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7-10-27
发布日期:2019-06-24
阅 读 量:36
  • 胜诉律师:
  • 江苏君劭律师事务所

案例释义:

非法债务不受法律保护。根据中国人民银行等部门发布的通知、公告,融资主体通过代币的违规发售、流通,向投资者筹集比特币、以太币等所谓“虚拟货币”,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中使用的代币或“虚拟货币”不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货币的法偿性是指基于货币的法定性,在某一国境内的各类债务,均以法定货币进行支付,任何债权人在任何时候均不得以任何理由拒绝接收)和强制性等货币属性,其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货币,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也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我国金融制度政策禁止任何组织和个人非法从事代币发行融资活动,代币融资交易平台不得从事法定货币与代币、“虚拟货币”相互之间的兑换业务,不得买卖或作为中央对手方买卖代币或“虚拟货币”。故,从性质上看,虚拟货币是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公民投资和交易比特币、蒂克币这种不合法物的行为虽系个人自由,但其利益不能受到法律的保护。


案情介绍:

原告高某平与被告包某红原系同事关系。

2017年1月,包某红称其男朋友曹某投资蒂克币交易有较好的收益,建议高某平与其一起投资,高某平表示同意。高某平持其所有银行卡在曹某所持有的pos机上分别于2017年1月18日、2月11日、3月16日刷卡21000元、25000元、15000元,其中53040元用于蒂克币投资。

曹某用其手机号码在蒂克币平台(网址为××)注册购买了编号为sx××、sxp××、sx××、sxp××、sxp××的5台矿机,用于生产所谓的蒂克币。后曹某以310元/个价格出售了部分蒂克币,曹某于2017年3月10日向高某平支付7050元、于2017年3月11日向高某平支付1万元,但此后曹某与包某红再未向高某平支付任何款项。

2017年6月8日,高某平要求包某红将5台矿机的密码告知其,包某红将密码告知高某平后,高某平发现无法将5台矿机绑定的曹某手机号码变更成其手机号码,故其无法实际操纵蒂克币交易,两人因而发生矛盾。

2017年6月12日,曹某联系蒂克币交易平台矿机账户安全客户人员,要求更改5台矿机绑定的手机号码,被告知无法更改。经核实,高某平通过曹某在蒂克币平台上购买的5台矿机内尚有数额不等的蒂克币,但蒂克币交易平台(www.savinginvestment.biz)现已无法登陆。

另查明:2013年12月3日,中国人民银行、工业和信息化部、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作出《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通知载明:比特币应当是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且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各金融机构和支付机构不得以比特币为产品或服务定价,不得买卖或作为中央对手买卖比特币,不得承保与比特币相关的保险业务或将比特币纳入保险责任范围,不得直接或间接为客户提供其他与比特币相关的服务,电信管理机构根据相关管理部门的认定和处罚意见,依法对违法比特币互联网站予以关闭。

2017年9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等部门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公告载明:代币发行融资是指融资主体通过代币的违规发售、流通,向投资者筹集比特币、以太币等所谓“虚拟货币”,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代币发行融资中使用的代币或“虚拟货币”不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和强制性等货币属性,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也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非法从事代币发行融资活动,任何所谓的代币融资交易平台不得从事法定货币与代币、“虚拟货币”相互之间的兑换业务,不得买卖或作为中央对手方买卖代币或“虚拟货币”。

因被告包某红再未向原告高某平支付过蒂克币收益,原告高某平遂向南京市江宁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原告高某平诉称:被告以投资经营蒂克币为由收取其53040元,现仅退给其17050元,剩余35990元应当予以返还。

被告包某红辩称:1、原告高某平所诉被告主体不适格,原告和蒂克币交易平台构成理财合同关系,现原告主张的标的物在蒂克币交易平台,其并未侵占,原告应当起诉要求蒂克币交易平台返还;2、其作为受托人已尽到相关的合同义务,其于2017年3月10日支付原告收益7050元、于2017年3月11日支付原告收益1万元,其从未侵占原告的投资款,其男朋友曹某曾于2017年6月12日联系蒂克币交易平台账户安全客服人员,要求变更绑定手机,可见其并无侵占原告投资款的主观恶意;3、原告的投资理财行为存在一定的风险,原告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当预料到投资的风险性,其风险责任应当由原告自行承担;4、根据中国人民银行等六部门于2013年12月3日出具的《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蒂克币类似于比特币,属于虚拟货币,虚拟货币的交易目前不受法律保护,因虚拟货币交易产生的债务属于非法债务。

2017年10月27日,南京市江宁区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判决。


诉讼请求:

被告包某红向原告高某平返还购买蒂克币资金35990元。


争议焦点:

被告包某红应否向原告高某平返还购买蒂克币资金35990元。


裁判理由:

南京市江宁区人民法院认为:

非法债务不受法律保护。蒂克币是一种类似于比特币的网络虚拟货币,根据中国人民银行等部门发布的通知、公告,虚拟货币不是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和强制性等货币属性,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货币。从性质上看,蒂克币应当是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且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公民投资和交易蒂克币这种不合法物的行为虽系个人自由,但不能受到法律的保护。本案中,原告高某平系将投资款直接交由被告包某红的男朋友曹某用于投资购买蒂克币平台上的矿机,也系曹某以其手机号码注册购买矿机和向高某平支付蒂克币所谓收益款,高某平与曹某而非包某红构成委托合同关系。高某平委托曹某投资和交易蒂克币的行为在我国不受法律保护,其行为造成的后果应当由高某平自行承担。故对原告高某平要求被告包某红返还购买蒂克币资金35990元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高某平的诉讼请求。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

第八条 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不得违反法律,不得违背公序良俗。

《中国人民银行 中央网信办 工业和信息化部 工商总局 银监会 证监会 保监会<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2017年9月4日)

近期,国内通过发行代币形式包括首次代币发行(ICO)进行融资的活动大量涌现,投机炒作盛行,涉嫌从事非法金融活动,严重扰乱了经济金融秩序。为贯彻落实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精神,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银行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条例》、《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取缔办法》等法律法规,现将有关事项公告如下:

一、准确认识代币发行融资活动的本质属性

代币发行融资是指融资主体通过代币的违规发售、流通,向投资者筹集比特币、以太币等所谓“虚拟货币”,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有关部门将密切监测有关动态,加强与司法部门和地方政府的工作协同,按照现行工作机制,严格执法,坚决治理市场乱象。发现涉嫌犯罪问题,将移送司法机关。

代币发行融资中使用的代币或“虚拟货币”不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也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

二、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非法从事代币发行融资活动

本公告发布之日起,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应当立即停止。已完成代币发行融资的组织和个人应当做出清退等安排,合理保护投资者权益,妥善处置风险。有关部门将依法严肃查处拒不停止的代币发行融资活动以及已完成的代币发行融资项目中的违法违规行为。

三、加强代币融资交易平台的管理

本公告发布之日起,任何所谓的代币融资交易平台不得从事法定货币与代币、“虚拟货币”相互之间的兑换业务,不得买卖或作为中央对手方买卖代币或“虚拟货币”,不得为代币或“虚拟货币”提供定价、信息中介等服务。

对于存在违法违规问题的代币融资交易平台,金融管理部门将提请电信主管部门依法关闭其网站平台及移动APP,提请网信部门对移动APP在应用商店做下架处置,并提请工商管理部门依法吊销其营业执照。

四、各金融机构和非银行支付机构不得开展与代币发行融资交易相关的业务

各金融机构和非银行支付机构不得直接或间接为代币发行融资和“虚拟货币”提供账户开立、登记、交易、清算、结算等产品或服务,不得承保与代币和“虚拟货币”相关的保险业务或将代币和“虚拟货币”纳入保险责任范围。金融机构和非银行支付机构发现代币发行融资交易违法违规线索的,应当及时向有关部门报告。

五、社会公众应当高度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

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存在多重风险,包括虚假资产风险、经营失败风险、投资炒作风险等,投资者须自行承担投资风险,希望广大投资者谨防上当受骗。

对各类使用“币”的名称开展的非法金融活动,社会公众应当强化风险防范意识和识别能力,及时举报相关违法违规线索。

六、充分发挥行业组织的自律作用

各类金融行业组织应当做好政策解读,督促会员单位自觉抵制与代币发行融资交易及“虚拟货币”相关的非法金融活动,远离市场乱象,加强投资者教育,共同维护正常的金融秩序。


案例来源:

原告高某平与被告包某红委托合同纠纷(2017)苏0115民初11833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