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6-01-07
发布日期:2019-05-16
阅 读 量:25
  • 胜诉律师:
  • 安徽省淮南市法律援助中心

案例释义:

1、根据《刑事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 被害人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而遭受物质损失的,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被害人或者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未提起附带民事诉讼,另行提起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可以进行调解,或者根据物质损失情况作出判决。但因受到犯罪侵犯,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或者单独提起民事诉讼要求赔偿精神损失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2、本案中,一审法院判决书认为,因残疾赔偿金不属于《刑事诉讼法》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的犯罪行为造成的物质损失,故不支持当事人的相应诉讼请求。二审法院生效判决书认为,因侵权行为造成受害人残疾的,必然会对受害人今后的生活和工作造成影响,造成受害人的生活成本增加或者劳动能力下降,进而变相地减少了受害人的物质收入,故残疾赔偿金应属于物质损失的范畴,刑事被害人有权主张残疾赔偿金并获得赔偿。


案情介绍:

尹某军与颜某奎同住淮南市田家庵区老龙眼洞泉村。2012年11月26日17时许,双方因小区菜地问题发生口角并厮打,颜某奎持刀将尹某军捅伤。尹某军随后被送往淮南市东方医院集团总医院治疗,经诊断为:全身多处刀刺伤、左坐骨神经挫伤、右腓总神经损伤。后尹某军转院至淮南新华医疗集团治疗。2013年8月22日,淮南市田家庵区人民法院作出(2013)田刑初字第00346号刑事判决,颜某奎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

原告尹某军认为颜某奎故意伤害致人轻伤,给尹某军造成的所有损失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遂于2014年8月25日向安徽省淮南市田家庵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一审法院对原告请求的精神抚慰金、残疾赔偿金不予支持。原告尹某军不服,向安徽省淮南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上诉人尹某军诉称:一、一审认定尹某军不存在误工系认定事实不清。尹某军在被颜某奎伤害时系在淮南市田家庵区振标装修部工作,尹某军对此提供了营业执照和考勤表予以证实。一审法院在查明上述事实的情况下,仍不支持误工费错误。二、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一审认为尹某军主张的精神抚慰金、残疾赔偿金,因其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规定的由犯罪行为造成的物质损失的范畴不予支持错误。因颜某奎的伤害造成尹某军十级伤残。颜某奎的刑事部分已经刑事处理,尹某军在刑事案件中并未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而是就颜某奎的民事人身侵权另行提起民事诉讼,不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故尹某军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相关规定提起人身损害赔偿,根据上述法律规定,颜某奎应赔偿精神抚慰金和残疾赔偿金。

被上诉人颜某奎辩称:一、参照《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的指导意见》的规定,一审不支持误工费正确;二、残疾赔偿金不属于因犯罪造成的物质损失的范畴,依法不应赔偿;三、本案不应支持精神抚慰金。

2016年1月7日,安徽省淮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二审判决。


诉讼请求:

一审原告尹某军诉请:

1、颜某奎赔偿尹某军医疗费、人体损伤程度鉴定费、复印费、住院伙食补助费、交通费、衣服鞋子损失共计13047.27元,残疾赔偿金、护理费、营养费、误工费、伤残鉴定费、被扶养人生活费、后续治疗费用待伤残鉴定后追加起诉;2、诉讼费由颜某奎承担。3、判令颜某奎赔偿误工费18283.87元、营养费3330元、护理费15234.25元、精神损害抚慰金8000元、残疾赔偿金46228元。

二审上诉人尹某军诉请:1、撤销原判;2、改判颜某奎向尹某军支付误工费18283.87元,残疾赔偿金46228元,精神抚慰金8000元,合计72511.87元;


争议焦点:

颜某奎应否对尹某军主张的误工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抚慰金承担赔偿责任。


裁判理由:

安徽省淮南市田家庵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他人财产、人身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本案双方纠纷已经刑事处理,颜某奎故意伤害尹某军,应当承担相应民事赔偿责任。另据我国刑事诉讼法及其相关司法解释规定,犯罪行为造成被害人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付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被害人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等费用。被害人或者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未提起附带民事诉讼,另行提起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可以进行调解,或者根据物质损失情况作出判决。因此,关于尹某军的各项主张:医药费8737.27元,支持合理部分7171.39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160元,尹某军三次住院合计111天,参照30元每天的伙食补助标准计算,尹某军的该项主张未超过法律规定,予以支持;交通费1080元,因尹某军没有提供相关的票据予以佐证,酌情确定交通费按照5元每天的标准计算,依法支持合理部分为555元;营养费3330元,经鉴定,尹某军所需的营养期为111天,按照30元每天的标准计算,尹某军的该项诉请符合法律规定,予以支持;护理费15234.25元,经鉴定,尹某军的护理期为150天,因尹某军未提供护理人员的收入状况,参照上一年度本省居民服务业和其他服务业平均工资37074元每年每人的标准计算,确定护理费的数额为15235.89元,尹某军主张15234.25元未超过法律规定,应予支持。尹某军关于病案复印费、衣服鞋子损失的诉请不符合法律规定,不予支持;关于鉴定费、误工费的诉请,依据不足,不予支持;关于残疾赔偿金、精神抚慰金的诉讼请求,因其并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的犯罪行为造成的物质损失,不予支持。综上,尹某军在本案中应获得的赔偿款为27340.64元(医药费7171.39元+护理费15234.25元+交通费555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160元+营养费2220元)。

安徽省淮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1、关于误工费。尹某军系退休职工,对于退休职工,如其主张误工费,其应向法院举出劳务合同或聘用合同、工资表、单位误工证明等证据。但尹某军仅向法院提交了营业执照和考勤表,且考勤表标注的日期为2012年6月至9月,时间段较短,上述证据不足以支持尹某军关于误工费的主张,对尹某军关于误工费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2、关于精神抚慰金。本案颜某奎已因伤害尹某军的犯罪行为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三个月,颜某奎被判处刑罚对尹某军是一种精神上的抚慰;且精神抚慰金不属于物质损失的范畴,故对尹某军关于精神抚慰金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3、关于残疾赔偿金。首先,从本案的事实和相关法律规定看,颜某奎的故意伤害行为致尹某军构成十级伤残。《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条规定,侵权人因同一行为应当承担行政责任或刑事责任的,不影响依法承担侵权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规定,侵权行为造成受害人残疾的,侵权人应当赔偿受害人残疾赔偿金。根据上述事实和法律规定,尹某军关于残疾赔偿金的诉讼请求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其次,从公平的角度看,犯罪行为对受害人造成的伤害甚至比纯粹的民事侵权造成的伤害更大,如不予支持残疾赔偿金,会导致受害人因遭受犯罪行为侵害得到的赔偿较少,遭受纯粹民事侵权行为的侵害得到的赔偿相对较多,对受害人不公平,支持残疾赔偿金更符合公平原则。再次,从残疾赔偿金的性质看,因侵权行为造成受害人残疾的,必然会对受害人今后的生活和工作造成影响,造成受害人的生活成本增加或者劳动能力下降,进而变相的减少了受害人的物质收入,残疾赔偿金应属于物质损失的范畴。综上,尹某军关于残疾赔偿金的诉讼请求应当予以支持。残疾赔偿金的数额参照2013年安徽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结合尹某军的伤残等级计算。残疾赔偿金的数额为46228元(23114元每年×20年×10%)。

另外,一审判决根据经鉴定确定的营养期限111天,按照30元每天的标准计算营养费的数额为3330元,但在判决主文中确定的营养费数额为2220元,计算错误,应予纠正,二审确定营养费的数额为3330元。

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但适用法律部分错误,应予改判。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

1、被告颜某奎于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一次性赔偿原告尹某军医药费7171.39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160元、交通费555元、营养费2220元、护理费15234.25元,合计27340.64元;

2、驳回原告尹某军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判决:

1、撤销淮南市田家庵区人民法院(2014)田民一初字第01805号民事判决;

2、被上诉人颜某奎于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一次性赔偿上诉人尹某军医疗费7171.39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160元、交通费555元,营养费3330元、护理费15234.25元、残疾赔偿金46228元,合计74678.64元;

3、驳回上诉人尹某军的其他诉讼请求。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九十九条 被害人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而遭受物质损失的,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被害人死亡或者丧失行为能力的,被害人的法定代理人、近亲属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

如果是国家财产、集体财产遭受损失的,人民检察院在提起公诉的时候,可以提起附带民事诉讼。

第一百零一条 人民法院审理附带民事诉讼案件,可以进行调解,或者根据物质损失情况作出判决、裁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一百三十八条 被害人因人身权利受到犯罪侵犯或者财物被犯罪分子毁坏而遭受物质损失的,有权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被害人死亡或者丧失行为能力的,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

因受到犯罪侵犯,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或者单独提起民事诉讼要求赔偿精神损失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一条 自然人因下列人格权利遭受非法侵害,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受理:

(一)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

(二)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

(三)人格尊严权、人身自由权。

违反社会公共利益、社会公德侵害他人隐私或者其他人格利益,受害人以侵权为由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受理。


案例来源:

尹某军与颜某奎健康权、身体权纠纷(2015)淮民一终字第00929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