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5-12-31
发布日期:2019-05-31
阅 读 量:16

案例释义:

1、根据《行政许可法》的规定,行政机关违反法定程序,或者对不具备申请资格或者不符合法定条件的申请人准予行政许可的,该行政许可可以撤销;有权撤销该行政许可的,可以是作出行政许可决定的行政机关或者其上级行政机关,也可以经利害关系人诉请人民法院撤销。但撤销该行政许可,可能对公共利益造成重大损害的,不予撤销。

2、法律、法规、规章规定实施行政许可应当听证的事项,或者行政机关认为需要听证的其他涉及公共利益的重大行政许可事项,行政机关应当向社会公告,并举行听证。

3、根据《城乡规划法》的规定,申请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应当提交使用土地的有关证明文件、建设工程设计方案等材料。依此,建设单位对建设工程用地不拥有土地使用权的,其申请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先需依法完成土地征收,并取得土地使用权属证件,否则不得准予行政许可。


案情介绍:

原告伍某元诉称,被告黄梅县住房和建设局(以下简称“黄梅县住建局”)于2010年7月12日许可核发第三人湖北照丰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照丰公司”)世纪金都建设项目《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伍某元认为,照丰公司世纪金都建设项目建设用地中包括其依法享有使用权的国有土地,黄梅县住建局在该块土地未被依法收回的情况下,对照丰公司作出了世纪金都建设项目《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许可行为严重侵犯了伍某元的合法权益,且在作出许可时未依照《行政许可法》第三十六条、第四十七条之规定向伍某元告知其许可内容,未依法举行听证,程序违法。故诉至湖北省武穴市人民法院,要求确认被告黄梅县住建局行政许可行为违法并撤销世纪金都建设项目《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

被告黄梅县住建局辩称,伍某元的土地和房屋已实际被征用,拆迁赔偿已另案起诉,与黄梅县住建局的行政许可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其次黄梅县住建局的规划许可符合法律规定。第三、强制拆迁业经司法确认,伍某元可获得赔偿的权利与本案的规划许可没有关联,故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伍某元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照丰公司当庭陈述同意被告黄梅县住建局的答辩意见。

法院查明,黄梅县国土资源局2010年4月27日通过了对第三人照丰公司中部商贸物流产业园建设用地的预审,用地位于黄梅县小池镇水月庵村、陈家坝村、分路镇聂弄村,用地规模在230公顷以内。并在同日向照丰公司核发了公建编号小字2010-02《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用地项目名称为中部商贸物流产业园,用地位置为小池镇水月庵村、陈家坝村、分路镇聂弄村,用地面积为3420.5亩,其中道路面积433.2亩。

黄梅县住建局于2010年7月12日向照丰公司核发了编号2010-421127201002003世纪金都《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建设位置为小池镇水月庵村、陈家坝村,占地面积为234995.13㎡。

照丰公司于2011年7月19日取得编号为梅国用(土)第250310013号土地使用权证,该证记载土地使用权人为湖北省照丰置业有限公司,座落小池镇陈家坝105国道北侧,使用权面积为68995.90㎡,其中商业住宅用地面积7357.38㎡,住宅面积61598.52㎡。

黄梅县住建局于2011年4月27日向照丰公司核发了编号421127201104270101《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建设单位为湖北照丰置业有限公司,工程名称为世纪金都1、2、5号楼,建设地址为小池镇,建设规模为15950㎡。

黄梅县住建局于2011年8月26日向照丰公司核发了编号421127201108260201《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建设单位为湖北照丰置业有限公司,工程名称为世纪金都3、4、4-1、G号楼,建设地址为小池镇,建设规模为15173.1㎡。

伍某元于2006年1月16日取得编号为梅国用(土)第032505299号土地使用权证,土地使用者为伍某元,座落小池镇105国道北侧(水月庵村),使用权面积为2667.75㎡,终止日期2026年1月5日。黄梅县国土资源局2014年11月25日认定伍某元持有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证》(梅国用土字第032505299号)目前所处状态为有效。

中部商贸物流产业园系黄梅县县域经济产业园建设工程,世纪金都建设项目是其中一部分,世纪金都建设项目的建设用地包括伍某元享有土地使用权的32505299号土地,现已基本完工。

2015年12月31日,湖北省武穴市人民法院作出判决。


诉讼请求:

确认被告黄梅县住建局行政许可行为违法并撤销世纪金都建设项目《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


争议焦点:

1、伍某元是不是本案的适格主体以及黄梅县住建局作出行政许可时是否违法了行政许可的法定程序。

2、黄梅县住建局核发的编号为2010-421127201002003《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是否可撤销。


裁判理由:

湖北省武穴市人民法院认为:

一、世纪金都建设项目的建设用地包括原告伍某元享有土地使用权的32505299号土地,且原告伍某元目前对该宗土地仍享有使用权,与被告黄梅县住建局作出许可的相对人照丰公司有利害关系,属于利害关系人,是本案的适格主体。被告黄梅县住建局辩称原告伍某元不是本案的适格主体不成立。

二、第三人照丰公司于2011年7月19日取得编号为梅国用(土)第250310013号、第250310015号土地使用权证,被告黄梅县住建局于2010年7月12日向照丰公司核发了编号2010-421127201002003世纪金都《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四十条第二款“申请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应当提交使用土地的有关证明文件、建设工程设计方案等材料…”被告黄梅县住建局在第三人照丰公司不具备申请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法定条件下,作出编号2010-421127201002003世纪金都《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许可行为违法。

三、《行政许可法》第四十六条规定“法律、法规、规章规定实施行政许可应当听证的事项,或者行政机关认为需要听证的其他涉及公共利益的重大行政许可事项,行政机关应当向社会公告,并举行听证。”第四十七条第一款规定“行政许可直接涉及申请人与他人之间重大利益关系的,行政机关在作出行政许可决定前,应当告知申请人、利害关系人享有要求听证的权利…”中部商贸物流产业园系黄梅县县域经济产业园建设工程,其用地规模在230公顷以内,属于重大许可事项,且原告伍某元是本案的利害关系人,应当享有知情权和听证权。被告黄梅县住建局没有依法举行听证和告知利害关系人享有听证权,违反了行政许可的法定程序。

四、中部商贸物流产业园系黄梅县县域经济产业园建设工程,现已基本完工。原告伍某元请求确认被告黄梅县住建局核发的编号为2010-421127201002003《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违法并予以撤销,但撤销世纪金都建设项目《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行政许可行为,将会给国家或者公共利益造成重大损失,依据《行政许可法》第六十九条第三款规定“依照前两款的规定撤销行政许可,可能对公共利益造成重大损害的,不予撤销。”故该请求不予支持。


裁判结果:

一、确认被告黄梅县住房和建设局于2010年7月12日核发照丰公司世纪金都建设项目《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行政行为违法。

二、驳回原告伍某元其他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50元,由被告黄梅县住房和建设局负担。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

第四十六条:法律、法规、规章规定实施行政许可应当听证的事项,或者行政机关认为需要听证的其他涉及公共利益的重大行政许可事项,行政机关应当向社会公告,并举行听证。

第六十九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作出行政许可决定的行政机关或者其上级行政机关,根据利害关系人的请求或者依据职权,可以撤销行政许可:

(一)行政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玩忽职守作出准予行政许可决定的;

(二)超越法定职权作出准予行政许可决定的;

(三)违反法定程序作出准予行政许可决定的;

(四)对不具备申请资格或者不符合法定条件的申请人准予行政许可的;

(五)依法可以撤销行政许可的其他情形。

被许可人以欺骗、贿赂等不正当手段取得行政许可的,应当予以撤销。

依照前两款的规定撤销行政许可,可能对公共利益造成重大损害的,不予撤销。

《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

第四十条:在城市、镇规划区内进行建筑物、构筑物、道路、管线和其他工程建设的,建设单位或者个人应当向城市、县人民政府城乡规划主管部门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确定的镇人民政府申请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

申请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应当提交使用土地的有关证明文件、建设工程设计方案等材料。需要建设单位编制修建性详细规划的建设项目,还应当提交修建性详细规划。对符合控制性详细规划和规划条件的,由城市、县人民政府城乡规划主管部门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确定的镇人民政府核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

城市、县人民政府城乡规划主管部门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确定的镇人民政府应当依法将经审定的修建性详细规划、建设工程设计方案的总平面图予以公布。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七十条 行政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判决撤销或者部分撤销,并可以判决被告重新作出行政行为:

(一)主要证据不足的;(二)适用法律、法规错误的;(三)违反法定程序的;(四)超越职权的;(五)滥用职权的;(六)明显不当的。

第七十四条 行政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判决确认违法,但不撤销行政行为:

(一)行政行为依法应当撤销,但撤销会给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造成重大损害的;

(二)行政行为程序轻微违法,但对原告权利不产生实际影响的。

行政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不需要撤销或者判决履行的,人民法院判决确认违法:

(一)行政行为违法,但不具有可撤销内容的;

(二)被告改变原违法行政行为,原告仍要求确认原行政行为违法的;

(三)被告不履行或者拖延履行法定职责,判决履行没有意义的。


案例来源:

伍某元与黄梅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撤销规划许可案(2015)鄂武穴行初字第00086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