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6-06-06
发布日期:2019-04-26
阅 读 量:37

案例释义:

1、根据法律和司法解释的规定,具有代为清偿债务能力的法人、其他组织或者公民,可以作保证人;从事经营活动的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为保证人的,如无其他导致保证合同无效的情况,其所签定的保证合同应当认定为有效。法律同时规定,学校、幼儿园、医院等以公益为目的的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不得为保证人。本案中,法院判决书认为,法律禁止学校提供担保,是由于此类主体承担着公益目的,若充当保证人,在承担保证责任时可能损害公共利益。但民办私立学校的办学经费并非出自国家财政,其经营的主要目的是营利,且私立学校对其合法所得的财产拥有全部的权利,故具有代偿能力,能够独立承担民事责任,也不会损害公共利益,因此可以作为保证人并承担保证责任。

2、根据物权法的规定,被担保的债权既有物的担保又有人的担保的(即混合担保),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或者发生当事人约定的实现担保物权的情形,债权人应当按照约定实现债权;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债务人自己提供物的担保的,债权人应当先就该物的担保实现债权。本案中,合同双方约定人的担保先于物的担保实现债权,且赋予原告对于债权实现顺序的选择权,故法院据此作出相应判决。


案情介绍:

原告永兴沪农商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兴村镇银行)诉称:被告永兴县绿洲木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兴绿洲公司)因生产经营需要流动资金,向原告申请贷款,双方于2014年12月24日签订《流动资金借款合同》,约定贷款金额300万元,借款期限三年,按月结息,按季还本(每季度末21日偿还20万本金);借款人违约,贷款人可以宣布贷款提前到期并解除合同;贷款人为实现债权所产生的费用均由借款人承担。同日,为保障该贷款安全,被告永兴绿洲公司同原告签订了《抵押合同》,以其公司自有6803473.5元的机械设备作为本笔贷款的抵押。被告曾某禄、廖某英、盘某伟也于同日与原告签订《权利质权合同》,以其所持有永兴绿洲公司的股权出质对该笔贷款予以担保。2014年12月26日,被告永兴县童星学校(以下简称童星学校)与原告签订保证合同,对被告永兴绿洲公司该笔贷款承担连带清偿保证责任;被告盘某伟、廖某英、曾某禄夫妇、曾某园夫妇及刘某峰夫妇也于同日对该笔贷款签订《个人保证担保函》,对该笔贷款承担连带清偿保证责任。上述合同签订后,原告于当天履行了《流动资金借款合同》约定放款义务。2015年3月21日,被告永兴绿洲公司开始违约未按合同约定偿还贷款本金,后经原告多次催讨贷款本息未果。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现向永兴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各被告按约履行义务,承担连带责任。

被告曾某园、盘某伟、廖某英、曾某禄、廖某凤、刘某艳辩称:答辩人一直在偿还贷款利息,希望原告多给答辩人一些时间,答辩人会按计划偿还本金。

被告童星学校、刘某峰、王某君辩称:一、被告童星学校与原告签订的担保合同是无效的合同,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学校不能作为担保方。被告永兴县童星学校不应承担担保责任;二、被告刘某峰、王某君虽在担保合同上签字,但也属无效。本案的被告永兴绿洲公司向原告提供了担保物,担保物的价值有600多万,根据物权法和担保法的规定,首先要处理担保物的价值,在债权人处理了抵押物的情况下才能处理被告刘某峰、王某君的担保情况。

永兴县人民法院查明,2014年12月24日,原告与被告永兴绿洲公司签订《流动资金借款合同》,该合同约定:由原告向被告永兴绿洲公司发放贷款3000000元、年利率9.6%,贷款期限自2014年12月24日至2017年12月23日止,还款方式为按月结息、按季还本,逾期还款按借款利率加收50%的罚息;借款人违约,贷款人有权宣布贷款提前到期,由被告童星学校、盘某伟、廖某英、曾某禄、刘某峰、王某君、廖某凤、曾某园、刘某艳提供担保及由被告永兴绿洲公司提供抵押担保。当天,原告与被告永兴绿洲公司签订《抵押合同》,约定以其机械设备(详见抵押物清单)提供抵押担保;与被告盘某伟、廖某英、曾某禄分别签订《权利质权合同》,分别约定以盘某伟、廖某英、曾某禄所持有永兴绿洲公司股权提供质押担保。2014年12月26日,原告与被告童星学校签订《保证合同》,同时被告盘某伟、廖某英、曾某禄、廖某凤、曾某园、刘某艳、刘某峰、王某君向原告永兴村镇银行出具《个人保证担保函》,约定:保证范围为主债务及其产生的利息、罚息、复利、违约金、赔偿金和实现债权的全部费用,保证方式为连带责任保证,保证期限为主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二年,保证人愿就所担保的全部债务先于物的担保履行保证责任,原告无需征得保证人事先同意直接扣划保证人在原告开立的账户中的资金用于清偿被担保的债务,扣划所得款项不足以清偿全部被担保债务的,债权人有权选择清偿顺序等内容。

上述合同签订后,原告于2014年12月26日向被告永兴绿洲公司发放贷款3000000元。被告永兴绿洲公司偿还部分利息后(利息还至2016年3月20日),未依约定于2015年3月21日起分期偿还贷款本金,尚欠本金3000000元未还。此款虽经原告多次催讨,但被告未偿还。

另查明,被告童星学校系刘某峰出资设立、经合法登记并依法纳税的民办非企业单位,学校享有刘某峰个人投资形成的全部法人财产权,学校以其全部资产对学校的债务承担责任,学校依法独立享有民事权利和承担民事义务,具有独立法人资格。

2016年6月6日,湖南省永兴县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判决。


诉讼请求:

1、解除原告永兴村镇银行同被告永兴绿洲公司签订的《流动资金借款合同》;

2、被告永兴绿洲公司偿还原告贷款本金300万元,并支付至借款还清日止的利息;

3、被告对上述款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4、原告对被告永兴绿洲公司提供的抵押物原作价6803473.5元机器设备及被告廖某英、曾某禄、盘某伟所持有永兴绿洲公司股权享有优先受偿权;

5、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争议焦点:

1、童星学校是否具备承担担保主体责任的资格。

2、同一债权采取保证、抵押、质押担保时实现债权的顺序问题。


裁判理由:

永兴县人民法院认为:

被告童星学校是否具备承担担保主体责任的资格。法律规定具有代为清偿债务能力的法人、其他组织或者公民可以为保证人的同时,又限定学校、幼儿园、医院等以公益为目的的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不得为保证人。法律规定禁止学校提供担保,是由于此类主体承担着公益目的,若充当保证人,在承担保证责任时可能损害公共利益。被告童星学校作为民办私立学校,其办学经费并非出自国家财政而来自个人,从其应依法纳税的情况来看,其经营的主要目的还是营利。此外,私立学校对其合法所得的财产拥有全部的权利,所得收益可用于投资者经济回报,故其能够独立承担民事责任,并具有代偿能力。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从事经营活动的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为保证人的,如无其他导致保证合同无效的情况,其所签定的保证合同应当认定为有效”的规定,即不应仅因为被告童星学校是学校,就认为其不能为保证人进而认定该保证合同无效。因此,被告永兴县童星学校作为民办私立学校有别于担保法第九条规定的民事主体,不应简单地套用担保人系学校、担保无效的法律规定,被告童星学校具有一定的营利性、具备代偿能力,可以作为保证人并承担保证责任。

同一债权采取保证、抵押、质押担保时实现债权的顺序问题。原告与与被告童星学校签订的《保证合同》及被告盘某伟、廖某英、曾某禄、廖某凤、曾某园、刘某艳、刘某峰、王某君出具的《个人保证担保函》系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未违反法律的禁止性规定,属有效合同。上述合同约定:保证人愿就所担保的全部债务先于物的担保履行保证责任、原告无需征得保证人事先同意直接扣划保证人在原告开立的账户中的资金用于被担保的债务,扣划所得款项不足以清偿全部被担保债务的,债权人有权选择清偿顺序。该条款既约定了保证先于物的担保实现债权,又赋予了原告选择权,在这种情况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七十六条“被担保的债权既有物的担保又有人的担保的,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或者发生当事人约定的实现担保物权的情形,债权人应当按照约定实现债权。…”的规定,原告可以依约定选择实现债权的方式,既可以要求担保人在保证责任范围内承担清偿债务的责任,也可以要求债务人在物的担保范围内承担清偿责任。

原告系依法成立的金融机构,享有贷款经营权。原告与被告永兴绿洲公司签订的《流动资金借款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法律规定,属有效合同,依法受法律保护。合同双方应严格依照合同的约定履行各自的义务。原告已按合同约定向被告永兴绿洲公司发放了贷款,被告永兴绿洲公司借款后,应按约定如期偿还贷款本息,但被告永兴绿洲公司却在偿还部分利息后,违约未如期偿还贷款本金,应承担违约责任,原告要求解除与被告永兴绿洲公司签订的《流动资金借款合同》并要求被告永兴绿洲公司偿还贷款本息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依照原告与被告永兴绿洲公司、被告童星学校及被告盘某伟、廖某英、曾某禄分别签订的《抵押合同》、《保证合同》、《权利质权合同》和被告盘某伟、廖某英、曾某禄、廖某凤、曾某园、刘某艳、刘某峰、王某君出具个人保证担保函的约定,被告盘某伟、廖某英、曾某禄、廖某凤、曾某园、刘某艳、刘某峰、王某君对被告永兴绿洲公司的贷款应承担连带保证责任,故原告依约要求享有优先受偿权和要求被告盘某伟、廖某英、曾某禄、廖某凤、曾某园、刘某艳、刘某峰、王某君对贷款本息承担连带还款责任,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


裁判结果:

一、解除原告永兴村镇银行与被告永兴绿洲公司签订的《流动资金借款合同》;

二、被告永兴绿洲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偿还原告永兴村镇银行的贷款本金3000000元及还清贷款之日止的利息,由被告童星学校、盘某伟、廖某英、曾某禄、廖某凤、曾某园、刘某艳、刘某峰、王某君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三、原告永兴村镇银行对被告永兴绿洲公司抵押的机械设备及对被告盘某伟、廖某英、曾某禄所持有的永兴绿洲公司股权拍卖所得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

如果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利息。

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15400元,诉讼保全费10000元,由被告永兴绿洲公司、童星学校、盘某伟、廖某英、曾某禄、廖某凤、曾某园、刘某艳、刘某峰、王某君负担。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九十四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一)因不可抗力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二)在履行期限届满之前,当事人一方明确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履行主要债务;(三)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四)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五)法律规定的其他情形。

第一百零七条 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

第二百零七条 借款人未按照约定的期限返还借款的,应当按照约定或者国家有关规定支付逾期利息。

《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

第七条 具有代为清偿债务能力的法人、其他组织或者公民,可以作保证人。

第九条 学校、幼儿园、医院等以公益为目的的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不得为保证人。

第十八条 当事人在保证合同中约定保证人与债务人对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为连带责任保证。

连带责任保证的债务人在主合同规定的债务履行期届满没有履行债务的,债权人可以要求债务人履行债务,也可以要求保证人在其保证范围内承担保证责任。

第三十三条 本法所称抵押,是指债务人或者第三人不转移对本法第三十四条所列财产的占有,将该财产作为债权的担保。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债权人有权依照本法规定以该财产折价或者以拍卖、变卖该财产的价款优先受偿。

前款规定的债务人或者第三人为抵押人,债权人为抵押权人,提供担保的财产为抵押物。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

第一百七十条 担保物权人在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或者发生当事人约定的实现担保物权的情形,依法享有就担保财产优先受偿的权利,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第一百七十六条 被担保的债权既有物的担保又有人的担保的,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或者发生当事人约定的实现担保物权的情形,债权人应当按照约定实现债权;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债务人自己提供物的担保的,债权人应当先就该物的担保实现债权;第三人提供物的担保的,债权人可以就物的担保实现债权,也可以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提供担保的第三人承担担保责任后,有权向债务人追偿。

第一百七十九条 为担保债务的履行,债务人或者第三人不转移财产的占有,将该财产抵押给债权人的,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或者发生当事人约定的实现抵押权的情形,债权人有权就该财产优先受偿。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六条:从事经营活动的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为保证人的,如无其他导致保证合同无效的情况,其所签定的保证合同应当认定为有效。


案例来源:

永兴沪农商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与永兴县绿洲木业有限公司、盘某伟、永兴县童星学校、刘某峰等金融借款合同纠纷(2016)湘1023民初527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