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6-02-19
发布日期:2019-04-28
阅 读 量:86
  • 胜诉代理:
  • 额敏县国银法律服务所

案例释义:

根据《担保法》的规定,因运输合同发生的债权,债务人不履行债务的,债权人有留置权。但留置的财产为可分物的,留置物的价值应当相当于债务的金额,且留置权人负有妥善保管留置物的义务,如因保管不善致使留置物灭失或者毁损的,留置权人应当承担相应赔偿责任。


案情介绍:

原告(反诉被告)屈某红诉称,原告与被告(反诉原告)冉某敏双方于2015年9月28日签订《公路货物承运合同书》一份。双方在合同中约定,被告将原告所有的65620公斤玉米从额敏县承运至奎屯市交给收货人付有珍。运价为每吨100元,结算方式为货到付款,启运时间为2015年9月28日至2015年9月29日,期限1天。2015年9月29日,被告将货物运至目的地收货人仓库后,不肯卸货,要求收货人支付2000元的压车费。收货人认为其与被告间无合同关系,不应向被告支付压车费。况且被告将货运至收货人仓库时,收货人让被告卸货,被告为索要压车费而拖延卸货,所以不存在压车的情况。被告蛮横无理要求收货人支付压车费,并以不卸货为由要挟收货人。收货人迫于被告的无理要求答应支付一天压车费500元。被告不同意,坚持一天要收2000元压车费,收货方未答应。被告在没有通知原告的情况下擅自做主将原告的货物运回额敏县,并欺骗原告说货物已交收货人,原告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向被告支付了运费6562元。后被告要求原告赔偿其损失,否则留置承运的货物。原告认为合同约定的是货到付款,没有约定其他付费条款,被告无视合同约定的行为给原告造成了重大损失。原告多次找被告协商未果,故诉至新疆塔城地区额敏县人民法院。请求法院判令,一、解除原、被告双方签订的货物运输合同。二、被告归还留置原告的玉米65620公斤。三、被告返还原告已付运费6562元。四、被告支付原告违约金42500元。五、要求被告赔偿原告玉米保管费2500元、玉米装卸费2298.25元、玉米称重计量费142.25元、玉米缺少损失377.30元、玉米市场差价7218.2元,合计12536元。六、本案诉讼费及其他费用由被告承担。

被告冉某敏辩称,原告诉称与事实不符。其于2015年9月28日从额敏县启运,次日到达奎屯市,因收货人无法卸货导致其车辆滞留数日。经多次协商后,原告同意被告将货物拉回,其被迫将货物拉回了额敏县。其对原告的诉求,除对第一、二项无异议外,对其他的诉求均不认可,认为与其无关,请求予以驳回。

被告(反诉原告)冉某敏反诉称,2015年9月28日,原告找到被告要被告将其65620公斤玉米从额敏县承运至奎屯市交给收货人。每吨运费100元。启运时间为2015年9月28日至2015年9月29日。被告按照双方的约定将货物运至了奎屯市收货人处,由于收货人无法及时卸货导致被告车辆滞留。被告将此情况电话告知了原告,并要求结算车辆停留时间的费用。原告与收货人协商未果。被告为避免损失扩大,在征得原告同意后将货物拉回了额敏县。2015年10月6日、9日、11日,被告到额敏县城镇司法所寻求调解未果。2015年9月13日,被告将货物存放到额敏县良种场窝尔塔上户村库房,予以留置,并通过额敏县公证处向原告送达了提货通知书。现原告已将被告留置的货物拉走。因原告的原因造成被告损失。被告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故提起反诉。

原告(反诉被告)屈某红辩称,双方签订协议约定的是货到付款,被告将货物运至收货人未按照约定卸货,并要求收货人支付高额压车费,此事与原告无关。因此,原告不认可被告的停运损失。被告未将货物运到目的地,自行将货物拉回的费用不应由原告承担。故请求驳回被告的反诉请求。

新疆塔城地区额敏县人民法院查明,2015年9月28日,原告与被告签订《公路货物运输协议书》一份。双方协议约定,被告用新GX号货车将原告的65620公斤(注:另案中,彭某国驾驶的新GX号为原告运输玉米66780公斤;潘某国驾驶的新GX号为原告运输玉米80720公斤;刘某杰驾驶的新AX号车为原告运输玉米60640公斤。被告和潘某国、彭某国、刘某杰四辆车拉运玉米总重量为293760公斤)玉米从额敏县承运至奎屯市交由收货人“小付”接收;每吨运费100元;付款方式为返单结账;启运时间为2015年9月28日,到达时间2015年9月29日;被告装车时应认真清点货物数量,检查包装质量。“捆绑包扎完善”启程后发生的一切损失(丢失、短少、污染、雨淋等)全部由被告承担。被告须讲究职业道德,运输途中,不得以车辆损坏、塞车、事故等为借口免除应承担的责任。若错运或错交货物等给原告造成经济损失则原告有权向被告按实际损失索赔;如因原告错报货物名称、卸货地址或手续不全、造成货物被扣及货到达后,无人验收,拒收而给被告造成的损失由原告赔偿等内容。同年9月29日,被告将货物拉运至奎屯市棉麻库,因无货位未能卸货,被告又将货拉到另一处也未能卸货,后被告又将货物拉到原棉麻库仍未卸货。直至10月4日,被告与原告、接货人因压车费赔偿问题发生争执,拉运的货物始终未卸,一直积压在被告的车上。2015年10月5日,被告与同行的潘某国、彭某国、刘某杰将各自拉运的玉米拉回额敏县。2015年10月6日-11日,被告到额敏县城镇司法所寻求调解未果。2015年10月13日,被告与潘某国、彭某国、刘某杰将货物存放到额敏县良种场窝尔塔上户村库房,予以留置。四人共支付四车玉米的卸车费8700元,看车费1800元。2015年10月13日,被告与潘某国、彭某国、刘某杰委托额敏县公证处向原告发出《提货通知》,产生公证费600元。通知内容为:关于2015年9月28日你经信息部调用新GX号、新GX号、新AX号、新GX号四辆车给你往奎屯送货,货送到后因各种原因无法卸货,导致这四辆车停运多天,无法营运,无奈四辆车拉货返回额敏,经司法部门协调不成,现将你让拉运的玉米卸到额敏县良种场吾尔塔上户村库房,共计292.92吨。现通知你自行拉走,并结算运费、停运费及库房保管费等费用。接到此通知后,如你还不拉走货物,产生的一切法律后果由你承担。2015年10月27日,原告向本院提出先予执行申请。2015年11月2日,本院作出(2015)额民一初字第1520-1号民事裁定,裁定:被告冉某敏先行返还已留置原告屈某红的玉米65620公斤,交付地点位于额敏县良种场五队仓库。2015年11月6日-7日,原告从额敏县良种场窝尔塔上户村库房领取玉米共计292780公斤。其中含被告承运原告的玉米65620公斤。原告取回被四被告留置的玉米后,经计量玉米总数共计缺少980公斤。为取回玉米,原告支付装车费9193元,支付仓库保管费1万元,支付计量费569元。

另,2015年11月26日,塔城新光价格鉴证服务有限公司作出塔新价鉴字(2015)031号价格鉴定意见书。鉴定价格为:新GX号货车额敏县至奎屯市车辆每天停运损失为1555元。

2016年2月19日,新疆自治区塔城地区额敏县人民法院作出判决。


诉讼请求:

原告(反诉被告)屈某红诉请:

一、解除原、被告双方签订的货物运输合同。

二、被告归还留置原告的玉米65620公斤。

三、被告返还原告已付运费6562元。

四、被告支付原告违约金42500元。

五、要求被告赔偿原告玉米保管费2500元、玉米装卸费2298.25元、玉米称重计量费142.25元、玉米缺少损失377.30元、玉米市场差价7218.2元,合计12536元。

六、本案诉讼费及其他费用由被告承担。

反诉原告(被告)冉某敏诉请:

一、原告赔偿被告停运损失21770元。

二、原告支付被告货物拉回的运费6562元。

三、本案的诉讼费及其他费用均由原告承担。


争议焦点:

车辆及货物的积压过错责任在于哪一方以及被告留置原告的货物是否合理。


裁判理由:

新疆自治区塔城地区额敏县人民法院认为:

原、被告双方签订的货物运输协议,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规定,属有效合同,对双方均具有法律约束力,本院予以确认,双方应当严格按照协议约定全面履行各自的义务。依照双方约定,原告负有支付运费并保证被告拉运的货物在约定的期限内卸货的义务。被告负有在约定期限内将货物安全运输到约定地点,并交付收货人的义务。被告不负货物运至目的地后卸货并安排货物仓储地的义务。

本案中,被告按照双方的约定如期将货物运至目的地后,接货人未及时接货、卸货,导致被告车辆及货物积压,被告无过错。被告基于车辆的积压索要压车费属合理诉求。至于压车费应不应该支付,支付多少,由谁支付等问题应当由有买卖法律关系的原告及买方协调,不能归责于作为承运人的被告。由此,关于车辆及货物的积压过错责任在于原告。被告将货物安全运至目的地已完全履行了合同义务,原告理应支付运费。故对原告要求被告返还已付运费6562元,赔偿违约金42500元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被告将货物运回始发地,避免了货物的灭失,有利于最大限度的减少原告的损失,最大的受益人是原告。因此,原告应该负担货物运回的运费。被告基于车辆积压产生损失的主张有权行使留置权,但被告行使留置权应符合相关法律的规定。我国《担保法》第八十三条规定:“留置担保的范围包括主债权及利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留置物保管费用和实现留置权的费用。”第八十五条规定:“留置的财产为可分物的,留置物的价值应当相当于债务的金额。”第八十六条规定:“留置权人负有妥善保管留置物的义务。因保管不善致使留置物灭失或者毁损的,留置权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根据上述法律规定可见,本案中的留置物为可分物,被告在行使留置权时应当留置与其损失及实现留置权所支出的费用相当的货物。被告将原告价值十几万元的货物全部留置的超额留置行为不符合法律规定,存在过错。就灭失部分的货物应承担赔偿责任。因此,被告应对原告收回留置物所支出的费用及损失,就超额留置货物的比例,缺少玉米的损失承担责任。

原告要求被告赔偿玉米市场差价损失7218.2元(65620公斤×0.11元/每公斤差价)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关于原告要求被告赔偿玉米保管费2500元(注:10000元÷4)、玉米装卸费2298.25元(注:9131元÷4)、玉米称重计量费142.25元(注:569元÷4)、玉米缺少损失377.30元(注:980公斤×1.54元/公斤÷4)、合计5317.8元的诉讼请求,被告应承担4558.2元{(12536元-7218.2元)-〔(12536元-7218.2)÷(65620公斤×1.54元/公斤)÷14337元(停损7775元+回运费6562元)〕}。关于被告要求原告承担停运损失21770元的反诉请求。本院对被告在目的地积压期间的停运损失按照评估标准予以支持。被告将货物运回后完全可以通过其他方式解放承运车辆,故对被告将货物运回始发地后的积压期间的损失不予支持。据此,原告应赔偿被告停运损失7775元〔1555元/天×5天(2015年9月30日至10月5日)〕。


裁判结果:

一、解除原告屈某红与被告冉某敏于2015年9月28日签订的《公路货物运输合同书》

二、被告冉某敏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原告屈某红玉米65620公斤。已先予执行被告冉某敏返还原告屈某红玉米65375公斤,被告冉某敏还应当赔偿原告屈某红玉米缺失损失377.30元。

三、被告冉某敏赔偿原告屈某红玉米保管费、玉米装卸费、玉米称重计量费,共计4180.9元(4558.2元-377.3元)。

四、原告屈某红赔偿被告冉某敏停运损失7775元,支付货物回运费6562元,合计14337元。

五、上述第二、三项与第四项相抵,原告屈某红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被告冉某敏9778.8元。

六、驳回原告屈某红的其他诉讼请求。

七、驳回被告冉某敏的其他反诉请求。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二百八十八条 运输合同是承运人将旅客或者货物从起运地点运输到约定地点,旅客、托运人或者收货人支付票款或者运输费用的合同。

第二百九十条 承运人应当在约定期间或者合理期间内将旅客、货物安全运输到约定地点。

《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

第八十三条 留置担保的范围包括主债权及利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留置物保管费用和实现留置权的费用。

第八十四条 因保管合同、运输合同、加工承揽合同发生的债权,债务人不履行债务的,债权人有留置权。

法律规定可以留置的其他合同,适用前款规定。

当事人可以在合同中约定不得留置的物。

第八十五条 留置的财产为可分物的,留置物的价值应当相当于债务的金额。

第八十六条 留置权人负有妥善保管留置物的义务。因保管不善致使留置物灭失或者毁损的,留置权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


案例来源:

屈某红与冉某敏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2015)额民一初字第1520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