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5-03-11
发布日期:2019-05-17
阅 读 量:32
  • 胜诉律师:
  • 江苏苏砝律师事务所
  • 江苏苏砝律师事务所

案例释义:

1、名誉是社会公众对特定民事主体的才干、品德、信誉、声望、形象等的客观综合评价,名誉权是民事主体依法享有的维护自己名誉并排除他人侵害的权利。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公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法人的名誉。公民和法人的名誉受到损害,有权要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

2、网络用户、网络服务提供者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他人姓名权、名称权、名誉权、荣誉权、肖像权、隐私权等人身权益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虽然在网络上侵权人、被侵权人是以虚拟名称出现,但其均系现实世界的民事主体在网络世界的映射,网络环境中虚拟的名称必然与现实生活中的自然人相对应,故网络侵权责任的权利和义务主体均应由虚拟名称所代表的自然人承担。

3、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网络用户或者网络服务提供者利用网络公开自然人基因信息、病历资料、健康检查资料、犯罪记录、家庭住址、私人活动等个人隐私和其他个人信息,造成他人损害,被侵权人请求其承担侵权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案情介绍:

被告熊某郁系南京市栖霞区熊某郁服装店业主。

2013年12月起,原告杨某瑶以“上莹大小姐”网名多次在熊某郁开设的网店购买汉服。

2014年5月,熊某郁无端猜疑杨某瑶高价倒卖其所购买的品名为“长相守”的汉服,并以“清辉阁媛媛”的网名不断在清辉阁官群发送侵害杨某瑶名誉的信息,指责杨某瑶系倒卖汉服的“黄牛”。针对熊某郁的指责,杨某瑶多次试图通过QQ以“上莹大小姐”之网名与网名为“步光步光媛媛”、“清辉阁媛媛”的熊某郁进行解释、沟通,同时杨某瑶在汉服商家吧贴出其所购买的汉服照片,澄清熊某郁所述的不实事实。但熊某郁全然不顾杨某瑶的申辩、解释,继续煽动且以悬赏的方式要求QQ群的会员对杨某瑶进行人肉搜索,意图查出杨某瑶的IP地址和个人信息予以爆料。在查出杨某瑶部分信息的同时,部分不明真相的会员采用侮辱性的语言对杨某瑶进行人身攻击,使得杨某瑶的名誉再次遭到侵害。

杨某瑶认为熊某郁上述行为侵犯其名誉,故于2014年7月22日向南京市秦淮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一审法院支持了原告杨某瑶的诉讼请求,熊某郁不服,向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上诉人熊某郁诉称,上诉人在“清辉阁官群”中发送的信息,未指明倒卖汉服者就是杨某瑶,也未公布杨某瑶的姓名和其他个人信息,上诉人作为卖家,对杨某瑶的姓名、地址、电话等个人信息是已知的,无需通过人肉搜索的方式查找,故上诉人不存在损害杨某瑶名誉的事实;杨某瑶自己在网络发贴披露相关信息,即使遭受第三人对其用侮辱性语言进行人身攻击,也系其自身行为所致,与上诉人无关;一审判决上诉人书面赔礼道歉超出杨某瑶的诉讼请求,显属不当。

被上诉人杨某瑶答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

2015年3月11日,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二审判决。


诉讼请求:

一审原告杨某瑶诉请:1、请求判令熊某郁在“百度贴吧”的“汉服商家吧”及“清辉阁官群”中公开向杨某瑶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恢复名誉;2、赔偿杨某瑶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元。

二审上诉人熊某郁诉请:请求法院撤销原判,改判驳回杨某瑶的诉讼请求。


争议焦点:

熊某郁是否侵害杨某瑶之名誉权。


裁判理由:

南京市秦淮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名誉是社会公众对特定民事主体的才干、品德、信誉、声望、形象等的客观综合评价,名誉权是民事主体依法享有的维护自己名誉并排除他人侵害的权利。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公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法人的名誉。公民和法人的名誉受到损害,有权要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要确定是否构成侵害名誉权的责任,应当根据受害人确有名誉被损害的事实、行为人行为违法、违法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有因果关系、行为人主观上有过错来认定。本案中,杨某瑶与熊某郁在涉案的互联网上登记的都是真实的信息,熊某郁在清辉阁官群等网站上以“步光步光媛媛”、“清辉阁媛媛”名义发帖,使用侮辱性的语言恶意贬低“上莹大小姐”的人格。“步光步光媛媛”、“清辉阁媛媛”和“上莹大小姐”虽属于网络世界的虚拟人,但该虚拟人系现实世界的民事主体在网络世界的映射,熊某郁的上述行为致使杨某瑶的社会评价降低,熊某郁主观上存在侮辱杨某瑶的故意,客观上对杨某瑶的名誉造成了侵害,故熊某郁的行为已构成名誉侵权,应依法承担侵权责任。熊某郁虽称所发布的帖子为其客服人员所为,但相应的互联网网名、网址等均由熊某郁提供,熊某郁应对其客服实施的不当行为承担责任,熊某郁的辩解意见,理由不成立,法院不予采信。由此,杨某瑶要求熊某郁在“百度贴吧”的“汉服商家吧”及“清辉阁官群”中公开对杨某瑶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恢复名誉的诉讼请求,法院予以支持。熊某郁在网络上发布有损杨某瑶名誉的帖子,侮辱意图明显,且阅读者众,必然会给杨某瑶带来一定的精神损害,故法院对杨某瑶要求熊某郁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诉讼请求亦予以支持。至于精神损害抚慰金的数额,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的规定,并结合本案情况,法院酌定为1000元。

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第一款规定:“网络用户、网络服务提供者利用网络侵害他人民事权益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本案中,熊某郁因怀疑有人高价转售在其网店购买的汉服,经其通过阿里旺旺以“步光步光媛媛”虚拟名称向虚拟名称为“上莹大小姐”的杨某瑶查证,其不顾杨某瑶的屡屡辩解,认定杨某瑶就是在上述贴吧转售汉服的人。后熊某郁网店的客服以“清辉阁媛媛”虚拟名称在清辉阁官群发布信息,公开贬称杨某瑶为不承认倒卖汉服的“嫌疑黄牛妹子”,并以在贴吧里公布杨某瑶的ID相威胁。在熊某郁向该群的会员悬赏400元及“红千”汉服名额人肉搜索杨某瑶的IP地址后,熊某郁又据其掌握的杨某瑶的地址、所购汉服的名称、型号、发货批次及数量等信息,不断向该群的会员提供搜索线索甚至地图以缩小搜索范围,最终使杨某瑶的部分个人信息在该群中公开,个人信誉受损。在杨某瑶被迫在“汉服商家吧”出示相关证据为自己辩白以澄清相关事实时,又遭受部分会员的辱骂,使杨某瑶的名誉再度受到侵害。据此,本院认为,杨某瑶虽以虚拟名称出现在“清辉阁官群”和“汉服商家吧”,但在网络环境中虚拟的名称必然与现实生活中的自然人相对应,故网络侵权责任的权利和义务主体均应由虚拟名称所代表的自然人承担。结合本案查明的事实,熊某郁虽在“清辉阁官群”不指名贬称杨某瑶为不承认倒卖汉服的“嫌疑黄牛妹子”,并向会员悬赏进行人肉搜索,但其行为具有明显的针对性,主观上存在损害杨某瑶名誉的故意,客观上亦造成杨某瑶的部分个人信息经熊某郁悬赏进行人肉搜索后在一定范围内公开,导致杨某瑶被迫在“汉服商家吧”澄清熊某郁怀疑的其倒卖汉服的不实事实时,又遭到部分会员不分青红皂白的辱骂,致使杨某瑶的名誉再度受损。因网络侵权较之现实生活中的侵权更具传播性、扩散性、影响范围不可控制性,故杨某瑶的该损害后果,与熊某郁的网络侵权行为具有关联性。根据《侵权责任法》上述规定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二条第一款规定的“网络用户或者网络服务提供者利用网络公开自然人基因信息、病历资料、健康检查资料、犯罪记录、家庭住址、私人活动等个人隐私和其他个人信息,造成他人损害,被侵权人请求其承担侵权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熊某郁的上述行为构成对杨某瑶名誉权的侵害,其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熊某郁关于其未损害杨某瑶名誉的意见,依据不足,本院不予采信。

关于一审判决熊某郁向杨某瑶书面赔礼道歉是否超出杨某瑶诉讼请求的问题,经查,2014年10月20日原审法院第二次庭审中,杨某瑶在法庭辩论终结前提交书面意见,明确其诉讼请求为熊某郁以书面形式向其赔礼道歉等,原审法院所作判决并未超出杨某瑶诉讼请求的范围。熊某郁上诉认为一审判决的内容超出杨某瑶的诉讼请求,缺乏依据,本院不予采信。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实体处理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上诉人熊某郁的上诉请求,证据不足,理由不充分,本院不予支持。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

1、熊某郁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杨某瑶书面赔礼道歉(内容须事先经法院审核);

2、熊某郁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在“百度贴吧”的“汉服商家吧”及“清辉阁官群”中公开为杨某瑶消除影响、恢复名誉(内容须事先经法院审核);

3、熊某郁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杨某瑶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元。

二审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三十六条 网络用户、网络服务提供者利用网络侵害他人民事权益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施侵权行为的,被侵权人有权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通知后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对损害的扩大部分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

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十二条 网络用户或者网络服务提供者利用网络公开自然人基因信息、病历资料、健康检查资料、犯罪记录、家庭住址、私人活动等个人隐私和其他个人信息,造成他人损害,被侵权人请求其承担侵权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下列情形除外:

(一) 经自然人书面同意且在约定范围内公开;

(二) 为促进社会公共利益且在必要范围内;

(三) 学校、科研机构等基于公共利益为学术研究或者统计的目的,经自然人书面同意,且公开的方式不足以识别特定自然人;

(四) 自然人自行在网络上公开的信息或者其他已合法公开的个人信息;

(五) 以合法渠道获取的个人信息;

(六) 法律或者行政法规另有规定。

网络用户或者网络服务提供者以违反社会公共利益、社会公德的方式公开前款第四项、第五项规定的个人信息,或者公开该信息侵害权利人值得保护的重大利益,权利人请求网络用户或者网络服务提供者承担侵权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第十五条 雇佣、组织、教唆或者帮助他人发布、转发网络信息侵害他人人身权益,被侵权人请求行为人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案例来源:

杨某瑶诉熊某郁名誉权纠纷(2015)宁民终字第322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