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4-01-22
发布日期:2019-04-26
阅 读 量:36

案例释义:

1、根据法律和司法解释的规定,具有代为清偿债务能力的法人、其他组织或者公民,可以作保证人;学校、幼儿园、医院等以公益为目的的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不得为保证人;但从事经营活动的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为保证人的,如无其他导致保证合同无效的情况,其所签定的保证合同应当认定为有效。本案中,法院判决书认为,相关法律规定仅适用于主体为以公益为目的的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医院的企业注册登记资料显示为私营有限责任公司而并非事业单位和社会团体的,则不适用该规定,可以作为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

2、根据《公司法》的规定,向其他企业投资或者为他人提供担保,依照公司章程的规定,由董事会或者股东会、股东大会决议;公司章程对投资或者担保的总额及单项投资或者担保的数额有限额规定的,不得超过规定的限额。公司为公司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的,必须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且该股东或者受该实际控制人支配的股东,不得参加该担保事项的表决。

3、主合同有效而担保合同无效,债权人无过错的,担保人与债务人对主合同债权人的经济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债权人、担保人有过错的,担保人承担民事责任的部分,不应超过债务人不能清偿部分的二分之一。


案情介绍:

原告李某龙诉称:2013年1月9日原告与被告李某康签订一份借款合同,合同约定被告李某康向原告借款400万元,被告湖南博雅眼科医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雅眼科医院)承担担保责任,三方在该合同中约定:1、本合同借款期限为45天,即从2013年1月9日到2013年2月14日;2、因借款人逾期还款,出借人产生的追索本合同项下的债务费用为全部本金的15%由借款人承担,出借人无需举证;3、在借款合同部分履行或全部履行过程中出借人认为该笔借款可能会出现风险或出借人发现借款人及担保人承诺没有兑现,出借人均可宣布本合同项下的借款随时到期。在本合同出借人履行完全部义务后,发现出借人的借款已出现风险:1、被告李某康在拿到借款后就联系不上,故意躲避出借人;2、被告李某康已经出现大量其它不良借款,现已有其他债权人对其资产采取了诉讼保全措施。原告在发现被告出现上述风险后,于2013年1月18日及时向二被告发出了借款到期通知、催收函,在该通知催收函中限定被告在2013年1月20日前履行还款责任或担保责任。在限定期间,二被告并没有履行其约定或法定责任。故原告依法向长沙市开福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被告李某康辩称:被告已履行了部分还款义务,原告的起诉金额与事实不符,被告借款合同签订的当天通过网银转账归还了30万元给原告,2013年1月22日通过网银归还了20万元;原告借款实际是高利放贷行为,原告借款当天向被告收取30万元的利息是按每月7.5%的利率计算的,超过了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4倍,借款利率应按法律规定计算,实际借款本金只有370万元,已支付的利息应从借款本金中扣除;该笔借款实际是高利放贷行为,应不受法律保护,原告要求承担的追索非法利益的费用应当予以驳回。

被告博雅眼科医院辩称:借款合同中的担保条款违反了公司法第十六条规定属于无效条款;原告存在主观过错,因担保条款无效,原告应自行承担责任。公司法第十六条规定公司对外提供担保的条件,即有公司章程和股东会决议,是为了避免公司法定代表人或控股股东牟取私利,通过滥用担保形式损害公司滥用,债权人在接受公司提供担保之前有义务审查担保公司的章程及股份会决议,原告明知被告李某康为被告博雅眼科医院股东,既没有审查被告博雅眼科医院的公司章程,也没有要求被告李某康出具股东会决议,仍然接受被告李某康仅仅在借款合同上盖个公章的担保,行为明显违背法律强制性规定,应认定其有主观过错,因担保行为无效,原告应自行承担相应责任。

法院查明,2013年1月9日原告与被告李某康、博雅眼科医院在长沙市开福区长沙世纪金源大酒店签订一份借款合同,约定:被告李某康向原告借款400万元,借款期为45天,从2013年1月9日至2013年2月14日止;借款利息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的4倍计算,具体按月利息3%计算,利息在归还本金时一次性支付;逾期还款按逾期天数支付逾期金额5‰一天的违约金;本合同履行产生的税费及借款人逾期还款产生的追索债权的一切费用全部由并被告承担,该费用在全部借款本金的15%之内;被告博雅眼科医院自愿以其全部财产为上述李某康借款提供无限连带责任保证担保,担保范围包括借款本金、利息、违约金及追索债权的一切费用;在该借款合同部分履行或全部履行过程中原告认为该笔借款可能会出现风险或原告发现被告承诺没有兑现,原告均可宣布本合同项下的借款随时到期。合同签订后,原告于2013年1月9日根据被告李某康出具的付款指令函通过工商银行转账支付给彭某玉100万元、陈某林300万元,被告李某康向原告出具“今借李某龙人币肆佰万元整2013年2月20日归还李某康(加盖手指印)2013年9∕1”借条一张。被告李某康于2013年1月9日通过银行转账支付原告30万元、于2013年1月22日被告李某康通过银行转账支付原告20万元。

2014年1月22日,长沙市开福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


诉讼请求:

1、判令被告李某康立即偿还所借原告款项400万元并由被告博雅眼科医院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2、判令被告李某康承担60万元责任追偿费用并由被告博雅眼科医院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争议焦点:

博雅眼科医院是否可作为保证人承担担保责任。


裁判理由:

长沙市开福区人民法院认为:

一、原告与被告李某康签订的借款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的体现,借款合同中约定的逾期还款产生的追索债权的一切费用为全部借款本金15%过高,本院酌情调整5%计算追索债权的费用,原告如约借款给被告李某康400万元,被告李某康已分两次归还原告50万元;原告向本院提起诉讼,主张要求被告李某康归还本金400万元并承担60万元费用,应调整为被告李某康归还本金350万元并承担20万元费用;

二、关于被告博雅眼科医院辩称合同中的担保条款无效的意见,被告博雅眼科医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52条的规定,认为被告不能担任保证人,借款合同中的担保条款无效。本院认为:1、《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九条“学校、幼儿园、医院等以公益为目的的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不得为保证人。” ,本法条适用主体为以公益为目的的事业单位、社会团体,根据被告的企业注册登记资料显示,被告博雅眼科医院为私营有限责任公司而并非事业单位和社会团体,故被告博雅眼科不适用该法条的相关规定;2、《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十六条第二款“公司为公司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的,必须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本案中,原、被告均未向本院提交被告博雅眼科医院对外担保经过股东会决议的证据,故该担保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十六条的规定,被告博雅眼科医院对外担保无效,对被告博雅眼科医院辩称担保条款无效的意见,本院予以采信。

三、关于担保合同确认无效后,被告博雅眼科医院是否承担赔偿责任问题。被告李某康为被告博雅眼科医院法定代表人,对外代表公司实施的民事行为,被告博雅眼科医院在原告与被告李某康签订的借款合同担保人一栏盖章确认,另被告博雅眼科医院应对公司印章有保管及谨慎使用的义务,被告李某康、被告博雅眼科医院在印章管理和使用上未尽到谨慎使用的义务,在担保行为的过程中存在过错;被告博雅眼科医院辩称原告在与被告签订借款合同时,应有对被告的担保行为严格审核的义务,故原告存在过错,本院认为,原告未对被告博雅眼科医院对外担保进行审核,未尽到相应注意义务,存在相应过错,本案中,原、被告三方对担保行为无效均存在过错,三方具有同等的过错程度;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五条第二款“担保合同被确认无效后,债务人、担保人、债权人有过错的,应当根据其过错各自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主合同有效而担保合同无效,债权人无过错的,担保人与债务人对主合同债权人的经济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债权人、担保人有过错的,担保人承担民事责任的部分,不应超过债务人不能清偿部分的二分之一。”的规定,被告博雅眼科医院应对被告李某康上述债务中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三分之一的连带赔偿责任。


裁判结果:

一、被告李某康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李某龙偿还借款本金350万元并支付20万元费用;

二、被告博雅眼科医院对被告李某康所负的债务中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三分之一的连带赔偿责任;

三、驳回原告李某龙其它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43600元,财产保全费5000元,合计48600元,由被告李某康负担。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一百一十二条 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在履行义务或者采取补救措施后,对方还有其他损失的,应当赔偿损失。

第一百九十六条 借款合同是借款人向贷款人借款,到期返还借款并支付利息的合同。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

第十六条 公司向其他企业投资或者为他人提供担保,依照公司章程的规定,由董事会或者股东会、股东大会决议;公司章程对投资或者担保的总额及单项投资或者担保的数额有限额规定的,不得超过规定的限额。

公司为公司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的,必须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

前款规定的股东或者受前款规定的实际控制人支配的股东,不得参加前款规定事项的表决。该项表决由出席会议的其他股东所持表决权的过半数通过。

《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

第五条 担保合同是主合同的从合同,主合同无效,担保合同无效。担保合同另有约定的,按照约定。

担保合同被确认无效后,债务人、担保人、债权人有过错的,应当根据其过错各自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第九条 学校、幼儿园、医院等以公益为目的的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不得为保证人。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七条:主合同有效而担保合同无效,债权人无过错的,担保人与债务人对主合同债权人的经济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债权人、担保人有过错的,担保人承担民事责任的部分,不应超过债务人不能清偿部分的二分之一。


案例来源:

李某龙与李某康、湖南博雅眼科医院有限公司民间借贷纠纷(2013)开民一初字第00424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