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8-12-29
发布日期:2019-06-28
阅 读 量:19
  • 胜诉律师:
  • 湖南淡远律师事务所
  • 湖南淡远律师事务所

案例释义:

1、根据《合同法》的规定,委托人或者受托人可以随时解除委托合同。因解除合同给对方造成损失的,除不可归责于该当事人的事由以外,应当赔偿损失。但是,解除合同一方并未违约的,不承担赔偿责任。

2、在法律上,结案方式有审理完毕结案,包括仲裁裁决、调解结案和诉讼判决、裁定、调解结案等,结案方式还有执行结案,包括执行完毕结案和终结执行结案等。双方当事人约定合同履行终止期限为 “结案时”,但对结案方式约定不明的,应当综合双方签订合同的预期、双方代理合同签订的时间、代理事项的性质及实现方式、代理合同的履行状况来认定。本案中,法院生效判决认为,对于“结案”不应理解为穷尽一审、二审、再审等所有法律程序,在当事人已选择仲裁方式作为履行委托事务的情况下,将“结案时”理解为委托事由得到终局裁决之时更符合双方签约的预期,故不能因仲裁裁决被撤销后还可向法院提起诉讼而认定仲裁终局尚未结案。


案情介绍:

原告长沙市市场服务中心(以下简称市场服务中心,甲方)与被告湖南开阳律师事务所(以下简称开阳律师事务所,乙方)于2015年5月7日签订了民代字第68号《湖南开阳律师事务所委托代理合同》,第五条第1款约定:“本案实行300万元费用包干方式,范围包括律师代理费、垫付仲裁或者法律诉讼费……”,第2款约定:“本合同签订之日起三日内,甲方应向乙方支付150万元办案经费,通过仲裁确权或者诉讼和法院强制执行等手段,在三个月内迫使和强制撤销五处它项权证登记及抵押权,收回五本甲方房屋抵押权证,甲方在收到五本房屋权证之日起三日内向乙方再付150万元,乙方应在六个月内收回和撤销另二处它项登记及其他二本甲方房屋抵押权证。上述费用甲方应划拨至乙方指定账户上。”……”第六条约定,本合同有效期自签约之日起至本案七本房屋抵押权证全部收回或者法院强制执行终结时止;第八条约定,如果在六个月内,一本权证都没收回,开阳律师事务所承诺将150万元全部退还给市场服务中心。第九条约定:“第八条改为结案时一本权证都没收回,乙方承诺退回七十五万元办案经费。”

合同签订后,市场服务中心依约定支付了150万元办案费用,开阳律师事务所随后开展了代理工作。

开阳律师事务所经市场服务中心同意,于2015年8月19日委托湖南金厚律师事务所戴某律师向长沙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长沙仲裁委员会于2015年12月8日作出(2015)长仲裁字第971号裁决书,裁决:“一、确认被申请人湖南中南投资置业有限公司利用虚假资料欺骗房屋登记机关,办理五本房屋权证(长房权证号00××13、00××43、71××26、00××24、71××74)的抵押行为无效。二、被申请人应在收到本裁决书之日起三日内,到房屋登记机关办理撤销上述第一项裁决的五本房屋权证的抵押担保手续,并将上述房屋权证原件归还给申请人。三、解除双方《委托代办房屋产权协议》,涉案房屋的国土使用证由申请人自行核实处理,被申请人在收到本裁决书之日起三日内退还100万元代办费给申请人。四、被申请人在收到本裁决书之日起三日内,向申请人支付经济损失赔偿金150万元。上述三、四项裁决共计250万元,……”

湖南中南投资置业有限公司于2015年12月28日向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请,请求依法撤销(2015)长仲裁字第971号裁决。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6年2月23日作出(2015)长中民五仲字第02067号民事裁定书,裁定:“撤销(2015)长仲裁字第971号裁决书中的第一、二项裁决。”

市场服务中心认为开阳律师事务所没有完成委托事项,应当退还办案经费,遂于2016年8月19日向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开阳律师事务所以市场服务中心单方面解除合同应赔偿己方损失或支付完全部约定报酬为由向一审法院提起反诉。一审法院判决开阳律师事务所返还750000元给市场服务中心,开阳律师事务所不服,向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二审法院撤销了一审法院关于“开阳律师事务所返还750000元给市场服务中心”的判决,市场服务中心不服,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市场服务中心申请再审称:1、合同约定的“结案时”应理解为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5)长中民五仲字第02067号民事裁定生效时;2、原判决适用法律错误。

再审被申请人开阳律师事务所答辩称:二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2018年12月29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再审判决。


诉讼请求:

一审本诉原告市场服务中心诉请:

1、判令立即解除市场服务中心与开阳律师事务所于2015年5月7日签订的民代字第68号《湖南开阳律师事务所委托代理合同》;

2、判令开阳律师事务所立即返还市场服务中心已支付的150万元办案经费;

3、本案诉讼费由开阳律师事务所承担。

一审反诉原告开阳律师事务所诉请:

1、确认市场服务中心单方面提前解除委托代理合同违约;

2、判令市场服务中心赔偿开阳律师事务所经济损失150万元;

3、判令市场服务中心支付开阳律师事务所代为垫付的仲裁费29912元;

4、判令市场服务中心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

二审上诉人开阳律师事务所诉请:

1、撤销一审判决,确认市场服务中心单方面提前解除合同违约,驳回市场服务中心要求退还律师代理费诉求;

2、判令市场服务中心支付上诉人代为垫付的仲裁费29912元;

3、判令市场服务中心赔偿经济损失150万元;

4、判令市场服务中心承担全部诉讼费。

再审申请人市场服务中心诉请:

1、撤销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湘01民终3148号民事判决,改判驳回被申请人的全部上诉请求;

2、判决本案全部诉讼费用由被申请人承担。


争议焦点:

一审争议焦点:

市场服务中心单方面解除委托代理合同违约的请求有无法律依据。

二审争议焦点:

1、市场服务中心是否有权解除委托代理合同,是否属于违约解除合同;

2、市场服务中心是否有权要求开阳律师事务所退还已经支付的办案经费;

3、双方当事人的委托代理合同解除后,开阳律师事务所是否有权请求赔偿经济损失150万元;

4、开阳律师事务所垫付的仲裁费是否有权要求市场服务中心支付。

再审争议焦点:

对涉案合同中所约定的“结案时”作何理解。


裁判理由:

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双方系委托合同纠纷,市场服务中心作为委托人有权随时解除合同,故市场服务中心要求立即解除与开阳律师事务所于2015年5月7日签订的《湖南开阳律师事务所委托代理合同》的请求符合法律规定,一审法院予以支持。开阳律师事务所经市场服务中心同意转委托湖南金厚律师事务所戴某律师提起仲裁,已部分履行合同,合同中的关于履行情况的相关约定对双方仍有约束力。双方在合同中约定:“结案时一本证都没有收回,乙方承诺退回七十五万元办案经费”,本院经审查后认为,该“结案时”属于约定不明确,结合交易习惯,本院认为“结案时”应理解为诉争事由得到终局裁决之时。现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以(2015)长中民五仲字第02067号民事裁定书作出终审裁定,撤销(2015)长仲裁字第971号裁决书中第一、第二项裁决,应当认为该裁定书生效之日即为市场服务中心委托开阳律师事务所办理的案件结案之日。至该结案时,开阳律师事务所未收回权证,未能完成委托事项应依约定退还75万元办案经费,故市场服务中心要求开阳律师事务所立即返还已经支付办案经费的请求,该院支持返还75万元,超过部分不予支持。

关于反诉请求,本院认为:本案开阳律师事务所要求确认市场服务中心单方面解除委托代理合同违约的请求没有法律依据,不予支持。开阳律师事务所要求市场服务中心赔偿因其违约行为造成的预期经济损失150万元,但本案市场服务中心依法解除合同系正当行使权利,且开阳律师事务所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其损失,对反诉市场服务中心的该项请求,该院亦不予支持。双方在委托代理合同中约定市场服务中心支付的办案经费的范围包括了垫付的仲裁或者法律诉讼费等,故开阳律师事务所要求市场服务中心支付垫付的仲裁费29912元请求不符合合同约定,该院亦不予支持。

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关于市场服务中心是否有权解除委托代理合同,是否属于违约解除合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百一十条规定:“委托人或者受托人可以随时解除委托合同……。”该规定表明,委托合同的任何一方当事人可以随时解除委托合同,即当事人拥有对合同的任意解除权。委托合同具有特别的性质,它的成立大多建立在对当事人特殊信赖的基础上,而信任关系具有一定的主观性,在一方当事人对对方当事人的信任有所动摇时,就应不问有无确凿的理由,都可以允许委托人或者受托人随时解除合同。否则,即便勉强维持双方的关系,也可能招致不良后果,影响委托合同订立目的的实现。市场服务中心与开阳律师事务所签订的《湖南开阳律师事务所委托代理合同》系民事诉讼委托合同,市场服务中心作为委托人有权随时解除合同,故市场服务中心要求解除与开阳律师事务所签订的《湖南开阳律师事务所委托代理合同》的请求符合法律规定,予以支持。由于开阳律师事务所在履行委托事务过程中采取仲裁方式,而该仲裁裁决又于2016年2月23日被法院裁定撤销主要裁决事项,主要合同目的没有实现,而此时已距合同签订之日9个多月,远远超过合同预期的三个月。虽然开阳律师事务所没有违反合同约定,但9个多月的代理成果使市场服务中心主观上对其信任有所动摇和不安,应属情理所在,市场服务中心并非滥用合同解除权,不应认定为违约解除合同。

关于市场服务中心是否有权要求开阳律师事务所退还已经支付的办案经费。双方在合同中约定:“结案时一本证都没有收回,乙方承诺退回七十五万元办案经费”。结案,顾名思义即结束案件。在法律上,结案有审理完毕结案,包括仲裁裁决、调解结案和诉讼判决、裁定、调解结案等,结案还有执行结案,包括执行完毕结案和终结执行结案等。本案中双方合同约定的“结案时”系何种情况结案,难以认定,属于约定不明。对该“结案时”的理解,应结合双方代理合同签订的时间、代理事项的性质及实现方式、代理合同的履行状况等因素考量。仲裁和诉讼,均属解决本案中委托事务的法律途径。本案中,开阳律师事务所选择仲裁途径,虽被法院裁定撤销了仲裁裁决的部分内容,未能最终达到收回“权证”的代理目标,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九条第二款“裁决被人民法院依法裁定撤销或者不予执行的,当事人就该纠纷可以重新达成仲裁协议申请仲裁,也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诉”的规定,市场服务中心委托事务的维权并未因相应仲裁裁决结果被撤销而穷尽了正常程序上的法律途径,开阳律师事务所可以通过诉讼途径继续代理工作,以便代理事务取得最终结果而结案。市场服务中心主张仲裁裁决被法院撤销即为“结案时”,没有法律依据,其请求适用该合同约定第八条和第九条要求开阳律师事务所退还已经支付的办案经费,不予支持。

关于双方当事人的委托代理合同解除后,开阳律师事务所是否有权请求赔偿经济损失150万元。开阳律师事务所请求市场服务中心赔偿损失150万元,开阳律师事务所并未提交直接损失的证据,该请求系要求赔偿可得利益。《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三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给对方造成损失的,损失赔偿额应当相当于违约所造成的损失,包括合同履行后可以获得的利益。”适用该规定的前提条件是“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即一方有违约行为,如前所述,市场服务中心解除合同并非违约行为,故开阳律师事务所要求赔偿可得利益的请求不能支持。

关于开阳律师事务所垫付的仲裁费是否有权要求市场服务中心支付。双方在委托代理合同中约定市场服务中心支付的办案经费的范围包括了垫付仲裁或者法律诉讼费等,故开阳律师事务所要求市场服务中心支付垫付的仲裁费29912元的请求不符合合同约定,不予支持。

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认为:

开阳律师事务所主张市场服务中心委托事务的维权并未因相应仲裁裁决结果被撤销而穷尽了正常程序上的法律途径,开阳律师事务所可以通过诉讼途径继续代理工作,以便代理事务取得最终结果而结案。而市场服务中心主张仲裁裁决被法院撤销即为“结案时”。

本院认为,市场服务中心的观点更符合双方签订合同时的预期。双方所签订的《湖南开阳律师事务所委托代理合同》第五条第2款约定:“本合同签订之日起三日内,甲方应向乙方支付150万元办案经费,通过仲裁确权或者诉讼和法院强制执行等手段,在三个月内迫使和强制撤销五处它项权证登记及抵押权,收回五本甲方房屋抵押权证,甲方在收到五本房屋权证之日起三日内向乙方再付150万元,乙方应在六个月内收回和撤销另二处它项登记及其他二本甲方房屋抵押权证。上述费用甲方应划拨至乙方指定账户上。”第八条约定:“如果在六个月内,一本权证都没收回,开阳律师事务所承诺将150万元全部退还给市场服务中心。”第九条约定:“第八条改为结案时一本权证都没收回,乙方承诺退回七十五万元办案经费。”从上述合同内容可以看出,双方对于合同履行时间的约定经历了几次变更,最终约定的“结案时”系何种情况结案,约定不明。开阳律师事务所在履行委托事务过程中采取仲裁方式,而该仲裁裁决又于2016年2月23日被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撤销主要裁决事项,一本权证没有收回。而此时已距合同签订之日9个多月,若将“结案时”理解为案件还可以穷尽一审、二审、再审等所有法律程序,将远远超过委托人市场服务中心的合同预期。因此,在开阳律师事务所已选择仲裁方式作为履行委托事务的情况下,将“结案时”理解为委托事由得到终局裁决之时更符合双方签约的预期。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以(2015)长中民五仲字第02067号民事裁定书作出终审裁定,撤销(2015)长仲裁字第971号裁决书中第一、第二项裁决,应当认为该裁定书生效之日即为市场服务中心委托开阳律师事务所办理的案件结案之日。至该结案时,开阳律师事务所未收回一本权证,合同目的没有最终实现,开阳律师事务所应依合同约定退换一半办案经费。基于开阳律师事务所为完成委托事务做了相关工作,查找证据材料、提请仲裁等,故市场服务中心要求开阳律师事务所退还全部办案经费150万元的主张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二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但对于合同内容的解释错误,依法予以纠正。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

1、确认市场服务中心与开阳律师事务所于2015年5月7日签订的《湖南开阳律师事务所委托代理合同》立即解除;

2、限开阳律师事务所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750000元给市场服务中心;

3、驳回市场服务中心的其他诉讼请求;

4、驳回开阳律师事务所的诉讼请求。

二审判决:

1、维持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2016)湘0103民初4763号民事判决第一、四项;

2、撤销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2016)湘0103民初4763号民事判决第二、三项;

3、驳回市场服务中心的诉讼请求。

再审判决:

1、撤销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湘01民终3148号民事判决;

2、维持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2016)湘0103民初4763号民事判决。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四百一十条 委托人或者受托人可以随时解除委托合同。因解除合同给对方造成损失的,除不可归责于该当事人的事由以外,应当赔偿损失。

《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

第九条 仲裁实行一裁终局的制度。裁决作出后,当事人就同一纠纷再申请仲裁或者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仲裁委员会或者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裁决被人民法院依法裁定撤销或者不予执行的,当事人就该纠纷可以根据双方重新达成的仲裁协议申请仲裁,也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诉。


案例来源:

长沙市市场服务中心、湖南开阳律师事务所委托合同纠纷(2018)湘民再553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