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7-08-08
发布日期:2019-07-01
阅 读 量:22
  • 胜诉律师:
  • 浙江泽瓯律师事务所

案例释义:

1、仅凭银行账户转账凭证、微信转账凭证及微信红包支付凭证,而均未注明款项支付用途为借贷的,无法证明借贷关系存在。

2、本案中,当事人之间银行转账、微信转账及微信红包往来相互掺杂且频繁、紧密,多笔微信转账及微信红包款项配有暧昧、祝福等词语,多笔款项的金额蕴含特定的民间寓意,且无证据证明存在借贷合意,故法院认定并非正常的民间借贷往来,对当事人之间存在民间借贷关系的诉讼主张不予采信。


案情介绍:

2015年11月30日至2016年8月2日,廖某起(男)通过其中国农业银行账户共转账8笔款项给黄某叶(女),转账金额为500元至10000元不等。

2016年2月16日至2016年8月6日,廖某起通过微信转账方式共转账42笔款项给黄某叶。

上述微信转账中,2016年2月17日转账131.40元;2016年4月6日、2016年4月18日、2016年4月21日、2016年4月25日、2016年4月30日、2016年5月7日、2016年5月13日、2016年5月19日、2016年5月27日、2016年6月3日、2016年6月7日、2016年6月8日、2016年6月22日、2016年6月27日、2016年7月4日、2016年7月6日各转账520元,2016年5月19日、2016年6月3日、2016年6月7日、2016年6月27日、2016年7月4日、2016年7月6日转账的520元的转账说明中分别备注“一生一世我只爱你”、“我爱你”、“端午节快乐”、“我爱你”、“亲爱的!生日快乐!”、“我爱你”;2016年5月19日、2016年7月13日各转账1314元,转账说明中分别备注“一生一世我爱你”、“一生一世”;2016年6月6日转账666.66元,转账说明中备注“祝亲爱的!事事顺心!”;2016年7月5日转账300元,转账说明中备注“买点水果给你爸妈吃”;2016年7月7日转账2000元,转账说明中备注“给亲爱的买衣服穿”;2016年7月8日转账300元,转账说明中备注“给干女儿买水果吃!”。其余转账款300元至4100元不等。

2015年8月28日至2016年7月21日,廖某起向黄某叶发送微信红包共259笔,金额为0.8元、3元、5元、5.2元至188.88元、199.99元、200元、520元不等。

廖某起认为上述款项系其借给黄某叶,黄某叶拒绝返还,廖某起遂向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一审法院驳回了廖某起全部诉讼请求,廖某起不服,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上诉人廖某起诉称:一、一审法院未查清黄某叶与廖某起之间存在民间借贷的事实,仅凭廖某起支付的部分借款中备注“一生一世我爱你”、“我爱你”、“亲爱的!生日快乐!”等字眼,以偏概全地否认双方借贷关系,事实认定错误。1、2015年8月至2016年8月期间,黄某叶以生活困难、还信用卡和可以帮廖某起快速办理分产等理由向廖某起借款合计121831.94元。……关于廖某起通过微信转账和微信红包支付借款,因廖某起刚开始不懂怎么绑定银行卡,所以只能分多笔转。微信转账和红包里面出现520“我爱你”1314“一生一世”的词语,是当时流行发微信红包以及因开同学会的事廖某起与黄某叶沟通得比较频繁,因此廖某起借款给黄某叶时存在相互调侃。黄某叶还款红包中显示同样词语也是出于对廖某起的感恩。退一步讲,廖某起向黄某叶支付的款项中备注有“一生一世我爱你”、“我爱你”、“亲爱的!生日快乐!”等字眼,属于礼节性行为也就是赠予,双方各自扣除掉备注有这些字眼及“亲爱的!事事顺心”、“卖水果给你爸妈吃”、“给亲爱的买衣服穿”、“给干女儿买水果吃”、“祝你事业顺风顺水”等字眼的款项,2016年2月16日至2016年8月6日期间,廖某起通过微信支付借款给黄某叶合计23587.98元……因此黄某叶尚欠廖某起微信转账借款2387.98元。2015年8月至2016年8月期间,廖某起通过微信红包借款给黄某叶合计17031.46元(21997.9元扣除带有5.2、13.14、52、131.4和520等字眼以及低于20元的红包),黄某叶通过微信红包清偿廖某起借款5418.64元(扣除13.14、52等字眼红包以及低于20元的、重复计算和不存在的红包),因此黄某叶尚欠廖某起微信红包借款11512.82元。2、黄某叶称同学聚会需要垫付费用,让廖某起先借钱给黄某叶,廖某起通过中国农业银行卡分别在2015年11月30日至2016年1月9日期间支付借款800元、500元、1000元、600元和6000元共8900元,2016年6月27日、7月7日和8月2日支付借款共27000元,合计支付借款35900元给黄某叶。2016年9月5日,黄某叶通过支付宝向廖某起的中国农业银行卡归还借款13000元。另……一审法院并未对上述25280元是否属于黄某叶清偿廖某起借款的性质进行认定,从而导致黄某叶尚欠廖某起银行转账借款22900元得不到处理。3、2016年2月、4月和6月,黄某叶分别以手头紧、还信用卡和帮忙快速分户为由向廖某起借现金共26000元。根据黄某叶发给廖某起的短信聊天记录显示“现金呢,你就不能说自己用什么了”,可以证实廖某起确实借了现金给黄某叶。但一审法院却未对黄某叶借到廖某起现金26000元的事实进行核实,也没有对现金借款26000元是否属于黄某叶向廖某起借款进行论述。黄某叶微信转账尚欠廖某起2387.98元、微信红包尚欠廖某起11512.82元、中国农业银行转账尚欠廖某起22900元、现金借款尚欠廖某起26000元,合计62800.8元,扣除黄某叶以帮廖某起购买机票和T恤的形式归还借款2726元……黄某叶至今仍欠廖某起借款81274.8元。如果说正在拍拖的情侣,一方向另一方借了款,借款方以存在情侣关系为由不归还借款,明显不符合常理的。二、2016年9月,廖某起的配偶发现廖某起未经其同意擅自将夫妻共同财产借121831.94元给黄某叶却没有让其出具书面借条,善意地提醒廖某起跟黄某叶沟通并让其出具书面借条,避免其以后耍赖不认账。黄某叶不仅不承认向廖某起借款的事实,反而辱骂廖某起及家人,称其不会向廖某起出具书面借条,也不会向廖某起归还借款。假如廖某起与黄某叶不存在借款关系,根据一审法院认定双方已经超越了一般同学关系,黄某叶称廖某起支付给其的款项是属于礼节性的行为,实质就是赠予行为,但廖某起赠予黄某叶款项的行为在廖某起与其配偶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廖某起未征得其配偶的同意擅自将夫妻共同财产赠予黄某叶的行为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七条的规定,廖某起赠予黄某叶款项的行为是可以撤销的。

被上诉人黄某叶辩称,一、廖某起与黄某叶之间不存在民间借贷事实,廖某起要求黄某叶偿还借款的诉求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廖某起与黄某叶为初中同学,毕业后鲜有联系,之后同学间建立了微信群,才与其他同学有了联系。廖某起为了炫耀自己这几年生意上的成功,经常给同学发红包,期间为了接近黄某叶,在过年过节期间也频频向黄某叶发送红包,并配以暖昧、祝福等语言。之后,黄某叶也发还给廖某起相应的微信红包。在廖某起给予黄某叶的红包或转账中,有相当数额为廖某起要求黄某叶代为购买物品或者支付给他人的款项,在一审庭审中黄某叶也出示了相关的证据,廖某起对于铁证如山的事实也予以承认。至于廖某起述称黄某叶还收取其现金26000元等纯属子虚乌有。二、即使有廖某起通过微信红包及其他方式给付过黄某叶款项,也无法认定该款项即为借款。首先廖某起给付黄某叶的款项绝大部分为有零头的款项(如0.8、188.88、13.14、5.20、99.99等)或者配带有一定寓意词语的款项,与正常的民间借贷中的交易习惯严重不符。其次在一审中廖某起认为给付黄某叶的款项及黄某叶给付廖某起的款项为借款及还借款,均没有提供相关的证据,无法证明双方存在借款合意及借款事实。第三,黄某叶有正式工作,有固定生活来源,且家庭和睦,夫妻恩爱,根本无需向廖某起借款度日。三、廖某起称给付黄某叶的款项是礼节性的赠与,未经过其配偶同意,可撤销的理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首先廖某起给付黄某叶的钱款与黄某叶给付廖某起的钱款相当,不存在廖某起巨额给付的事实,均为小数目微信红包。其次即使存在可撤销的情况,也并非是廖某起行使撤销权。

2017年8月8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二审判决。


诉讼请求:

一审原告廖某起诉请:判决黄某叶偿还廖某起借款共计121831.94元。

二审上诉人廖某起诉请: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黄某叶向廖某起清偿借款81274.8元。


争议焦点:

廖某起与黄某叶之间是否存在民间借贷关系。


裁判理由:

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廖某起、黄某叶是初中同学,因同学聚会重新联系后,黄某叶经常向廖某起诉说对自己的婚姻生活以及生活的不满,廖某起出于同学之情甘愿当倾听者。在廖某起发送给黄某叶的款项中,有多笔款项备注有“一生一世我爱你”、“我爱你”、“亲爱的!生日快乐!”等字眼,从类似的备注中可看出廖某起、黄某叶双方感情已超越一般的同学关系,且廖某起支付给黄某叶款项的时间紧密,如2016年2月16日微信转账4100元、2016年2月17日微信转账131.4元、2016年3月6日微信转账380元等,支付金额从0.8元到10000元不等,且金额多有零头,如188.88元、13.14元、99.99元等等,与民间借贷中正常的交易习惯严重不符,且黄某叶亦有向廖某起付款,付款的形式与廖某起相似,廖某起亦无法提供双方存在借款合意及黄某叶支付给廖某起的款项实为还款的证据,故无法认定廖某起支付给黄某叶的款项为借款,故廖某起要求黄某叶返还借款共计121831.94元的诉讼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八条关于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对上诉请求的有关事实和适用法律进行审查的规定,本院对廖某起与黄某叶之间是否存在民间借贷关系的争议问题进行审查。廖某起主张与黄某叶之间存在民间借贷关系,其提供的银行账户转账凭证、微信转账凭证及微信红包支付凭证,均未注明款项支付用途为借贷;廖某起所称现金借贷26000元,没有证据证明,且黄某叶不予确认;黄某叶提供的微信转账凭证及微信红包支付凭证,均未注明款项支付用途为返还借款;廖某起与黄某叶之间的银行转账、微信转账及微信红包往来相互掺杂且频繁、紧密,多笔微信转账及微信红包款项配有暧昧、祝福等词语且多笔款项的金额蕴含特定的民间寓意,均反映双方存在超越一般同学感情的密切关系,并非正常的民间借贷往来,不存在借贷合意;黄某叶为廖某起购买飞机票、衣物的事实,说明黄某叶所述廖某起支付给其的部分款项是用于代购物品的主张有一定依据。因此,上述事实,证明廖某起为主张其与黄某叶之间存在民间借贷关系所提供的证据存在缺陷,而黄某叶反驳廖某起的诉讼主张所提供的证据具有一定的证明力,故廖某起仍应对其诉讼主张继续提供证据证明。廖某起对其提出的与黄某叶之间存在民间借贷关系的诉讼主张不能进一步举证,故本院对其该项诉讼主张不予采信。一审法院关于无法认定廖某起支付给黄某叶的款项为借款的判定,并无不当,其驳回廖某起诉讼请求的判决正确,本院予以支持。廖某起认为其与黄某叶之间的款项往来为民间借贷的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至于廖某起上诉时提出的其付款给黄某叶是赠予行为,其将夫妻共同财产赠予黄某叶而未征得其配偶同意,该赠予行为可以撤销的主张,因廖某起并非以赠予关系提起本案诉讼,且在一审期间也未提出撤销其付款给黄某叶的行为的主张,故本院对廖某起的该项上诉主张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廖某起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

驳回廖某起的全部诉讼请求。

二审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律依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二条 出借人向人民法院起诉时,应当提供借据、收据、欠条等债权凭证以及其他能够证明借贷法律关系存在的证据。

当事人持有的借据、收据、欠条等债权凭证没有载明债权人,持有债权凭证的当事人提起民间借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被告对原告的债权人资格提出有事实依据的抗辩,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告不具有债权人资格的,裁定驳回起诉。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十七条 原告仅依据金融机构的转账凭证提起民间借贷诉讼,被告抗辩转账系偿还双方之前借款或其他债务,被告应当对其主张提供证据证明。被告提供相应证据证明其主张后,原告仍应就借贷关系的成立承担举证证明责任。


案例来源:

廖某起、黄某叶民间借贷纠纷(2017)粤01民终8866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