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3-09-03
发布日期:2019-04-25
阅 读 量:112
  • 胜诉律师:
  • 湖南湘晟律师事务所

案例释义:

1、合伙企业,包括普通合伙企业和有限合伙企业。 普通合伙企业由普通合伙人组成,合伙人对合伙企业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有限合伙企业由普通合伙人和有限合伙人组成,普通合伙人对合伙企业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有限合伙人以其认缴的出资额为限对合伙企业债务承担责任。但有限合伙人转变为普通合伙人的,对其作为有限合伙人期间有限合伙企业发生的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普通合伙人转变为有限合伙人的,对其作为普通合伙人期间合伙企业发生的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

2、有限合伙企业的投资人数为二人以上五十人以下,且至少有一个普通合伙人。普通合伙人在有限合伙中处于核心地位,并由其执行合伙事务;有限合伙人不执行合伙事务,不得对外代表有限合伙企业,但拥有对合伙企业的财务以及经营活动的监督权。


案情介绍:

原告陈某红、陈某卫、刘某珍诉称:被告长沙盈春宏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盈春宏企业)的股东李某坤向陈某尧宣称其具有运作中国农产品开发项目企业上市的投资银行业务,并可直接股权投资拟上市公司,要求陈某尧一起融资,陈某尧听信后于2012年1月4日向被告账户内转入42.5万元,并于次日双方签订了一份《可转债投资协议书》,约定由陈某尧出资成为与盈春宏企业拟上市企业的合作方。协议还约定,被告保证陈某尧出资所形成的债权或股权,在任何时候,陈某尧需要撤回时,被告有义务偿还本金并加算同期银行贷款利息,被告在每季度结束后的一周内向陈某尧提交一份说明没有发生任何不符合协议中所有条款的违约行为的信息简报,且其有义务向其定期提供真实的财务、审计、进展等报告。在收到款项并协议签订后,被告并没有按照合同约定向陈某尧披露公司的经营状况和财务状况,更为甚者,陈某红、陈某卫、刘某珍发现盈春宏企业原位于开福区营盘东路19号三河大酒店2楼的办公场所已人去楼空,随后陈某、陈某、刘某珍从工商局调取的企业注册登记资料中拨打其留下的联系电话,接电话的称完全不知道此事,盈春宏企业的行为严重违背了合同义务和当初的承诺。经查,被告严某喜、赵某、夏某华、唐某树、罗某林、李某坤、罗某华为该公司有限合伙人,被告冯某辉为该公司普通合伙人,从该公司的工商登记内档发现,各股东的实际出资并没有到位,根据合伙企业法的相关规定,普通合伙人对合伙企业的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有限合伙人已其认缴的出资额为限对合伙企业债务承担责任。因陈某尧于2012年2月28日去世,陈某红、陈某卫、刘某珍作为其法定继承人,特向长沙市开福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被告盈春宏企业、严某喜、赵某、夏某华、唐某树、罗某林、李某坤、罗某华、冯某辉未到庭参加诉讼,亦未向本院提交书面答辩意见。

法院查明,2012年1月5日,盈春宏企业(甲方)与陈某尧(乙方)签订一份《可转债投资协议书》,协议约定:甲方具有运作中国农产品开发项目企业上市的投资银行业务,并可直接股权投资拟上市;甲方保证乙方投资所形成的债权或股权,在任何时候,乙方需要撤回时,甲方有义务偿还本金并加算同期银行贷款利息,已经投资形成的股权的撤回,以甲方回购股份形式偿还;乙方同意采取债转股方式投资,单份投资额30万元起,投资总额为50万元整,封闭期一年(该期限自乙方投资完成时计算);甲方采取债转股方式转让股份,甲方按照预计市盈值转让持有的目标公司相应股份,目标公司当年和各年度审计后的利润按照乙方所持有的股份额比例进行分配;甲方操作的目标公司如果在乙方投资封闭期内未完成上市,乙方有权要求甲方偿还此本金和5%利息并加算此本金总额10%的违约金,如果乙方投资封闭期内甲方完成目标公司上市,则年利息免除;乙方自投资完成到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之前,为乙方对甲方享有债权阶段,自乙方股份在拟上市目标公司股权结构中被体现出来后,债权转让为股权,即乙方合法持有拟上市目标公司的股权。协议书还对双方权利义务、争议的解决等进行了约定。

2012年1月4日,陈某尧通过长沙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迎宾支行向盈春宏企业转入42.5万元。2012年1月5日盈春宏企业向陈启尧出具了一份收据,载明盈春宏企业收到了陈某尧投资的50万元。

另查明,盈春宏企业是由被告冯某辉、严某喜、赵某、夏某华、唐某树、罗某林、李某坤、罗某华合伙组成的有限合伙企业,其中,冯某辉系普通合伙人,认缴出资额为7500万元,实缴出资额为3750万元;严某喜、赵某、夏某华、唐某树、罗某林、李某坤、罗某华系有限合伙人,严某喜、赵某认缴出资额各为1000万元,实缴出资额均系500万元,夏某华、唐某树、罗某林、李某坤、罗某华认缴出资额各为100万元,实缴出资额均为50万元。陈某尧于2012年2月28日死亡。本案原告陈某红、陈某卫、刘某珍系陈某尧的法定继承人。

2013年9月3日,长沙市开福区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判决。


诉讼请求:

1、被告共同偿还原告欠款本金42.5万元及从汇款之日起至判决生效之日止的全部利息(利息按银行贷款利率计算,暂算至2012年12月5日计2.3375万元);

2、被告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争议焦点:

有限合伙企业合伙人应如何承担债务清偿责任。


裁判理由:

长沙市开福区人民法院认为:

盈春宏企业与陈某尧于2012年1月5日签订的《可转债投资协议书》系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依法受法律保护。协议约定在任何时候,陈某尧需要撤回投资时,盈春宏企业有义务偿还本金并加算同期银行贷款利息。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伙企业法》第二条第三款规定“有限合伙企业由普通合伙人和有限合伙人组成,普通合伙人对合伙企业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有限合伙人以其认缴的出资额为限对合伙企业债务承担责任”、第三十八条规定“合伙企业对其债务,应先以其全部财产进行清偿”、第三十九条规定“合伙企业不能清偿到期债务的,合伙人承担无限连带责任。”按照合同约定盈春宏企业在陈某尧要求撤回投资债权或股权时,盈春宏企业有义务偿还本金并加算同期银行贷款利息。本案中,三原告作为陈某尧的法定继承人,有权撤回陈某尧投资的债权或股权,盈春宏企业不按约定履行合同义务,属于违约行为,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因此,原告陈某红、陈某卫、刘某珍要求被告盈春宏企业、严某喜、赵某、夏某华、唐某树、罗某林、李某坤、罗某华、冯某辉共同偿还欠款本金42.5万元及从汇款之日(即2012年1月4日)起按银行贷款利率计算至判决生效之日止的全部利息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

但该笔欠款系被告盈春宏企业的债务,首先应由被告盈春宏企业的财产清偿,被告盈春宏企业的财产不足以清偿时,由被告冯某辉对被告盈春宏企业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被告严某喜、赵某、夏某华、唐某树、罗某林、李某坤、罗某华以其认缴的出资额为限对被告盈春宏企业债务承担责任;被告盈春宏企业、严某喜、赵某、夏某华、唐某树、罗某林、李某坤、罗某华、冯某辉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应承担不应诉、不举证、不质证的法律后果。


裁判结果:

一、限被告盈春宏企业(有限合伙)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7日内偿还原告陈某红、陈某卫、刘某珍欠款42.5万元及利息(以42.5万元为基数,从2012年1月4日起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至判决生效之日止);

二、被告冯某辉对上述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

三、被告严某喜、赵某、夏某华、唐某树、罗某林、李某坤、罗某华以其认缴的出资额为限对上述债务承担清偿责任。

如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8026元,公告费800元,合计8826元,由被告盈春宏企业(有限合伙)、冯某辉、严某喜、赵某、夏某华、唐某树、罗某林、李某坤、罗某华共同负担。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伙企业法》

第二条第三款 有限合伙企业由普通合伙人和有限合伙人组成,普通合伙人对合伙企业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有限合伙人以其认缴的出资额为限对合伙企业债务承担责任。

第三十八条 合伙企业对其债务,应先以其全部财产进行清偿。

第三十九条 合伙企业不能清偿到期债务的,合伙人承担无限连带责任。


案例来源:

陈某红、陈某卫等与长沙盈春宏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严佳喜等合伙协议纠纷(2012)开民二初字第3995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