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5-12-16
发布日期:2019-06-25
阅 读 量:28

案例释义:

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道路”,是指公路、城市道路和虽在单位管辖范围但允许社会机动车通行的地方,包括广场、公共停车场等用于公众通行的场所;“机动车”是指以动力装置驱动或者牵引,上道路行驶的供人员乘用或者用于运送物品以及进行工程专项作业的轮式车辆。本案生效判决认为,轮式装载机作为工程机械设备在建筑工地上作业使用,一般无需投保交强险,但若在道路上行使,则应受交通安全法的调整,亦需投保交强险。投保义务人未依法投保交强险,其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请求投保义务人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且不区分赔偿责任比例;对投保人义务人超出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的赔偿责任,则依事故责任比例确定。


案情介绍:

原告孙某红、史某宇、张某芳、史某友(以下简称孙某红等四人)为死者史某东的近亲属。

2014年10月5日18时15分左右,范某军驾驶轮式装载机沿如皋市城北街道倪厦路由西向东行驶至城北街道朱厦村12组路段处,轮式装载机前左部碰撞对向由孙某元驾驶的电动三轮车上乘员史某东,致史某东受伤,电动三轮车损坏。

事故发生后,史某东随即被送往如皋市人民医院治疗,经抢救无效于当日死亡,支出抢救费511.58元。经过检验,史某东符合交通事故致严重胸腔脏器损伤死亡。事故发生后,范某军给付史某东家属3万元。

2014年11月11日,如皋市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大队作出皋公交认字(2014)第00694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范某军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十九条第四款“驾驶人应当按照驾驶证载明的准驾车型驾驶机动车”、第二十二条第一款“机动车驾驶人应当遵守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的规定,按照操作规范安全驾驶、文明驾驶。”及《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四十八条“在没有中心隔离设施或者没有中心线的道路上,机动车遇相对方向来车时应当遵守下列规定:(一)减速靠右行驶,并与其他车辆、行人保持必要的安全距离”之规定,是该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认定范某军承担本起事故的主要责任,孙某元承担本起事故的次要责任,史某东无本起事故责任。

原审还查明,范某军驾驶的轮式装载机为“徐工”牌LW××××型,所有人为范某军,未投保交强险。

原审另查,死者史某东的父亲史某友(××××年××月××日生)与母亲张某芳(××××年××月××日生)共育有四个子女,即儿子史某东、长女吴某兰、次女吴某凤、三女吴某梅。

原审再查,死者史某东原受雇于上海市魏灵建筑劳务有限公司,自2013年6月至事发前,一直在上海市宝山区杨行镇××街坊××/××丘商品住宅天馨楼项目从事电工劳务。

因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范某军承担本起事故的主要责任,孙某红等四人认为范某军应就史某东的死亡承担赔偿责任,遂向如皋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一审法院判决被告范某军给付原告孙某红等四人因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失601621.22元,范某军不服,向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上诉人范某军诉称:1、轮式装载机属于工程机械,目前没有强制性的法律规定轮式装载机需要参投交强险,所以原审法院认定装载机属于机动车,应当缴纳交强险错误。原审判决上诉人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先行赔偿适用法律不当。2、史某东的户籍在城北街道狮垛村,系农业家庭户,虽然在原审庭审中提供上海魏灵建筑劳务有限公司的证明,但该证据明显不实,因为史某东每年大忙、春节期间都回家,而该公司出具的工资表均显示在正常上班。因此,原审法院以该公司的证明将史某东的死亡赔偿金参照2012年度上海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标准进行计算错误。史某东的死亡赔偿金只能认定参照江苏省2012年度农村居民收入12202元/年的标准计算。原审以上海市城镇居民标准计算死亡赔偿金没有法律依据。

被上诉人孙某红等四人答辩称,轮式装载机属于机动车有法律明确规定,原审法院认定为机动车正确。事发前史某东是上海市魏灵建筑劳务有限公司的电工,所以原审参照上海市城镇居民标准计算死亡赔偿金正确。

2015年12月16日,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二审判决。


诉讼请求:

一审原告孙某红等四人诉请:要求被告范某军赔偿四原告因道路交通事故造成的各项经济损失合计746221.18元,并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二审上诉人范某军诉请:撤销原审判决,公正判决。


争议焦点:

一审争议焦点:

1、范某军驾驶的轮式装载机是否属于“机动车”;

2、范某军是否应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先行承担赔偿责任

二审争议焦点:

1、范某军是否应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先行承担赔偿责任;

2、原审判决按上海市城镇居民标准计算案涉死亡赔偿金是否正确。


裁判理由:

如皋市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公民由于过错侵害他人人身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被侵权人死亡的,其近亲属有权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侵害他人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本案中,史某东因交通事故死亡,原告孙某红、史某宇、张某芳、史某友作为死者史某东的近亲属有权请求被告范某军承担侵权责任。

本案中,范某军驾驶的轮式装载机前左部在行驶中碰撞对向由孙某元驾驶的电动三轮车上乘员史某东而发生事故,如皋市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大队在查明事实分析事故成因的基础上依法作出的由范某军承担本起事故的主要责任,孙某元承担本起事故的次要责任,史某东无责任的认定,并无不当,具有证明力,本院予以确认。因被告范某军驾驶的轮式装载机属于我国《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的“机动车”的范畴,被告范某军驾驶轮式装载机上道路行驶,应当由该机动车所有人即被告范某军按照我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规定投保交强险,未依法投保交强险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应当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的规定,由投保义务人,即轮式装载机所有人被告范某军在交强险限额内对原告的合理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对于超出交强险限额的部分,因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认定孙某元驾驶的电动三轮车亦为机动车,结合事故责任,本院衡情确定由被告范某军按70%比例承担赔偿责任。

……

原告因本起事故造成的损失为:医疗费511.58元,丧葬费25639.5元,死亡赔偿金827777.5元(含被扶养人生活费),参与处理事故人员误工费625.34元,交通费400元,以上合计854953.92元。其中属于交强险财产损失赔偿限额范围内应赔偿的损失为110511.58元,超出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的损失为744442.34元,由被告范某军承担70%的赔偿责任,该部分金额应为521109.64元,以上两项合计631621.22元,扣除其已给付的30000元,尚应赔偿601621.22元。

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关于范某军是否应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先行承担赔偿责任,范某军驾驶的轮式装载机已被公安交警部门认定为机动车,如果该工程作业车不上路或施工场地不允许公众通行,则不需要投保交强险。但如果该车上公路行驶,依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道路上行驶的机动车的所有人或者管理人,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规定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本案中,案涉肇事车辆在未投保交强险的情况下上公路行驶,发生交通事故。其所有人范某军应当先在交强险的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

关于原审判决按上海市城镇居民标准计算案涉死亡赔偿金是否正确,赔偿权利人举证证明其住所地或者经常居住地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高于受诉法院所在地标准的,残疾赔偿金或者死亡赔偿金可以按照其住所地或者经常居住地的相关标准计算。原审中孙某红等提交上海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出具的证明、工资表及史某东所从事工作的发包单位、承包单位的相应的证明,上述证据能充分证明史某东系电工,长期在上海市打工,生活居住在上海市,故原审依法律规定将史某东的死亡赔偿金参照2012年度上海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标准进行计算并无不当。

综上,范某军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

1、范某军给付孙某红等因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失601621.22元,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履行。

2、驳回孙某红等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

第一百一十九条 本法中下列用语的含义:

(一) “道路”,是指公路、城市道路和虽在单位管辖范围但允许社会机动车通行的地方,包括广场、公共停车场等用于公众通行的场所。

(二) “车辆”,是指机动车和非机动车。

(三) “机动车”,是指以动力装置驱动或者牵引,上道路行驶的供人员乘用或者用于运送物品以及进行工程专项作业的轮式车辆。

(四) “非机动车”,是指以人力或者畜力驱动,上道路行驶的交通工具,以及虽有动力装置驱动但设计最高时速、空车质量、外形尺寸符合有关国家标准的残疾人机动轮椅车、电动自行车等交通工具。

(五) “交通事故”,是指车辆在道路上因过错或者意外造成的人身伤亡或者财产损失的事件。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九条 未依法投保交强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请求投保义务人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投保义务人和侵权人不是同一人,当事人请求投保义务人和侵权人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

第二条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道路上行驶的机动车的所有人或者管理人,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规定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的投保、赔偿和监督管理,适用本条例。


案例来源:

孙某红、史某宇等与范从军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2015)通中民终字第02418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