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7-03-14
发布日期:2019-05-11
阅 读 量:38
  • 胜诉律师:
  • 广东平洲律师事务所

案例释义:

《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二十一条规定,“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知道保险事故发生后,应当及时通知保险人。故意或者因重大过失未及时通知,致使保险事故的性质、原因、损失程度等难以确定的,保险人对无法确定的部分,不承担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责任,但保险人通过其他途径已经及时知道或者应当及时知道保险事故发生的除外。” 依此,保险人在此情形下免责需满足两个条件,一是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未及时通知存在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的主观过错,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则不在此列;二是保险事故的性质、原因、损失程度等确实已难以确定,依然有条件勘查确定的不在此列。本案中,法院判决书认为,行为人肇事后急于送伤者就医而未保护好现场,未及时通知保险公司,仅属于轻微过失,无论是从法律规定、法律价值还是道德风险来看,保险公司都不能以此作为免责的抗辩。


案情介绍:

2016年4月12日19时许,被告梁某洪驾驶制动技术性能不合格的小型轿车与步行横过道路的原告刘某芹、施某祥发生碰撞,造成刘某芹、施某祥受伤的道路交通事故。

事故发生后,梁某洪驾驶该小型轿车送伤者刘某芹和施某祥到医院救治。经公安交警部门认定,梁某洪负事故全部责任,刘某芹及施某祥不负事故责任。事故发生后,刘某芹被送往佛山市南海区罗村医院住院治疗,截至2016年7月29日止共产生了医疗费79221.54元,其中由大地保险公司在交强险的医疗费用赔偿限额内垫付了1万元,由梁某洪、凯丰驾校各垫付了5000元。梁某洪驾驶的粤E8085学号小型轿车的注册登记车主为佛山市凯丰机动车驾驶员培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丰驾校)。梁某洪称其是凯丰驾校的员工,但未能举证证实。该车辆在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佛山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大地保险公司)参投了交强险(其中医疗费用赔偿限额为1万元、死亡伤残赔偿限额为11万元、财产损失赔偿限额为2000元)及赔偿限额为100万元的不计免赔商业第三者责任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第二十四条第一款第(二)项约定,事故发生后,在未依法采取措施的情况下驾驶被保险机动车或者遗弃被保险机动车离开事故现场,保险人不负责赔偿。

原告刘某芹认为大地保险公司、梁某洪、凯丰驾校应连带赔偿其因交通事故造成的各项损失,遂向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一审法院判决大地保险公司赔偿59221.54元,大地保险公司不服,向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上诉人大地保险公司诉称:原审判决判令大地保险公司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商业保险合同为权利义务对等合同,保险人为了控制风险,约束被保险人遵守法律法规文明驾驶,在订立保险合同时,依法在合同约定“事故发生后,在未依法采取措施的情况下驾驶被保险机动车或遗弃被保险机动车离开事故现场,保险人不负责赔偿”,符合法律规定。保险人约定该条款的出发点如下:其一,约束被保险人遵守法律法规,文明驾驶,降低事故风险;其二,规避道德风险,防止被保险人在发生事故后,以抢救伤者为由,逃避交警检查(醉酒驾驶、无证驾驶等);其三,防止和减少在事故中承担不必要的事故责任(离开现场,导致事故原因无法查清,法律规定需承担全部责任。但是如果保护现场,及时报警,交警查清事故原因,各方违法行为,按各方过错行为承担事故责任)。本案中,梁某洪虽然是因送伤者去医院治疗而未保护现场,但是,交通事故发生后,保护现场和救治伤者具有同等重要性,应充分考虑当时的情况,采取合理处理方式和方法,不能一概认为送伤者就医就是必要、合理的。根据罗村医院对伤者伤势的诊断,并没有达到需要立即抢救的必要性,且事故发生地距就诊医院仅仅1.4公里,拨打120叫救护车即可,乘坐出租车送伤者就医也仅需几分钟时间,并不影响伤者的救治效果,梁某洪根本不需要自己驾车前往。事故发生后,保护现场是驾驶员的法定职责,梁某洪驾驶的车辆为教练用车,作为一名教练员对交通规则应更为了解和熟知,其采取的处理方法更为不合理。保险条款中约定的免责事由是“……离开现场”,并不是逃离现场,不要求驾驶员完全是为了逃避承担法律责任,更多的是为了防止其离开现场的行为导致事故原因、性质无法查清的后果。在现代社会,交通事故频发,为了分散风险,大多数车主为自己的车辆购买了大额保险,在事故发生后,如果其存在保险免责的违法行为(饮酒、醉酒、无证等),但其却可利用抢救伤者为由成功避开交警部门对其及时检查和询问,不但不会被法律认定为肇事逃逸,还可以得到保险赔偿,此漏洞将不利于社会安定和保险业的发展。《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二十一条规定,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知道保险事故发生后,应当及时通知保险人。故意或者因重大过失未及时通知,致使保险事故的性质、原因、损失程度等难以确定的,保险人对无法确定的部分,不承担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责任,但保险人通过其他途径已经及时知道或者应当及时知道保险事故发生的除外。本案中,被保险人在事故发生后既未及时向大地保险公司报案,也未保护现场。虽然有交警部门对事故经过进行认定,但是仍无法查清事故的基本事实,正是因为被保险人未及时报案保护现场的重大过失行为,导致事故的性质、原因无法确认,故大地保险公司无需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

被上诉人刘某芹答辩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予以维持。

被上诉人梁某洪答辩称,其没有肇事逃逸的主观故意,故大地保险公司应承担赔偿责任。

被上诉人凯丰驾校未作答辩。

2018年5月11日,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二审判决。


诉讼请求:

一审原告刘某芹诉请:

1、大地保险公司、梁某洪、凯丰驾校连带赔偿刘某芹交通事故医疗费59221.54元(截至2016年7月29日已产生医疗费79221.54元,扣减已垫付的2万元);

2、大地保险公司、梁某洪、凯丰驾校承担本案诉讼费。

二审上诉人大地保险公司诉请:

1、撤销原审判决;

2、二审诉讼费由刘某芹、梁某洪、凯丰驾校负担。


争议焦点:

大地保险公司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范围内可否免责。


裁判理由:

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公安交警部门对本起交通事故所作的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事实清楚、责任划分准确,法院予以采信。关于商业第三者责任险的责任承担问题。事故发生后,梁某洪即将刘某芹送至医院进行救治而离开了事故现场,在主观上并没有故意逃避法律责任,而是将伤者的生命价值放在第一位而忽略了采取拍照、标明事发位置等现场保护措施。因此,大地保险公司仍应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对于刘某芹的医疗费79221.54元,应由大地保险公司在交强险的医疗费用限额内赔偿1万元,超出交强险赔偿限额的损失69221.54元,应由大地保险公司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100万元赔偿限额内赔偿,扣减大地保险公司已垫付的1万元及梁某洪、凯丰驾校各垫付的5000元,大地保险公司仍应赔偿刘某芹59221.54元。对于刘某芹超出法院核定上述范围的请求,依据不足,不予支持。刘某芹的损失没有超出交强险及商业第三者责任险的赔偿范围,故梁某洪、凯丰驾校在本案中不再承担赔偿责任。对于梁某洪、凯丰驾校已垫付刘某芹的费用,可根据保险合同的约定自行向大地保险公司办理理赔手续。综上,凯丰驾校经法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依法缺席判决。

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一、从法律规定来看。虽然梁某洪肇事后未保护好现场,未及时通知大地保险公司,违反了法律规定,在主观上存在过错。但是,应当考虑到梁某洪离开现场的原因是急于送伤者就医,该过错既不构成肇事逃逸的故意,亦不构成重大过失,仅属于轻微过失。《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二十一条规定“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知道保险事故发生后,应当及时通知保险人。故意或者因重大过失未及时通知,致使保险事故的性质、原因、损失程度等难以确定的,保险人对无法确定的部分,不承担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责任,但保险人通过其他途径已经及时知道或者应当及时知道保险事故发生的除外。”据此,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只有因故意或重大过失未及时通知保险公司导致保险事故的性质、原因、损失程度等难以确定的情况下,保险公司方可免责。如前所述,梁某洪在本案中仅构成轻微过失,根据上述法律规定,大地保险公司不应免责。

二、从法律价值来看。公平和自由均是法律追求的价值。从自由角度而言,保险条款中“事故发生后,驾驶人在未依法采取措施的情况下驾驶被保险机动车或者遗弃被保险机动车离开事故现场。”的约定,属于投保人与保险公司的意思自治,系自由意志的体现,大地公司据此似可免责。但是,自由应以不违反公平为界。我们应当认识到,人类的生命和健康,在任何情况下均是应予首要尊重的价值。梁某洪在本案交通事故中造成李某芹、施某祥两人受伤,单从李某芹前期的治疗费用为近8万元来看,其伤情十分严重。在当时情况下,要求梁某洪既保护好事故现场并及时通知保险公司又不延误伤者的救治时机,显然过于苛严,在客观上亦难以两者兼顾。因此,如判令保险公司免责,对肇事后积极抢救伤员的梁某洪有失公平。另一方面,如梁某洪为保护现场而延误受害人的治疗时机,对受害人亦有失公平。因此,保险条款中体现的自由和意思自治,在本案中因与公平价值相悖,本院不予保护。

三、从道德风险来看。本案中,如判令大地保险公司免责,由梁某洪承担赔偿责任,必将导致今后肇事者在发生交通事故后将保护现场视为第一要务,其首要考虑的将是责任如何划分而非积极救治伤者,因害怕承担责任而尽最大可能采取各种现场保护措施,从而极大可能延误伤者的救治时机,将造成一种漠视他人生命和健康的社会导向,而该导向显然是十分危险和有害的。至于大地保险公司上诉所称的肇事者可能利用救治伤者为由逃避交警部门对于其酒后驾驶、无证驾驶责任的追查,本院认为,肇事者显然不可能利用送伤者就医之机获取一份倒签的驾驶证,因此其借此逃避无证驾驶责任的风险根本无从谈起;因酒精在人体内挥发有一个较为漫长的过程,只要肇事者、受害人或目击者不过分延迟报警,肇事者利用送伤者就医之机逃避酒后驾驶责任追查的可能性极低。因此,大地保险公司上诉所称两种道德风险根本或基本不存在,可不予考虑。

综上,大地保险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予以驳回。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

1、大地保险公司应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赔偿59221.54元予刘某芹;

2、驳回刘某芹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

第七十六条 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一)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

(二)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机动车一方没有过错的,承担不超过百分之十的赔偿责任。

交通事故的损失是由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故意碰撞机动车造成的,机动车一方不承担赔偿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

第二十一条 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知道保险事故发生后,应当及时通知保险人。故意或者因重大过失未及时通知,致使保险事故的性质、原因、损失程度等难以确定的,保险人对无法确定的部分,不承担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责任,但保险人通过其他途径已经及时知道或者应当及时知道保险事故发生的除外。


案例来源:

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佛山中心支公司、刘某芹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2017)粤06民终1195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