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7-07-21
发布日期:2019-05-24
阅 读 量:21
  • 胜诉律师:
  • 新疆元正律师事务所
  • 新疆元正律师事务所

案例释义:

1、当事人订立合同,采取要约、承诺的方式。要约是希望和他人订立合同的意思表示,承诺是受要约人同意要约的意思表示,承诺生效时合同成立。当事人发出要约到达受要约人时生效,要约亦可以撤销,但撤销要约的通知应当在受要约人发出承诺通知之前到达受要约人。

2、根据《合同法》的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要约不得撤销:(一)要约人确定了承诺期限或者以其他形式明示要约不可撤销;(二)受要约人有理由认为要约是不可撤销的,并已经为履行合同做了准备工作。


案情介绍:

原告吴某光诉称:2007年11月原告与郭某春、被告褚某跃共同出资60万元设立新疆时星驭驾驶员培训学校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时星驭驾校),2016年8月16日,被告向原告发送通知,表示愿意将自己持有的时星驭驾校股权以32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其他股东。9月4日原告与被告达成初步意向,由原告受让被告拟转让的股权。之后,原告委托律师与被告就股权转让协议具体条款进行商定,并针对股权转让过程中涉及的公司财务资料收集、交接,以及公司资产状况等问题多次进行沟通、磋商,双方最终定于2016年11月25日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并办理公司各项手续、资产交接。11月21日,被告突然反悔,不同意以320万元的价格转让股权。原告认为,被告在订立股权转让协议过程中违反诚实信用原则,给原告造成损失,应当承当赔偿责任,故诉至乌鲁木齐市新市区人民法院。

被告褚某跃辩称:原告的诉请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原、被告之间始终未达成合同,被告不存在违背诚信原则的行为。

法院查明,2007年11月原告吴某光与被告褚某跃、案外人郭某春共同出资60万元成立时星驭驾校,其中原告认缴出资10万元、案外人郭某春认缴出资10万元、被告褚某跃认缴出资40万元,三方于2007年11月20日将认缴出资额实缴到位。2016年8月,被告向原告发送“股东会召开通知”,通知会议议题:“1、关于股东之间股权的转让一事,股东褚某跃愿意收购股东郭某春、股东吴某光二人的股权,出价为80万/1人(不含税)。2、以上意向如二位股东不同意,褚某跃也愿意将本人的股权转让给二位股东,出价为80%,320万(不含税),本人退出经营。3、如同意上述第一条议项,在转让股权时学校扣除二位股东在起诉学校时的5万元诉讼费,各2.5万元在校挂账,另还有郭某春的借款5万元一并退还学校。4、如以上三项议题二位股东都不同意,就聘评估公司对学校进行实体评估,评估后按评估结果,再根据各位股东股份比例进行相互收购,评估费用按比例平摊。5、如有其它无法预料的事项在会议上临时商议”。2016年9月4日,被告褚某跃、案外人郭某春、原告吴某光的妻子杨某玲在该“股东会召开通知”下方签名。庭审中原、被告对杨某玲代原告签名的行为未提出异议。

2016年9月18日,原告与天阳律所签订“专项服务合同”,约定原告委托该律所张某红律师为原告受让被告褚某跃、案外人郭某春持有的时星驭驾校股权提供相关法律服务,约定合同签订之日支付服务费2万元、与褚某跃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之后三日内支付(服务费)4万元。9月19日,原告通过杨桂玲的银行卡向委托律师张某红转账支付2万元。11月23日,被告褚某跃向原告告知不同意以320万元转让价格与原告签订股权转让合同。原告称其为达成股权转让协议实际支出咨询服务费2万元,系因被告违约造成原告损失。

2017年7月21日,乌鲁木齐市新市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


诉讼请求:

判令被告赔偿原告损失22000元、承担原告律师代理费3000元。


争议焦点:

原、被告之间是否已达成合同。


裁判理由:

乌鲁木齐市新市区人民法院认为: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下称合同法)第十三条规定“当事人订立合同,采取要约、承诺的方式”,要约是希望和他人订立合同的意思表示,承诺是受要约人同意要约的意思表示,承诺生效时合同成立。合同法第十九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要约不得撤销:(一)要约人确定了承诺期限或者以其他形式明示要约不可撤销;(二)受要约人有理由认为要约是不可撤销的,并已经为履行合同做了准备工作”。

一、被告向原告发送召开股东会通知、告知股东会议题为“股东之间股权的转让”、拟商讨股权转让方案之一为被告拟以320万元价格将其所持股权转让给原告或另一股东,即被告提出股权转让方案,希望原告接受该方案并与之订立股权转让协议,此为被告向原告提出订立股权转让协议的要约;

二、被告向原告发送的召开股东会通知中未确定承诺期限,庭审中原告也未提交证据证明被告以其他形式表明与原告订立股权转让协议的要约不可撤销,即被告提出的与原告订立股权转让协议的要约不存在合同法第十九条规定“要约不得撤销”的情形;

三、原告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可独立与被告商定股权转让协议相关事宜,原告因订立股权转让协议所产生的咨询服务费、交通费不属于其订立股权转让协议的必须支出,且原告未向法庭提交其主张交通费及本案律师代理费的相应证据,不能证明原告实际支出了交通费和本案律师代理费。

综上,本案原、被告就转让股权进行协商,最终未达成合意,尚处于被告向原告提出要约阶段。被告所提出的要约不存在法律规定的“要约不得撤销”的情形。现被告不同意以之前承诺的价格转让股权,撤销要约,不违反法律规定。原告要求被告赔偿其因订立股权转让协议而发生的咨询服务费、交通费、律师代理费,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全部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212.5元,由原告负担。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十六条 要约到达受要约人时生效。

第十八条 要约可以撤销。撤销要约的通知应当在受要约人发出承诺通知之前到达受要约人。

第十九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要约不得撤销:(一)要约人确定了承诺期限或者以其他形式明示要约不可撤销;(二)受要约人有理由认为要约是不可撤销的,并已经为履行合同作了准备工作。


案例来源:

吴某光与褚某跃合同纠纷(2017)新0104民初3811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