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7-10-30
发布日期:2019-07-07
阅 读 量:17
  • 胜诉律师:
  • 湖南湘晋律师事务所

案例释义:

抵押期限与抵押权存续期限是不同的概念,根据登记部门的有关行政规定,抵押期限应为抵押合同规定的债务人履行债务的期限,即抵押期限的届满日为抵押合同规定的债务人履行债务的期限。故,因主合同债的届满期已经合同约定,所以抵押期限是确定的。但是,不动产抵押权依据物权法定原则,抵押权的设立、变更和消灭均须由法律规定,根据物权法第一百七十七条规定,抵押权的存续期限是与主债权的存续期限相一致,在没有法定条件的情况下,抵押权只能因主债权的消灭而消灭。相关司法解释规定,抵押权与其担保的债权同时存在,办理抵押物登记的部门要求登记的抵押期限对抵押权的效力不发生影响。因此,仅就时间而言,抵押期限的终了之日依赖于主合同债的届满期,抵押权存续期间的终了之日依随于主合同债的消灭,主合同债的消灭之日往往与合同约定的债的履行期限不符,若抵押人以登记的抵押期限届满为由主张免除责任,法院依法不予支持。


案情介绍:

2016年6月28日,原告兴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湘潭支行(以下简称兴业银行湘潭支行)与湘潭华凯机器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凯公司)签订了编号为362016240275的《流动资金借款合同》,给予华凯公司借款人民币1300万元,借款期限为1年,自2016年6月28日至2017年6月27日止,借款利率执行固定利率,年利率为借款实际发放日一年期限档次1.355%,即执行年利率5.655%按月付息,借款到期结清其余本息,《流动资金借款合同》第五条约定,借款逾期的,原告有权对逾期的借款计收罚息,罚息利率为借款利率上浮50%,对未按时支付的利息,原告有权按合同约定的借款逾期罚息利率计收复利。第十二条约定,在借款期间,借款人没有按期偿还本合同项下任何一项融资的本金、利息,贷款人有权提前收回部分或全部借款本息,第十四条第二款约定,借款人违约的,贷款人有权单方决定全部或部分债务提前到期单方终止本合同,要求借欺人清偿到期或未到期的借款本金及利息,并支付或赔偿相关损失如借款逾期,要求借欺人支付逾期罚息、复利;提起诉讼或仲裁要求借款人清偿借款本息的,债权人实现债权的费用由借款人承担。

2013年7月12日,原告兴业银行湘潭支行与华凯公司签订了编号为362013240601的《最高额抵押合同》,该合同约定,华凯公司以其名下位于岳塘区易家湾镇蒿塘铺的房地产(房严证号分别为潭房权证湘潭市字第210202号、潭房权证湘潭市字第210203号、潭房权证湘潭市字第210204号、潭房权证湘潭市字第210205号、潭房权证湘潭市字第210206号)为原告与华凯公司在抵押额度有效期(2013年7月11日至2016年7月11日)内发生的在抵押最高本金限额人民币454万元项下的所有债权(含本金、利息、罚息、复利、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及原告实现债权的费用等)提供最高额抵押担保,在湘潭市房地产产权监督管理处办理了最高额抵押登记,并取得了房屋他项权证(潭房他证湘潭市字第D2013012579号)。

2013年7月12日,原告兴业银行湘潭支行与华凯公司签订了编号为362013240602的《最高额抵押合同》,该合同约定,华凯公司以其名下位于湘潭市岳塘区易家湾新湖村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国土证号:潭国用(2005)第2600010号]为原告与华凯公司在抵押额度有效期(2013年7月12日至2016年7月12日)内发生的在抵押最高本金限额人民币846万元项下的所有债权(含本金、利息、罚息、复利、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及原告实现债权的费用等)提供最高额抵押担保,在湘潭市国土资源局办理了最高额抵押登记,并取得了他项权证[潭他项(2013)第2600010D5号]。

2016年6月28日,原告兴业银行湘潭支行与被告张某润、文某方签订了编号为362016240276的《保证合同》,该合同约定,被告张某润、文某方为原告与华凯公司签订的合同编号为362016240275的《流动资金借款合同》项下主债权本金(人民币1300万元)、利息(含罚息、复利)、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原告实现债权的费用等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后,原告兴业银行湘潭支行依约对华凯公司足额发放了上述贷款,但华凯公司未按照《流动资金借款合同》的约定按时偿还贷款利息。截止2017年3月29日,华凯公司尚拖欠原告借款逾期利息人民币395426.77元。因华凯公司拖欠借款,原告兴业银行湘潭支行遂向湘潭市岳塘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原告兴业银行湘潭支行诉称:原告依约对华凯公司足额发放了上述贷款而华凯公司未按照《流动资金借款合同》的约定按时偿还贷款利息,贷款债权发生在《最高额抵押合同》约定的抵押额度有效期内,且属于《保证合同》约定的保证担保范围,上述担保合法有效。

被告华凯公司、张某润、文某方辩称:1、对于诉讼的本金无异议,但基本利息在合同中并未提供明确数字,原告应当提供相关证据证明逾期利息只能计算到3月31日,也就是原告单方宣布全部债务提前到期;2、担保的约定期限(存续期间)均为2016年7月,在原告并未重新办理登记的前提下,不应享有优先受偿权,担保范围也并非全部债权,根据合同约定房产仅在454万范围内,土地仅在846万范围内,超过部分只能按普通债权公平受偿。

2017年10月30日,湘潭市岳塘区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判决。


诉讼请求:

1、华凯公司立即偿还原告借款本金人民币13000000元,逾期利息(含罚息、复利,下同)人民币395426.77元(利息、罚息暂算至2017年3月29日,此后按合同约定的借款逾期罚息利率计算至全部清偿日止);

2、华凯公司以其提供的抵押房地产对原告的上述全部债权承担抵押担保责任,原告对抵押房地产、国有土地使用权享有优先受偿权;

3、张某润、文某方对原告的上述全部债权承担连带保证担保责任;

4、三被告承担本案全部的诉讼费用(包括但不限于诉讼受理费、保全费、公告送达费和强制执行费等)。


争议焦点:

抵押期限届满后抵押权是否有效,以及债权人享有的优先受偿权之范围如何确定。


裁判理由:

湘潭市岳塘区人民法院认为:

合法的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原告与被告华凯公司签订的《流动资金借款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合法有效,双方应当按照合同的约定履行各自的义务。原告向被告华凯公司提供了借款,被告华凯公司应按照合同的约定按月支付借款利息并在约定的期限内偿还借款本金。现被告华凯公司无正当理由拖欠原告部分借款利息及借款到期后未偿还借款本金是一种违约行为,原告要求被告华凯公司偿还原告借款本金人民币13000000元,逾期利息(含罚息、复利,下同)人民币395426.77元(利息、罚息暂算至2017年3月29日,此后按合同约定的借款逾期罚息利率计算至全部清偿日止)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亦符合双方的约定,本院予以支持。

原告与被告华凯公司签订的《最高额抵押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合法有效。合同约定抵押最高本金限额为人民币1300万元,抵押担保的债权范围在抵押额度有效期内发生的在抵押最高本金限额人民币1300万元项下的所有债权余额(包括但不限于借款本金、利息、罚息、复利、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债权人实现债权的费用等)。原告要求对被告华凯公司提供的抵押房地产在上述借款本息、违约金及原告实现债权的费用范围内享有优先受偿权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本院对该诉讼请求予以支持。

原告与被告张某润、文某方签订的《最高额保证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被告张某润、文某方保证担保的债权范围为原告与被告华凯公司在保证额度有效期内发生的在保证最高本金限额人民币1300万元项下的所有债权余额[包括但不限于借款本金、利息(含罚息、复利)、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债权人实现债权的费用等]。现被告华凯公司违约,原告要求被告张某润、文某方对被告华凯公司的上述全部债权承担连带保证担保责任的诉讼请求合理合法,本院予以支持。

被告华凯公司、张某润、文某方辩称原告单方宣布全部债务提前到期,不能计算逾期利息。根据借款合同第十二条、第十四条、第三条第三款约定,贷款人决定提前收贷、提起诉讼,并要求借款人清偿到期或未到期的借款本金及利息,按罚息利率就贷款逾期支付逾期罚息。所以原告在宣布贷款提前到期、被告未能及时清偿借款本息的情况下主张计收逾期利息及罚息,符合合同约定。原告已向法庭提交利息明细清单,上面已经明确载明各类本金、利息、罚息的相关数据,对该辩解意见本院不予采信;被告华凯公司、张某润、文某方辩称担保约定期限(存续期间)均为2016年7月,在原告并未重新办理登记的前提下,不应享有优先受偿权。依据物权法定原则,抵押权的设立、变更和消灭均须由法律规定,根据物权法第一百七十七条规定,抵押权的存续期限是与主债权的存续期限相一致,在没有法定条件的情况下,抵押权只能因主债权的消灭而消灭。另外,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抵押权不受抵押登记机关规定的抵押期限影响问题的函》的规定,抵押权与其担保的债权同时存在,办理抵押物登记的部门要求登记的抵押期限对抵押权的效力不发生影响。本案的最高额抵押合同第七条约定,按抵押登记部门要求的抵押期限届至,债务人未还清债务的,抵押权人依法享有的抵押权不变。所以,本案的抵押权的存续期限与主债权存续期限相一致,登记的抵押期限届满抵押权仍然不受影响,抵押权人依据合同约定,在抵押最高本金限额内,主张最高本金额度项下的所有债权余额(含本金、利息、罚息、复利、违约金、损害赔偿金、抵押权人实现债权的费用等)的权利应当依法被保护,对该辩解意见本院不予采信。


裁判结果:

1、被告华凯公司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兴业银行湘潭支行借款本金人民币13000000元,逾期利息(含罚息、复利)人民币395426.77元(利息、罚息暂算至2017年3月29日,2017年3月30日之后按合同约定的借款逾期罚息利率计算至借款本息全部清偿之日止);

2、原告兴业银行湘潭支行对被告华凯公司名下提供抵押担保的房产、国有土地使用权经拍卖、变卖所得价款在本判决判项一确定的被告华凯公司应当承担的债务范围内享有优先受偿权;

3、被告张某润、文某方对本判决判项一确定的被告华凯公司应当承担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

第一百七十七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担保物权消灭:

(一)主债权消灭;

(二)担保物权实现;

(三)债权人放弃担保物权;

(四)法律规定担保物权消灭的其他情形。

《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

第四十一条 当事人以本法第四十二条规定的财产抵押的,应当办理抵押物登记,抵押合同自登记之日起生效。

第四十六条 抵押担保的范围包括主债权及利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和实现抵押权的费用。抵押合同另有约定的,按照约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二条 当事人约定的或者登记部门要求登记的担保期间,对担保物权的存续不具有法律约束力。

担保物权所担保的债权的诉讼时效结束后,担保权人在诉讼时效结束后的二年内行使担保物权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


案例来源:

兴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湘潭支行与湘潭华凯机器制造有限公司、张某润、文某方金融借款合同纠纷(2017)湘0304民初924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