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5-10-22
发布日期:2019-07-08
阅 读 量:107

案例释义:

1、本案法院判决书认为,根据《保险法》第十八条第三款的规定,受益人是指人身保险合同中由被保险人或者投保人指定的享有保险金请求权的人,因此受益人概念存在于人身保险合同中,故财产保险合同中有关受益人的约定不合法律规定。财产保险合同系以补偿因保险事故发生致使被保险人受到的财产损失为目的,若财产保险合同中约定受益人为第三人,那么第三人的利益并未受到损害却能取得保险金,与保险补偿原则相违背。基于此,财产保险合同中即使约定了受益人条款,也不影响被保险人主张保险金请求权。

2、本案法院判决书认为,保险公司强制要求理赔必须以修理为前提,于法无据,被保险车辆未经实际维修亦可请求赔偿。财产保险目的就在于投保人在其保险标的发生保险事故后,由保险人分担风险,使得财产损失得以恢复,且其财产损失应当包括恢复保险标的产生的费用。投保人车辆确已发生了保险事故,损失金额也能够通过鉴定方式确定,因此无论是否实际进行过修理以及修理费是否已经支出,保险人赔付被保险人财产恢复原状的费用都是保险人理赔的必然范围。同时,保险事故发生后,被保险人有权选择对出险的保险标的维修后继续使用,或者对保险标的残值进行处置变现,故保险公司不应以出险车辆未修理为由拒绝赔偿,限制被保险人的合法选择。


案情介绍:

原告叶某能起诉称:2015年3月30日,原告为自有的浙J×××××号捷豹牌车辆向被告投保了机动车损失保险以及相应的不计免赔险等险种,车损险保险金额为420000元,保险期间为2015年3月31号至2016年3月30日,保险合同争议解决方式为诉讼。原告已按约支付保险费。2015年4月4日,原告驾驶浙J×××××号车辆行驶至大广高速公路广大向2436KM时(湖北省黄冈市黄州区境内),撞上大桥水泥墙,造成了车辆受损的道路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车辆被拖至台州国鸿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修理,经该公司核定,需要修理费358000元,另原告支出拖车费7000元。现原告向被告理赔被拒绝,故特向台州市椒江区人民法院起诉,请依法判处。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台州市椒江支公司(以下简称人保财险椒江支公司)答辩称:对本案诉讼主体有异议,根据保险合同约定,本案的保险受益人应为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台州市路桥区支行。对本案事故被告认为有疑点,因为原告在本案事故发生以前有过类似事故发生。本案车辆尚未进行维修,而有些维修零件只有在实际维修以后,才能确定其具体价值,因此在原告尚未对其损坏车辆进行维修以前,因维修价格无法确定,被告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另外,若经维修,被告在向原告理赔以后,更换下来的损坏车辆零部件应当还给原告。

法院查明,原告叶某能曾为登记在其名下的车牌号为浙J×××××捷豹牌小型轿车向被告投保机动车商业险,包括机动车损失保险、盗抢险、第三者责任保险、车上人员责任险(司机、乘客)及不计免赔等,并支付了保险费。约定保险受益人为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台州市路桥区支行。保险期间自2015年3月31日起至2016年3月30日止。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家庭自用汽车损失保险条款第四条记载,保险期间内,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合法驾驶人在使用被保险机动车过程中,因下列原因造成被保险机动车的损失,保险人依照保险合同的约定负责赔偿:(一)碰撞、倾覆、坠落;……。

2015年4月4日18时30分,原告驾驶浙J×××××号捷豹牌小型轿车撞上大桥水泥墙,造成车辆受损的道路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原告为拖离车辆支付拖车费7000元。涉事车辆经台州市天宇旧机动车鉴定评估有限公司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评估事故损失即车辆拟修复费用为328841元,受损零配件报废残值为258元。

被告人保财险椒江支公司答辩称:对本案诉讼主体有异议,根据保险合同约定,本案的保险受益人应为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台州市路桥区支行。对本案事故被告认为有疑点,因为原告在本案事故发生以前有过类似事故发生。本案车辆尚未进行维修,而有些维修零件只有在实际维修以后,才能确定其具体价值,因此在原告尚未对其损坏车辆进行维修以前,因维修价格无法确定,被告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另外,若经维修,被告在向原告理赔以后,更换下来的损坏车辆零部件应当还给原告。

2015年10月22日,台州市椒江区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判决。


诉讼请求:

被告支付原告修理费358000元、拖车费7000元。


争议焦点:

1、被保险车辆未经实际维修能否请求赔偿;

2、财产保险合同中约定受益人条款的,被保险人是否有权就保险金主张请求权;

3、更换下来的损坏车辆的零部件应否返还给原告。


裁判理由:

台州市椒江区人民法院认为:

一、《保险法》第二条规定,保险是指投保人根据合同约定,向保险人支付保险费,保险人对于合同约定的可能发生的事故因其发生所造成的财产损失承担赔偿保险金责任的……商业保险行为。财产保险目的就在于投保人在其保险标的发生保险事故后,由保险人分担风险,使得财产损失得以恢复,这里的财产损失应当包括恢复保险标的产生的费用。本案投保车辆发生交通事故造成车辆价值减少,该损失已经鉴定机构评估并确定具体损失金额,该费用系车辆恢复保险事故前应有价值必要的支出。原告车辆确已发生了合同约定的保险事故,且损失金额能够通过鉴定方式确定,无论诉讼时是否实际进行过修理,该部分费用的支出均有其必要性。保险人赔付被保险人财产恢复原状的费用,是保险人理赔的必然范围,也是“财产损失承担”的应有之义,而不论该部分费用是否已经实际支出。而且保险事故发生后,被保险人有权选择对出险的保险标的维修后继续使用,或者对保险标的残值进行处置变现。强制要求理赔必须以修理为前提,则有限制被保险人自主选择权利之嫌,有违民法公平自愿原则及合同法意思自治原则。因此,保险人赔偿的是被保险标的实际遭受的损失,只要保险事故给被保险人造成了客观损失,无论维修与否,保险人应负有理赔义务。另外,原告为将受损车辆拖离现场,支付的拖车费系与保险事故密切关联的施救费用,该项费用的支出系完全必要的合理费用,也应由被告承担。

二、《保险法》第十八条第三款规定,受益人是指人身保险合同中由被保险人或者投保人指定的享有保险金请求权的人,因此受益人概念存在于人身保险合同中,而本案系财产保险合同纠纷,故合同中有关受益人的约定不合法律规定。财产保险合同系以补偿因保险事故发生致使被保险人受到的财产损失为目的,根据保险补偿原则,只有享有保险利益的人才能因此获得保险赔偿金。保险车辆并非受益人所有,车辆毁损并不直接导致受益人的利益受损。如受益人因此取得保险金,这与保险补偿原则相背离。司法实践中若因抵押物毁损,影响抵押权人合法权益的,抵押权人可以依据担保法的规定,若发生保险事故导致抵押财产毁损或灭失,因毁损或灭失所得的赔偿金,应当作为抵押财产,抵押权所担保的债权未届清偿期的,抵押权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对保险金、赔偿金或补偿金等采取保全措施。也就是说被保险人取得的保险金等可以作为抵押权人债权实现的抵押财产。故财产保险合同中约定受益人条款的,并不影响被保险人主张保险金请求权。

三、更换下来的损坏车辆的零部件应否返还给原告。首先受损车辆尚未进行维修,当然不会发生更换零部件的事实。其次若让原告还给被告更换下来的毁损零部件,则违背了原告是否继续修理的选择权利,原因在前文中已作阐述。本院委托司法鉴定机构对受损车辆毁损零部件进行了估价,并确定了具体金额,对该部分残值金额可以从被告支出赔偿金总额中剔除。综上,原告车辆发生了保险合同中约定的理赔事项,被告应在承保的保险责任范围内承担给付相应保险金的义务。原告诉讼请求的合理部分,本院予以支持,不合理部分,本院予以驳回。


裁判结果:

1、被告人保财险椒江支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支付给原告叶某能保险金328583元,拖车费7000元;

2、驳回原告叶某能的其他诉讼请求。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

第二条 本法所称保险,是指投保人根据合同约定,向保险人支付保险费,保险人对于合同约定的可能发生的事故因其发生所造成的财产损失承担赔偿保险金责任,或者当被保险人死亡、伤残、疾病或者达到合同约定的年龄、期限等条件时承担给付保险金责任的商业保险行为。

第十八条 保险合同应当包括下列事项:

(一) 保险人的名称和住所;

(二) 投保人、被保险人的姓名或者名称、住所,以及人身保险的受益人的姓名或者名称、住所;

(二) 保险标的;

(四) 保险责任和责任免除;

(五) 保险期间和保险责任开始时间;

(六) 保险金额;

(七) 保险费以及支付办法;

(八) 保险金赔偿或者给付办法;

(九) 违约责任和争议处理;

(十) 订立合同的年、月、日。

投保人和保险人可以约定与保险有关的其他事项。

受益人是指人身保险合同中由被保险人或者投保人指定的享有保险金请求权的人。投保人、被保险人可以为受益人。

保险金额是指保险人承担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责任的最高限额。


案例来源: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台州市椒江支公司与叶某能财产保险合同纠纷(2015)台椒商初字第1556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