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5-07-31
发布日期:2019-05-28
阅 读 量:20
  • 胜诉代理:
  • 临湘市民声法律服务所

案例释义:

1、承运人不得擅自处理运输货物。在货运合同中,托运人或者收货人不支付运费、保管费以及其他运输费用的,承运人对相应的运输货物享有留置权。留置的财产为可分物的,留置物的价值应当相当于债务的金额。留置权人负有妥善保管留置物的义务,因保管不善致使留置物灭失或者毁损的,留置权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如收货人不明或者收货人无正当理由拒绝受领货物的,承运人也可以提存货物。

2、车辆挂靠,是指为了交通营运过程中的方便,将车辆登记为某个具有运输经营权资质的单位名下,以单位的名义进行运营,并由挂靠者向被挂靠单位支付一定的管理费用。因挂靠人的行为导致他人损失的,被挂靠单位须对此承担连带责任。


案情介绍:

法院查明,2014年5月间,湖北省京山县田某海承揽了湖北省仙桃市汪洲河沔阳公园绿化工程,因急需绿化树木,田某海便电话与原告肖某梅联系,要求帮其收购一批榉树。原告肖某梅便找到老乡熊某华帮其在临湘市定湖镇收购,共收树15棵,总计价款为42000元。因急需将这批树从临湘市运送到湖北省仙桃市汪洲河的绿化工地。2014年5月7日,原告经熊某华介绍联系,委托中介方岳阳市博大物流的江某军联系运输车辆。2014年5月8日,经长沙市金达物流有限公司介绍,被告董某军到岳阳市博大物流江泽军处,签订了《湖南省岳阳市货物运输配载信息服务货物运输协议书》,中介方岳阳市博大物流江某军代原告在该协议上签字。双方约定:1、货物运输为树苗;2、起运地点为临湘;3、到达地点为湖北仙桃;4、全程运杂费为3300元;5、货到付款等合同条款。同天,被告董某军驾驶苏CTXXX8号大货车来到临湘市按原告的要求,装载了15棵绿化商品树,前往湖北仙桃。2014年5月9日,到达目的地仙桃绿化工地后,因天气原因下大雨,无法卸树,加之到达沔阳公园绿化工地还有一段泥泞路段,被告不肯开进去,只能等到雨停后才能作业。经与被告董某军协商原告提出补偿被告500元压车费未果。直至第二天下午,双方因吊卸树木发生争吵。被告董某军一气之下连夜在原告不知情的情况下,将15株绿化商品榉树全部拖回自己家里,2014年5月11日上午8时许,原告请来了吊车及人工帮其卸树时,发现所载车辆及树木不见了,便电话联系被告董某军,被告回答已将树拖回家了,并称如果要树,拿2万元钱来拖树。原告便向湖北省仙桃市公安局沙嘴派出所报案。后经多次电话协商未果。

原告肖某梅认为,双方之间签订了运输合同,被告应按合同的约定将绿化商品树运送至目的地,被告董某军在双方发生争吵之后,一气之下将原告的树木偷偷运回家里,是一种严重的违约和侵权行为,给原告造成了重大的经济损失,应该赔偿。被告邳州市东飞运输有限公司(以下简疥东飞运输公司)作为运输车辆的所有权人,应承担连带责任。为此,向临湘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被告董某军答辩称:原告诉称完全不实,2014年5月9日早上到达目的地,根据运输约定货到卸车付款。因本案原告与仙桃绿化工地因树木不符合规格约定要求,双方争吵不休,把被告车辆压到5月10日下午,无奈之下被告找原告讲明车已来到两天了,如再不卸车原告不但付被告车运费还得付被告两天压车费,并再次要求原告卸车付费,让被告好接其他业务。原告当时讲,“我现在已经亏损了,不能给你加钱,车暂时不卸,等我协商好再卸,你如不等的话你可以走,愿把树拉哪都行,随便你”。原告人的霸气语气使被告无法忍受,一气之下被告当日晚上将车开走,回到家后租了一块土地将树从车上吊下植入地里,还派专人看管,并到被告当地派出所报案并讲明了原由,此后,被告从未接到原告人的来电协商。一年之后,原告向法院起诉要求赔偿,此行为不符合情理,并且原告诉称中也未证明一年之内与被告方电话协商解决的内容。

被告董某军认为,货物运到时原告应找人将车卸下付运费,让被告回家或接其他业务,卸车后原告再与业主协商解决双方争议,不应当压被告车辆不卸货,并拒不承担压车损失。原告过错在先。一年之内没有与被告协商解决。根据相关法律规定,由于原告人的过错行为给被告造成的损失,由过错方承担全部责任。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判令原告人赔偿被告的各项损失101960元,诉讼费由原告承担。

被告东飞运输公司答辩称:苏CTXXX8、苏CXXX9系挂靠我公司经营运输,实际所有权人为李某军、董某军二人,于2011年8月27日与我公司签订车辆经营合作协议,协议明确约定,车辆苏CTXXX8、苏CXXX9挂靠东飞运输公司经营,东飞运输公司不收取任何费用,不参与车辆营运收入,车辆所有权归董某军、李某军所有,经营行为属自主行为,如引起一切民事法律责任由实际车主本人承担。2014年5月,该车辆在实际运输中以个人名义与中介机构签订车辆运输协议,并没有告知挂靠公司,也未得到公司授权,东飞运输公司并未参与运输合同的订立,并不是合同的相对方,故被告董某军在承运货物时,造成原告货物损失,公司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另查明:苏CTXXX8、苏CXXX9运输车辆系东飞运输公司所有,被告董某军与李某军系该车实际所有权人,并挂靠在东飞运输公司名下。由于被告董某军的不当行为,造成原告卸车费损失1300元,可得利益损失8500元。

2015年7月31日,湖南省临湘市人民法院作出判决。


诉讼请求:

1、两被告连带赔偿原告被私下拖走15株绿化商品树木款50500元,其他损失8000元,小计58500元;

2、两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争议焦点:

被告董某军的行为是否构成违约及东飞运输公司是否应负连带责任。


裁判理由:

湖南省临湘市人民法院认为:

一、被告董某军的行为是否构成违约。被告董某军将货物运输至目的地仙桃绿化工地附近后,因天下大雨,道路泥泞,只能等到雨停后才能进行吊卸树木作业。因此变故,被告董某军要求原告补偿压车费,但协商未果。直至第二天,双方再次因先吊卸树木还是先支付运费发生争吵。被告董某军认为原告的行为构成了拒绝受领货物和支付其他运输费用(压车费),遂将货物运至江苏老家。本院认为,在因天气原因而发生迟延卸货的情况下,被告董某军要求原告补偿压车费的要求有理。但其将承运的货物擅自运至江苏老家的行为却严重违反了承运人的义务,构成违约。第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一十五条规定,托运人或者收货人不支付运费、保管费以及其他运输费用的,承运人对相应的运输货物享有留置权,但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根据上述规定,被告董某军可以留置与运费(3300元)和其他运输费用(压车费)等值的货物;第二:《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一十六条规定,收货人不明或者收货人无正当理由拒绝受领货物的,依照本法第一百零一条的规定,承运人可以提存货物。被告董某军可以依据上述规定将所承运的货物提存。因此,不管原告是拒付运费还是拒绝受领货物,上述救济手段,被告董某军作为承运人应该依照法律规定行使留置权或将货物提存,而不是“一气之下”将货物运至自己的老家江苏。因此,被告董某军的行为不符合法律规定,构成违约,应对原告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在被告董某军本人先行重大违约的情形下,其要求判令原告赔偿各项损失101960元的辩解意见,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二、被告东飞运输公司是否负连带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荼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四十三条规定,个体工商户、个人合伙或私营企业挂靠集体企业并以集体企业的名义从事生产经营活动的,在诉讼中,该个体工商户、个人合伙或私营企业与其挂靠的集体企业为共同诉讼人。因此,将被告东飞运输公司列为本案当事人于法有据。被告东飞运输公司辩称,“该车辆在实际运输中以个人名义与中介机构签订车辆运输协议,并没有告知挂靠公司,也未得到公司授权,东飞运输公司并未参与运输合同的订立,并不是合同的相对方,故被告董某军在承运货物时,造成原告货物损失,公司不应承担赔偿责任。”本院认为,被告东飞运输公司的辩解理由不能成立。其一,作为苏CTXXX8车辆的挂靠法人,明知他人的挂靠是利用自己的资质和公司信誉从事民商事活动,对其中的风险是有预知的。“如引起一切民事法律责任由实际车主本人承担”这一由两被告签订的合同内容正是两被告心理状态的外在反映。其二,车辆挂靠的实质是,运输公司向不具备运输资格的主体非法转让、租借运输经营权或部分运输经营权的行为,是违背行政许可、规避国家有关行业市场准入制度的行为。也就是说,该挂靠行为具有违法性。其三,两被告签订的合同内容只能约束两被告,对合同之外的人没有约束力。其四,挂靠货运车辆常年在外,流动性大,在车辆外出的情况下,由驾驶人签订合同,符合情理和行业习惯。因此,被告东飞运输公司违法允许被告董某军的车辆挂靠,主观上具有过错,在挂靠车辆造成他人利益损失的情况下,应当与构成重大违约的挂靠车辆所有人共同承担赔偿责任,不能以此认为系挂靠或未参与经营为由对抗第三人。

在庭审中,原告提出其他损失8000元,因未提供确切证据,本院不予支持。


裁判结果:

一、限被告董某军在本判决书发生法律效力后十日内赔偿原告肖某梅货物损失42000元、卸车费损失1300元、可得利益损失8500元,合计51800元;

二、被告东飞运输公司对被告董某军的赔偿款项负连带清偿责任。

本案受理费1260元,由被告董某军负担。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一百零七条 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

第一百一十三条 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给对方造成损失的,损失赔偿额应当相当于因违约所造成的损失,包括合同履行后可以获得的利益,但不得超过违反合同一方订立合同时预见到或者应当预见到的因违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损失。

第三百一十五条 托运人或者收货人不支付运费、保管费以及其他运输费用的,承运人对相应的运输货物享有留置权,但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

第三百一十六条 收货人不明或者收货人无正当理由拒绝受领货物的,依照本法第一百零一条的规定,承运人可以提存货物。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一百三十条 二人以上共同侵权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

第八十四条 因保管合同、运输合同、加工承揽合同发生的债权,债务人不履行债务的,债权人有留置权。

法律规定可以留置的其他合同,适用前款规定。

第八十五条 留置的财产为可分物的,留置物的价值应当相当于债务的金额。

第八十六条 留置权人负有妥善保管留置物的义务。因保管不善致使留置物灭失或者毁损的,留置权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

第四十三条 个体工商户、个人合伙或私营企业挂靠集体企业并以集体企业的名义从事生产经营活动的,在诉讼中,该个体工商户、个人合伙或私营企业与其挂靠的集体企业为共同诉讼人。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道路交通损害赔偿司法解释》

第三条 以挂靠形式从事道路运输经营活动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当事人请求由挂靠人和被挂靠人承担连带责任的,法院应予支持。原、被告之间是挂靠关系,被告发生的交通事故,原告作为被挂靠单位,根据法律规定原告需要就被告的责任承担连带责任。


案例来源:

肖某梅诉邳州市东飞运输有限公司等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2015)临民初字第522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