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8-01-30
发布日期:2019-04-16
阅 读 量:30

案例释义:

银行对储户账户内资金安全负有包括为储户借记卡内的信息保密、提供安全的交易技术、设备和环境等具体保障义务,储户就其主张的伪卡盗刷提出初步合理证据的,应由银行提供确系真卡交易的反证,否则银行承担不利后果。储户作为普通民事主体,在借记卡的密码保管方面,其能力范围仅限于对其自身行为予以规范,妥善保管以防止泄露。他人模仿银行制卡技术复制银行卡信息及通过其他手段获取储户密码,已超出储户注意义务和防范能力,应当由银行运用交易系统安全技术手段有效履行安全保障义务,并对伪卡消费给储户造成损失承担责任。


案情介绍:

原告魏某娟在被告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浦东分行(以下简称中银浦东分行)处办理了一张借记卡。2017年4月14日,涉案借记卡发生四笔消费:第一笔为16:43分在香港福辉(国际)珠宝金行有限公司刷卡消费折合人民币104,710.62元,收取手续费26.74元;第二笔为17:04分在香港银通的自动柜员机取现5,347.20元,收取手续费15元;第三笔为17:05分在香港银通的自动柜员机取现891.20元,收取手续费15元;第四笔为17:22分在马来西亚的自动柜员机取现396.72元,收取手续费13元。2017年4月19日11:11分,原告就前述涉案借记卡被盗刷之事向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花木派出所报警。

原告认为被告应当对其因盗刷而导致的损失承担全部赔偿责任向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原告魏某娟诉称: 2017年4月18日下午,原告到位于上海市浦东新区浦建路的巴黎春天商场刷卡时,被提示卡内余额不足。经查询,2017年4月14日,涉案借记卡有四笔交易发生于境外,总金额为111,402.48元。该四笔交易并非原告本人消费,原告的借记卡亦从未离开过本人,原告亦从未将密码泄露给他人,且原告近几年均未出境。以上四笔交易为盗刷,被告理应承担全部赔偿责任。

被告中银浦东分行辩称:涉案取款和消费行为发生于2017年4月14日,原告于2017年4月19日才进行报案,故无法证明涉案取款和消费行为发生时银行卡在原告手中;取款行为是需要输入借记卡密码的,该密码由原告保管,故不应该由被告承担密码泄露的责任。

2018年1月30日,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判决。


诉讼请求:

判令被告赔偿原告人民币111,402.48元。


争议焦点:

被告应否赔偿原告魏某娟因盗刷而产生的损失。


裁判理由:

法院认为,原、被告之间形成的储蓄存款合同关系,合法有效,予以确认。原告作为储户将钱款存入被告处后,其存款所有权即转移给被告,原告作为借记卡的持卡人对被告依法享有金钱给付债权。否则,被告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首先,关于本案所涉交易是否系伪卡交易,本院认为,涉案借记卡在2017年4月14日17:05分在香港银通自动柜员机取现,17分钟后又在马来西亚的自动柜员机上进行取现操作,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一张卡不可能辗转两地进行取款,故系争的交易应不是通过该借记卡真卡刷卡完成,而是由案外人通过对原告借记卡复制所形成的伪卡进行刷卡交易。

其次,关于被告提出的只是按照终端指令进行操作,不应由被告承担泄漏密码的责任之辩称,本院认为,被告对原告存款具有安全保障义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第六条规定“商业银行应当保障存款人的合法权益不受任何单位和个人的侵犯”,第二十九条第一款规定“商业银行办理个人储蓄存款业务,应当遵循存款自愿、取款自由、存款有息、为存款人保密的原则”,这就要求商业银行承担对储户存款的安全保障义务。该安全保障义务应具体包括为储户借记卡内的信息保密、提供安全的交易技术、设备和环境等具体内容。因此,本案中被告为原告提供借记卡服务,就应当确保该借记卡内的数据信息不被非法窃取并加以使用。并且被告作为银行借记卡的发卡行及相关技术、设备和操作平台的提供者,在其与储户的合同关系中明显占据优势地位,被告理当承担伪卡的识别义务。本案中,案外人能够使用原告借记卡的伪卡通过银行交易系统进行系争交易,说明原告持有的真正银行卡内数据信息是可以被复制并存储到其他的伪卡内,并且伪卡输入密码后还可以进行正常的交易活动,由此可见被告制发的借记卡以及交易系统存在技术缺陷,被告未能充分尽到对于系争借记卡的交易安全保障义务,违反了前述法律规定,给原告造成了经济损失,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另外,关于借记卡密码保管,原告作为普通民事主体,在系争借记卡的密码保管方面,其能力范围仅限于对其自身行为予以规范,即妥善保管以防止泄露,对于他人通过其他手段获取密码,原告并无能力予以防范,故原告对他人使用伪卡消费的行为不应承担责任。

最后,关于本案伪卡消费损失承担,从本案相关事实来看,对原告个体而言,其承担损失的能力、处理损失的能力均处于弱势地位,而如果由被告发卡行先行承担损失,其既具有更强的经济、技术、法律能力进而向有关责任方追偿,也可以通过增加服务成本等形式,在大量的银行持卡人和特约商户之间进行分散,使每位持卡人承担的数额非常微小,从而减少了单个持卡人可能存在的损失风险,进而促进银行卡交易更好地推广使用。因此,对于本案因伪卡盗刷产生的损失风险,如果由被告先行承担则能更好地真正保护原告作为金融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同时也有利于促进整个银行卡业务的良性健康发展。综上,对原告要求被告赔偿借记卡损失111,402.48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被告在承担了上述赔偿责任后,依法享有向侵权人进行追偿的权利。


裁判结果:

被告中银浦东分行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魏某娟储蓄存款损失111,402.48元。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

第六条 商业银行应当保障存款人的合法权益不受任何单位和个人的侵犯。

第二十九条 商业银行办理个人储蓄存款业务,应当遵循存款自愿、取款自由、存款有息、为存款人保密的原则。

对个人储蓄存款,商业银行有权拒绝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查询、冻结、扣划,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案例来源:

魏某娟与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浦东分行借记卡纠纷(2017)沪0115民初95292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