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6-06-17
发布日期:2019-06-20
阅 读 量:20

案例释义:

诉讼时效是指权利人于一定期间内不行使请求人民法院保护其民事权利的请求权,就丧失该项请求权的法律制度。诉讼时效的适用范围多限于以给付为诉求的请求权,而确认之诉是指当事人要求人民法院确认某种法律关系存在或不存在的诉讼,确认之诉并不确认具体的权利义务,它可能是给付之诉的前提和基础,但本身不包含给付内容。依民法理论和司法判例,确认之诉不受诉讼时效之限制。

确认劳动关系之诉既属于劳动争议,亦属于确认之诉。根据《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的规定,“劳动争议申请仲裁的时效期间为一年。仲裁时效期间从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计算。” 《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及相关司法解释虽没有明确规定劳动关系确认是否适用仲裁时效,但按照确认之诉不适用诉讼时效制度的法理精神,确认劳动关系案件也应不受仲裁时效的限制。本案法院生效判决书认为,因在确认劳动关系之诉中不存在权利义务被侵害的情形,故无法适用仲裁时效“自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计算”的规定。亦即确认劳动关系只是对法律关系的确认,并不以存在权利义务关系被侵害为必然前提。在实际中,一方当事人申请确认劳动关系后,大多会据以运用诉讼手段为维护自己的一定权利而行使相应的请求权,但此前后二者属于两个不同的诉讼,其有关诉讼时效规则的适用应予区别,不能混淆。


案情介绍:

原告王某兰诉称:原告于2001年9月进入被告南京桃园制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桃园制衣公司)工作,从事缝纫工一职,2014年5月正式离开单位。2014年3月,由于长时间生产羽绒制品,原告患××,后在家休养三个月。至2014年5月,医生建议原告不能从事原工作后,原告即口头告知被告单位,被告称不用再来了。原告离职后,由于无固定收入,无法支付各项医疗费用,遂于2015年11月份向六合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要求被告为原告补缴2001年9月至2014年5月工作期间的社会保险,但被告拒不承认与原告的劳动关系。2016年3月30日,原告王某兰向南京市六合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该仲裁委以原告的申请请求已超过仲裁委员会受理时效为由,于当日作出宁六劳人仲不字[2016]第47号不予受理通知书。原告不服仲裁委作出的不予受理通知书,遂诉至南京市六合区人民法院,要求确认原告在2001年9月至2014年5月与被告存在劳动关系。

被告桃园制衣公司辩称:原告系2006年进入被告处工作,期间被告一直要求为原告缴纳社会保险,但原告以自己办理农保为由不让被告缴纳社保,被告已将相应的保险补助发放给原告。原告的离职时间为2014年2月。原告的诉讼请求已经超过仲裁时效,故请求驳回原告全部诉请。

法院查明,原告王某兰曾在被告南京桃园制衣有限公司从事操作工、缝纫工工作。工作期间,劳动报酬为计件制,按年发放,工资支付方式为现金支付与银行转账。

另综合原、被告陈述及各项证据查明,原告入职被告桃园制衣公司的时间为2001年9月,与被告解除劳动关系的时间为2014年5月。

2016年6月17日,南京市六合区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判决。


诉讼请求:

确认原告在2001年9月至2014年5月与被告存在劳动关系。


争议焦点:

1、原告的诉讼请求是否超过仲裁时效;

2、原被告双方存在劳动关系的时间。


裁判理由:

南京市六合区人民法院认为:

确认劳动关系是对劳动者与用人单位是否存在劳动关系的确认,根据民法理论,确认之诉不受诉讼时效之限制。在确认劳动关系之诉中不存在权利义务被侵害的情形,故无法适用《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中关于仲裁时效“自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计算”的规定。根据公平原则,劳动关系确认适用仲裁时效规定则会造成当事人部分合法权利无法得到救济。故对被告提出原告的诉讼请求已超过诉讼时效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原告主张2001年9月至2014年5月期间,原被告双方存在劳动关系,本院予以支持。


裁判结果:

2001年9月至2014年5月期间,原告王某兰与被告桃园制衣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关系。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

第二十七条 劳动争议申请仲裁的时效期间为一年。仲裁时效期间从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计算。

前款规定的仲裁时效,因当事人一方向对方当事人主张权利,或者向有关部门请求权利救济,或者对方当事人同意履行义务而中断。从中断时起,仲裁时效期间重新计算。

因不可抗力或者有其他正当理由,当事人不能在本条第一款规定的仲裁时效期间申请仲裁的,仲裁时效中止。从中止时效的原因消除之日起,仲裁时效期间继续计算。

劳动关系存续期间因拖欠劳动报酬发生争议的,劳动者申请仲裁不受本条第一款规定的仲裁时效期间的限制;但是,劳动关系终止的,应当自劳动关系终止之日起一年内提出。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一条 当事人可以对债权请求权提出诉讼时效抗辩,但对下列债权请求权提出诉讼时效抗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一)支付存款本金及利息请求权;

(二)兑付国债、金融债券以及向不特定对象发行的企业债券本息请求权;

(三)基于投资关系产生的缴付出资请求权;

(四)其他依法不适用诉讼时效规定的债权请求权。

第二条 当事人未提出诉讼时效抗辩,人民法院不应对诉讼时效问题进行释明及主动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进行裁判。

第四条 当事人在一审期间未提出诉讼时效抗辩,在二审期间提出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其基于新的证据能够证明对方当事人的请求权已过诉讼时效期间的情形除外。

当事人未按照前款规定提出诉讼时效抗辩,以诉讼时效期间届满为由申请再审或者提出再审抗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案例来源:

原告王某兰与被告南京桃园制衣有限公司确认劳动关系纠纷(2016)苏0116民初2139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