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5-10-15
发布日期:2019-07-06
阅 读 量:11

案例释义:

生育权是指公民作为生育主体享有依法生育或不生育的自由和权利,以及生育或不生育并因此受到侵害、阻碍时,有请求法律保护的权利。生育权作为一种带有自然属性的权利,属于公民人身权的一项基本人权。生育权的客体是权利主体自主决定生育所体现的人格上的利益,作为权利的主体,公民有权支配自己的人格利益。生育并非是婚姻关系中的法定义务,而男性、女性享有平等的生育权,且生育是男女双方的共同行为,不可能只靠单方便能实现。因此,该权利应以男女双方协商一致为前提,一方不能强迫另一方实现之。


案情介绍:

原告陈某(女)、被告徐某(男)于1992年7月登记结婚,婚后未能共同生育子女。

2014年4月,原、被告到湛江市玖和医院分别进行了取卵、取精。湛江市玖和医院将原告的卵子和被告的精子进行体外受精,并将受精后形成的胚胎进行冷冻保存。

2014年11月,被告向广东省湛江市霞山区人民法院提起(2014)湛霞法民一初字第588号诉讼,要求与原告离婚。同年12月,原、被告经本院调解离婚。之后,被告与案外人周某宁登记结婚。

2015年3月26日,原告向本院提起(2015)湛霞法民一初字第163号诉讼,请求确认被告与案外人周某宁的婚姻无效,该案尚在审理中。

因被告徐某拒绝签字同意,原告陈某无法通过湛江市玖和医院将胚胎移植入体内孕育,原告遂向湛江市霞山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确认原告有权将原告与被告提存在的卵子和精子结合形成的胚胎植入原告的体内孕育。一审法院驳回了原告陈某的诉讼请求,陈某不服,向湛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上诉人陈某诉称:一、因陈某并未收到与徐某离婚一案的调解书和生效通知书,故陈某与徐某的婚姻关系尚未解除。由于陈某与徐某是否已经法院调解离婚尚未确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条的规定,本案应当中止审理。二、陈某与徐某于1992年7月登记结婚,为生育子女双方自愿于2014年到湛江市玖和医院做人工取卵和取精,并由医院提存了卵子和精子结合形成的胚胎。因徐某与第三者周某宁发生不正当男女关系,致周某宁怀孕,徐某中止与陈某完成试管婴儿的生育,并向法院起诉要求与陈某离婚。在陈某没有收到离婚案件民事调解书,(2014)湛霞法民一初字第588号民事调解书尚未发生法律效力的情况下,徐某便与周某宁登记结婚,并在登记结婚后七日内即生育了孩子徐某甲,陈某已起诉请求确认徐某与周某宁的婚姻无效。原审法院对徐某与周某宁非法同居,剥夺陈某合法享有生育权的违法事实置之不顾,违背了社会伦理和公序良俗。

被上诉人徐某未提交书面意见。

2015年10月15日,湛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二审判决。


诉讼请求:

一审原告陈某诉请:

请求确认原告有权使用原告和被告在双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提存在湛江市玖和医院的卵子和精子结合的胚胎继续实现完成植入原告的体内孕育,并由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二审上诉人陈某诉请:

1、撤销原审判决,支持陈某的诉讼请求;

2、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均由徐某承担。


争议焦点:

在徐某不同意将陈某的卵子和徐某的精子结合形成的胚胎植入陈某体内孕育的情况下,陈某是否有权将该胚胎植入体内孕育。


裁判理由:

湛江市霞山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生育权是指生育主体享有依法生育或不生育的自由、权利,以及生育或不生育并因此受到侵害、阻碍时,有请求法律保护的权利。生育权作为一种带有自然属性的权利,属于公民人身权的一项基本人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第十七条的规定,公民有生育的权利。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三条第二款规定,我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故男性也当然享有生育权,与女性享有的生育权是平等一致的。生育权的客体是权利主体自主决定生育所体现的人格上的利益,作为权利的主体,有权支配自己的人格利益。且生育是男女双方的共同行为,不可能只靠单方便能实现。因此,一方不能强迫另一方实现这个权利,这个权利应以双方协商为基础,需两人共同的意愿才能实现。本案中,陈某虽享有生育权,但其生育权的实现,不得侵害徐某不生育的人身自由。徐某作为享有生育权的主体,有权支配自己生育或不生育的权利。况且,陈某在提起本案诉讼时,其与徐某之间已不存在合法的婚姻关系。因此,在徐某不同意将胚胎植入陈某体内孕育的情况下,陈某无权将陈某的卵子和徐某的精子结合的胚胎植入体内孕育。

湛江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本案是人格权纠纷。根据上诉人陈某的上诉请求和理由,本案当事人二审争议的焦点问题是:在徐某不同意将陈某的卵子和徐某的精子结合形成的胚胎植入陈某体内孕育的情况下,陈某是否有权将该胚胎植入体内孕育。公民的生育权是一项基本的人权,公民有生育的权利,也有不生育的自由。本案中,即使陈某与徐某的婚姻关系尚未解除,徐某也依法享有不生育子女的自由。故在徐某不同意将陈某的卵子和徐某的精子结合形成的胚胎植入陈某体内孕育的情况下,陈某无权将该胚胎植入体内孕育。因陈某与徐某的婚姻关系是否已解除,对本案的审理结果并没有影响,故陈某关于本案应中止审理,及陈某有权将胚胎植入体内孕育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至于陈某主张徐某在与其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与第三者非法同居并生育了非婚生子女,陈某可以另循法律途径主张权利,但陈某以此为由主张其有权将胚胎植入体内孕育,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

驳回陈某的诉讼请求。

二审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第三十三条 凡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的人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

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

任何公民享有宪法和法律规定的权利,同时必须履行宪法和法律规定的义务。


案例来源:

陈某与徐某一般人格权纠纷(2015)湛中法民一终字第583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