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8-06-27
发布日期:2019-07-02
阅 读 量:50

案例释义:

1、消费者权益因生产者、经营者的侵权行为而产生的民事诉讼关系,与基于行政机关处罚生产者、经营者的行政行为所产生的行政诉讼关系,属于二个不同的法律范畴,二者诉权的根据来源以及法律对于相应的诉讼主体资格的设定也不同。一般而言,消费者对于生产者、经营者的侵权行为享有民事诉讼救济的权利;但是,根据《行政诉讼法》关于“行政行为的相对人以及其他与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有权提起诉讼” 之规定,对于行政机关就生产者、经营者的侵权行为实施行政处罚的行政行为,消费者因既非相对人又非利害关系人,故不具有行政诉讼请求的权利。

2、《工商行政管理机关行政处罚程序规定》第五十八条第一款规定,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对投诉、举报、申诉所涉及的违法嫌疑人作出行政处罚、不予行政处罚、销案、移送其他机关等处理决定的,应当将处理结果告知被调查人和具名投诉人、申诉人、举报人。据此,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在作出处罚决定后应将处理结果告知举报人,但该规定并未赋予举报人向违法嫌疑人施加及增加负担的请求权。行政机关根据举报人提供的信息对违法行为作出行政处罚,并非意味着举报人与该行政处罚具备了利害关系,以及举报人因此具备了行政诉讼的原告主体资格。

3、根据《合同违法行为监督处理办法》第十一条的规定,经营者与消费者采用格式条款订立合同的,经营者不得在格式条款中排除消费者解释格式条款的权利。本案中,法院判决所确认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商家有关诸如“此活动解释权”之类的广告内容或经营规则的解释权归自己所有的说明,构成在合同格式条款中排除消费者解释格式条款的权利的违法行为。


案情介绍:

一审第三人宿州市埇桥区柏菲特健身会所(以下简称柏菲特健身会所)注册于2014年11月21日,系个体工商户,经营者张某。

2015年1月30日,李某瀚从柏菲特健身会所购买了20张五年期健身卡,共计45600元。

2016月5月4日,李某瀚向宿州市工商局进行投诉,投诉如下:1、使用非登记的不真实名称进行商业欺诈,在工商部门登记的是个体户,而对外宣称是有限公司。2、夸大宣传、虚假承诺欺骗消费者,称“柏菲特国际健身”为全国连锁泰诺健是意大利世界驰名健身器械品牌。要求:1、退一赔三(即退还45600元办卡费,赔偿136800元)。2、对违法行为予以查处。

2016年5月6日,宿州市工商局将案件转交埇桥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以下简称区市场监督局),区市场监督局于2015年5月13日派员调查,对柏菲特健身会所的经营场所进行了现场检查、询问,调取了相关证据,同日向柏菲特健身会所下达责令改正通知书,要求其于5月20日前:1、拆除与登记名称不符的名称;2、营业执照悬挂明显处;3、撤销虚假宣传。

2016年5月17日,区市场监督局以柏菲特健身会所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第四条的规定予以立案。2016年7月25日,区市场监督局作出埇市监罚字〔2016〕614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柏菲特健身会所在经营场所门头、服务台后面、服务台前南墙以及会籍合约书的标识、签约处、会员卡和宣传彩页使用柏菲特国际健身虚假名称、宣传彩页虚构私人教练资质及证书、承诺使用的健身器械实际并未使用且未向消费者作出声明,其行为构成了虚假宣传的违法行为,广告费用共计700元;在会所门口0元健身广告牌上有“此活动最终解释权归柏菲特健身管理有限公司所有”字样,此无违法所得,其行为违反了《合同违法行为监督处理办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四)项、《安徽省合同监督条例》第十二条第一款第(四)项,构成了使用合同格式条款排除消费者解释格式条款的权利的违法行为,依据法律法规及部门规章的规定,……对柏菲特健身会所处以责令停止发布广告,在相应范围内消除影响,罚款6000元。

区市场监督局在案件处理过程中,于2016年7月6日以当事人拒绝调解,给李某瀚下达了终止消费者权益争议调解告知书。

李某瀚不服区市场监督局作出的埇市监罚字〔2016〕614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于2016年10月8日向市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市政府于2017年1月3日作出宿复决字〔2016〕84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了被告埇桥区市场监督局作出埇市监罚字〔2016〕614号行政处罚决定的行政行为。

李某瀚对行政复议决定不服,遂向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一审法院判决驳回李某瀚的诉讼请求,李某瀚不服,向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二审法院驳回了李某瀚的起诉,李某瀚不服,向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再审申请人李某瀚申请再审称:1.二审法院以其与处罚决定不具有利害关系为由驳回起诉属于适用法律错误。2.二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对于柏菲特健身会所在三个时段中实施的违法行为数量、彩页广告数量和印刷费用、违法所得、是否利用互联网进行虚假广告宣传等事实未查清;对于区市场监督局先处罚后调查取证、先调查取证再立案、处罚后电话通知、受理60日后通知终止调解的程序合法性等没有审查。3.二审法院程序严重违法,违法剥夺其的诉讼权利,合议庭成员应当自行回避而未回避。4.一、二审的审理结果损害了国家巨大利益,有失监督依法行政的职责,偏离了立法目的。

区市场监督局答辩称:一、李某瀚的上诉请求超越了行政案件的审理范围及一审的请求范围。根据二被上诉人提供的证据材料,能够证实区市场监督局对李某瀚所举报的违法行为进行了查处,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二、李某瀚在上诉中所列举的大部分疑问与本案没有关联性,对其疑问不予答辩。三、李某翰不具有原告诉讼主体资格,区市场监督局作出的处罚决定没有侵害李某翰的权益。综上,一审程序合法、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李某瀚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请求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市政府答辩称:一、行政复议决定认定事实清楚。1、区市场监督局对李某瀚提出的投诉,依法予以立案,调查后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依法送达柏菲特健身会所,将处理结果告知李某瀚并将相关文书在网上予以公示,符合法律规定。2、李某瀚投诉柏菲特健身会所虚假宣传,区市场监督局进行调查,调取了广告费用票据、印制宣传彩页公司证明等证据,对柏菲特健身会所作出处罚事实清楚。3、关于违法所得问题。不能将柏菲特健身会所正常经营收入视为违法所得,在格式条款未实际产生影响消费权利的情形下,柏菲特健身会所未从该条款中获益。二、行政复议决定程序合法。市政府受理李某瀚的行政复议申请后,依法向区市场监督局送达行政复议答复书,向柏菲特健身会所送达参加行政复议通知书。复议期间,根据李某瀚的听证申请,市政府依法组织听证。因案情复杂,市政府决定延期30日,并将延期通知书送达各方当事人。经审查后,依法作出行政复议决定并送达。三、李某瀚的部分上诉理由与请求不属于本案的审查范围,其提出的事实及程序等问题,与本案无关联性。综上,请求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柏菲特健身会所陈述称:李博瀚上诉所述理由与请求大部分超出了一审诉讼请求,不属于二审审理范围,且其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另查明:李某瀚因与柏菲特健身会所服务(健身)合同民事纠纷,诉讼至法院。在二审审理期间,双方达成调解协议,由柏菲特健身会所返还李某翰服务费并赔偿相关损失22000元,李某瀚自愿撤回对柏菲特健身会所的上诉及起诉。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已作出(2017)皖13民终665号民事裁定,准许其撤诉。

2018年6月27日,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再审裁定。


诉讼请求:

一审原告李某瀚诉请:撤销埇市监罚字〔2016〕614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及宿复决字〔2016〕84号《行政复议决定书》

二审上诉人李某瀚诉请:撤销一审判决并改判撤销行政处罚决定及行政复议决定,一、二审诉讼费用由二被上诉人负担。

再审申请人李某瀚诉请:再审撤销一审判决、二审裁定,撤销行政处罚决定及复议决定,责令被申请人重新作出处罚决定。


争议焦点:

李某瀚是否享有行政诉讼起诉权。


裁判理由:

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区市场监督局作为市场监督管理机关,对当事人的投诉进行查处是其法定职责。本案中,区市场监督局针对李某瀚的投诉,进行调查,根据调查的事实,对柏菲特健身会所作出处罚,市政府予以维持,事实清楚、办案程序和适用法律并无不当,李某瀚要求撤销埇市监罚字【2016】614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和宿复决字〔2016〕84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的请求,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均不充分,不予支持。对于李博翰要求判令区市场监督局重新作出与违法事实相符、与法相符的具有正当性的处罚决定以及对区市场监督局玩忽职守、失职渎职及涉嫌犯罪问题,向有权机关提出司法建议的请求于法无据,亦不予支持。对于区市场监督局和柏菲特健身会所辩称李某瀚不具备行政诉讼主体资格,因李某瀚提供的证据能够证明其起诉符合法律规定,对区市场监督局和柏菲特健身会所的辩称,不予采信。

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关于投诉请求权与行政诉讼起诉权。法律、法规或者规章规定的投诉请求权,在于促使行政机关对于投诉事项启动行政职权。如果行政机关启动了行政职权,并将调查处理结果告知投诉人,除法律、行政法规等有明确规定外,应视为其履行了法定职责;如果投诉人为向第三人施加负担,对调查处理结果提起行政诉讼,如要求作成或者加重对第三人的处罚,则应依赖于法律、法规或者规章明确规定这种施加负担的请求权。就本案而言,李某瀚投诉举报事项为柏菲特健身会所使用非登记的不真实姓名、虚假宣传欺骗消费者,在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就其投诉作出埇市监罚字〔2016〕614号行政处罚决定,并将处罚决定告知李某瀚后,李某瀚提起本次行政诉讼的目的是要求加重对柏菲特建身会所的处罚。根据《工商行政管理机关行政处罚程序规定》第五十八条第一款之规定,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对投诉、举报、申诉所涉及的违法嫌疑人作出行政处罚、不予行政处罚、销案、移送其他机关等处理决定的,应当将处理结果告知被调查人和具名投诉人、申诉人、举报人。上述规定仅对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在作出处罚决定后应将处理结果告知举报人这一程序进行了规定,并未赋予举报人向违法嫌疑人施加及增加负担的请求权。投诉举报是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参与行政管理的重要途径,除了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对于监督行政机关依法行使职权、弥补行政机关执法能力不足也发挥着积极作用,但该权利的行使应当在法律规定的程序内依法主张。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条第一款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和行政机关工作人员的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有权依照本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李某瀚作为举报人,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向柏菲特健身会所作出的埇市监罚字〔2016〕614号行政处罚决定不具有利害关系,不具备提起行政诉讼的原告主体资格,依法应驳回其起诉。

关于李某瀚的权益保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三倍;增加赔偿的金额不足五百元的,为五百元。本案中,对柏菲特健身会所存在的欺诈行为导致李某瀚购买健身会所年卡的损失,双方已经在民事诉讼中达成协议,其作为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已经得到维护。

综上,李某瀚不具备本案的原告主体资格,依法应驳回其起诉,一审判决不当,本院予以纠正。

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认为: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条第一款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和行政机关工作人员的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有权依照本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李某瀚作为举报人,与宿州市埇桥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向柏菲特健身会所作出的埇市监罚字〔2016〕614号行政处罚决定不具有利害关系,不具备提起行政诉讼的原告主体资格,二审据此驳回其起诉并无不当,二审亦未剥夺其诉讼权利,合议庭不存在回避的法定事由。

宿州市埇桥区市场监督管理局针对李某瀚的投诉,进行调查,根据调查的事实,对柏菲特健身会所作出处罚,宿州市人民政府复议予以维持,事实清楚、办案程序和适用法律并无不当。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

驳回李某瀚的诉讼请求。

二审裁定:

1、撤销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7)皖1302行初4号行政判决;

2、驳回李某瀚的起诉。

再审裁定:

驳回李某瀚的再审申请。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二条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和行政机关工作人员的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有权依照本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前款所称行政行为,包括法律、法规、规章授权的组织作出的行政行为。

第二十五条 行政行为的相对人以及其他与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有权提起诉讼。

有权提起诉讼的公民死亡,其近亲属可以提起诉讼。

有权提起诉讼的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终止,承受其权利的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可以提起诉讼。

人民检察院在履行职责中发现生态环境和资源保护、食品药品安全、国有财产保护、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等领域负有监督管理职责的行政机关违法行使职权或者不作为,致使国家利益或者社会公共利益受到侵害的,应当向行政机关提出检察建议,督促其依法履行职责。行政机关不依法履行职责的,人民检察院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

第四条 广告不得含有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内容,不得欺骗、误导消费者。 广告主应当对广告内容的真实性负责。

第二十八条 广告以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内容欺骗、误导消费者的,构成虚假广告。

广告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为虚假广告:

(一)商品或者服务不存在的;

(二)商品的性能、功能、产地、用途、质量、规格、成分、价格、生产者、有效期限、销售状况、曾获荣誉等信息,或者服务的内容、提供者、形式、质量、价格、销售状况、曾获荣誉等信息,以及与商品或者服务有关的允诺等信息与实际情况不符,对购买行为有实质性影响的;

(三)使用虚构、伪造或者无法验证的科研成果、统计资料、调查结果、文摘、引用语等信息作证明材料的;

(四)虚构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效果的;

(五)以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内容欺骗、误导消费者的其他情形。

《工商行政管理机关行政处罚程序规定》

第五十八条 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对投诉、举报、申诉所涉及的违法嫌疑人作出行政处罚、不予行政处罚、销案、移送其他机关等处理决定的,应当将处理结果告知被调查人和具名投诉人、申诉人、举报人。

以上告知,依照有关规定应予公示的,应采取适当的方式予以公示。

《合同违法行为监督处理办法》

第十一条 经营者与消费者采用格式条款订立合同的,经营者不得在格式条款中排除消费者下列权利:

(一)依法变更或者解除合同的权利;

(二)请求支付违约金的权利;

(三)请求损害赔偿的权利;

(四)解释格式条款的权利;

(五)就格式条款争议提起诉讼的权利;

(六)消费者依法应当享有的其他权利。

《侵害消费者权益行为处罚办法》

第六条 经营者向消费者提供有关商品或者服务的信息应当真实、全面、准确,不得有下列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宣传行为:

(一)不以真实名称和标记提供商品或者服务; 被4篇案例引用

(二)以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品说明、商品标准、实物样品等方式销售商品或者服务;

(三)作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现场说明和演示;

(四)采用虚构交易、虚标成交量、虚假评论或者雇佣他人等方式进行欺骗性销售诱导;

(五)以虚假的“清仓价”、“甩卖价”、“最低价”、“优惠价”或者其他欺骗性价格表示销售商品或者服务;

(六)以虚假的“有奖销售”、“还本销售”、“体验销售”等方式销售商品或者服务;

(七)谎称正品销售“处理品”、“残次品”、“等外品”等商品;

(八)夸大或隐瞒所提供的商品或者服务的数量、质量、性能等与消费者有重大利害关系的信息误导消费者;


案例来源:

李某瀚、宿州市埇桥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质量监督检验检疫行政管理(2018)皖行申91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