机动车所有人或者管理人有过错的,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本案法院判决书认为,用人单位作为车辆所有人及管理人,未采取有效措施管理控制车辆,致使劳动者在工作时间之外仍可自由支配车辆的,对事故的发生存在过错,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驾驶人驾驶单位车辆发生事故,即便不在工作时间内,亦与其执行职务不存在任何外在或内在联系的,用人单位仍需承担责任。


案情介绍:

乔某系淄博华鹏纸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鹏公司)的工作人员,鲁C-×××××号轿车系该公司公车。杜某程、杜某雨系受害人南某之被扶养人。

2013年3月24日21时20分,被告乔某酒后驾驶鲁C-×××××号轿车,因观察情况不够,与驾驶自行车的南某相撞,南某受伤,车辆损坏,南某经抢救无效于2013年3月25日死亡。事故发生后,乔某弃车逃逸,并指示他人冒名顶替。淄博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张店大队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乔某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南某不承担事故责任。

另查明,事故车辆鲁C-×××××轿车在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淄博市博山支公司(以下简称人保博山支公司)投有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保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

因杜某章、杜某程、杜某雨认为乔某、华鹏公司、人保博山支公司应对交通事故造成的南某死亡承担赔偿责任,杜某章、杜某程、杜某雨遂向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一审法院判决华鹏公司支付杜某章、杜某程、杜某雨丧葬费、死亡赔偿金共计500007.50元,华鹏公司不服,向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二审法院判决华鹏公司对乔某赔偿杜某章、杜某程、杜某雨的丧葬费、死亡赔偿金490007.50元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华鹏公司不服,向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再审申请人华鹏公司诉称:原审判决华鹏公司承担全部赔偿连带责任适用法律错误。1、2013年3月24日,乔某未经华鹏公司同意擅自驾驶华鹏公司的车辆参加朋友聚会发生本案交通事故;2、杜某章、杜某程、杜某雨的损失应由乔某赔偿,华鹏公司在管理不严的范围内按份承担部分赔偿责任。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机动车所有人与使用人不是同一人时,由机动车使用人承担赔偿责任,机动车所有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的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依据本规定,本案杜某章、杜某程、杜某雨的损失首先应当由交强险赔偿,不足部分由车辆使用人乔某赔偿,华鹏公司仅负有对车辆管理不严格的责任,根据上述法律规定也应仅在对车辆管理不严格的范围内按份承担部分赔偿责任。

被申请人杜某章、杜某程、杜某雨辩称,本案中,乔某驾驶的肇事车辆所有人是华鹏公司,该公司作为机动车的所有人和管理者,未采取有效措施管理控制车辆,致使乔某在工作时间外私自开车从事与职务行为无关的个人聚会活动,华鹏公司主观上有过错,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请求驳回华鹏公司的再审申请。

2015年7月9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再审判决。


诉讼请求:

一审原告杜某章、杜某程、杜某雨诉请:判令乔某、华鹏公司、人保博山支公司赔偿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交通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各项损失共计635237.5元并承担诉讼费用。

二审上诉人华鹏公司诉请:撤销一审判决第二、三项,改判按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及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标准计算死亡赔偿金及被抚养人生活费,超出交强险赔偿限额部分由乔某赔偿,并由杜某章、杜某程、杜某雨、乔某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再审申请人华鹏公司诉请:撤销原审判决第四项,改判华鹏公司对杜某章、杜某程、杜某雨承担部分赔偿责任。


争议焦点:

华鹏公司应承担何种赔偿责任。


裁判理由:

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公民的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侵害公民的身体和财产,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本案系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纠纷,淄博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张店大队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乔某负事故的全部责任,故本院依据该认定书判定各被告的赔偿责任。对杜某章、杜某程、杜某雨所主张的医疗费5975.4元、丧葬费21418.5元,华鹏公司及人保博山支公司均无异议,予以支持。杜某章、杜某程、杜某雨提供的暂住证、房屋租赁合同、派出所证明、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副本、结婚证等证据能证明死者南某在发生事故前已在城镇连续居住一年以上,故按照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计算死亡赔偿金数额为515100元(25755元/年×20年)。根据杜某章、杜某程、杜某雨提供的常住人口登记卡、派出所证明、村委证明、学校证明,本院支持杜某章、杜某程、杜某雨主张的被抚养人生活费73489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若干问题的通知》之规定,该项目计入死亡赔偿金之中,由此死亡赔偿金共计588589元,交通费系杜某章、杜某程、杜某雨在处理丧葬事宜过程中支出的费用,该费用应包含在丧葬费范畴中,本院已支持丧葬费的主张,故对交通费不再支持。因乔某被追究刑事责任,故对杜某章、杜某程、杜某雨所主张的精神损害抚慰金不予支持。乔某已支付1万元,杜某章、杜某程、杜某雨无异议予以确认。乔某在事故中存在逃逸行为,故人保博山支公司在第三者责任保险限额内不予赔偿。华鹏公司作为用人单位及车辆的所有人,未尽到管理责任,应当承担本次事故的赔偿责任。乔某弃车逃逸并指示他人冒名顶替,存在重大过错,应对该事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综上,以上损失应由人保博山支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先行赔偿;超出或不在交强险限额内的损失由华鹏公司和乔某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关于南某死亡赔偿金及被抚养人生活费的计算标准问题。杜某章、杜某程、杜某雨在一审中提交的房屋租赁合同、派出所证明、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副本、结婚证等证据相互印证,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足以认定南某事故前已在城镇连续居住一年以上的事实,原审法院按照2012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标准计算其死亡赔偿金为515100元正确。根据杜某章、杜某程、杜某雨一审中提交的学校证明等证据,可以认定事发时杜某程系淄博市张店区铁路小学四年级学生,原审法院按照2012年度城镇居民家庭人均消费性支出标准计算被抚养人杜某程生活费、按照2012年度山东省农民家庭人均生活消费支出额标准计算被抚养人杜某雨生活费共计73489元正确。华鹏公司关于死亡赔偿金及被抚养人生活费标准问题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不予支持。

关于赔偿责任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规定:“未经允许驾驶他人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依照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请求由机动车驾驶人承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机动车所有人或者管理人有过错的,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但具有侵权责任法第五十二条规定情形的除外。”本案中,乔某酒后驾驶致事故发生,既非发生在其工作时间内,亦与其执行职务不存在任何外在或内在联系,故乔某作为直接侵权人未经华鹏公司允许驾驶车辆致人损害,应承担本案全部的赔偿责任;华鹏公司作为涉案车辆的所有人及管理人,未采取有效管理措施控制车辆,致乔某在工作时间之外仍可自由支配涉案车辆,对本案交通事故的发生存在过错,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原审认定的由华鹏公司承担赔偿责任、乔某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不当,应予纠正。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认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规定:“因租赁、借用等情形机动车所有人与使用人不是同一人时,发生交通事故后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机动车使用人承担赔偿责任;机动车所有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的,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规定:“未经允许驾驶他人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依照《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请求由机动车驾驶人承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机动车所有人或者管理人有过错的,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但具有《侵权责任法》第五十二条规定情形的除外”。华鹏公司作为涉案车辆所有人及管理人,未采取有效措施管理控制车辆,致使乔某在工作时间之外仍可自由支配涉案车辆,对事故的发生存在过错,原审法院判令其与乔某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并无不当。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

1、人保博山支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杜某章、杜某程、杜某雨医疗费5957.4元,死亡赔偿金110000元,共计115975.4元;

2、华鹏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杜某章、杜某程、杜某雨丧葬费21418.5元、死亡赔偿金478589元,共计500007.5元;

3、乔某对第(二)项赔偿款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已支付的1万元应扣除);

4、驳回杜某章、杜某程、杜某雨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判决:

1、维持淄博市张店区人民法院(2013)张民初字第1062号民事判决第一项;

2、撤销淄博市张店区人民法院(2013)张民初字第1062号民事判决第二、三、四项;

3、乔某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杜某章、杜某程、杜某雨丧葬费、死亡赔偿金490007.5元;

4、华鹏公司对上述第三项赔偿款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五、驳回杜某章、杜某程、杜某雨的其他诉讼请求。

再审判决:

维持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淄民三终字第587号民事判决。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四十九条 因租赁、借用等情形机动车所有人与使用人不是同一人时,发生交通事故后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机动车使用人承担赔偿责任;机动车所有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的,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第五十二条 盗窃、抢劫或者抢夺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由盗窃人、抢劫人或者抢夺人承担赔偿责任。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垫付抢救费用的,有权向交通事故责任人追偿。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二条 未经允许驾驶他人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依照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请求由机动车驾驶人承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机动车所有人或者管理人有过错的,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但具有侵权责任法第五十二条规定情形的除外。


案例来源:

淄博华鹏纸业有限公司、杜某章等与淄博华鹏纸业有限公司、乔某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2014)鲁民提字第295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