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8-02-12
发布日期:2019-05-14
阅 读 量:18
  • 胜诉律师:
  • 河北存鹏律师事务所

案例释义:

判断行为人是否对受害人承担侵权赔偿责任,应从行为人行为本身是否具有违法性、行为人对死亡结果是否具有过错,行为人行为与死亡结果之间有无因果关系等方面分析确定根据。本案生效判决书认为,行为人追赶逃逸人之行为系制止正在发生的违法犯罪行为,属于见义勇为,不具有违法性,主观上亦不存在过错;在行为人追赶途中,受害人慌不择路发生意外死亡,该结果与朱某彪的追赶行为之间不具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


案情介绍:

2017年1月9日上午11时许,张某焕由南向北驾驶×××号两轮摩托车与张某来无证驾驶同方向行驶的无牌照两轮摩托车追尾相撞,张某焕跌倒、张某来倒地受伤、摩托车受损,后张某焕起身驾驶摩托车驶离现场。此事故经曹妃甸交警部门认定:张某焕负主要责任,张某来负次要责任。

事发当时,被告朱某彪驾车经过肇事现场,发现肇事逃逸行为即驾车追赶。追赶过程中,朱某彪多次向柳赞边防派出所、曹妃甸公安局110指挥中心等公安部门电话报警。报警内容主要是:柳赞镇一道档北两辆摩托车相撞,有人受伤,另一方骑摩托车逃逸,报警人正在跟随逃逸人,请出警。朱某彪驾车追赶张某焕过程中不时喊"这个人把人怼了逃跑呢"等内容。张某焕驾驶摩托车行至滦南县胡各庄镇西梁各庄村内时,弃车从南门进入该村村民郑某深家,并从郑某深家过道屋拿走菜刀一把,从北门走出。朱某彪见张某焕拿刀,即从郑某深家中拿起一个木凳,继续追赶。后郑某深赶上朱某彪,将木凳讨回,朱某彪则拿一木棍继续追赶。追赶过程中,有朱某彪喊"你怼死人了往哪跑!警察马上就来了",张某焕称"一会我就把自己砍了",朱某彪说"你把刀扔了我就不追你了"之类的对话。

走出西梁各庄村后,张某焕跑上滦海公路,有向过往车辆冲撞的行为。在被李某波驾驶的面包车撞倒后,张某焕随即又站起来,在路上行走一段后,转向铁路方向的开阔地跑去。在此过程中,曹妃甸区交通局路政执法大队副大队长郑某亮等人加入,与朱某彪一起继续追赶,并警告路上车辆,小心慢行,这个人想往车上撞。

张某焕走到迁曹铁路时,翻过护栏,沿路堑而行,朱某彪亦翻过护栏继续跟随。此时,与朱某彪一起追赶张某焕的某作亮等离开。朱某彪边追赶边劝阻张某焕说:被撞到的那个人没事儿,你也有家人,知道了会惦记你的,你自首就中了。

2017年1月9日11时56分张某焕自行走向两铁轨中间,51618次火车机车上的视频显示,朱某彪挥动上衣,向驶来的列车示警。

2017年1月9日12时02分,张某焕被由北向南行驶的51618次火车撞倒,后经检查被确认死亡。

在朱某彪跟随张某焕的整个过程中,两人始终保持一定的距离,未曾有过身体接触。朱某彪有劝张某焕投案的语言,也有责骂张某焕的言辞。

另查明,张某来在与张某焕发生交通肇事后受伤后,当日先后被送到曹妃甸区医院、唐山市工人医院救治,于当日回家休养,至今未进行伤情鉴定。张某焕死亡后其第一顺序法定继承人有二人,即其父张某福、其子张某凯。

2017年10月11日,大秦铁路股份有限公司大秦车务段滦南站作为甲方,与原告张某凯作为乙方,双方签订《铁路交通事故处理协议》,协议内容"2017年1月9日12时02分51618次列车运行在曹北站至滦南站之间90公里495处,将擅自进入铁路线路的张某焕撞死,构成一般B类事故;死者张某焕负事故全部责任;铁路方在无过错情况下,赔偿原告张某凯4万元。"

原告张某福、张某凯认为朱某彪对张某焕的死亡存在主观故意和明显过错,对张某焕死亡应承担赔偿责任,遂向河北省滦南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原告张某福、张某凯诉称: 2017年1月9日,被告朱某彪驾驶奥迪小轿车追赶骑摩托车的张某焕。后张某焕弃车在前面跑,被告朱某彪也下车在后面继续追赶,最终导致张某焕在迁曹线90公里495米处(滦南路段)撞上火车身亡。朱某彪在追赶过程中散布和传递了张某焕撞死人的失实信息;在张某焕用语言表示自杀并撞车实施自杀行为后,朱某彪仍然追赶,超过了必要限度;追赶过程中,朱某彪手持木凳、木棍,对张某焕的生命造成了威胁,并数次漫骂张某焕,对张某焕的死亡存在主观故意和明显过错,对张某焕死亡应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朱某彪辩称:被告追赶交通肇事逃逸者张某焕的行为属于见义勇为行为,主观上无过错,客观上不具备违法性,该行为与张某焕死亡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对张某焕的意外死亡不承担侵权责任。

2018年2月12日,河北省滦南县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判决,驳回原告张某福、张某凯的诉讼请求。。一审宣判后,原告张某福、张某凯不服,提出上诉。审理过程中,上诉人张某福、张某凯撤回上诉。2018年2月28日,河北省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准许其撤回上诉。


诉讼请求:

1、判令被告朱某彪赔偿张某焕的死亡赔偿金564980元、丧葬费28493.5元、以及原告张某福的生活费16330元,共计609803.5元。

2、本案的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争议焦点:

原告朱某彪应否对张某焕死亡应承担赔偿责任。


裁判理由:

河北省滦南县人民法院认为:

原告张某福、张某凯作为死者张某焕的近亲属,起诉要求被告朱某彪对张某焕的死亡承担侵权赔偿责任,根据一般侵权责任的构成要件及双方诉辩主张,本案审查的重点问题是被告朱某彪行为是否具有违法性;被告朱某彪对张某焕的死亡是否具有过错;被告朱某彪的行为与张某焕的死亡结果之间是否具备法律上的因果关系。首先,案涉道路交通事故发生后张某来受伤倒地昏迷,张某焕驾驶摩托车逃离。被告朱某彪作为现场目击人,及时向公安机关电话报警,并驱车、徒步追赶张某焕,敦促其投案,其行为本身不具有违法性。同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七十条规定,交通肇事发生后,车辆驾驶人应当立即停车、保护现场、抢救伤者,张某焕肇事逃逸的行为构成违法。被告朱某彪作为普通公民,挺身而出,制止正在发生的违法犯罪行为,属于见义勇为,应予以支持和鼓励。其次,从被告朱某彪的行为过程看,其并没有侵害张某焕生命权的故意和过失。根据被告朱某彪的手机视频和机车行驶影像记录,双方始终未发生身体接触。在张某焕持刀声称自杀意图阻止他人追赶的情况下,朱某彪拿起木凳、木棍属于自我保护的行为。在张某焕声称撞车自杀,意图阻止他人追赶的情况下,朱某彪和路政人员进行了劝阻并提醒来往车辆。考虑到交通事故事发突然,当时张某来处于倒地昏迷状态,在此情况下被告朱某彪未能准确判断张某来伤情,在追赶过程中有时喊话传递的信息不准确或语言不文明,但不构成民事侵权责任过错,也不影响追赶行为的性质。在张某焕为逃避追赶,跨越铁路围栏、进入火车运行区间之后,被告朱某彪及时予以高声劝阻提醒,同时挥衣向火车司机示警,仍未能阻止张某焕死亡结果的发生。故该结果与朱某彪的追赶行为之间不具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

综上,原告张某福、张某凯的诉讼请求理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张某福、张某凯的诉讼请求。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六条 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根据法律规定推定行为人有过错,行为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案例来源:

张某福与张某凯、朱某彪生命权纠纷(2017)冀0224民初3480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