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4-07-09
发布日期:2019-06-11
阅 读 量:28

案例释义:

增值税专用发票是增值税一般纳税人因销售货物或者提供应税劳务开具的发票,其可作为记载商品销售额和增值税税额的财务收支凭证,以及兼记销货方纳税义务和购货方进税额的合法证明。但增值税专用发票本身只是交易双方的结算凭证,仅能证明双方存在债权债务关系的可能性,并不能证明双方存在债权债务关系的必然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的规定,“出卖人仅以增值税专用发票及税款抵扣资料证明其已履行交付标的物义务,买受人不认可的,出卖人应当提供其他证据证明交付标的物的事实。” 依此,在一般买卖合同纠纷案件的审理过程中,不能将增值税专用发票单独作为交付标的物的证据予以认定,而应当根据送货单、对账单、交易习惯、行业惯例等证据来综合判断。


案情介绍:

自2011年10月起,被告(反诉原告)湖南美星光电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星公司)向原告(反诉被告)深圳市璟程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璟程公司)下达了多份《采购订单》,向原告购买货物。原告按被告所下采购订单的要求,分别于2011年10月8日、2011年10月20日、2011年11月25日二笔、2011年11月7日、2011年12月27日、2011年2月28日向被告送货共计货款493,443.71元。

因2011年2月28日被告订购的3,000.095K芯片,被告于2012年3月8日向原告退回了156.155K计币4,372.34元。原告向被告送货实际金额为489,071.37元。期间被告支付货款430,500元,尚欠货款58,571.37元未支付。

因被告美星公司未按约支付货款,原告璟程公司遂向祁阳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一审审理过程中,原告提供证据,主张截止2012年4月13日原告累计送货货款为678,597.3元。被告美星公司提供证据,主张被告共收到原告货物价款489,071.37元,共向原告支付货款430,500元,并提起反诉,以反诉被告璟程公司未按时交货为由,要求支付其违约金。

2014年4月2日,湖南省祁阳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被告美星公司支付原告璟程公司所欠货款58,571.37元及逾期付款利息损失,驳回反诉原告美星公司的反诉请求。璟程公司不服,向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上诉人璟程公司诉称:原审确认美星公司没有收到2011年11月16日及2012年4月13日送货单上的两笔货物,属于认定事实不清;原审认定美星公司提交的对账单的真实性,属于认定事实错误;原审对上诉人璟程公司提交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的法律适用错误。

被上诉人美星公司辩称:一审法院确认被上诉人美星公司没有收到2011年11月16日及2012年4月13日送货单上的两笔货物,是合法的;一审法院认定被上诉人美星公司提供的对账单是正确的;一审法院不认定上诉人璟程公司提交的增值税专用发票金额为实际货款金额,是合理合法的。

2014年7月9日,湖南省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二审判决。


诉讼请求:

一审本诉原告(反诉被告)璟程公司诉请:判令美星公司支付璟程公司货款175,355.5元及逾期付款利息损失。

一审反诉原告(本诉被告)美星公司诉请:要求璟程公司支付违约金15,073.18元。

二审上诉人璟程公司诉请:依法改判。


争议焦点:

增值税专用发票能否单独作为交付标的物的证据予以认定。


裁判理由:

湖南省祁阳县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原、被告之间的买卖合同关系成立。被告(反诉原告)美星公司欠原告(反诉被告)深圳璟程公司货款58,571.37元事实清楚,其应按约承担支付货款的民事责任。原告主张支付的货款175,355.5元超出了实际欠款数额,其超过部分该院不予支持。反诉原告美星公司以反诉被告璟程公司未按时交货为由,要求支付其违约金15,073.18元,因2011年11月21日的采购订单反诉原告公司要求交货的时间注明为:2011年10月22日起分批交货,故反诉被告于2011年11月7日交货一笔、2011年11月25日交货两笔不属违约,故该院对反诉原告的反诉请求不予支持。

湖南省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在该案中,被上诉人美星公司下达的《采购订单》,与上诉人璟程公司的送货签收单存在两笔货、款的差异,因而引发纠纷。现就双方争执的问题分述如下。

(一)关于2011年11月16日及2012年4月13日送货单上的两笔货物,美星公司是否收到的问题。

该案是以被上诉人美星公司多次下达《采购订单》的形式,向上诉人璟程公司购买货物,并由上诉人璟程公司依历次《采购订单》送货而形成的多次买卖合同关系。由此可见,被上诉人美星公司每次下达的《采购订单》,如果与上诉人璟程公司每次的送货单相对应,并由收货方(被上诉人美星公司)签收,才能形成相应次数的买卖合同关系。而在该案中,上诉人璟程公司认为,2011年11月16日的送货单金额为8,0293元的货物,2012年4月13日的送货单金额为52,154.44元的货物,均能与被上诉人美星公司下达的《采购订单》相对应,并已将货物送到。而被上诉人美星公司则认为,该两份送货单上收货方没有被上诉人美星公司人员的签名,且上诉人璟程公司不能提供其他证据证明美星公司已收到该两笔货物。因而对这两笔货物是否履行,意见相左。

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五条第二款“对合同是否履行发生争议的,由负有履行义务的当事人承担举证责任。”据此,对这两笔货物是否履行,应由负有履行义务的上诉人璟程公司承担举证责任。而本案经过一、二审开庭审理,上诉人璟程公司仅只提供了湖南美星公司的《采购订单》、璟程公司的送货单及深圳增值税专用发票。而美星公司的《采购订单》仅是一种要约,璟程公司开具的深圳增值税专用发票并不能单独作为认定这两笔货物是否履行的依据,璟程公司该两份送货单上明确标明的“收货方签字”栏,没有被上诉人美星公司人员的签名。所以,最多只能证明上诉人璟程公司已经发送了货物,并不能证明所送货物已为被上诉人美星公司所接收。故璟程公司上诉提出“原审确认美星公司没有收到2011年11月16日及2012年4月13日送货单上的两笔货物,属于认定事实不清”的理由不能成立。

(二)关于美星公司提交的对账单的真实性问题。首先,该案中,被上诉人美星公司提交的四页、七笔对账单,是由上诉人璟程公司发给被上诉人美星公司财务室,用于记帐的凭证。其中三页、三笔数额,均盖有“深圳市业之峰科技有限公司”的公章,二审中上诉人璟程公司对此三笔予以认可。其中一页、四笔数额,虽未盖“深圳市业之峰科技有限公司”的公章,但其送货日期、送货单号、规格型号、数量、总价款,都能与上诉人璟程公司提供的九次送货单中的四次送货情况完全相符。其次,从上诉人璟程公司的九次送货单合计金额来看。上诉人璟程公司的九次送货单合计金额是625,891.15元减去被上诉人美星公司未签收的两笔货物,即2011年11月16日的80,293.00元、2012年4月13日的52,154.44元等于493,443.71元。而被上诉人美星公司提供的对账单,七次送货合计金额为489,071.37元,加上在2012年2月28日对账单中已减去的4,372.34元,同样等于493,443.71元。再次,上诉人璟程公司至二审开庭审理中,都提交不出被上诉人美星公司已实际收到2011年11月16日的80,293.00元、2012年4月13日的52,154.44元货物的有效证据。因而被上诉人美星公司提供的、由上诉人璟程公司发给被上诉人美星公司财务室用于记帐的对账单,具有真实性,能作为定案依据。璟程公司上诉提出“原审认定美星公司提交的对账单的真实性,属于认定事实错误”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对于一审判决时,将2012年2月28日对账单中的84,002.66元减去4,372.34元,该部分已经上诉人璟程公司盖章确认,其减去的理由正确。

(三)关于增值税专用发票的的问题。上诉人璟程公司给被上诉人美星公司开具的深圳增值税专用发票52张,金额为578,983元,被上诉人美星公司对票据额表示认可。本院认为,增值税专用发票本身只是交易双方的结算凭证,只能证明双方存在债权债务关系的可能性,并不能证明双方存在债权债务关系的必然性。在审理依《采购订单》送货而形成的买卖合同纠纷过程中,不能将增值税专用发票单独作为交付标的物的证据予以认定,还应当根据送货单、对账单等证据来综合判断,加以认定。在本案中,从现有证据分析,送货单与对账单存在两笔货、款的差异,又由于被上诉人美星公司每次下达的《采购订单》,与上诉人璟程公司每次的送货单,对交付货物时间的约定完全不同,被上诉人美星公司签收或认可的七笔货物交易情况,无法完全作为另两笔货物交易履行情况的参照。且上诉人璟程公司对另两笔货物是否履行交付,并未提供有效的直接证据予以证明,在双方对另两笔货物是否已经履行交付存在较大争议的情况下,不能以尚未形成完整证据链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的出具和接收,予以证明上诉人璟程公司对另两笔货物已实际履行交付。故璟程公司上诉提出“原审对上诉人璟程公司提交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的法律适用错误”的理由不能成立。

综上所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审判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判决结果适当,应予维持。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

1、由被告(反诉原告)美星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五日内支付原告(反诉被告)璟程公司货款58,571.37元及逾期付款利息损失(利息损失自起诉之日起按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同档贷款利率计算至本判决书确定的履行日止);

2、驳回反诉原告美星公司的反诉请求。

二审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律依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

第八条 出卖人仅以增值税专用发票及税款抵扣资料证明其已履行交付标的物义务,买受人不认可的,出卖人应当提供其他证据证明交付标的物的事实。

合同约定或者当事人之间习惯以普通发票作为付款凭证,买受人以普通发票证明已经履行付款义务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除外。


案例来源:

深圳市璟程科技有限公司与湖南美星光电科技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2014)永中法民二终字第124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