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7-06-23
发布日期:2019-06-28
阅 读 量:20

案例释义:

1、行政诉讼起诉期限是法律规定的法定期间,不能中断或者中止,只有在符合法律规定的特定情况或特定事由时,才可扣除被耽误的时间或申请法院延长起诉期限。在《行政诉讼法》于2017年修正前,一般行政诉讼时效为当事人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作出行政行为之日起三个月内,2017年修正后为六个月内。对于超过法定起诉期限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依法裁定驳回起诉。

1、法院对行政行为裁定准予强制执行的法定条件之一,是在法定起诉期限内,行政相对人既未对行政行为申请行政复议,也未提起行政诉讼,行政行为已经依法生效且具有执行力。因此,基于法院裁定强制执行的上述根据条件,亦可推定法院裁定准予强制执行的行政行为已超过法定起诉期限。故,受准予强制执行生效裁定的羁束,行政相对人不能再对该行政行为提起行政诉讼。

2、行政诉讼亦有法律规定的最长起诉期限,即,因不动产提起诉讼的案件自行政行为作出之日起未超过二十年,其他案件自行政行为作出之日起未超过五年的,行政相对人可以提起诉讼。但是,最长起诉期限适用的前提条件是行政机关作出行政行为未告知当事人行政行为的内容,又未告知当事人诉权和起诉期限,非此情形,法院不会依最长起诉期限受理案件。


案情介绍:

重庆市合川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合川区政府)于2014年2月19日作出合川府征补决[2014]14号《重庆市合川区人民政府关于对杜某辉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的决定》(以下简称《征收补偿决定》)。

重庆市合川区人民法院于2014年9月18日作出(2014)合法行非审字第00569号行政裁定书,认定2014年2月28日合川区政府向杜某辉送达被诉《征收补偿决定》,裁定对合川区政府作出的《征收补偿决定》中的第二项准予强制执行。

2015年5月,杜某辉认为该决定侵害了其合法权益,向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一审法院驳回了杜某辉的起诉,杜某辉不服,向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二审法院维持了一审裁定,杜某辉不服,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再审申请人杜某辉申请再审称:第一,合川区政府作出的征收决定不符合法律规定,作出的征收补偿决定严重侵害杜某辉的合法权益。第二,本案的诉讼标的为不动产,应当适用20年的起诉期限,原审法院认定超过起诉期限,不符合法律规定。

2017年6月23日,最高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再审裁定。


诉讼请求:

一审原告杜某辉诉请:撤销合川区政府作出的《征收补偿决定》。

二审上诉人杜某辉诉请:撤销一审裁定,判令支持其一审诉讼请求。

再审申请人杜某辉申请:撤销一、二审裁定,依法再审。


争议焦点:

杜某辉的起诉是否超出法定的起诉期限。


裁判理由: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合川区政府已于2014年8月20日向重庆市合川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被诉《征收补偿决定》。重庆市合川区人民法院于2014年9月18日作出(2014)合法行非审字第00565号行政裁定书,认定2014年2月28日合川区政府向杜某辉送达被诉《征收补偿决定》,裁定对被诉《征收补偿决定》第二项(即限定杜某辉在收到补偿决定之日起15日内将被征收房屋腾空交付区征收办拆除)准予强制执行。且杜某辉在2015年9月11日一审法院组织的调查询问中,自认其于2014年9月已经知晓被诉《征收补偿决定》,被诉《征收补偿决定》已明确告知对该决定不服,可以申请行政复议或提起行政诉讼,同时告知了申请复议的期限和起诉期限。杜某辉于2015年6月提起本案诉讼,已超过法定起诉期限且无正当理由。

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行政诉讼起诉期限是法律规定的法定期间,不能中断或者中止,只有在符合法律规定的特定情况或特定事由时,才可扣除被耽误的时间或申请法院延长起诉期限。即正当理由是符合法律规定的特定情况或特定事由。法律规定的最长起诉期限适用的前提条件是,行政机关作出行政行为未告知当事人行政行为的内容,又未告知当事人诉权和起诉期限的情形。本案被诉行政行为是合川区政府作出的合川府征补决(2014)6号《重庆市合川区人民政府关于对杜某辉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的决定》(简称《征收补偿决定》)。本案中,合川区政府已于2014年8月20日向重庆市合川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被诉《征收补偿决定》。重庆市合川区人民法院于2014年9月18日作出(2014)合法行非审字第00569号行政裁定书,认定2014年2月28日合川区政府向杜某辉送达被诉《征收补偿决定》,裁定对合川区政府作出的《征收补偿决定》中的第二项准予强制执行。且杜某辉在2015年9月11日在一审法院组织的调查询问中,自认其于2014年9月已经知晓《征收补偿决定》,该《征收补偿决定》已明确告知对本决定不服,可以申请行政复议或提起行政诉讼,同时告知了申请复议的期限和起诉期限。根据修改前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九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应当在知道作出行政行为之日起3个月内提出。杜某辉应当在法定期限内提起诉讼。经审查,杜某辉于2015年5月向一审法院提交起诉状提起本案诉讼,已超过法定起诉期限且无正当理由。

最高人民法院再审认为: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应当在法定的起诉期限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对于超过法定起诉期限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依法裁定驳回起诉。本案中,杜某辉自认其于2014年9月已经知晓被诉《征收补偿决定》,且该补偿决定已明确告知诉权。根据修改前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九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应当在知道作出行政行为之日起三个月内提出。杜某辉于2015年5月提起本案诉讼,已超过法定的起诉期限。此外,本案被诉《征收补偿决定》已被人民法院作出的生效裁定准予强制执行。裁定准予强制执行的法定条件之一为行政相对人在法定期限内未对行政行为申请行政复议,也未提起行政诉讼,行政行为已经生效且具有执行力。因此,在准予强制执行裁定的效力被依法否定之前,亦可推定准予强制执行的行政行为已超过法定起诉期限。受准予强制执行生效裁定的羁束,行政相对人不能对该行政行为提起行政诉讼。据此,原审裁定并无不当。


裁判结果:

一审裁定:

驳回杜某辉的起诉。

二审裁定: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再审裁定:

驳回再审申请人杜某辉的再审申请。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2017)

第四十六条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应当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作出行政行为之日起六个月内提出。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因不动产提起诉讼的案件自行政行为作出之日起超过二十年,其他案件自行政行为作出之日起超过五年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案例来源:

杜某辉、重庆市合川区人民政府(2015)渝高法行终字第00474号 ,(2017)最高法行申3211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