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4-05-16
发布日期:2019-05-22
阅 读 量:26
  • 胜诉律师:
  • 上海汇业律师事务所

案例释义:

1、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的规定,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可以在劳动合同中约定保守用人单位的商业秘密和与知识产权相关的保密事项。对负有保密义务的劳动者,用人单位可以在劳动合同或者保密协议中与劳动者约定竞业限制条款,并约定在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后,在竞业限制期限内按月给予劳动者经济补偿。劳动者违反竞业限制约定的,应当按照约定向用人单位支付违约金。竞业限制的人员限于用人单位的高级管理人员、高级技术人员和其他负有保密义务的人员。竞业限制的范围、地域、期限由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约定,竞业限制的约定不得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

2、竞业限制经济补偿是对劳动者择业自由权受到限制的物质弥补。在双方约定了竞业限制并且劳动者已经履行竞业限制义务的情形下,用人单位应当依法支付已履行期间的竞业限制经济补偿。若劳动者违反了竞业限制义务,并不必然应当返还用人单位已支付的竞业限制经济补偿。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四)》第六条的规定,当事人约定了竞业限制但未约定相应经济补偿,劳动者履行竞业限制义务后,可按劳动合同解除或者终止前十二个月平均工资的30%主张经济补偿。本案中,法院判决书认为,该规定适用的前提是双方未约定相应的经济补偿,故劳动者在与用人单位约定经济补偿后,以经济补偿的数额低于前十二个月平均工资30%作为不遵守竞业限制的抗辩理由的,法院不予支持。


案情介绍:

原告刘某于2007年4月12日进入被告上海中兴软件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兴软件公司)工作,并于2011年8月8日签署“信息安全承诺书”,对保守中兴软件公司商业秘密等作出承诺。

刘某与中兴软件公司所签最后一份劳动合同约定,合同期限为2011年9月2日至2014年9月1日,刘某从事技术岗位工作,负有相关的保密义务、竞业限制义务等。刘某任职时系三级主任工程师,从事技术岗位工作。

2013年3月13日,刘某因个人原因向中兴软件公司提出辞职。

2013年4月18日,刘某与中兴软件公司签订“竞业限制协议书”,约定:(1)竞业限制范围是指中国境内与甲方(即中兴软件公司)经营范围相同或相近、有竞争关系的企业,包括但不限于:……16联想移动通信科技公司及其母公司/子公司、控股/参股以及关联公司……;(2)乙方(即刘某)自离职之日起,3个月内不得以直接或间接的方式为与甲方经营范围相同或相近的企业提供有偿或无偿的服务,也不得直接或间接经营与甲方经营范围相同或相近的企业(包括不得控股、参股或采用其他方式);(3)甲方向乙方支付竞业限制经济补偿7,470元,每月支付2,490元,共支付3个月;若乙方不履行本协议的竞业限制承诺等,则甲方可以停止发放本协议规定的竞业限制经济补偿,并追究乙方的违约责任。违约金金额为乙方在甲方离职前三个月平均月工资的12倍,同时乙方须返还甲方已经支付的竞业限制经济补偿等。

刘某与中兴软件公司劳动关系于2013年4月19日解除。中兴软件公司于2013年5月10日和6月10日前后,分两次支付刘某竞业限制经济补偿合计4,980元。刘某2013年1月至3月的平均月应得工资为9,394.17元。

2013年6月23日,刘某入职案外人“联想移动通讯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该公司为刘某缴纳了自该月起的社会保险费。

2013年8月19日,中兴软件公司向上海市浦东新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裁令刘某支付其公司违反竞业限制违约金112,730元、返还其公司2013年5月至6月竞业限制经济补偿4,890元。该仲裁委员会作出裁决,支持了中兴软件公司的全部仲裁请求。

另查明,案外人“联想移动通讯科技有限公司”经营范围为:研发、生产、维修、测试移动通信产品、电子信息产品、电子计算机、家用视听设备、家用电器及上述产品零部件、外部设备、软件、信息系统及网络产品;与上述各项相关的技术引进、技术合作、技术转让;技术进出口、技术开发、技术服务、技术咨询。“联想移动通讯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隶属于“联想移动通讯科技有限公司”,从事后者经营范围内的咨询及业务联络。中兴软件公司经营范围为:软件的开发、设计、制作、销售自产产品,并提供相关的技术咨询和技术服务。

刘某不服上海市浦东新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的仲裁裁决,遂诉至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一审法院判决刘某支付中兴软件公司竞业限制违约金。刘某不服,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上诉人刘某诉称,1、“信息安全承诺书”属于格式性的、对员工进行一般性告知的文书。2、劳动合同中虽然也涉及了保密条款,但内容也属于格式性的、对员工进行一般性告知的形式。3、该公司没有证据证明其知晓该公司的商业秘密。

2014年5月16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二审判决。


诉讼请求:

一审原告刘某诉请:判令原告不支付被告竞业限制违约金112,730元、不返还被告2013年5月至6月的竞业限制经济补偿4,890元。

二审上诉人刘某诉请:撤销原判主文第一项,改判判决其不承担支付被上诉人中兴软件公司竞业限制违约金112,730元的义务。


争议焦点:

刘某与中兴软件公司约定的竞业限制经济补偿是否过低。


裁判理由: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对负有保密义务的劳动者,用人单位可以在劳动合同或者保密协议中与劳动者约定竞业限制条款,并约定在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后,在竞业限制期限内按月给予劳动者经济补偿。劳动者违反竞业限制约定的,应当按照约定向用人单位支付违约金。本案中,原、被告于2013年4月18日签订《竞业限制协议书》。原告称该协议书系其离职时被迫签订,但未对此提供相应证据加以证明,故本院对该意见不予采纳,认定该协议书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原告另称其不属高级管理人员或高级技术人员,属于非核心岗位,未接触过被告处商业秘密。经查,原告任职时系三级主任工程师,从事技术岗位工作,对保密义务事先亦作过承诺,应系可以接触到被告处商业秘密的人员,而竞业限制协议的签订并不以系高级管理人员或高级技术人员或系核心岗位为条件,故该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原告再称竞业限制协议限制了其劳动权而不具有法律效力。本院认为,竞业限制违约金制度系对用人单位商业秘密权益与劳动者择业自由权益的平衡,适度限制劳动者择业自由的同时给予相应的经济补偿作为弥补,故该意见本院亦不予采纳。原告又称双方约定的经济补偿仅为原告工资的20%,低于相关司法解释规定的30%。经查,依《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四)》第6条规定,当事人约定了竞业限制但未约定相应经济补偿,劳动者履行竞业限制义务后,可按劳动合同解除或者终止前十二个月平均工资的30%主张经济补偿。该规定适用的前提是双方未约定相应的经济补偿,而本案中双方已经明确约定了经济补偿的数额,该规定亦无双方约定的经济补偿不得低于前十二个月平均工资30%的意思,故原告相关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2013年4月18日《竞业限制协议书》有关竞业限制范围、期限、经济补偿数额、违约金等的约定未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应属合法有效,双方均应恪守。原告于2013年4月19日离职后,在约定的3个月竞业限制期内,即于2013年6月23日至联想移动通讯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工作。经查,该公司在双方竞业限制协议书警示的竞业限制企业范围之内,其经营范围与被告的经营范围亦有重合之处,故与被告存在竞争关系,原告的上述行为违反了双方约定的竞业限制义务,应当按照约定支付竞业限制违约金。原告主张《竞业限制协议书》约定的违约金数额过高,应予调整。综合考虑原告违约的主观过错程度、解除劳动合同前三个月平均工资的数额、竞业限制的期限等,双方约定的竞业限制违约金数额为原告离职前三个月平均月工资的12倍,尚属合理,未存在明显过高之处,故本院对原告的该主张亦不予采纳。根据原告离职前三个月平均工资数额,原告应当支付被告竞业限制违约金112,730元。

竞业限制经济补偿是对劳动者择业自由权受到限制的物质弥补。在双方约定了竞业限制并且劳动者已经履行竞业限制义务的情形下,用人单位应当依法支付已履行期间的竞业限制经济补偿。本案中,双方《竞业限制协议书》约定若原告违反了竞业限制义务,须返还已支付的竞业限制经济补偿。原告于2013年6月23日至联想移动通讯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工作,即自该日起违约,但于2013年4月20日至6月22日期间履行了双方约定的竞业限制义务,被告应当支付该段期间的经济补偿。双方所作返还该段期间经济补偿的约定存在明显不合理之处,本院予以调整。根据双方约定的竞业限制期限和经济补偿的数额、已经履行的期限和已经支付的数额等,本院确定被告已付的竞业限制经济补偿4,890元,原告无须返还。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对负有保密义务的劳动者,用人单位可以在劳动合同或者保密协议中与劳动者约定竞业限制条款,劳动者违反竞业限制约定的,应当按照约定向用人单位支付违约金。本案中,上诉人刘某与被上诉人中兴软件公司在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中对竞业限制作出了约定,且在刘某向该公司提出辞职后,双方又签订了“竞业限制协议”,就竞业限制相关内容作出了明确的约定。在此前提下,刘某于辞职后竞业限制期内即入职案外人“联想移动通讯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刘某的行为显然违反了其与中兴软件公司所约定的竞业限制义务,构成违约行为。至于刘某称“信息安全承诺书”属于格式性的、对员工进行一般性告知的文书;劳动合同中虽然也涉及了保密条款,但内容也属于格式性的、对员工进行一般性告知的形式,刘某的该说法在其已知晓并签署了相关文件的情形下,显然有违诚信原则。据此,原审法院根据查明的事实依法所作的判决正确,应予维持。上诉人刘某的上诉请求,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

1、原告刘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被告中兴软件公司竞业限制违约金112,730元;

2、原告刘某不返还被告中兴软件公司2013年5月至6月的竞业限制经济补偿4,890元。

二审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

第二十三条 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可以在劳动合同中约定保守用人单位的商业秘密和与知识产权相关的保密事项。

对负有保密义务的劳动者,用人单位可以在劳动合同或者保密协议中与劳动者约定竞业限制条款,并约定在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后,在竞业限制期限内按月给予劳动者经济补偿。劳动者违反竞业限制约定的,应当按照约定向用人单位支付违约金。

第二十四条 竞业限制的人员限于用人单位的高级管理人员、高级技术人员和其他负有保密义务的人员。竞业限制的范围、地域、期限由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约定,竞业限制的约定不得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

在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后,前款规定的人员到与本单位生产或者经营同类产品、从事同类业务的有竞争关系的其他用人单位,或者自己开业生产或者经营同类产品、从事同类业务的竞业限制期限,不得超过二年。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四)》

第六条 当事人在劳动合同或者保密协议中约定了竞业限制,但未约定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后给予劳动者经济补偿,劳动者履行了竞业限制义务,要求用人单位按照劳动者在劳动合同解除或者终止前十二个月平均工资的30%按月支付经济补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前款规定的月平均工资的30%低于劳动合同履行地最低工资标准的,按照劳动合同履行地最低工资标准支付。


案例来源:

刘某诉上海中兴软件有限责任公司劳动合同纠纷(2013)浦民一(民)初字第41467号,(2014)沪一中民三(民)终字第420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