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5-11-10
发布日期:2019-06-25
阅 读 量:24

案例释义:

1、根据《合同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因债务人怠于行使其到期债权,对债权人造成损害的,债权人可以向人民法院请求以自己的名义代位行使债务人的债权,但该债权专属于债务人自身的除外。此中所谓“专属于债务人自身的债权”,是指基于扶养关系、抚养关系、赡养关系、继承关系产生的给付请求权和劳动报酬、退休金、养老金、抚恤金、安置费、人寿保险、人身伤害赔偿请求权等权利。在人身保险合同中,被保险人、受益人享有保险金请求权。

2、保险单的现金价值与保险金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保险金是指保险事故发生后,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所获得的赔偿额,属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享有的财产权益。人寿保险单的现金价值系基于投保人缴纳的保险费所形成,由投保人缴纳的保险费以及扣除相关费用后的分红收益构成,其虽然是以人的生命和身体为保险标的,兼具人身保障和投资理财功能,但保险单本身具有储蓄性和有价性。但是,投保人作为保险合同一方当事人,其通过解除合同请求保险单现金价值的权利与被保险人、受益人请求保险金的权利必然存在冲突,前者权利的实现定会导致后者权利的消灭。

3、本案中,法院判决书认为,人寿保险单的现金价值是投保人依法应享有的财产权益,且根据《保险法》的规定,在保险期内,投保人可通过单方自行解除保险合同而提取保险单的现金价值。据此,保险单现金价值作为被执行人依法享有的财产权益,法院可以依法强制执行。在投保人与保险合同的受益人、被保险人不一致时,如果受益人或被保险人愿意承受投保人的合同地位、维系保险合同效力,并交付了相当于保险单现金价值的货币以替代履行的,法院应对保险单的现金价值不再执行。


案情介绍:

申请执行人滨州市财昌融资担保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财昌融资担保公司)与被执行人邹平县三宝畜牧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宝畜牧科技公司)、……王某、……袁某涛追偿权纠纷一案,滨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滨州中院)于2014年6月26日作出(2014)滨中商初字第9号民事判决,判令:一、三宝畜牧科技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财昌融资担保公司偿还担保代偿款670万元及利息(自2013年11月14日即代偿之日至2014年1月6日起诉之日,以670万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四倍标准计算);二、……王某、……袁某涛对上述债务向财昌融资担保公司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三、……王某、……袁某涛中任何被告向财昌融资担保公司承担担保责任后,有权向三宝畜牧科技公司追偿,也有权要求其他被告对其向主债务人不能追偿部分承担二十六分之一的担保份额。

2014年8月20日,财昌融资担保公司向滨州中院申请执行,滨州中院于2014年8月22日立案执行。

2014年8月27日,滨州中院作出(2014)滨中执字第209号执行裁定,查封了被执行人王某与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滨州分公司签订的国寿金彩明天两全保险(保单号为2008XXXXXXX8454)。

经查明,2011年8月20日,王某与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滨州分公司签订人寿保险合同,险种名称为国寿金彩明天两全保险(A款、分红型、保单号为2008372330XXXXXXX8454),交款方式为年交,每年保险费2087元,保险期间为保险合同生效之日起至被保险人年满八十周岁的年生效对应日止。保险合同被保险人为王某璇,受益人未指定。

2014年12月16日,滨州中院作出(2014)滨中执字第209-2号执行裁定及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保险人协助提取上述保险的保单现金价值。

王某对上述执行裁定不服,向滨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执行异议。滨州中院驳回了王某的异议,王某不服,向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

复议申请人王某申请复议称:一、王某所投保险的被保险人为王某璇,保险金系王某璇的个人财产,法院执行错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二条的规定,保险金不作为投保人的个人财产,而是被保险人的财产,所以王某所投保险的保险金为王某璇的个人财产。二、人身保险具有人身性,不应被强制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七十三条规定:“因债务人怠于行使其到期债权,对债权人造成损害的,债权人可以向人民法院请求以自己的名义代位行使债务人的债权,但该债权专属于债务人自身的除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十二条规定:“合同法第七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的专属于债务人自身的债权,是指基于扶养关系、抚养关系、赡养关系、继承关系产生的给付请求权和劳动报酬、退休金、养老金、抚恤金、安置费、人寿保险、人身伤害赔偿请求权等权利。”本案中王某所投的保险是人寿保险,具有人身性,不能作为财产而用于偿还债务。三、滨州中院强制解除保险合同、提取保险金的行为于法无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二条的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干预保险人履行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义务,也不得限制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取得保险金的权利。”执行过程中,滨州中院强制解除未到期的保险合同,强力干预并驳回申请复议人及保险公司的异议申请,系执行行为错误。

2015年11月10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裁定。


诉讼请求:

王某执行异议请求:撤销(2014)滨中执字第209号、209-2号执行裁定书。

复议申请人王某复议请求:撤销滨州中院(2015)滨中执异字第12号执行裁定。


争议焦点:

执行异议争议焦点:

1、如何确认本案执行行为指向的执行对象;

2、人民法院在执行程序中能否提取被执行人投保的人寿保单的现金价值。

复议争议焦点:

1、保险单的现金价值是否属于投保人的财产权益,能否作为执行标的;

2、投保人未解除保险合同情况下,人民法院能否对保险单的现金价值强制执行。


裁判理由:

滨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查认为:

一、关于本案执行行为的执行对象的问题。(一)滨州中院强制执行行为的对象是人寿保单的现金价值,不是保险费本身。人寿保单的现金价值是由投保人缴纳的保险费、分红收益扣除保险人相关费用后构成的,与投保人缴纳的保险费是不同的概念。(二)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在保险事故发生前,投保人可以随时解除合同并要求保险人支付保单的现金价值。保单的现金价值属于投保人的投资性权益,不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第五条规定的不得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范围。因此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查封不违反法律规定。

二、关于人民法院在执行程序中能否提取被执行人投保的人寿保单的现金价值的问题。根据保险法的相关规定,投保人享有单方解除合同的权利,合同解除后保险人必须向投保人支付保单现金价值。保单现金价值的计算方法是确定的,这就意味着保险人在合同解除时支付给投保人的金钱是确定的。因此保单的现金价值作为投保人享有的一种确定的投资性权益,归属于投保人,故人民法院在执行程序中进行提取并无不当。滨州中院遂于2015年4月23日作出(2015)滨中执异字第12号执行裁定,驳回王某的异议。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复议认为: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第二条规定:“人民法院可以查封、扣押、冻结被执行人占有的动产、登记在被执行人名下的不动产、特定动产及其他财产权。”《最高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拍卖、变卖财产的规定》第一条规定:“在执行程序中,被执行人的财产被查封、扣押、冻结后,人民法院应当及时进行拍卖、变卖或者采取其他执行措施。”根据上述规定,本案核心问题是:一、保险单的现金价值是否属于投保人的财产权益,能否作为执行标的;二、投保人未解除保险合同情况下,人民法院能否对保险单的现金价值强制执行。

一、保险金是指保险事故发生后,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所获得的赔偿额,属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享有的财产权益。人寿保险单的现金价值系基于投保人缴纳的保险费所形成的,由投保人缴纳的保险费以及扣除相关费用后的分红收益构成,是投保人依法应享有的财产权益,与保险金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本案中的申请复议人即投保人,涉案的保险单现金价值属申请复议人依法享有的财产权益,滨州中院对该保险单现金价值予以强制执行并无不当。至于本案所涉人寿保险是否具有人身性的问题。虽然该保险是以人的生命和身体为保险标的,兼具人身保障和投资理财功能,但保险单本身具有储蓄性和有价性,其储蓄性和有价性体现在投保人可通过解除保险合同提取保险单的现金价值。这种保险单的现金价值属于投保人的责任财产,且在法律性质上不具有人身依附性和专属性,也不是被执行人及其所扶养家属所必须的生活物品和生活费用,不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第五条所规定的不得执行的财产。因此,保险单的现金价值依法可以作为强制执行的标的。申请复议人关于保险金系王某璇个人财产以及该类保险具有人身性,不能成为强制执行标的的理由,不能成立。

二、人民法院的强制执行行为在性质上就是替代被执行人对其所享有的财产权益进行强制处置,从而偿还被执行人所欠的债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五条、第四十七条的规定,在保险期内,投保人可通过单方自行解除保险合同而提取保险单的现金价值。由此可见,保险单的现金价值作为投保人所享有的财产权益,不仅在数额上具有确定性,而且投保人可随时无条件予以提取。基于此,在作为投保人的被执行人不能偿还债务,又不自行解除保险合同提取保险单的现金价值以偿还债务的情况下,人民法院在执行程序中有权强制代替被执行人对该保险单的现金价值予以提取。当然,在投保人与保险合同的受益人、被保险人不一致时,考虑到受益人或者被保险人的利益维护,如果受益人或被保险人愿意承受投保人的合同地位、维系保险合同效力,并向执行法院交付了相当于保险单现金价值的货币以替代履行的,人民法院应对保险单的现金价值不再执行。

综上,申请复议人王某的复议请求及理由均不能成立,本院依法予以驳回。


裁判结果:

滨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

驳回王某的异议。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

驳回王某的复议申请,维持滨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滨中执异字第12号执行裁定。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

第十二条人身保险的投保人在保险合同订立时,对被保险人应当具有保险利益。

财产保险的被保险人在保险事故发生时,对保险标的应当具有保险利益。

人身保险是以人的寿命和身体为保险标的的保险。

财产保险是以财产及其有关利益为保险标的的保险。

被保险人是指其财产或者人身受保险合同保障,享有保险金请求权的人。投保人可以为被保险人。

保险利益是指投保人或者被保险人对保险标的具有的法律上承认的利益。

第十五条 除本法另有规定或者保险合同另有约定外,保险合同成立后,投保人可以解除合同,保险人不得解除合同。

第二十三条 保险人收到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的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请求后,应当及时作出核定;情形复杂的,应当在三十日内作出核定,但合同另有约定的除外。保险人应当将核定结果通知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对属于保险责任的,在与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达成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协议后十日内,履行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义务。保险合同对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期限有约定的,保险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义务。

保险人未及时履行前款规定义务的,除支付保险金外,应当赔偿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因此受到的损失。

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非法干预保险人履行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义务,也不得限制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取得保险金的权利。

第四十七条 投保人解除合同的,保险人应当自收到解除合同通知之日起三十日内,按照合同约定退还保险单的现金价值。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七十三条 因债务人怠于行使其到期债权,对债权人造成损害的,债权人可以向人民法院请求以自己的名义代位行使债务人的债权,但该债权专属于债务人自身的除外。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

第十二条 合同法第七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的专属于债务人自身的债权,是指基于扶养关系、抚养关系、赡养关系、继承关系产生的给付请求权和劳动报酬、退休金、养老金、抚恤金、安置费、人寿保险、人身伤害赔偿请求权等权利。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

第五条 人民法院对被执行人下列的财产不得查封、扣押、冻结:

(一) 被执行人及其所扶养家属生活所必需的衣服、家具、炊具、餐具及其他家庭生活必需的物品;

(二) 被执行人及其所扶养家属所必需的生活费用。当地有最低生活保障标准的,必需的生活费用依照该标准确定;

(三) 被执行人及其所扶养家属完成义务教育所必需的物品;

(四) 未公开的发明或者未发表的著作;

(五) 被执行人及其所扶养家属用于身体缺陷所必需的辅助工具、医疗物品;

(六) 被执行人所得的勋章及其他荣誉表彰的物品;

(七)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缔结条约程序法》,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或者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部门名义同外国、国际组织缔结的条约、协定和其他具有条约、协定性质的文件中规定免于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

(八) 法律或者司法解释规定的其他不得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


案例来源:

王某执行异议申请复议案(2015)鲁执复字第108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