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7-07-27
发布日期:2019-05-27
阅 读 量:34
  • 胜诉律师:
  • 湖南安必信律师事务所

案例释义:

1、两个以上承运人以同一运输方式联运的,与托运人订立合同的承运人应当对全程运输承担责任。损失发生在某一运输区段的,与托运人订立合同的承运人和该区段的承运人承担连带责任。

2、货物的毁损、灭失的赔偿额,当事人有约定的,按照其约定;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可以协议补充,不能达成补充协议的,按照合同有关条款或者交易习惯确定;仍不能确定的,按照交付或者应当交付时货物到达地的市场价格计算。


案情介绍:

原告长沙市天心区羽泉沪泵机电设备经营部(以下简称羽泉沪泵经营部)诉称:原告于2015年9月8日在长沙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天心分局注册登记,从事经营“羽泉”水泵系列产品。2015年10月10日,原告与郴州市开发区望江水泵经营部(以下简称望江水泵经营部)签订“羽泉”水泵地级代理合同,开始向望江水泵经营部供应“羽泉”水泵产品,合同约定由原告按望江水泵经营部要求发到货运站,望江水泵经营部到货运站收货后将货款付给原告。2016年7月21日,望江水泵经营部与原告签订“羽泉”水泵产品销售合同一份,合同约定货款金额为人民币19700元,交货地为湖南永州新田货运站。2016年7月26日,原告委托第三人温州巨邦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巨邦物流公司)株洲分公司将该销售合同中所销售水泵产品包装成木箱5件、纸箱1件,从被告新田县和记兴达物流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和记兴达公司)长沙大桥一区老一栋东头门面收货点发运至永州市新田县,收货人为望江水泵经营部负责人宋女士,并注明为等通知提货。货物运输到新田后收货人宋女士按平时合作惯例多次与被告确认货物存储费用由收货人承担需待原告通知方能提货。但在2016年9月18日收货人再次电告要求提货时却被告知货物已被他人提走。被告未依约定待原告通知将货物交由指定收货人宋女士提货,导致货物无法追回,造成原告损失。原告要求被告赔偿相关损失,但双方不能达成一致意见,原告遂于2016年12月19日起诉至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法院。

被告辩称,1、被告从第三人处承运了6件货物从长沙市至永州市新田县。货物抵达新田县后几个月没有人收货。被告电话告知第三人巨邦物流有限公司该货物怎么处理,第三人答复说马上和委托人联系。过了几天就没有音讯。被告又电话联系第三人,第三人称给予3天时间处理。3天过后第三人没有联系被告。又过了几天,有个叫胡某艳的人来被告处提货。胡某艳曾经受宋女士委托过来看过这批货,胡某艳此次提货恰好在被告与第三人联系后,被告猜测胡某艳是受宋女士委托过来提货。所以被告将货物交给了胡某艳。之后,原告也来新田县进行了核实,实际提货人为胡某艳,只是原告没有拿到货款,所以才有了本次诉讼。2、被告根据第三人的指示履行了运输合同的全部义务。被告在运输过程中不存在过错,货物也已经交给了实际收货人胡某艳及其丈夫何某英,名义收货人宋女士是郴州的经销商,不可能在新田县签收货物,宋女士安排实际收货人胡某艳夫妇签收了货物,胡某艳夫妇当时也愿意向宋女士付款,也告诉了设备的实际使用工地。被告也通过电话联系了何某英,确认何某英是根据宋女士的指示收到的货物,但何某英及其妻子胡某艳没有向宋女士支付货款。被告在承运货物过程中没有违约行为,不应当承担民事责任。综上,原告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法院查明,原告于2015年9月8日在长沙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天心分局注册登记,从事经营“羽泉”水泵系列产品。2015年10月6日,原告与第三人巨邦物流公司签订一份《货物运输合作协议》,约定:合同期为三年,从2015年10月8日起到2018年10月7日止。上述合同期内,原告委托第三人运输货物,运输方式为汽车公路运输,具体线路为温州至湖南省内各地的运输及中转。第三人按照运单的要求,在规定的期限内,将货物运到原告指定的地点,交给原告指定的收货人。承运的货物第三人要负责安全,保证货物无短缺、无损坏,如出现此类问题,应承担赔偿义务。运费按第三人实际承运货物的里程及重量计算,具体标准按照运单约定执行。第三人在将货物交给收货人时,应向其索要收货凭证,作为完成运输义务的证明,持收货凭证与原告结算。原告对第三人所提交的收货凭证进行审核,在确认该凭证真实有效且货物按期运达无缺失损坏问题后10日内付清当次运费。协议对其他事项还进行了约定。

2016年7月26日,原告委托第三人将涉案货物从长沙市运输至永州市新田县,第三人将涉案货物转委托给被告承运。被告向第三人开具了一张托运单,载明:发货人巨邦;收货人宋女士;货物品名木箱5件及纸箱1件,合计6件;等通知发货189××××7857;运费500元,长沙叉车30元,合计530元,提付。托运须知……(3)货物必须参加保险,如不参加保险出现货物损失,承运方最多赔偿运费的2倍,货物损耗在2%内属正常损耗。之后,被告将涉案货物运输至永州市新田县并交付给胡某艳,胡某艳向被告支付了费用530元。

另查明,1、原告向本院提供了其分别于2015年10月10日、2016年7月21日与望江水泵经营部(登记的经营者为周菜)签订的《羽泉水泵地级代理合同》、《羽泉水泵产品销售合同》,拟证明(1)原告同意授予郴望江水泵经营部为湖南省郴州、永州地区级代理,代理产品为上海泵阀制造有限公司生产的“羽泉”水泵系列产品。代理期限为2015年10月10日至2018年10月10日。(2)被告承运的涉案货物金额为19700元(不含税),收货人为宋女士(电话158××××5347)。2、原告向本院提供了望江水泵经营部出具的《货物收取人陈述》,拟证明(1)宋女士为宋某清,涉案货物金额为19700元。(2)被告在收货人宋某清不知情的情况下自行处理了货物,被告多次承诺会追回货款或者货物。故望江水泵经营部至今未向原告支付货款。3、原告对诉求中的利息明确为以19700元为基数按照同期银行贷款利率标准从2016年9月18日起计算至全部货款实际付清之日止。

2017年7月27日,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


诉讼请求:

1、判令被告、第三人连带赔偿原告款项人民币19700元及利息246元(暂计算2016年9月18日至2016年12月18日),两项合计19946元,并赔偿自起诉之日至款项付清之日的利息损失(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标准计算);

2、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争议焦点:

本案的赔偿责任主体应当是谁以及赔偿数额为多少。


裁判理由:

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法院认为:

一、关于本案的赔偿责任主体。《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一十三条规定,两个以上承运人以同一运输方式联运的,与托运人订立合同的承运人应当对全程运输承担责任。损失发生在某一运输区段的,与托运人订立合同的承运人和该区段的承运人承担连带责任。原告将涉案货物交给第三人承运,第三人又将涉案货物转委托给被告承运。被告在承运过程中未将涉案货物交付给指定的收货人,导致货物无法追回,给原告造成了损失。根据法律规定,应由被告和第三人就货物损失向原告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被告辩称其根据收货人宋某清的指示将货物交给了胡某艳,其不应承担民事责任,因被告未提供充分证据予以证明,故本院对其辩解不予采信。

二、关于赔偿数额。原告提供了其与望江水泵经营部签订的《羽泉水泵产品销售合同》及望江水泵经营部出具的《货物收取人陈述》,拟证明货物损失为19700元,而被告不认可原告主张的货物损失。对于货物损失,本院认为,望江水泵经营部出具的《货物收取人陈述》系证人证言,证人未到庭接受质询,且证人与原告有一定利害关系,该证据的证明力较弱,原告自身提供的销售合同,也不足以证明货物的实际损失,并且原告从2015年9月起就经营“羽泉”水泵系列产品,必然经常办理委托运输业务,对货物办理运输时是否应当申明货物价值的约定以及物流行业的交易习惯应当知晓。故应当按照被告托运单上对于未办理货运保险时赔偿条款的约定,由被告和第三人按照运费2倍的标准承担赔偿责任,即被告和第三人连带赔偿原告1000元。原告主张被告和第三人连带赔偿损失19700元,对其主张超出部分,本院不予支持。原告主张利息损失,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


裁判结果:

一、被告和记兴达公司、第三人巨邦物流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连带赔偿原告羽泉沪泵经营部1000元;

二、驳回原告羽泉沪泵经营部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299元,由原羽泉沪泵经营部负担284元,被告和记兴达公司、第三人巨邦物流公司共同负担15元。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八条 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

第六十条 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当事人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根据合同的性质、目的和交易习惯履行通知、协助、保密等义务。

第六十一条 合同生效后,当事人就质量、价款或者报酬、履行地点等内容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可以协议补充;不能达成补充协议的,按照合同有关条款或者交易习惯确定。

第一百零七条 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

第二百九十条 承运人应当在约定期间或者合理期间内将旅客、货物安全运输到约定地点。

第三百零九条 货物运输到达后,承运人知道收货人的,应当及时通知收货人,收货人应当及时提货。收货人逾期提货的,应当向承运人支付保管费等费用。

第三百一十二条 货物的毁损、灭失的赔偿额,当事人有约定的,按照其约定;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按照交付或者应当交付时货物到达地的市场价格计算。法律、行政法规对赔偿额的计算方法和赔偿限额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

第三百一十三条 两个以上承运人以同一运输方式联运的,与托运人订立合同的承运人应当对全程运输承担责任。损失发生在某一运输区段的,与托运人订立合同的承运人和该区段的承运人承担连带责任。


案例来源:

长沙市天心区羽泉沪泵机电设备经营部与新田县和记兴达物流有限责任公司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2016)湘0111民初9508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