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6-06-12
发布日期:2019-05-03
阅 读 量:17
  • 胜诉律师:
  • 福建方圆人律师事务所
  • 福建方圆人律师事务所

案例释义:

1、公共场所的管理人负有安全保障义务,发生侵权损害,需承担过错责任。《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七条规定,“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因第三人的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第三人承担侵权责任;管理人或者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的,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

2、公共场所是提供公众进行工作、学习、经济、文化、社交、娱乐、体育、参观、医疗、卫生、休息、旅游和满足部分生活需求所使用的一切公用建筑物、场所及其设施的总称。本案中,法院判决书认为,涉案水库作为当地人口生产生活用水的重要水源,不属于对公众开放的公共场所,因此水库管理方不承担公共场所管理责任;同时,水库管理方已通过相关措施向不特定人告示禁止游泳、钓鱼等影响安全的行为,已尽到合理的安全警示义务。故其对于垂钓者溺亡不存在过错责任。


案情介绍:

2015年8月19日早上5时许,蔡某、戴某宗之子戴某镇与戴某、洪某、蒋某及蒋某堂弟等五人到古雷开发区水库管理处管理的后井水库钓鱼。上午9时左右,洪某与戴某镇划着一只停靠在水库边废弃的小木船到离岸约60米处钓鱼,上午9时50分左右,在返途离岸边30米处,因无法划动木船,戴某镇即下水想通过游泳的方式游到岸边,在离岸10米左右地方溺水身亡。

漳浦县后井水库于2011年1月起划归福建漳州古雷港经济开发区管委会,由古雷开发区水库管理处管理,与邻近的祖妈林水库一起承担古雷港经济开发区和杜浔、古雷、霞美、沙西等乡镇近20万人口的生产生活用水保障功能。漳州古雷港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于2013年8月20日下发《福建漳州古雷港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关于加强祖妈林水库、后井水库水源水环境保护的通告》,明确禁止游泳、露营、野炊和钓鱼、偷鱼、电鱼、炸鱼、毒鱼等行为。后井水库在漳浦县电视台进行水源水环境保护宣传。漳浦县电视台自2013年8月24日至8月30日就《关于加强祖妈林水库、后井水库水源水环境保护的通告》古管综(2013)68号的内容每天分四次进行播报宣传。同时,在后井水库必经之路上的显眼位置共安装有九个警示牌子,上印有大字:“告示,一、严禁在水库洗澡、游泳。二、严禁在水库钓鱼、炸鱼、偷鱼。三、严禁农用船只在库面载人行驶。”古雷开发区水库管理处在管理后井水库有聘用当地村民作为巡查人员进行巡查。

原告蔡某、戴某宗认为,因水库方管理的疏忽,造成被害人死亡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故向福建省漳浦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漳浦县人民法院以古雷开发区水库管理处尽到了相关注意义务驳回了原告蔡某、戴某宗的诉讼请求,蔡某、戴某宗不服,向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上诉人蔡某、戴某宗诉称:1、原审认定古雷开发区水库管理处有聘用当地村民作为巡查人员进行巡查错误。2、古雷开发区水库管理处虽有进行通告和宣传,但不能由此免除其作为管理人的正常必要的提示和日常管理义务。3、后井水库在本地区属于公共场所,本案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七条的规定。4、古雷开发区水库管理处未派员进行日常管理,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且存在管理漏洞,具有一定过错。

被上诉人古雷开发区水库管理处辩称:巡查人员系由漳州市古雷公用事业发展有限公司漳浦原水分公司所聘请,并非答辩人的职责。水库与江河湖海存在的危险性是同一道理的,后井水库的水面并不是对大众开放的公共活动场所,无法也没有必要设置隔离围墙,戴某镇作为一个成年人违反禁令,游泳溺水死亡,该行为与小船并不存在因果关系。答辩人已尽到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注意义务。

2016年6月12日,福建省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二审判决。


诉讼请求:

一审原告蔡某、戴某宗诉请:

依法判令被告赔偿原告损失人民币226272.6元:1、死亡赔偿金253004元;2、丧葬费27117.5元;3、精神抚慰金80000元;4、交通费2000元;5、误工费5000元;6、捞尸体费用10000元,合计人民币377121元。

二审上诉人蔡某、戴某宗诉请:

依法改判赔偿其经济损失的60%,即226272元。


争议焦点:

古雷开发区水库管理处对戴某镇的溺水死亡是否存在过错责任。


裁判理由:

福建省漳浦县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漳浦后井水库是漳州古雷港经济开发区古雷石化基地和群众的生产生活用水的重要水源,古雷开发区水库管理处作为后井水库的管理方,在管理期间,已通过电台宣传和设置安全告示牌等措施向不特定人告知不得在该水库钓鱼、禁止下库游泳等影响安全的行为,并建立安全巡查制度,已尽到合理的安全警示义务。同时,涉案水库为饮用水源地,不属于对公众开放的公共场所,戴某镇是成年人,应当清楚到水库钓鱼的危险性,应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因此,古雷开发区水库管理处对戴某镇的死亡不存在过错责任。故蔡某、戴某宗请求古雷开发区水库管理处赔偿损失,理由不能成立,不予支持。古雷开发区水库管理处辩解已经履行了相关的注意义务,并不存在疏于管理,依法不承担责任的意见,理由成立,予以采纳。

福建省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漳浦县后井水库作为漳州古雷港经济开发区古雷石化基地和群众的生产生活用水的重要水源,与江河湖海一样存在的危险性是同一道理的,无法也没有必要设置隔离围墙,不属于对公众开放的公共场所。古雷开发区水库管理处作为后井水库的管理方,在管理期间,已通过电台宣传和设置安全告示牌等措施向不特定人告知不得在该水库钓鱼、禁止下库游泳等影响安全的行为,并建立安全巡查制度,已尽到合理的安全警示义务。蔡某、戴某宗之子戴某镇作为一个成年人应当清楚到水库钓鱼的危险性,违反禁令游泳致溺亡,应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古雷开发区水库管理处对戴某镇的溺水死亡并不存在过错责任,原审适用法律正确,故蔡某、戴某宗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其上诉请求古雷开发区水库管理处赔偿损失226272元的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

驳回原告蔡某、戴某宗的诉讼请求

二审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六条 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根据法律规定推定行为人有过错,行为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第三十七条 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因第三人的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第三人承担侵权责任;管理人或者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的,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


案例来源:

蔡扁、戴阿宗与古雷开发区水库管理处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2016)闽06民终1127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