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06-07-31
发布日期:2019-04-19
阅 读 量:49

案例释义:

1、 根据法律规定,建筑物或者其他设施以及建筑物上的搁置物、悬挂物发生倒塌、脱落、坠落造成他人损害的,它的所有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但能够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除外;经营者应当保证其提供的商品或者服务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要求,对可能危及人身、财产安全的商品和服务,应当向消费者作出真实的说明和明确的警示,并说明和标明正确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方法以及防止危害发生的方法;宾馆、商场、餐馆、银行、机场、车站、港口、影剧院等经营场所的经营者,应当对消费者尽到安全保障义务。

2、 在安全保障义务人已经尽到安全保障义务的前提下,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因为自身判断错误并破坏了管理人设置的安全保障设施,从而置身于险地导致损害事实发生的,后果由行为人自己承担。


案情介绍:

2005年7月22日,被告江苏展览馆(以房屋产权人的名义)、被告古南都明基酒店(以房屋出租人名义)、被告信泰证券玄武门营业部三方签订《房屋租赁协议》一份,由信泰证券玄武门营业部承租南京市玄武门22号房屋第一层部分区域及第二层整体全部区域,作为其开展证券业务的场所,承租期限为2005年7月21日至2007年9月21日。

2005年11月1日,受害人钱某(男,1946年8月11日出生,系原告马某之子,原告钱某雁、钱某鹏之父))在被告信泰证券公司下属的分支机构信泰证券玄武门营业部207室(以下简称207室)炒股。上午10时许,钱某因其晾晒窗台上的鞋垫落到室外,遂打开窗户翻窗到平台上去捡鞋垫,因平台底板塌落坠楼,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当日,南京市公安局玄武门派出所民警接警后,迅速赶到现场进行调查,并拍摄了一组照片,从照片上看钱某出去的窗户本身已安装限位器,在窗台上留有螺丝刀。派出所民警对程某楣、王某群、侯某盛做了询问笔录。程称在207室炒股的有他和钱某、王某群共三人。当天,他看到钱某到窗户外面,之后发现钱某人不见了。他和王某群就到窗边,看到平台上有一个洞,平台下负一楼的地面上有一个人躺着,从衣着判断是钱某。王称,当天上午十点左右,他在207室看股票时,突然听到外面有叫声,从窗户伸头出去看到楼下有人躺着。昨天窗台上没有起子,应该是钱某带来的,窗户他以前开过,不能开大,人是不能出去的。侯称,他当日早上从证券公司那里经过,看到一个人在二楼外面的一个平台上,之后看到那人从平台上掉了下来。

事发后,信泰证券玄武门营业部经与钱某家属协商,并于2005年11月5日向钱某家属钱某鹏垫付了8000元,用于钱某家属处理钱进后事,对于该借款的处理,待钱某家属处理完毕出葬事宜后另行协商。因对赔偿问题未达成一致意见,钱某之母马某、子钱某鹏、女钱某雁以信泰证券玄武门营业部、信泰证券公司、江苏展览馆、古南都明基酒店为被告,向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被告连带赔偿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丧葬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合计303 567.50元。

原告认为,经事后查验,该阳台在外观上与正常阳台无区别,但该阳台底部仅为一层薄薄的石膏板,没有任何承重能力,且四被告对这一情况未做任何警示。四被告作为事故发生房屋的经营管理者及所有者,在该房阳台存在严重安全隐患情形下,未尽到高度警示和预防义务,应承担相应民事责任。

被告信泰证券玄武门营业部、信泰证券公司辩称:我公司于2005年7月底开始承租古南都酒店的一、二楼开办证券营业室,当时该楼房外墙面已经存在放置空调室外机的平台,并非原告方所称的“阳台”。钱某无视翻窗的危险,私自用螺丝刀拧开207室窗户上的限位器翻出窗户,以至造成意外死亡。钱某是一个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应当对自己的行为负责。钱某毕竟是在我公司营业室内活动期间坠楼死亡,对此我公司深表同情,已经出于人道主义给原告钱某鹏借款8000元,用于处理钱进的丧事。但对我公司来说,这起事故是不可能预知、防范的。我公司已在合理限度范围内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因此对钱某的死亡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原告对我公司提出的诉讼请求应当驳回。

被告古南都明基酒店认为,在大楼建成后,考虑到玄武湖地区的美观要求安装了供放置空调室外机的平台。每扇窗户都安装了限位器,我方已经尽到了安全保障义务,工人上去作业是有防护辅助措施的。钱某私自用工具打开窗户到这个平台并坠楼身亡,不应由我方承担责任,故请求法院驳回原告对我方的诉讼请求。

被告江苏展览馆认为,我方只建造了大楼的框架,后由古南都明基酒店投资装修。207室窗户外没有阳台,仅是根据玄武门地区环境综合整治要求,对空调室外机架做的装饰物,除空调安装人员及外墙清洗人员外,其他人是不能在上面活动的。207室窗户上设置有限位器限制人开启,更不允许人出去。常人可以认知207室窗外不是阳台,死者钱某也应认知。钱某的死亡完全是一个意外事故,原告要求我方承担民事责任是没有法律依据的,故请求法院驳回原告对我方的诉讼请求。

2006年5月15日,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驳回原告马某、钱某鹏、钱某雁的诉讼请求,原告不服一审判决,向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其上诉称,207室窗外存在一个看似坚固的平台,被上诉人古南都明基酒店、信泰证券公司、信泰证券玄武门营业部就有义务警示人们不要到该平台上活动。古南都明基酒店、信泰证券公司、信泰证券玄武门营业部未尽此项义务,应当对钱某坠楼身亡的后果承担相应责任。

被上诉人古南都明基酒店、信泰证券公司、信泰证券玄武门营业部答辩同意一审判决。

2006年7月31日,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二审判决。


诉讼请求:

一审原告马某、钱某雁、钱某鹏诉请:

判令四被告连带给原告赔偿死亡赔偿金23204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10437.50元、丧葬费1109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万元,合计303567.50元。

二审上诉人马某、钱某雁、钱某鹏诉请:

撤销原判,改判支持其在一审提出的全部诉求。


争议焦点:

1、207室外的平台是否为阳台;

2、各被告是否应对钱某的死亡承担民事责任。


裁判理由:

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法院认为:   

一、楼房的阳台,是一个连接室内与室外空间,可供人们在上面踩踏,进行乘凉、晒太阳或者远望等活动的平台。正因为阳台必须有这样的功能,因此设阳台的楼房房间内,必然有通往阳台的门。只有通过门,人们才可以正常到达阳台,并在阳台上活动。本案事实证明,207室外虽有一个平台,但却没有通往该平台的门,只能从窗户上看到该平台。因此,该平台不是供人们在上活动的阳台。原告将207室外的平台称为阳台,该观点不予采纳。   

二、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六条规定,建筑物发生坠落造成他人损害的,建筑物的所有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但能够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除外。《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十八条规定:“经营者应当保证其提供的商品或者服务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要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也规定:“对于从事住宿、餐饮、娱乐等经营活动或者其他社会活动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未尽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致使他人遭受人身损害,赔偿权利人请求其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根据上述规定,建筑物的所有人、管理人应当保证建筑物的使用安全,对因建筑物坠落而给他人造成的损害,建筑物的所有人或者管理人只有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才可不承担责任。在该建筑物内从事经营活动的经营者,对在此接受其服务的公众负有安全保障义务。如果经营者不尽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人身损害,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但是,经营者只是在合理限度范围内履行安全保障义务,这个合理限度应当根据一般常识来确定。   

被告古南都明基酒店在对南京市玄武门 22号楼房进行装修时,为美观需要,根据地方政府关于环境综合整治的要求,在该楼房外墙壁的靠窗户处,修建了放置空调室外机的平台。一个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应当从室内没有通往平台的门这一事实上,认识到窗外的平台并非阳台。考虑到窗户虽然不是人行通道,但为了避免不了解内情的人翻越窗户到达不具备承重能力的平台上,古南都明基酒店还将窗户加装了限位器,限制窗户开启的幅度,使人不能从窗户进出。客观上消除了室内人员翻越窗户到达平台的可能。被告信泰证券玄武门营业部在承租该房屋作为自己的经营场所后,保留了窗上加装的限位器。钱某是基于自己对平台性质作出的错误判断,以自己携带的螺丝刀,擅自卸开207室窗户上的限位器,翻越窗户到达窗外平台,以至坠楼身亡。无论是被告江苏展览馆还是古南都明基酒店,都已用事实证明,作为该建筑物的所有人、管理人,其已保证了建筑物的安全使用,对钱是的坠楼死亡没有过错。无论是被告信泰证券公司还是信泰证券玄武门营业部,也都以事实证明,其已在合理限度内履行了安全保障义务,对钱是的坠楼死亡不应当承担责任。事实上,不是该建筑物的所有人、管理人没有消除207室窗外平台存在的安全隐患,也不是在该建筑物内从事经营活动的经营者没有履行安全保障义务,而是钱某自己破坏了管理人设置的安全保障设施,从而置身于险地。作为一个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钱某应当对自己的过错造成的后果承担责任。在已经给窗户安装了限位器的情形下,要求该建筑物的所有人、管理人或者在该建筑物内从事经营活动的经营者还要预料室内人员会用工具拧开限位器翻越窗户,从而还要对实施这种行为的人发出危险警示,已经超出人的正常认知水平,超出了履行安全保障义务的合理限度。综上,原告方以没有尽到安全保障义务为由,要求被告方对钱是坠楼身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没有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   

被上诉人古南都明基酒店作为涉案房屋的出租人、管理者,被上诉人信泰证券公司、信泰玄武门营业部作为在该房屋内经营证券业务的经营者,其安全保障义务只能在合理限度内履行。涉案房屋内没有通向平台的门,常人据此应当能判断窗外平台是不允许进入的。加之207室的窗户还有限位器限制窗户开启的幅度,正常情况下人们不可能通过窗口到达平台。就正常认知水平而言,无论是古南都明基酒店还是信泰证券公司、信泰证券营业部,都无法预料室内人员会动用工具卸开限位器翻窗到达平台。因此,要求古南都明基酒店、信泰证券公司、信泰证券玄武门营业部对207室窗外平台的危险性再予警示,超出了安全保障义务的合理限度。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适当,应当维持。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应当驳回。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

驳回原告马某、钱某雁、钱某鹏的诉讼请求。

二审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一百二十六条 建筑物或者其他设施以及建筑物上的搁置物、悬挂物发生倒塌、脱落、坠落造成他人损害的,它的所有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但能够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除外。

《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

第十八条:经营者应当保证其提供的商品或者服务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要求。对可能危及人身、财产安全的商品和服务,应当向消费者作出真实的说明和明确的警示,并说明和标明正确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方法以及防止危害发生的方法。

宾馆、商场、餐馆、银行、机场、车站、港口、影剧院等经营场所的经营者,应当对消费者尽到安全保障义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六条 从事住宿、餐饮、娱乐等经营活动或者其他社会活动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未尽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致使他人遭受人身损害,赔偿权利人请求其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因第三人侵权导致损害结果发生的,由实施侵权行为的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安全保障义务人有过错的,应当在其能够防止或者制止损害的范围内承担相应的补充赔偿责任。安全保障义务人承担责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偿。赔偿权利人起诉安全保障义务人的,应当将第三人作为共同被告,但第三人不能确定的除外。


案例来源:

马某等诉古南都酒店等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06年第11期(总第123期)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