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5-12-07
发布日期:2019-04-16
阅 读 量:40

案例释义:

1、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可以依有关个人或者组织的申请,判决撤销其监护人资格:(1)性侵害、出卖、遗弃、虐待、暴力伤害未成年人,严重损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2)将未成年人置于无人监管和照看的状态,导致未成年人面临死亡或者严重伤害危险,经教育不改的;(3)拒不履行监护职责长达六个月以上,导致未成年人流离失所或者生活无着的;(4)有吸毒、赌博、长期酗酒等恶习无法正确履行监护职责或者因服刑等原因无法履行监护职责,且拒绝将监护职责部分或者全部委托给他人,致使未成年人处于困境或者危险状态的;(5)胁迫、诱骗、利用未成年人乞讨,经公安机关和未成年人救助保护机构等部门三次以上批评教育拒不改正,严重影响未成年人正常生活和学习的;(6)教唆、利用未成年人实施违法犯罪行为,情节恶劣的;(7)有其他严重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权益行为的。

2、被撤销监护人资格后申请恢复监护人资格,申请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一般不得判决恢复其监护人资格:(1)性侵害、出卖未成年人的;(2)虐待、遗弃未成年人六个月以上、多次遗弃未成年人,并且造成重伤以上严重后果的;(3)因监护侵害行为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

3、根据《民事诉讼法》的规定,作为两审终审原则的例外, 下列案件适用一审终审:(1)最髙人民法院审理的一审案件;(2)基层人民法院依特别程序审理的选民名单案件,宣告失踪、宣造死亡案件,认定公民无行为能力、限制行为能力案件,指定监护案件,确认身份关系案件,认定财产无主案件等。


案情介绍:

郑某2系郑某1的非婚生子,2007年11月7日出生于宝安区西乡一无名诊所,其父亲情况不详。郑某2的母亲郑某1从2011年便开始吸食甲基苯丙胺并已上瘾。2012年12月17日郑某1因贩卖毒品罪被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后郑某1仍然多次贩卖毒品,2013年5月17日被羁押,次日因处于哺乳期被改为取保候审。在取保候审期间,郑某1继续贩卖毒品,分别于2013年6月19日、2013年12月9日和2014年1月27日三次被抓获。在这几次被抓获中,因郑某2年幼需要抚养问题,公安机关一直未对其羁押,均对其取保候审,最终在2014年1月28日将强制措施变更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至今。目前郑某1系法院受理的刑事案件的被告人,其可能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的刑罚。

另查明,郑某1无经济收入来源,在被监视居住期间其一日三餐均由公安机关提供,更无法保证郑某2的饮食和衣着了。目前郑某2的衣食住行均由公安机关提供。郑某2已年满8周岁,在宝安出生后,一直随母亲郑某1在宝安生活,但因为母亲郑某1不断吸毒、贩毒,且涉嫌犯罪的原因至今未接受义务教育,也不能与同龄人交流玩耍,其身体、心智的发育均受到阻碍。

再查明,郑某2的外公郑某3现居于重庆市开县农村,现年62周岁,需在家照顾长期患病丧失劳动能力的妻子及不满4岁的孙子和孙女,无能力抚养郑某2。

因郑某1涉嫌贩毒罪可能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其不愿将郑某2的抚养权委托其他人员或机构代为行使,且其家人无力抚养该名小孩,可能将导致郑某2陷入无人抚养的不利境地。申请人深圳市宝安区石岩街道塘头社区居民委员会为了保护未成年儿童的合法权利,妥善处理郑某1对郑某2的抚养权问题,特向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申请撤销郑某1对郑某2的监护权。

2015年12月7日,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一审终审判决。


诉讼请求:

撤销郑某1对郑某2的监护权,并依法将郑某2的监护权指定给深圳市宝安区民政局。


争议焦点:

应否撤销郑某1的监护权,并将郑某2的监护权指定给深圳市宝安区民政局。


裁判理由:

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认为:

监护人应当履行监护职责,保护被监护人的人身及其他合法权益,照顾被监护人的生活,对被监护人进行管理和教育。被申请人郑某1作为郑某2的监护人,长期吸毒,并因贩卖毒品被采取强制措施,即将面临被执行有期徒刑以上的刑罚,已无法正常履行监护职责,且拒绝将监护职责委托给他人,致使郑某2不能正常接受义务教育,身心健康严重受损,故被申请人郑某1不宜再担任郑某2的监护人。因郑某2的生父不明,也无其他近亲属和朋友适宜担任监护人,按照最有利于被监护人的原则,指定深圳市宝安区民政局担任监护人,由其所属儿童福利机构收留抚养。


裁判结果:

一、撤销被申请人郑某1作为郑某2的监护人资格;

二、指定深圳市宝安区民政局担任郑某2的监护人。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十八条 监护人应当履行监护职责,保护被监护人的人身、财产及其他合法权益,除为被监护人的利益外,不得处理被监护人的财产。

监护人依法履行监护的权利,受法律保护。

监护人不履行监护职责或者侵害被监护人的合法权益的,应当承担责任;给被监护人造成财产损失的,应当赔偿损失。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有关人员或者有关单位的申请,撤销监护人的资格。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

第三十六条  监护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根据有关个人或者组织的申请,撤销其监护人资格,安排必要的临时监护措施,并按照最有利于被监护人的原则依法指定监护人:

(一)实施严重损害被监护人身心健康行为的;

(二)怠于履行监护职责,或者无法履行监护职责并且拒绝将监护职责部分或者全部委托给他人,导致被监护人处于危困状态的;

(三)实施严重侵害被监护人合法权益的其他行为的。

本条规定的有关个人和组织包括:其他依法具有监护资格的人,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学校、医疗机构、妇女联合会、残疾人联合会、未成年人保护组织、依法设立的老年人组织、民政部门等。

前款规定的个人和民政部门以外的组织未及时向人民法院申请撤销监护人资格的,民政部门应当向人民法院申请。

第三十七条  依法负担被监护人抚养费、赡养费、扶养费的父母、子女、配偶等,被人民法院撤销监护人资格后,应当继续履行负担的义务。

第三十八条  被监护人的父母或者子女被人民法院撤销监护人资格后,除对被监护人实施故意犯罪的外,确有悔改表现的,经其申请,人民法院可以在尊重被监护人真实意愿的前提下,视情况恢复其监护人资格,人民法院指定的监护人与被监护人的监护关系同时终止。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民政部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

第三十五条 被申请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可以判决撤销其监护人资格:

(一)性侵害、出卖、遗弃、虐待、暴力伤害未成年人,严重损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

(二)将未成年人置于无人监管和照看的状态,导致未成年人面临死亡或者严重伤害危险,经教育不改的;

(三)拒不履行监护职责长达六个月以上,导致未成年人流离失所或者生活无着的;

(四)有吸毒、赌博、长期酗酒等恶习无法正确履行监护职责或者因服刑等原因无法履行监护职责,且拒绝将监护职责部分或者全部委托给他人,致使未成年人处于困境或者危险状态的;

(五)胁迫、诱骗、利用未成年人乞讨,经公安机关和未成年人救助保护机构等部门三次以上批评教育拒不改正,严重影响未成年人正常生活和学习的;

(六)教唆、利用未成年人实施违法犯罪行为,情节恶劣的;

(七)有其他严重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权益行为的。

第三十六条第三款 没有合适人员和其他单位担任监护人的,人民法院应当指定民政部门担任监护人,由其所属儿童福利机构收留抚养。


案例来源:

深圳市宝安区石岩街道塘头社区居民委员会申请撤销监护人资格案(2015)深宝法少民特字第1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