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8-03-07
发布日期:2019-04-18
阅 读 量:98
  • 胜诉律师:
  • 上海浩信(苏州)律师事务所

案例释义:

1、 根据2001年12月27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五条的规定,未按《婚姻法》规定办理结婚登记而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的男女,起诉到人民法院要求离婚的,若其属于1994年2月1日民政部《婚姻登记管理条例》公布实施以前,男女双方已经符合结婚实质要件的,按事实婚姻处理;若其属于1994年2月1日民政部《婚姻登记管理条例》公布实施以后,男女双方符合结婚实质要件的,应补办结婚登记,补办后按婚姻关系处理,未补办结婚登记的,按同居关系处理。

2、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六条的规定,未按《婚姻法》规定办理结婚登记而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的男女,一方死亡,另一方以配偶身份主张享有继承权的,需区分是否属于应当认定事实婚姻或者同居关系,并依事实婚姻或者同居关系分别确认是否成立继承关系。依照法律,对于被认定为事实婚姻关系的,同居期间的财产适用婚姻法对夫妻财产制的规定,其中双方没有约定者,适用夫妻共同财产制;被认定为同居关系的,同居期间共同所得的收入和购置的财产,为一般共有财产,该期间双方各自继承或受赠的财产为双方个人财产,为共同生产生活形成的债权、债务,按共同债权债务处理。事实婚姻关系的双方在同居生活期间所生子女为婚生子女,同居关系的双方所生子女为非婚生子女,但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

3、 本案中,同居关系一方死亡后,另一方主张对其遗产拥有继承权,但因双方未成立婚姻关系,故依法其不属于法定继承人的范围,而应适用《继承法》第十四条的规定,即“对继承人以外的依靠被继承人扶养的缺乏劳动能力又没有生活来源的人,或者继承人以外的对被继承人扶养较多的人,可以分配给他们适当的遗产。” 适用该规定须以同居的双方形成扶养关系为前提,但法院判决书认定双方之间不存在扶养事实,故当事人有关分配遗产的主张未能获得支持。


案情介绍:

法院查明,原告戎某某与张某1系母子关系。2016年12月27日,张某1因病去世,张某1的父亲张某2已经先于其去世,张某1生前与被告王某某同居生活长达十多年。

2016年4月,原告、张某1及案外人沈某出售三人名下位于本市中原路XXX弄XXX号XXX室的房屋。张某1获得售房款1,053,333元,并由买受方分三次存入其名下尾号为6838的中国建设银行账户内,自2016年4月21日至5月16日最后一笔售房款存入时,除三笔售房款外,该账户余额为50元。2016年5月25日,张某1为购买嘉兴市商品房,从该账户内支出638,000元。8月31日,张某1为购买理财产品,从该账户内支出10万元。张某1去世后,被告王某某分别于2016年12月29日和2017年10月19日从该账户内取款28万元、32,834元。

2017年9月6日,原告戎某某因需继承张某1遗产,向上海市杨浦公证处申请办理继承公证。杨浦公证处受理后查明:未发现张某1生前结过婚,亦未发现其有子女,张某1的父亲张某2先于其死亡。据此,杨浦公证处于2017年11月2日出具(2017)沪杨证字第10382号公证书,证明张某1名下中国建设银行账户内的存款权益作为遗产,应由作为母亲的原告继承。

后原告戎某某前往银行查询后,发现被告王某某于2016年12月29日和2017年10月19日从张某1中国建设银行账户中分别取款28万元、32,834元。原告认为,此款项来源于张某1生前所有的房屋在出售后所分得的105万元,该房屋登记于原告、张某1及案外人沈某三人的名下,不属于张某1与被告在同居期间的共同财产,而是张某1的个人财产。张某1生前无需被告照顾,被告也并无酌情分得遗产的权利。因此被告无权对该款项进行处分。据此,原告向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被告返还原告上述款项。

被告王某某辩称,其与张某1在中年相识相恋,因原告阻挠,故二人无法办理结婚登记手续,遂于2003年底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期间一直与原告同居至张某1去世。认可原告关于己方分两次取款及该款项来源的陈述。除本案系争款项外,房屋出售款还用于购买位于浙江省嘉兴市的房屋、理财产品及张某1的抢救医疗费用等。己方取出本案系争款项后,主要用于办理张某1的丧葬事宜并准备购买墓地。被告认为,在长期的共同生活中,由于张某1收入较低,故常年需要依靠自己收入负担共同开支,且自己对张某1尽了照顾义务,张某1还曾向自己借款20万元用于归还外债,因此双方的财产已经混同。不能仅以系争款项的来源及存入张某1名下账户即认定为其个人财产,而应作为同居期间的共同财产依法进行分割,故自己应分得二分之一份额。

2018年3月7日,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于作出判决。


诉讼请求:

判令被告王某某返还原告戎某某312,834元。


争议焦点:

1、本案系争款项是被告与张某1同居期间的共有财产,还是张某1的个人遗产;

2、被告是否可以适当分得系争款项。


裁判理由:

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认为:

本案存在两个争议焦点,其一为本案系争款项是被告与张某1同居期间的共有财产,还是张某1的个人遗产;其二为被告是否可以适当分得系争款项。

对于争议焦点之一,根据有关法律规定,同居关系解除时,同居生活期间双方共同所得的收入和购置的财产,按一般共有财产处理。而本案系争款项来源于张某1出售同居前个人所有的房屋后所获的价款。尽管取得价款时,被告与张某1处于同居期间,但被告辩称其与张某1长期共同生活,则张某1同居前的财产已混同为两人的同居共同财产,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依法不予采纳。故本院依法确认系争款项为张某1的个人财产。现张某1已经去世,该款项应作为其遗产进行处理。

对于争议焦点之二,根据有关法律规定,同居生活期间一方死亡,另一方要求继承死者遗产,如认定为同居关系的,且符合继承法第十四条规定的,可根据相互扶助的具体情况处理。因此被告如想获得继承权益,则必须符合法定条件。然而,被告本身并非缺乏劳动能力,没有生活来源而需要依靠张某1进行扶养的人。被告亦未举证证明自身对张某1进行了较多的扶养,其不符合继承法第十四条的规定,故其无权分得张某1的遗产。

另,被告提及的为办理张某1丧葬事宜而支出费用和曾借款给张某1的陈述,因不属于本案审理范围,本案不作处理。被告可另行依法主张。

综上所述,据目前在案证据,张某1生前无遗嘱,亦未签订遗赠扶养协议,故其遗产应按法定继承办理。本案原告系第一顺序继承人,加之张某1的父亲先于其去世,故应由原告独自继承张某1的遗产。现被告以银行取款的方式处分张某1的遗产,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原告主张被告返还,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


裁判结果:

被告王某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原告戎某某312,834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5,992.51元,减半收取计2,996.25元,由被告王某某负担。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

第十条:遗产按照下列顺序继承:

第一顺序:配偶、子女、父母。

第二顺序: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

继承开始后,由第一顺序继承人继承,第二顺序继承人不继承。没有第一顺序继承人继承的,由第二顺序继承人继承。

本法所说的子女,包括婚生子女、非婚生子女、养子女和有扶养关系的继子女。

本法所说的父母,包括生父母、养父母和有扶养关系的继父母。

本法所说的兄弟姐妹,包括同父母的兄弟姐妹、同父异母或者同母异父的兄弟姐妹、养兄弟姐妹、有扶养关系的继兄弟姐妹。

第十四条:对继承人以外的依靠被继承人扶养的缺乏劳动能力又没有生活来源的人,或者继承人以外的对被继承人扶养较多的人,可以分给他们适当的遗产。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未办结婚登记而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案件的若干意见》

3、自民政部新的婚姻登记管理条例施行之日起,未办结婚登记即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按非法同居关系对待。

10、解除非法同居关系时,同居生活期间双方共同所得的收入和购置的财产,按一般共有财产处理。同居生活前,一方自愿赠送给对方的财物可比照赠与关系处理;一方向另一方索取的财物,可参照最高人民法院(84)法办字第112号《关于贯彻执行民事政策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8)条规定的精神处理。

13、同居生活期间一方死亡,另一方要求继承死者遗产,如认定为事实婚姻关系的,可以配偶身份按继承法的有关规定处理;如认定为非法同居关系,而又符合继承法第十四条规定的,可根据相互扶助的具体情况处理。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事政策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

(18)借婚姻关系索取的财物,离婚时,如结婚时间不长,或者因索要财物造成对方生活困难的,可酌情返还。


案例来源:

戎某某与王某某法定继承纠纷(2017)沪0109民初33379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