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5-07-28
发布日期:2019-05-06
阅 读 量:32
  • 胜诉律师:
  • 内蒙古卫益律师事务所

案例释义:

本案中,法院判决书认为,以家庭为单位承包的土地,在土地承包证上虽然只反映一名家庭成员的名字,却是家庭成员人人都有份的承包,其他家庭成员仍然享有对其原有的口粮田享有经营管理权。家庭成员变动较大,村委会对家庭成员承包的土地未做调整或收回的,不影响家庭成员分别对其原有的承包土地享有经营管理权。


案情介绍:

满某、陈某花、春某、陈某日塔、陈某力特系亲兄弟姐妹。在与父母共同生活期间,全家8口人,包括陈某日塔(该家庭长子)的配偶王玉兰。

嘎查在村北坡分配给全家8口人的口粮田,每人分得10亩耕地,计80亩,在丈量土地时因多出2亩,便按82亩予以登记。后来陈某日搭夫妇搬迁至通辽科左中旗花胡硕苏木大伙房嘎查居住。春某出嫁到霍林河居住,陈某花在本村出嫁,满某出嫁后在布日雅特嘎查居住,陈某力特结婚后在霍林河居住。

1998年第二轮30年不变土地延包时,上述8口人的耕地如数登记在陈某力特的名下。期间嘎查发放返耕还林补助款,是由陈某力特领取。现其父母均已去世。至今,布日雅特嘎查对其口粮田未作调整。

2014年春季,科右中旗政府在布日雅特嘎查征用5千亩地成立煤制气项目,陈某力特名下的82亩耕地也在征用范围内,经丈量,该地已经扩充到90亩,旗政府以90亩地予以补偿,每亩地为13586.00元人民币,共计1222740.00元人民币。因款项分割双方产生纠纷,该款尚未发放。

另查明,该家庭成员王玉兰(陈某日塔的妻子)不参与确认其承包土地的份额。

原告满某、陈某花、春某、陈某日塔认为其亦有权获得旗政府发放的征地补偿,遂向内蒙古自治区科右中旗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一审法院判决登记在被告陈某力特名下的82亩耕地中,属于原告陈某日塔、陈某花、春某、满某各10亩,陈某力特不服,向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上诉人陈某力特诉称:原审法院对本案认定事实有误,导致判决错误。本案中,原审法院错误地认定为:嘎查在村北坡上分配给上诉人全家(包括被上诉人陈某日塔夫妻)8口人的口粮田82亩。1998年第二轮土地延包时,上述8口人的耕地如数登记在陈某力特的名下。上述认定确实有误。其实,二轮土地延包以前,上诉人陈某力特所属布日雅特嘎查根本没有分配耕地,谁开垦就谁耕种,耕地管理一直不规范。从1998年初实施的二轮土地延包起才规范了土地承包关系,明确了权属。诉争地90亩耕地是陈某力特在二轮土地承包前自己开垦建设的耕地。在二轮土地承包时,嘎查在该块耕地里给陈某力特和其父亲分给口粮田16亩,还给陈某力特加上其他承包地66亩,一共82亩,嘎查与上诉人签订合同,旗人民政府颁发经营权证,该块地后扩到90亩。在该90亩耕地里根本没有四被上诉人的承包地。满某二轮土地承包前已经在本屯结婚成家,已分得耕地,并且自己的农业户口变更过非农业户口;陈某花和春某更早于二轮土地承包前结婚成家,并且在二轮土地承包时已经分得自己的承包地;陈某日塔于1992年迁走科左中旗花胡硕苏木大伙房嘎查,二轮土地承包时在大伙房嘎查已经分得承包地。总之,在本案诉争地90亩耕地里没有四被上诉人的承包地,原审法院确实对此认定事实有误,判决错误,请二审法院查清事实后予以改判。

被上诉人满某、陈某花、春某、陈某日塔答辩称: 1、第一轮土地承包时上诉人家八口人,登记在上诉人陈某力特名下,是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共有的口粮田,八口人没有其他耕地。2、上诉人说几个女儿出嫁了,但根据土地承包法的有关规定承包期限30年不变,不因出嫁而收回。

2015年7月28日,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二审判决。


诉讼请求:

一审原告满某、陈某花、春某、陈某日塔诉请:

确认四原告对案涉耕地分别享有承包经营管理权。

二审陈某力特上诉请求:

改判案涉耕地承包经营管理权属于上诉人。


争议焦点:

承包土地登记人之外的满某、陈某花、春某、陈某日塔是否拥有家庭承包经营口粮田的处分权。


裁判理由:

内蒙古自治区科右中旗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以家庭为单位承包的土地,在土地承包证上虽然只反映一名家庭成员的名字,却是家庭成员人人都有份的承包。本案中,双方父母去世后,争议地登记在陈某力特的名下,并未改变土地的承包性质,仍然是全家兄弟姐妹共有的口粮田。尽管后来该家庭成员变动较大,女儿出嫁、男儿结婚,父母去世,但是嘎查委员会对该家庭成员的口粮田从未调整或收回,因此满某、陈某花、春某、陈某日塔分别对其原有的口粮田享有经营管理权。陈某力特不应阻挠和干涉满某、陈某花、春某、陈某日塔对其每人自有口粮田10亩的处分权。鉴于双方父母已经去世,其父母的口粮田或口粮田补偿款属于遗产,本案中不宜认定分割,双方另行协商或另案处理。陈某日塔的妻子王玉兰,已放弃属于其本人的10亩口粮田的处分权,予以认定。双方口粮田以外多出的10亩(原有的2亩加上后扩充的8亩),因满某、陈某花、春某、陈某日塔方未能提交是由其扩充而得到的证据,是否由其加以分割,不予认定。

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上诉人陈某力特以家庭为单位承包的土地,在土地承包证上虽然只反映一名家庭成员的名字,却是家庭成员人人都有份的承包。上诉人陈某力特,被上诉人满某、陈某花、春某、陈某日塔的父母去世后,争议土地登记在陈某力特的名下,并未改变土地的承包性质,仍是陈某力特兄弟姐妹及陈某日塔配偶王玉兰共有的口粮田。尽管后来该家庭成员变动较大,但嘎查委员会对该家庭成员的口粮田未调整或收回,因此陈某力特兄弟姐妹、陈某日塔及其配偶王玉兰分别对其原有的口粮田享有经营管理权。因陈某日塔的妻子王玉兰已放弃属于其本人的10亩口粮田的处分权,故原审法院判决并无不当。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

1、登记在被告陈某力特名下的82亩耕地中,属于原告陈某日塔的10亩,属于原告陈某花的10亩,属于原告春某的10亩,属于原告满某的10亩;

2、驳回四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

第九十四条 按份共有人对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按照其份额享有所有权。

第一百二十五条 土地承包经营权人依法对其承包经营的耕地、林地、草地等享有占有、使用和收益的权利,有权从事种植业、林业、畜牧业等农业生产。


案例来源:

陈某力特与满某、陈某花、春某、陈某日塔共有权确认纠纷(2015)兴民终字第381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