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7-12-28
发布日期:2019-05-15
阅 读 量:91
  • 胜诉律师:
  • 河南正安律师事务所

案例释义:

根据《行政诉讼法》的规定,有权提起行政诉讼的,须是行政行为的相对人以及其他与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行政行为对其合法权益明显不产生实际影响,当事人提起诉讼,人民法院已经立案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本案中,居民房屋不在征收范围之内,人民法院认定房屋征收决定对其合法权益明显不产生实际影响,故驳回起诉。


案情介绍:

2014年6月27日,新乡市卫滨区人民政府作出卫政[2014]41号《关于调整京广铁路与中同街交汇处西北区域征收范围的决定》,将房屋征收范围调整为京广铁路以西、卫河以南、中同大街以北(不包含中同大街166号住宅房,房屋产权证书号:201003878)、立新巷以东。此前,新乡市卫滨区人民政府曾发布征收公告,依该公告,原告焦某顺的房屋属于征收范围之内,依新乡市卫滨区人民政府有关调整征收范围的决定,原告焦某顺的房屋在征收范围之外。

原告焦某顺不服新乡市卫滨区人民政府有关调整征收范围的决定,诉至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要求撤销该决定。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裁定驳回焦某顺起诉,焦某顺不服,向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其上诉称,新乡市卫滨区人民政府作出的卫政[2014]41号决定,对其权利产生实质性影响,其具有适格诉讼主体资格,该决定内容、程序、文件形式违法,严重侵犯其合法权益,一审裁定适用法律错误,请求撤销一审裁定。

2017年3月7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焦某顺不服,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再审申请人焦某顺申请再审称:一、卫滨区人民政府作出卫政〔2014〕41号决定送达方式错误,没有发布公告,而是直接送达,因此不对原征收公告产生效力,且剥夺了再审申请人及其他行政相对人的诉讼权利。二、原征收再审申请人房屋的项目符合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和城乡规划,且已经过公告,卫政〔2014〕41号决定将再审申请人从房屋征收范围之内排除出去,不符合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和城乡规划,严重侵害了再审申请人合法权益。

2017年12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再审审查裁定。


诉讼请求:

一审原告焦某顺诉请:撤销新乡市卫滨区人民政府作出卫政[2014]41号《关于调整京广铁路与中同街交汇处西北区域征收范围的决定》

二审上诉人焦某顺诉请:请求撤销一审裁定。

再审申请人焦某顺诉请:依法撤销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豫行终1474号行政裁定,裁定法院立案审理。


争议焦点:

焦某顺是否具有诉讼主体资格。


裁判理由:

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新乡市卫滨区人民政府作出卫政[2014]41号《关于调整京广铁路与中同街交汇处西北区域征收范围的决定》,将房屋征收范围调整为京广铁路以西、卫河以南、中同大街以北(不包含中同大街166号住宅房,房屋产权证书号:201003878)、立新巷以东。焦某顺的房屋不在征收范围之内,卫政[2014]41号决定对焦某顺的财产权不产生影响,焦某顺与被诉行政行为没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其起诉应依法予以驳回。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新乡市卫滨区人民政府作出卫政[2014]41号房屋征收决定,因焦某顺的房屋不在征收范围之内,该征收决定对焦某顺的合法权益明显不产生实际影响。一审法院裁定驳回焦某顺起诉的处理正确,本院予以维持。焦某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再审认为: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行政行为的相对人以及其他与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有权提起诉讼。《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八项规定,对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明显不产生实际影响的行政行为,已经立案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本案被诉的卫滨区人民政府作出的卫政[2014]41号《关于调整京广铁路与中同街交汇处西北区域征收范围的决定》,将房屋征收范围调整为京广铁路以西、卫河以南、中同大街以北(不包含中同大街166号住宅房,房屋产权证书号:201003878)、立新巷以东。再审申请人的房屋不在征收范围内,该决定对其合法权益明显不产生实际影响,原审法院裁定驳回其起诉,并无不当。


裁判结果:

一审裁定:

驳回焦某顺的起诉。

二审裁定:

驳回上诉,维持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豫07行初3号行政裁定。

再审审查裁定:

驳回再审申请人焦某顺的再审申请。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 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 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的,判决或者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 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法规错误的,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 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 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需要改变原审判决的,应当同时对被诉行政行为作出判决。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已经立案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

(一)不符合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规定的;

(二)超过法定起诉期限且无正当理由的;

(三)错列被告且拒绝变更的;

(四)未按照法律规定由法定代理人、指定代理人、代表人为诉讼行为的;

(五)未按照法律、法规规定先向行政机关申请复议的;

(六)重复起诉的;

(七)撤回起诉后无正当理由再行起诉的;

(八)行政行为对其合法权益明显不产生实际影响的;

(九)诉讼标的已为生效裁判所羁束的;

(十)不符合其他法定起诉条件的。

人民法院经过阅卷、调查和询问当事人,认为不需要开庭审理的,可以迳行裁定驳回起诉。


案例来源:

焦某顺、新乡市卫滨区人民政府二审行政裁定书(2016)豫行终1474号(2017)最高法行申8112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