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7-11-27
发布日期:2019-06-04
阅 读 量:26
  • 胜诉律师:
  • 吉林巡达律师事务所
  • 吉林创一律师事务所

案例释义:

1、机动车试驾、试乘是在汽车销售过程中的一种促销行为,属于销售行为的一部分。提供、选择安全的试驾、试乘线路和合适的试驾、试乘场地,是试驾、试乘服务提供者的法律义务。机动车试乘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造成试乘人损害,当事人请求提供试乘服务者承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试乘人有过错的,应当减轻提供试乘服务者的赔偿责任。

2、《侵权责任法》规定,“因租赁、借用等情形机动车所有人与使用人不是同一人的,发生交通事故后属于机动车一方责任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 依此,机动车试乘、试驾活动中,虽然机动车所有人与使用人不同一,但保险公司仍应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进行赔偿


案情介绍:

被告吉林市瑞合汽车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合公司)是我市一家经营尼桑类轿车的汽车销售公司(4S店)。

2016年11月26日,原告田某陪同第三人陈某国到瑞合公司的店里看车、买车。在看车过程中,陈某国与瑞合公司签订了试车单。瑞合公司的销售员就引导陈某国试乘试驾,于是陈某国在销售员的引导下办了试驾手续,然后销售员将车提出,开到路面,陈某国上车,系上安全带,销售员坐到副驾驶位置交待行车路线和注意事项并具体指示陈某国开车,田某坐后排座位,瑞合公司的销售员并未阻止田某乘车。三人一车按销售员的指示,沿销售员指示的瑞合公司之前规定的路线正常行驶,既没有超速也没有违章。该路段在事发地为冰路面,就在该车沿指定路线行驶过程中,通过雾凇路一丁子路口时,左后方忽然冲出一辆黑色奥迪车与前方现代车发生刮擦后又与一辆中华SUV车相撞,与此同时陈某国为躲避前方三车相撞事故而同时踩下刹车和右打方向盘,此时车辆发生偏移与路边路灯相撞,经吉林市公安局交通管理支队船营大队认定,陈某国负此起事故的全部责任。

事故发生后,瑞合公司及时安排田某送往医院救治。田某住院治疗48天,其中Ⅰ级护理1天,Ⅱ级护理47天,发生医疗费17089.41元,外购药品及医疗器具费用3560.56元。田某出院后在一审期间经司法鉴定为九级伤残。提供试驾试乘车辆在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及商业保险。

原告田某认为瑞合公司应当为上述交通事故承担全部责任,故向吉林市船营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吉林市船营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瑞合公司承担全部赔偿责任,赔偿原告田某19657.97元(含保险公司在乘客险范围内赔偿1万元)。瑞合公司不服,向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上诉人瑞合公司称:一、在鉴定机构鉴定过程中,鉴定机构没有通知瑞合公司到鉴定现场。另外根据田某伤情,依据《人体损伤致残程度分级》的相关规定,田某应为十级伤残。故田某伤残等级为九级错误。瑞合公司在一审时对鉴定结论有意见并提出重新鉴定的申请。二、田某在车辆行驶过程中始终没有系上安全带,自身存在过错,应当承担部分过错责任。一审法院对此没有认定错误。三、一审法院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错误。陈某国与瑞合公司存在购车过程中的试驾法律关系,是准备购车的消费者。田某与瑞合公司不存在试乘法律关系,仅属于陈某国试驾过程中的随乘人员、陪同人员,不属于准备购车的消费者,与瑞合公司没有任何关系。一审法院认为田某与瑞合公司是试乘法律关系错误。该第八条适用的是一般过错原则。机动车的提供者指派驾驶员驾车,发生交通事故时,给试乘人员造成损害的,由机动车的提供者承担赔偿责任。试乘人员有过错的,可以减轻机动车提供者的赔偿责任。瑞合公司是为试驾者陈某国提供试驾车辆,车辆是由陈某国驾驶,车辆驾驶过程中的风险完全由陈某国控制。本案中,瑞合公司提供的车辆、线路不存在过错。事故的发生应由陈某国负全部责任。

被上诉人田某辩称,1.关于伤残问题瑞合公司在一审时只提出异议,但未申请鉴定人出庭也没有提供书面证据,鉴定是依法进行的,鉴定结论具有法律效力,一审予以采信正确。2.田某当时坐在后排,瑞合公司没有要求田某系安全带,田某也不清楚后排是否有安全带,不能因为田某没有系安全带就认定其有过错,销售者的过错更大。3.一审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的法律规定正确,也是本案的裁判依据。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被上诉人陈某国辩称,本案应由瑞合公司承担全部责任。1.瑞合公司作为专业销售汽车的企业,试乘试驾是其销售活动的一部分,最终是为了销售汽车从而获得商业利益。2.整个试乘试驾过程是在瑞合公司指定的专业人员监督、指挥下进行的,如路线选择、在哪快开、在哪慢开等等。虽然是陈某国实际驾驶车辆,但完全是在瑞合公司的监督、指挥下进行的。无论运行利益还是运行支配,责任主体都是瑞合公司。3.作为销售活动的主体,瑞合公司对参与试乘试驾的人员必然具有安全保障义务。无论是试驾人还是试乘人受伤,都是因为购车意向乘车,受益人是瑞合公司,其安全保障义务无可推卸。4.本次事故最重要的原因是路面突然出现大面积冰面而导致车辆失控造成的。事发当时不仅本案这一辆车出事故,还有其他车辆也出了事故,证明该路况极其危险。事发前瑞合公司人员还在提示加速,在经过上坡路段之后突然出现冰面,瑞合公司自始至终未作任何提示,故瑞合公司在路线的选定方面存在重大过错。其他同意田某答辩意见。

原审被告保险公司述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17年11月27日,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二审判决。


诉讼请求:

一审原告田某诉请:

1、判决保险公司在保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判令瑞合公司承担保险理赔后的全部赔偿责任,共计188804元(其中医药费19657.97元、住院伙食补助费4800元、护理费5920.18元、营养费1000元、矫形器890元、医用腹带102元、交通费5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3万元、伤残赔偿金106120元、鉴定费1540元、其他费用6734元);

2、诉讼费由保险公司、瑞合公司承担。

二审上诉人瑞合公司诉请:

1、撤销一审判决第二项,改判由陈某国承担赔偿责任,瑞合公司不承担责任,驳回田某的诉讼请求;

2、一、二审诉讼费用由田某、陈某国、保险公司负担。


争议焦点:

对田某的损害,如何划分瑞合公司与陈某国赔偿责任。


裁判理由:

吉林市船营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规定:“机动车试乘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造成试乘人损害,当事人请求提供试乘服务者承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陈某国有购车意向,其与田某共同到瑞合公司去看车、买车,陈某国试驾瑞合公司所提供的车辆,田某有帮助陈某国体会车辆乘坐舒适度的义务,瑞合公司的工作人员在场,未阻止田某乘坐试驾车辆,双方已形成了试乘试驾的法律关系。陈某国试驾过程中,属于销售者销售行为的延续,在该路段存在冰滑路段,属试驾提供者选择路段不当,存在过错,瑞合公司规定的线路行驶,发生交通事故,造成田某身体的伤害,其要求试乘车辆提供者即瑞合公司承担赔偿责任,予以支持。田某现被鉴定为九级伤残,其要求精神损害抚慰金、交通费过高不能全额支持,应予以适当赔偿,其他费用因未能提供相应证据,无法支持。营养费因医嘱中未记载,无法支持。田某的其他诉讼请求,予以支持。瑞合公司的辩护观点,于法无据,不予支持。关于要求重新鉴定问题,双方通过随机抽取的鉴定机构,瑞合公司虽对鉴定结论存在意见,但其不要求鉴定人出庭,不需要重新鉴定。因肇事车辆投保了乘客险,故保险公司应在保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

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因陈某国有购车意向,田某陪同其到瑞合公司试乘、试驾,故在本案中陈某国是试驾者,田某是试乘者,瑞合公司是试驾、试乘服务提供者。田某由于在试乘中发生机动车交通事故而受伤,其选择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规定请求瑞合公司承担侵权责任于法有据。机动车试驾、试乘是在汽车销售过程中的一种促销行为,是汽车销售企业销售行为的前奏,属于销售行为的一部分。试驾、试乘的目的就是能使试驾者、试乘者放心测试、体验车辆的加速度,紧急状况下的制动能力,使被试驾、试乘的车辆能够完好的展示出其性能,满足试驾者、试乘者对试驾、试乘车辆性能体验的需求,并保证试驾、试乘过程的安全,从而促成交易。因此,提供、选择安全的试驾、试乘线路和合适的试驾、试乘场地是试驾、试乘服务提供者的法律义务。本案中,试驾者陈某国对所驾驶的车辆性能等并不熟悉,才会试驾进行体验。由于瑞合公司选择的试驾、试乘路线有冰路面,存在重大安全隐患,又未向试驾者进行提示,致使试驾者陈某国在没有超速也没有违章的情况下发生本起交通事故,结合事发当时除本案所发生的交通事故外,几乎同时在同一路段其他车辆亦发生了交通事故的事实,更能充分佐证瑞合公司驾驶路线选择不合理,存在重大危险,是造成本起事故的主要原因,故瑞合公司对试乘者田某的损害应当承担主要赔偿责任,试驾者陈某国对试乘者田某的损害应当承担次要赔偿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二条“二人以上分别实施侵权行为造成同一损害,能够确定责任大小的,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难以确定责任大小的,平均承担赔偿责任”、第四十九条“因租赁、借用等情形机动车所有人与使用人不是同一人时,发生交通事故后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机动车使用人承担赔偿责任;机动车所有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的,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机动车试乘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造成试乘人损害,当事人请求提供试乘服务者承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试乘人有过错的,应当减轻提供试乘服务者的赔偿责任”的规定,综合本案案情,对田某的损害,瑞合公司应当承担70%的赔偿责任、陈某国应当承担30%的赔偿责任较为公平合理。一审法院认为瑞合公司应当对田某的损害承担全部赔偿责任的观点不当,属适用法律有误,对此本院二审予以纠正。因肇事车辆投保了乘客险,故一审法院判决保险公司承担赔偿田某经济损失1万元的保险责任正确,对此本院予以维持。在本院二审期间,经释明,田某明确表示不要求陈某国在本案中承担赔偿责任,属对自己权利的处分,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准许。关于瑞合公司上诉认为田某的伤残等级应为十级的观点缺乏证据证明,对于鉴定结论虽提出异议,但未能提供充分证据证明本案存在重新鉴定的法定情形,故其所提上述观点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关于瑞合公司认为田某坐在车辆后排未系安全带从而存在过错、应当自负一定责任的观点缺乏法律根据,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

1、保险公司在乘客险范围内赔偿田某经济损失人民币1万元,于判决生效后七日内给付;

2、瑞合公司赔偿田某医疗费19657.97元、住院期间伙食补助费4800元(48天×100元/天)、护理费5920.18元(49天120.82元/天)、辅助器械费892元、精神抚慰金5000元、残疾赔偿金106120元(26530元/年×20年×20%),合计142390.15元,扣除已由保险公司赔偿的1万元外,余款132390.15元,于判决生效后七日内给付。

二审判决:

1、维持吉林市船营区人民法院(2017)吉0204民初1833号民事判决第一项;

2、撤销吉林市船营区人民法院(2017)吉0204民初1833号民事判决第二项;

3、瑞合公司赔偿田某各项经济损失合计99673.11元﹝医疗费19657.97元、住院期间伙食补助费4800元(48天×100元/天)、护理费5920.18元(49天120.82元/天)、辅助器械费892元、精神抚慰金5000元、残疾赔偿金106120元(26530元/年×20年×20%),合计142390.15元的70%,扣除已由保险公司赔偿的1万元外,余款89673.11元,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给付;

4、驳回田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四十九条 因租赁、借用等情形机动车所有人与使用人不是同一人的,发生交通事故后属于机动车一方责任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机动车使用人承担赔偿责任;机动车所有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的,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八条 机动车试乘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造成试乘人损害,当事人请求提供试乘服务者承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试乘人有过错的,应当减轻提供试乘服务者的赔偿责任。


案例来源:

吉林市瑞合汽车贸易有限公司与田某、陈某国、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吉林市分公司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2017)吉02民终3200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