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02-11-07
发布日期:2019-05-09
阅 读 量:52

案例释义:

1、名誉,是指社会对公民个人的品德、情操、才干、声望、信誉和形象等各方面形成的综合评价。名誉权,是法律规定公民享有的保有和维护自身名誉的权利。诽谤是指为了毁坏他人名誉,无中生有捏造事实并加以散布的行为。侮辱是指公然损害或抵毁他人人格或者名誉的行为。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公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法人的名誉。

2、对一部作品的社会价值进行评价,每个人均可以根据法律赋予的言论自由权,充分发表自己的意见。但每个人发表的意见也应该允许他人争论甚至辩驳。就学术讨论而言,对不同的意见,应该有一定的容忍度,不能因为对方言辞激烈,就认为是侵权。只要双方的争论不违反法律的禁止性规定,都不应承担法律责任。


案情介绍:

原告余某中因与被告《新闻出版报》社发生侵害名誉权纠纷,向江苏省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原告诉称:我以学者的良心和应有的严谨发表文章,对电视连续剧《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文学剧本中的编校错误批评后,被告发表署名文章,说我是“项庄舞剑”、“借题发挥”,“批评的用心值得怀疑……”等等,并在编者按中,还把我对剧本编校的批评,说成是“大是大非的问题”。我的文章批评公开发行的文学剧本的编校质量,是行使学术批评的正当权利,行使读者应有的权利。被告发表署名文章对我指责,完全是主观武断的产物,是不任的诽谤之词。被告在刊登该署名文章时,不仅不尽审查的义务,反而以编者按上纲上线,为把纯学术的问题引到政治上推波助澜。 

被告刊登的文章和编者按发表后,我的、同事、朋友和学生都非常关切,询问“是政治上出了问题?”被告的行为损害了我在学术界的声誉和形象,给我精神上带来痛苦。故请求判令被告赔礼道歉,消除影响,赔偿精神损失费1万元,并负担本案诉讼费用。

原告除向法庭提交了该署名文章和编者按的复印件以外,还提交了四份证人证言,以证明署名文章和编者按带有政治色彩,改变了正常的学术讨论性质和气氛,使原告精神激愤、焦虑,未能按期完成科研项目,也给原告的家庭生活带来影响。  

被告辩称:报社不否定学术意见的发表,但学术研究的发表应保持慎重的态度,且应有一定的范围。原告的批评,实际是全盘否定《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一书。报社刊登署名文章并加注编者按,目的是想引起读者讨论《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是否为一本好书,是行使舆论监督的正当权利,没有侵害原告的名誉,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认为原告提交的四份证人证言,只是证人的观点,且与本案无关。

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原告余某中是南京大学外国文学所教授,近年来陆续发表了《<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是一本好书吗?》、《炼出的“一炉废钢”》、《“大炼<钢铁>”炼出的废品》等文章。《<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是一本好书吗?》一文,从时代与作品的真实性、作品主人公的艺术形象、作者与作品的编辑加工、作品被大众接受的过程,以及中文全译本的问题等方面,对前苏联出版的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一书进行了分析、评论,结论是:该书不是一本好书,应当把它送进历史的博物馆,而不是把它介绍给年轻一代。《炼出的“一炉废钢”》和《“大炼<钢铁>”炼出的废品》等两篇文章,则主要针对一本名为《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电视连续剧文学剧本)》(简称文学剧本)中的字词、修辞、语法、体例、标点、地名、人名、称谓等编校错误提出批评。

针对原告余某中的上述文章,被告《新闻出版报》社在2000年6月26日的《新闻出版报》上,刊登了署名钟某渔《由批评编校差错所引发的论争》(简称“钟文”)的文章,并配发编者按。“钟文”认为,“余先生指摘文学剧本的编校质量是项庄舞剑”,只要综合考查余某中在三篇文章中的一系列评论就可以看出,“其批判编校质量只是一层薄薄的面纱,借题发挥的后面却做着一块更厚重的文章”。“钟文”在摘引了余某中三篇文章里对《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一书,以及对同名电视连续剧发表的评论原话后,认为:“余某中先生对《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一书及同名电视连续剧的评判态度已不是严肃的学术研究,而是在借题发挥肆意攻击”,“带着政治和自己的狭隘眼光、偏见来评判一部被公认了的优秀文学作品,这种批评的用心就值得怀疑”。《新闻出版报》配发的编者按中写到:“围绕出版《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书籍和改编电视连续剧一事,居然有一场尖锐的思想论争”,“这个论争不是纯学术的,也不是鸡毛蒜皮的小是小非,而是关系到是否坚持中国先进文化前进方向的原则之争”,是一个“大是大非”的问题。

2002年8月20日,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驳回原告余某中的诉讼请求。余某中不服,向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请求改判。主要理由是:

1、一审关于“没有捏造事实并散布不构成诽谤”的认定是不当和错误的。首先,“编者按”和“钟文”, 不是对上诉人的文章进行有理有据的分析后才作出评论,而是直接上纲上线,强行延伸。其次,从上诉人的有关文章内容里,得不出被上诉人的评论;被上诉人的评论与上诉人的文章内容完全脱节,是非实事求是、毫无根据的。再次,一个诚实善良、思维正常的人在同样情况下,不会作出与被上诉人一致的评论,被上诉人的评论是严重不当的。 

2、“钟文”和“编者按”是煽动读者对上诉人进行政治大批判。受“钟文”和“编者按”的影响,青年学者在报考上诉人的博士生问题上产生了疑惑甚至放弃了报考,给上诉人造成了精神痛苦和名誉损害,消耗了上诉人的大量时间和精力,影响了上诉人的教学和科研活动。因此,被上诉人对上诉人的侵害是极其严重的。

2002年11月7日,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二审判决。


诉讼请求:

判令被告赔礼道歉,消除影响,赔偿精神损失费1万元,并负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争议焦点:

被告《新闻出版报》社刊登“钟文”并配发编者按的行为,是否构成了侮辱、诽谤,侵害了余某中的名誉权,损害了余某中的人格尊严。


裁判理由:

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认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条规定:“公民、法人的合法的民事权益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侵害。”被告《新闻出版报》社作为新闻出版单位,应对其所刊登的文章负有审查的责任。原告余某中因对《新闻出版报》刊登的署名文章和编者按不满,对新闻出版报社提起侵权诉讼,符合民事诉讼的受案范围。

名誉,是指社会对公民个人的品德、情操、才干、声望、信誉和形象等各方面形成的综合评价。名誉权,则是法律规定公民享有的保有和维护自身名誉的权利。《民法通则》一百零一条规定:“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公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法人的名誉。”据此可知,侮辱、诽谤他人名誉或人格的,应视为侵权行为,承担民事责任。

本案争议焦点为,被告《新闻出版报》社刊登“钟文”并配发编者按的行为,是否构成了侮辱、诽谤,侵害了余某中的名誉权,损害了余某中的人格尊严。 

诽谤是指为了毁坏他人名誉,无中生有捏造事实并加以散布的行为。经查,“钟文”和“编者按”中,凡涉及原告余某中之处,均引用余某中评论文章中的原话,不存在捏造事实的情况。因此,《新闻出版报》社的行为不构成诽谤。侮辱是指公然损害或诋毁他人人格或者名誉的行为。“钟文”和“编者按”中,除对《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一书和同名电视连续剧表达了与原告余某中相反的观点外,并无损害余某中人格或者名誉的言辞。,《新闻出版报》社的行为也不构成侮辱。

综观本案,引起双方当事人争议的,不是文学剧本的编校质量问题,而是应该如何评价《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一书的社会价值。对一部作品的社会价值进行评价,每个人均可以法律赋予的言论自由权,充分发表自己的意见。原告余某中作为外国文学专业的学者,公开发表对外国文学作品的评论或批评,是其行使学术批评的正当权利,应当得到尊重。,余某中公开发表的观点是否正确,也应该允许他人争论甚至辩驳。社会科学是在争论、辨论中发展的。就学术讨论而言,对不同的意见,应该有一定的容忍度,不能因为对方言辞激烈,就认为是侵权。只要双方的争论不违反法律的禁止性规定,都不应承担法律责任。

被告《新闻出版报》社不同意原告余某中对《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一书的评价,针对余某中的观点,发表了持相反观点的文章并配发“编者按”。这是《新闻出版报》社行使舆论监督的权利,履行新闻机构的职责,同样应当得到尊重。“钟文”和“编者按”的措辞虽然较为严厉,但就其发表文章的动机来说,是欢迎读者参与讨论,并无损害对方权利的目的。余某中认为《新闻出版报》社将的学术讨论上升成政治问题,改变了学术讨论的性质与气氛,担心由此受到影响,要求《新闻出版报》社因此承担法律责任,沒有法律上和事实上的依据。

综上所述,原告余某中认为被告《新闻出版报》社侵害其名誉权,要求《新闻出版报》社承担侵权责任,理由不能成立,对其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

法院裁判的原则是“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判令当事人承担侵害名誉权的责任,应当根据确有名誉被侵害的事实、行为人实施了侮辱、诽谤的违法行为、违法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有因果关系、行为人主观上有过错等来认定。报纸作为新闻媒介,就他人的文章或观点展开讨论,是办报的一种形式。被上诉人《新闻出版报》社发表的“钟文”及“编者按”中,既没有捏造事实对上诉人余某中进行诽谤,也没有侮辱余某中的人格,故不构成对余某中名誉的侵害。余某中的上诉理由,主要是认为“钟文”和“编者按”表达观点的方式不当。而在有关争论中,争论双方在表达自己的观点时,只要不构成侮辱、诽谤,就不能认定侵犯他人的名誉权,要求其承担民事责任。一审认定的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余某中的上诉理由无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

驳回原告余某中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00元,由原告余某中负担。

二审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合体民法通则》

第五条 公民、法人的合法的民事权益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侵犯。

第一百零一条 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公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法人的名誉。


案例来源:

余某中诉《新闻出版报》社侵害名誉权纠纷《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03年第2期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