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4-11-17
发布日期:2019-04-17
阅 读 量:75
  • 胜诉律师:
  • 湖南天声律师事务所

案例释义:

1. 当事人在以下情况下可以要求返还彩礼:(一)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二)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确未共同生活的;(三)婚前给付并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的。适用前述第(二)、(三)项的规定,应当以双方离婚为条件。

2. 无过错的一方当事人可以提起离婚损害赔偿的情形:(一)重婚的;(二)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三)实施家庭暴力的;(四)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


案情介绍:

原告刘某甲与被告戴某甲于2012年7月在网上相识,同年9月4日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同年12月4日按农村习俗办理结婚喜酒,2013年4月6日生育男孩戴某乙。原告曾于2013年4月23日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与被告离婚,同年6月3日法院作出判决不准双方离婚。此后,双方夫妻关系未得到改善。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双方未添置共同财产,亦未形成共同债权、债务。诉讼中,被告提交了由其母亲李某香出具的四份借条及四位证人证言,用以证明曾给付了原告结婚彩礼7万余元,原告认可被告给付的结婚彩礼为10800元,并提出婚前给付了被告的母亲5000元红包,但被告对此予以否认,原告亦未提供证据予以证实。被告还提出婚后双方未在一起共同生活,原告提出婚后双方有在其娘家共同生活过,但原告未提供证据予以证实。

被告戴某甲辩称:原告所述除相识恋爱、缔结婚姻、生育小孩及原告向法院起诉离婚的情况属实外,其他部分均不属实;戴某乙并非他亲生儿子,婚后双方并未在一起共同生活过,现他同意离婚,但因结婚给付了原告较多彩礼,且原告要求离婚的行为导致他现构成精神残疾,生活存在困难,故要求原告返还结婚彩礼,共同承担债务100000元和赔偿他精神损失50000元。

另查明,原、被告均认可原告生育的男孩戴某乙与被告无血缘关系,被告戴某甲婚后构成了精神残疾。

2014年6月18日,湖南省桃江县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准予双方离婚,判令原告返还彩礼并给予被告经济帮助,并抚养戴某乙。刘某甲、戴某甲均不服判决,均向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刘某甲上诉称:1、原审判决上诉人返还戴某甲结婚彩礼10800元不符合法律规定。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结婚后一直在上诉人娘家共同居住、生活,不符合返还彩礼的法定情形;2、原审判决上诉人给付经济帮助不符合法律规定。被上诉人虽患有抑郁症,但并未丧失劳动能力,生活困难,而上诉人需一人独自抚养儿子,无能力支付被上诉人经济帮助,原审判决给付经济帮助不当。

戴某甲上诉称:一、原审认定事实不清。1、上诉人给付刘某甲的彩礼数额为78000元,而非10800元;2、被上诉人结婚前隐瞒怀有他人孩子的事实,违背夫妻忠实义务,导致上诉人精神异常,原审不认定精神损害赔偿不当;3、原审遗漏上诉人应被上诉人要求,对房屋进行装修、购买家具所支出的费用不当。二、原审判决仅返还彩礼10800元明显不公。上诉人结婚前给付被上诉人方彩礼78000元,双方婚后仅有夫妻之名,并无夫妻之实,依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对于上诉人给付的78000元彩礼,被上诉人应予全部返还。三、原审判决经济帮助费20000元明显偏低。上诉人婚前一直外出务工,婚后,被上诉人以各种理由拒绝与上诉人共同生活,并生下与上诉人不存在血缘关系的子女,导致上诉人精神分裂,丧失劳动能力,无生活来源,原审未充分考虑本案实际,仅判决被上诉人给付20000元明显过低。四、一审判决不予支持精神损害赔偿错误。被上诉人拒绝与上诉人共同生活,生下与上诉人不存在血缘关系的儿子,导致上诉人精神分裂,依法应予支持精神损害赔偿。

2014年11月17日,湖南省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判决。


诉讼请求:

一审原告刘某甲诉请:准予离婚并判令婚生男孩戴某某归原告抚养。

二审上诉人刘某甲诉请:撤销原审民事判决的第三项、第四项,判决被上诉人承担一、二审案件受理费。

二审上诉人戴某甲诉请:撤销原审判决的第三项,改判刘某甲返还结婚彩礼78000元;依法撤销原审判决的第四项,改判刘某甲给予经济帮助50000元;改判刘某甲支付精神损害赔偿金50000元。


争议焦点:

一审争议焦点:1、原被告婚后是否共同生活过,原告是否应当返还彩礼及彩礼的数额多少。2、夫妻双方是否有共同债务以及原告是否需赔偿被告的精神损失费。

二审争议焦点:1、原审对彩礼数额的认定及返还处理是否适当;2、原审认定刘某甲对戴某甲给予经济帮助是否适当;3、原审不予认定戴某甲的精神损害赔偿是否正确。


裁判理由:

湖南省桃江县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原告刘某某与被告戴某某在网上相识不久即办理结婚登记,缺乏良好的感情基础;婚后不久原告就提起离婚诉讼,经法院判决不准离婚后,双方夫妻关系仍未得到改善,现原告再次要求离婚,被告亦同意离婚,可以认定原、被告的夫妻感情确已破裂,故本院对原告提出离婚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因戴某某与被告无血缘关系,且戴某某自出生一直随原告生活,从保障小孩合法权益出发,戴某某应由原告抚养,并由原告自行承担小孩抚养费为宜;被告提出双方婚后未在一起生活,要求原告返还结婚彩礼,原告也承认双方并未在被告家共同生活,但对提出在其娘家共同生活的主张未提供有效证据予以证实,本院对被告要求原告返还结婚彩礼的请求予以支持;被告提出结婚彩礼的数额有7万余元,但并未提供有效证据予以证实,而原告认可结婚彩礼的数额为10800元,故本院认定原告应返还给被告的结婚彩礼数额为10800元;因被告提出的100000元债务系其母亲经手所借,且被告亦承认双方并无共同债务,故被告要求原告共同承担该债务的主张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被告要求原告赔偿精神损失的主张,因不具备《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四十六条规定的情形,本院不予支持;被告现系精神病人,同时结合被告的家庭情况,本院酌情考虑由原告给予被告经济帮助20000元。

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一、关于原审对彩礼数额的认定及返还处理是否适当的问题。

关于彩礼数额的认定。彩礼是当事人(一般指男方)以结婚为目的,在结婚前或者结婚时按照当地习俗给付对方的较大数额的金钱及其他财物。本案中,戴某甲父母按习俗给付刘某甲购买金器的现金、送喜日支付的现金、打发的费用等41700元,皆发生于结婚前、结婚时,且与结婚目的紧密相联,故该部费用属于彩礼的范围,原审仅认定男方给付女方用于购买金器的现金10800元为彩礼不当,本院予以纠正。但《戴某甲与刘某甲婚姻期间财务明细》中记录的逢年过节、小孩满月设宴等所支付的礼金,因该支出发生于双方登记、举办婚礼之后,也与婚姻的缔结不具有直接关联性,故该部分支出不应视为彩礼的范围。

关于彩礼返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确未共同生活的,离婚时,给付方请求对方返还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本案中,戴某甲与刘某甲虽已登记结婚,但双方共同生活时间不长,刘某甲婚后不久即以感情不和轻率起诉离婚,不尊重婚姻的严肃性,不重视夫妻之间感情的培养,故刘某甲对戴某甲为结婚支付的彩礼应予适当返还。本院综合考虑双方婚姻实际情况,酌情确定返还一半彩礼,即刘某甲应返还戴某甲彩礼20850元。原审认定彩礼的返还数额不当,本院依法予以纠正。

二、原审认定刘某甲对戴某甲给予经济帮助是否适当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四十二条规定,离婚时,如一方生活困难,另一方应从其住房等个人财产中给予适当帮助。本案中,戴某甲家庭经济条件尚不宽裕,现戴某甲又患精神病,影响其劳动能力,其收入来源于父母接济,生活较为困难,原审结合戴某甲的家庭情况,酌情考虑由刘某甲给予戴某甲适当经济帮助并无不妥,但刘某甲也无固定收入来源,且需抚养年幼小孩,原审认定刘某甲给予戴某甲20000元的经济帮助金过高,本院综合考虑双方的实际情况,认定刘某甲给予戴某甲适当经济帮助5000元。

三、关于原审不予认定戴某甲的精神损害赔偿是否正确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四条规定,夫妻应当互相忠实,互相尊重,互相帮助。本案中,刘某甲违背社会公序良俗,隐瞒婚前与他人同居并怀孕的事实,婚后生育与他人同居期间怀孕的小孩,违背婚姻双方互负的忠实义务,构成二级精神伤残,刘某甲依法应承担一定的精神损害赔偿责任。原审未予认定精神损害赔偿不当,本院依法予以纠正。综合本案的实际情况,本院酌定刘某甲对戴某甲承担15000元的精神损害赔偿责任。戴某甲上诉提出刘某甲应承担精神损害赔偿责任的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综上所述,上诉人刘某甲与上诉人戴某甲的上诉理由均部分成立,对成立的部分,本院均予以支持。原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但实体处理不当,本院依法予以纠正。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

一、准予刘某甲与戴某甲离婚;

二、戴某乙由刘某甲抚养成年,小孩抚养费由刘某甲自行承担;

三、刘某甲返还戴某甲结婚彩礼10800元;

四、刘某甲给予戴某甲经济帮助20000元。

二审判决:

一、维持湖南省桃江县人民法院(2014)桃民一初字第443号民事判决的第一项、第二项;

二、变更湖南省桃江县人民法院(2014)桃民一初字第443号民事判决的第三项为:刘某甲返还戴某甲结婚彩礼20850元;

三、变更湖南省桃江县人民法院(2014)桃民一初字第443号民事判决的第四项为:刘某甲给予戴某甲经济帮助5000元;

四、刘某甲支付戴某甲精神损害赔偿15000元。

以上三项合计40850元,限刘某甲于本判决生效后五日内付清。

一审案件受理费10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400元,合计500元,由上诉人刘某甲负担300元,上诉人戴某甲负担200元。对戴某甲负担的部分,本院依法予以免交。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

第三十二条 男女一方要求离婚的,可由有关部门进行调解或直接向人民法院提出离婚诉讼。

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应当进行调解;如感情确已破裂,调解无效,应准予离婚。

有下列情形之一,调解无效的,应准予离婚:

(一)重婚或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

(二)实施家庭暴力或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

(三)有赌博、吸毒等恶习屡教不改的;

(四)因感情不和分居满二年的;

(五)其他导致夫妻感情破裂的情形。

一方被宣告失踪,另一方提出离婚诉讼的,应准予离婚。

第四十二条 离婚时,如一方生活困难,另一方应从其住房等个人财产中给予适当帮助。具体办法由双方协议;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判决。

第四十六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导致离婚的,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

(一)重婚的;

(二)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

(三)实施家庭暴力的;

(四)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

 第十条 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如果查明属于以下情形,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

(一)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

(二)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确未共同生活的;

(三)婚前给付并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的。

适用前款第(二)、(三)项的规定,应当以双方离婚为条件。


案例来源:

刘某甲戴某甲离婚纠纷(2014)桃民一初字第443号 (2014)益法民一终字第433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