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6-12-07
发布日期:2019-06-25
阅 读 量:44
  • 胜诉律师:
  • 湖南越城律师事务所
  • 邵阳市法律援助中心

案例释义:

1、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道路”,是指公路、城市道路和虽在单位管辖范围但允许社会机动车通行的地方,包括广场、公共停车场等用于公众通行的场所;“机动车”是指以动力装置驱动或者牵引,上道路行驶的供人员乘用或者用于运送物品以及进行工程专项作业的轮式车辆。本案中,法院判决书认为,轮式装载机只能用于工程场内作业,不能在道路上行驶,属具有装卸设备的轮胎式自行机械,不属于《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条规定的应当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的机动车范畴;但驾驶不能上道路行驶的轮式装载机上路行驶,导致事故发生的,当事人负有过错,应当按照交通认定书认定的责任比例来进行赔偿。

2、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制作的交通事故认定书,法院应依法审查并确认其相应的证明力,但有相反证据推翻的除外。故在无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情况下,法院不能不采信该证据,而改变责任认定来处理案件。


案情介绍:

2016年7月9日,焦某余将轮式装载机牵引的提架式搅拌机临时停放在新宁县万塘乡杨楠村5组地段的道路上,未开启危险报警闪光信号灯和采取安全防护措施。

徐某田、黄某云、黄某的亲属黄某某驾驶摩托车搭载徐某田行驶时,因对前方焦某余停放在道路上的轮式装载机牵引的提架式搅拌机观察注意不够,临危操作不当,导致与提架式搅拌机的左后部相撞,造成黄某某当场死亡,徐某田受伤,摩托车受损的交通事故。

黄某某,农民,死亡时未满60周岁,其与徐某田系夫妻关系,与黄某云系父子关系,与黄某系父女关系。

轮式装载机属焦某余所有,提架式搅拌机属焦某余、陈某坤按份共有。焦某余驾驶的轮式装载机未投保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及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

事故发生后,新宁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黄某某负事故主要责任,焦某余负事故次要责任。本次交通事故造成的经济损失认定为:死亡赔偿金219860元,丧葬费24262.5元,精神抚慰金酌定8000元,摩托车损失酌定1000元,四项合计253122.5元。焦某余、陈某坤各已支付了30000元赔偿款。

焦某余与陈某坤共同承包工程,每次总利润扣除轮式装载机的固定工资归焦某余所有并扣除民工工资等开支后,剩余利润平均分配。事发当天,焦某余驾驶轮式装载机拖着提架式搅拌机,与陈某坤一起到万塘乡给一农户倒置楼面及门前空地,完工后将设备放在道路边进行捆扎时发生交通事故。

徐某田、黄某云、黄某认为焦某余与陈某坤应对受害人黄某某的死亡承担赔偿责任,遂向湖南省新宁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一审法院判决由焦某余、陈某坤连带赔偿63280.62元,、焦某余赔偿63280.63元。黄某云、黄某、焦某余皆不服,向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上诉人黄某云、黄某诉称:一审认定本案轮式装载机不属于应当投保交强险的机动车范围错误,导致一审处理错误。

上诉人焦某余诉称:交警部门认定本案交通事故为主次责任,一审按同等责任处理错误,对其与陈某坤的责任处理不当。

被上诉人徐某田、陈某坤未予答辩。

2016年12月7日,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二审判决。


诉讼请求:

一审原告徐某田、黄某云、黄某诉请:

1、判令焦某余赔偿因交通事故导致黄某某死亡造成的经济损失133649元(已扣除已支付的40000元);

2、本案诉讼费用由焦某余、陈某坤负担。

二审上诉人黄某云、黄某诉请:

撤销原判,改判支持其原审诉讼请求。

二审上诉人焦某余诉请:

撤销原判第一项,改判焦某余、陈某坤连带赔偿徐某田、黄某云、黄某15936.75元(已扣除已付款6万元)。


争议焦点:

1、轮式装载车是否属于机动车的范畴;

2、焦某余、陈某坤应如何承担赔偿责任。


裁判理由:

湖南省新宁县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焦某余驾驶的轮式装载机,是以动力装置驱动或者牵引,上道路行驶的供人员乘坐或者用于运送货物以及进行工程专项作业的轮式车辆,属机动车范畴。但该类机动车只能用于工程场内作业,不能在道路上行驶,属具有装卸设备的轮胎式自行机械,不属于《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条规定的应当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的机动车范畴;但焦某余驾驶不能上道路行驶的轮式装载机上路行驶,导致事故发生,焦某余负有过错,应在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黄某某负事故主要责任,焦某余负事故次要责任的基础上确定双方的责任,综合认定责任之比为5:5。原告方各项经济损失合计253122.5元,焦某余应赔偿126561.25元,原告方自负126561.25元。轮式装载机与提架式搅拌机作为一个整体被认定为造成此次交通事故的原因之一。轮式装载机属焦某余所有,提架式搅拌机属焦某余、陈某坤按份共有。焦某余应赔偿的126561.25元,焦某余自负63280.63元外,两被告对其余63280.62元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综上所述,原告方因此次事故造成的经济损失共计253122.5元,原告方自负126561.25元,焦某余赔偿63280.63元,其余63280.62元由焦某余、陈某坤连带赔偿。两被告已给付的赔偿款应予以扣除。

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黄某某驾驶摩托车与焦某余停放在道路上的轮式装载机牵引的提架式搅拌机相撞,造成本案交通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黄某某负事故主要责任,焦某余负次要责任。对于徐某田、黄某云、黄某因黄某某死亡造成的经济损失253122.5元,根据上述交警部门的责任认定,宜由焦某余承担40%的责任,即承担101249元,其余损失由黄某某方自负。焦某余是在从事与陈某坤合伙事务过程中造成的损失,且事发当时陈某坤亦在事故现场作业,故对焦某余应承担的101249元的损失,应由焦某余与陈某坤各承担50%,计币50624.50元,除去其二人各已支付的3万元,其二人还应各自承担20624.50元,其二人并应互负连带赔偿责任。新宁县交警部门未认定轮式装载机属于强制投保交强险的机动车范围,也未认定轮式装载机存在应投保而未投保的违法事实,双方对该事故认定书亦未提出复议或者诉讼,黄某云、黄某上诉提出轮式装载机属于强制投保交强险的机动车范围依据不足,且一审时,徐某田、黄某云、黄某也未要求追加保险公司为本案当事人并要求按照交强险理赔规定进行处理,故对其该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纳。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黄某某负事故主要责任,焦某余负事故次要责任,一审在无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情况下,未采信该证据并改变责任认定而按同等责任处理该案不当,且对于合伙人的责任无依据的以按份共有进行互负于法无据,应予纠正。

综上所述,黄某云、黄某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焦某余的上诉请求部分成立,应予部分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但适用法律错误,责任划分不当,处理欠妥,应予纠正。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

1、徐某田、黄某云、黄某因此次交通事故造成的经济损失共计253122.5元,其中126561.25元经济损失由焦某余赔偿63280.63元,由焦某余、陈某坤连带赔偿63280.62元,两被告已给付的赔偿款60000元从中予以扣除。前述款项限在判决生效后二十天内付清;

2、驳回徐某田、黄某云、黄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判决:

1、撤销湖南省新宁县人民法院(2016)湘0528民初1312号民事判决;

2、徐某田、黄某云、黄某因本案交通事故造成的经济损失共计253122.50元,由焦某余、陈某坤各赔偿50624.50元,扣除焦某余、陈某坤各自已经支付的3万元,焦某余、陈某坤还应各赔偿20624.50元,两人对此应负连带赔偿责任,限本判决送达之日起二十日内付清,其余损失由徐某田、黄某云、黄某自负;

3、驳回徐某田、黄某云、黄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

第一百一十九条 本法中下列用语的含义:

(一) “道路”,是指公路、城市道路和虽在单位管辖范围但允许社会机动车通行的地方,包括广场、公共停车场等用于公众通行的场所。

(二) “车辆”,是指机动车和非机动车。

(三) “机动车”,是指以动力装置驱动或者牵引,上道路行驶的供人员乘用或者用于运送物品以及进行工程专项作业的轮式车辆。

(四) “非机动车”,是指以人力或者畜力驱动,上道路行驶的交通工具,以及虽有动力装置驱动但设计最高时速、空车质量、外形尺寸符合有关国家标准的残疾人机动轮椅车、电动自行车等交通工具。

(五) “交通事故”,是指车辆在道路上因过错或者意外造成的人身伤亡或者财产损失的事件。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九条 未依法投保交强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请求投保义务人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投保义务人和侵权人不是同一人,当事人请求投保义务人和侵权人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

第二条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道路上行驶的机动车的所有人或者管理人,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规定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的投保、赔偿和监督管理,适用本条例。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二十七条 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制作的交通事故认定书,人民法院应依法审查并确认其相应的证明力,但有相反证据推翻的除外。


案例来源:

黄某云、黄某、焦某余与徐某田、陈某坤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2016)湘05民终1743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