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1989-08-14
发布日期:2019-05-09
阅 读 量:36

案例释义:

1、侵权行为也可划分为特殊侵权行为与一般侵权行为。特殊侵权行为指行为人违反法律的特别规定侵犯他人财产权或人身权致人损害的违法行为,与一般侵权行为不同的是,构成特殊侵权行为通常不需要有行为人主观过错,而是适用无过错责任原则。即,其行为是某种间接侵权行为,往往因与责任人有关的其他行为或事件而构成,在责任承担上须依法律规定方可免责。特殊侵权行为主要包括职务侵权行为、无行为能力人的侵权行为、饲养动物致人损害、产品瑕疵致人损害、高度危险作业致人损害、建筑物及其悬置物致人损害、环境污染侵权行为、雇员的侵权行为等。

2、《中华人民侵权责任法》第八十五条规定,建筑物、构筑物或者其他设施及其搁置物、悬挂物发生脱落、坠落造成他人损害,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赔偿后,有其他责任人的,有权向其他责任人追偿。本案中,法院判决书认为,公路两旁的护路树属公路设施,公路管理部门对公路及路旁护路树负有管理及保护的责任,公路管理部门未及时履行自己的职责,造成他人损害的,应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案情介绍:

1988年7月15日下午6时许,原告王某凤之夫马某智下班后骑自行车回家,行至千阳县电力局门前的公路时,突遇大风把公路旁的护路树吹断。马某智躲避不及,被断树砸中头部,当即倒地昏迷,所骑自行车也被砸坏。马某智被同行的雷某学等人送往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临床诊断:马某智因重度脑挫伤并呼吸衰竭,颅底骨折,门诊抢救无效死亡。

另查明:这段公路及路旁树木属被告千阳县公路管理段管辖。路旁树木因受黄斑星天牛危害,有虫株率达79%,每株树平均虫口密度达26个以上,部分树木枯死已3年之久。经千阳县公路管理段逐级向上请示,陕西省公路局批准,由宝鸡公路管理总段给千阳县公路管理段下达了采伐路旁虫害护路树的文件。由于被告对采伐枯树一事未采取任何积极措施,致使发生上述事故。

据此,原告向陕西省千阳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千阳县公路管理段赔偿,一审法院支持了原告的诉讼请求。宣判后,被告千阳县公路管理段不服判决,提出上诉。

千阳县公路管理段上诉称,一、因为在收益分配等问题上,与附近村镇意见不统一而无法采伐更新虫害护路树,责任应由有关单位分担,判决让被告一人承担不公;二、出事当天下午有大风,当地气象部门已有预报,马某智仍冒风行进被断树砸死,死者也有过错,应承担一定责任。

1989年8月14日,宝鸡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判决。


诉讼请求:

一审原告王某凤诉请:判令被告赔偿其相应的损失。

二审上诉人千阳县公路管理段诉请: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


争议焦点:

千阳县公路管理段是否对公路及路旁护路树尽到了管理及保护的职责。


裁判理由:

陕西省千阳县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参照交通部《公路养护管理暂行规定》,公路两旁的护路树属公路设施。千阳县公路管理段对这段公路及路旁护路树负有管理及保护的责任。护路树被虫害朽配已3年之久,直接威胁着公路上的车辆行人的安全。在上级批文决定采伐更新的1年多时间内,千阳县公路管理段不履行自己的职责,导致危害结果发生,是有过错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六条关于“建筑物或者其他设施以及建筑物上的搁置物、悬挂物发生倒塌、脱落、坠落造成他人损害的,它的所有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但能够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除外”的规定,千阳县公路管理段对马某智的死亡提不出自己没有过错的证明,应当承担民事责任。依照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侵害公民身体造成伤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等费用;造成死亡的,并应当支付丧葬费、死者生前抚养的人必要的生活费等费用。”

陕西省宝鸡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上诉人千阳县公路管理段对该段公路护路树负有直接的管理责任。在上级批文决定采伐更新被虫害蛀朽的护路树1年有余的时间内,上诉人均未采取积极措施,致使危害结果发生,上诉人主观上的过错不能推脱。有关村镇要求公路管理段补偿其代为栽植、管护护路树所付出的劳动报酬,是另一民事权益争议,不能成为上诉人与他们分担责任的理由。马某智冒风在公路上行进,主观上没有过错,也与其被断树砸死不存在必然的因果关系,不应当承担责任。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原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

被告千阳县公路管理段赔偿原告王某凤生活费7020元,丧葬费500元,自行车修理费50元,死者医药费14.23元。

二审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一百二十六条 建筑物或者其他设施以及建筑物上的搁置物、悬挂物发生倒塌、脱落、坠落造成他人损害的,它的所有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但能够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除外。

《中华人民侵权责任法》

第八十五条 建筑物、构筑物或者其他设施及其搁置物、悬挂物发生脱落、坠落造成他人损害,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赔偿后,有其他责任人的,有权向其他责任人追偿。


案例来源:

最高法公报案例,王某凤诉千阳县公路管理段人身损害赔偿案《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公报》1990年第2期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