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6-02-18
发布日期:2019-07-08
阅 读 量:14

案例释义:

在房屋租赁法律关系中,房屋的所有人、出租人和租赁物的实际受益人,应对出租的租赁物负有基本的安全保障义务。此处的安全保障是指房屋所有人对于其所出租的房屋及其配套设施必须确保无危及人身安全、生命健康、财产权益的潜在危害因素,以及对危及他人生命财产安全的潜在危险及安全隐患负有相应的维修、管理和注意义务。义务人未对出租房屋及附属配套设施进行有效的管理、维护,造成他人损失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案情介绍:

原告宋某起诉称,原告和被告施某的平房都座落于高家营村邮局下侧巷内,两处平房相邻。原告的平房在东边,被告施某的平房在西边。被告李某东租赁被告施某的平房,被告张某录租赁被告施某的小房。2013年11月7日,被告施某的平房院内自来水管(检查井水管)跑水,被告张某录将该水管请人进行修理,安装塑料水管(黑胶管),出现了更为严重的跑水,致使将原告的平房浸坏,最宽裂纹10公分,已不能居住。故以施某、李某东、张某录、张某录之女张某兰为被告,诉至河北省崇礼县人民法院,请求判令四被告赔偿原告损失。

被告施某辩称,原告房屋损害的经济损失不应由被告施某承担。理由是:我全家于1995年就搬到山西省大同市居住,座落在崇礼县高家营村的两间平房租赁给了被告李某东,一间小房租赁给了被告张某兰,张某兰让其父亲张某录居住。2013年11月7日,本案被告张某录在被告施某不知情时将院内检查井的水管改装,导致该水管跑水,不仅造成我的房屋损害严重(另案起诉),而且殃及到了邻居宋某的房屋变成了危房。此次事故造成的损失依法应当由张某录等人承担全部赔偿责任。

被告李某东辩称,2012年冬天,我租赁施某家的平房居住,为吃水方便在院内接了水管。在被告张某录找人换水管前,水管可能出现了滴水现象,因我在外地干活,张某录在没有告诉我的情况下就找人换了水管,后把换下的水龙头放在了阀门井中。换水管的时候我家中无人,所以具体情况也不知情。看见台阶崩了,裂了缝,被告张某录告诉我们后才知道跑水了。

被告张某录辩称, 2012年,同院居住的被告李某东为用水方便,将院内自来水检查井中的水管龙头拆下并更换了胶皮管至检查口处。2013年11月初因胶管头漏水结冰,我购买并且换了水龙头,把水管又放进检查井后引发了此案。事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因什么原因洇坏了宋某的房屋,故请求人民法院查清事实,作出公正判决。

被告张某兰辩称,我既不是房屋实际承租人,也不是实际居住人、受益人和管理人,更不是改造水龙头的行为人,据此,我对被告张某录所居住的房屋、使用的水管等没有任何管理义务,故不是原告房屋受损的直接侵权人,依法不是本案适格被告。

法院查明,被告李某东租赁被告施某的两间平房居住,年租金1600元,被告张某录租赁被告施某的一间小房居住,年租金720元。被告施某一家人长期在山西省大同市居住,此期间委托其小舅子代为管理出租房屋。

2012年冬,被告李某东为用水方便,将院内检查井中的放水管水龙头拆下并安上胶皮管使用。2013年11月7日,被告张某录发现水管滴水且造成地面结冰,担心走路被滑倒,在未告知房东施某和另一租房人李某东的情况下,自己购买了水龙头,并找他人帮忙进行了安装,安装完毕后将水管放入检查井,2013年11月10日,原告宋某发现其家中墙体裂缝严重,经查找原因,是被告施某家检查井水管跑水导致。

2014年1月25日,张家口科技事务司法鉴定中心作出张科司建(2014)鉴字第001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结论:……2、宋某前排房屋(1#-3#)及中间连接房屋(4#)存在地面下沉,墙体裂缝、倾斜、错位问题且比较严重,已构成危房,建议拆除重建;后排5#房屋,墙体裂缝仅出现在西山墙及与西山墙连接处的南纵墙上,其它墙体未发现有明显裂隙现象,建议对裂缝墙体进行维修加固,具体方案见意见书第五部分。3、宋某受损房屋拆除重建及维修加固费用总计人民币41200元。

原告宋某房屋受损后,租赁杨锦山楼房居住至今,租金每年3000元。事故发生后支出交通费125元,受损房屋拍照费两次225元,复印费80元。

2015年5月22日,崇礼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被告施某、李某东、张某录赔偿原告宋某房屋损失,被告张某兰不承担赔偿责任。宋某和施某均不服一审判决,向张家口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二审判决维持原判,施某不服,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申请人施某申请再审称,申请人将房屋出租是合法行为,本案中,申请人没有任何过错,被申请人张某录私改水管时,申请人尚在几百里外的大同,既不知道此事,更没有参与侵权行为,至今没有任何证据证明申请人具有侵害他人民事权益的过错,因此,申请人不应当承担任何侵权赔偿责任。申请人将房屋租赁给被申请人李某东、张某录后,出租人保管租赁物的义务就依法转移给了承租人,依法应由承租人妥善保管,因保管不善造成租赁物毁损的,承租人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申请人作为房屋所有人,在出租房屋时没有任何过错,仅仅是因为房屋所有人,就推定其存在过错而判决承担20%的侵权赔偿责任,是没有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的,依法应当通过再审程序予以纠正。

2016年2月18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再审裁定。


诉讼请求:

一审原告宋某诉请:判令被告赔偿损失56235元。重审时原告在原审的赔偿数额上增加赔偿请求16740元,具体为:(一)1、拆除危房费500元;2、清理废渣200元;3、新建门庭4200元。(二)在原赔偿基础上现时工程造价增加20%,计8240元。(三)2014年-2015年租住房屋租金3000元。(四)车费200元。(五)照相费100元。(六)写诉状费和复印费300元。

二审上诉人宋某诉请:查明事实后依法改判侵权人在增加实际赔偿款的基础上给付上诉人精神补偿,施某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所有侵权人应对受损房屋进行危房改造。

二审上诉人施某诉请:查明事实后依法改判上诉人不承担侵权责任,上诉人垫付的3000元鉴定费返还上诉人。

再审申请人施某诉请:依法再审本案。


争议焦点:

施某、李某东、张某录、张某兰应否负担宋某房屋损害的经济损失。


裁判理由:

崇礼县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公民的民事权益受法律保护,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被告施某将房屋出租给被告李某东、张某录居住,其作为房屋的所有权人和受益人,应当对出租的房屋进行必要的管理,被告李某东、张某录入住后将院内检查井中的水管进行改装和维修,存在明显隐患,但作为房东的施某及其托管人未采取有效的管理措施,导致水管跑水后将相邻居住的宋某所有的房屋损坏,故被告施某应当承担总赔偿额20%赔偿责任。被告李某东作为承租人,在未得到房东的许可下自行将院内检查井中的水管进行改装使用,当水管出现漏水现象后未及时处理,最后导致被告张某录维修不当,出现严重跑水损坏了原告宋某房屋,故被告李某东应当对原告宋某房屋受损承担总赔偿额30%赔偿责任。作为与被告李某东住同一院内的承租人张某录,发现由李某东改装的水管有漏水现象时没有告知房东施某及改装人李某东,而是自行购置相关部件进行维修,且在找他人进行安装时不清楚安装人员是否具有相关专业技术仍然进行了安装维修,被告张某录将维修完毕的水管放入检查井后,未尽到必要的检查义务,水管出现跑水后没有被及时发现,最终导致了原告宋某房屋受到严重损害,故被告张某录应当对原告宋某房屋受损承担总赔偿额50%赔偿责任。被告张某兰虽系被告张某录女儿,但就本案各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情况,并不能证实张某兰是张某录居住房屋的实际承租人、居住人和管理人,且也未能证实张某兰有何过错行为导致了原告宋某房屋受损,故被告张某兰不应对原告宋某房屋受损承担赔偿责任。

原审法院对张家口科技事务司法鉴定中心作出(2014)张科司建字第001号《司法鉴定意见书》依法予以认定。……原审法院综合鉴定意见及房屋实际损害认定,原告宋某因房屋被损坏遭受的损失依法支持46630元。

张家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在房屋租赁法律关系中,房屋出租人也应对承租人负有基本的安全保障义务。房屋出租人对承租人的安保义务是指房屋所有人对于其所出租的房屋及其配套设施必须确保无危及人身安全、生命健康、财产权益的潜在危害因素,对于上述因素存在的安全隐患具有相应的维修、更换保障义务。否则,将对因此造成的损害后果承担法律责任。

施某作为房屋的所有权人和出租受益人,应当对出租的房屋进行必要的管理,然而作为房东的施某及其托管人并未对该出租房屋及附属配套设施进行有效的管理,导致水管跑水后将相邻居住的宋某所有的房屋损坏,故一审判决施某应当承担总赔偿额20%赔偿责任并无不当。张某兰虽系张某录女儿,但就本案各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情况,并不能证实张某兰是张某录居住房屋的实际承租人、居住人和管理人,且也未能证实张某兰有何过错行为导致了宋某房屋受损,而张某兰的丈夫杜某江是张某录的女婿,岳父家的水管坏了,女婿找人修理也是人之常情,也不能证明该房屋就是张某兰承租管理的。提交的交款方为宋某鉴定费3000元收据,在一审庭审中并未主张,且一审中张家口科技事务司法鉴定中心出具发票1张,金额为5000元,付款方名称为宋某,故一审判决中也明确了鉴定费用的分配,本院对此不予支持。

侵权损害赔偿是单纯形式的补偿性的民事法律制度。其最基本的功能,就是补偿因侵权行为和违约行为给受害人所造成的财产损失。这种补偿,既不能小于损失的数额,因为赔偿小于损失数额,就使损害没有得到完全的救济。也不能超过损失的数额,因为赔偿数额超过损失数额,就会给受害人以不当得利。惩罚性赔偿就其性质而言,实际上就是一种私人罚款,是对民事违法行为的惩罚措施,它与民事法律关系中的补偿性质是不相容的。另外,在一般情况下,精神损害赔偿是针对人格权和身份权受到侵害而言,但由于某些特定的物品在被人们持有时被赋予了一定的意义,这样使其具有了人格化的特殊意义。而由于侵权方的行为导致该物件的永远灭失或损毁,必将给受害人的心理和精神带来了较大的程度的伤害,而如果单纯的财产本身的价值并不足以弥补受害人精神上所受到的打击和痛苦,因此进行精神损害赔偿也是非常必要的。而本案中,宋某的房屋并没有永远灭失或损毁,经过修缮改造后,可以继续居住。因此,宋某认为应对侵权人进行惩罚性增加赔偿和要求精神损害赔偿的上诉主张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认为,

公民的民事权益受法律保护,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本案中,申请人作为房屋的所有人、出租人和租赁物的实际受益人,应对出租的租赁物负有基本的安全保障义务,对危及他人生命财产安全的潜在危险及安全隐患负有相应的维修、管理和注意义务,申请人并未对该出租房屋及附属配套设施进行有效的管理、维护,导致水管跑水后将相邻他人的房屋损坏,判决申请人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符合法律规定。因此,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判决并无不当,故其申请再审理由不能成立。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

一、被告施某赔偿原告宋某房屋损失9326元。

二、 被告李某东赔偿原告宋某房屋损失13989元。

三、 被告张某录赔偿原告宋某房屋损失23315元。

四、 被告张某兰不承担对原告宋某房屋损失的赔偿责任。

五、鉴定费5000元,由被告施某承担1000元、被告李某东承担1500元、被告张某录承担2500元。

二审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再审裁定:

驳回申请人施某的再审申请。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二条 侵害民事权益,应当依照本法承担侵权责任。

本法所称民事权益,包括生命权、健康权、姓名权、名誉权、荣誉权、肖像权、隐私权、婚姻自主权、监护权、所有权、用益物权、担保物权、著作权、专利权、商标专用权、发现权、股权、继承权等人身、财产权益。

第九十一条 不动产权利人挖掘土地、建造建筑物、铺设管线以及安装设备等,不得危及相邻不动产的安全。

第九十二条 不动产权利人因用水、排水、通行、铺设管线等利用相邻不动产的,应当尽量避免对相邻的不动产权利人造成损害;造成损害的,应当给予赔偿。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百条 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一) 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

(二) 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三) 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

(四) 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

(五) 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

(六) 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七) 审判组织的组成不合法或者依法应当回避的审判人员没有回避的;

(八) 无诉讼行为能力人未经法定代理人代为诉讼或者应当参加诉讼的当事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或者其诉讼代理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的;

(九) 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

(十) 未经传票传唤,缺席判决的;

(十一) 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十二) 据以作出原判决、裁定的法律文书被撤销或者变更的;

(十三) 审判人员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


案例来源:

宋某与施某、李某东等财产损害赔偿纠纷(2015)张民终字第466号(2016)冀07民申22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