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7-11-30
发布日期:2019-04-19
阅 读 量:42
  • 胜诉律师:
  • 天津圣科律师事务所
  • 天津圣科律师事务所

案例释义:

1、《食品安全法》第一百四十八条规定,“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经营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除要求赔偿损失外,还可以向生产者或者经营者要求支付价款十倍或者损失三倍的赔偿金;增加赔偿的金额不足一千元的,为一千元。但是,食品的标签、说明书存在不影响食品安全且不会对消费者造成误导的瑕疵的除外。” 自2014年3月15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食品药品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规定,“因食品、药品质量问题发生纠纷,购买者向生产者、销售者主张权利,生产者、销售者以购买者明知食品、药品存在质量问题而仍然购买为由进行抗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依照上述规定,对于食品、药品知假买假的,可以要求赔偿损失,并诉请支付价款十倍或者损失三倍的赔偿金。

2、本案中,法院判决书认为, “十倍价款赔偿”以“消费者因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受到损害”为前提,消费者购买到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时,若该食品尚未对消费者造成人身损害,则可依据合同法的相关规定请求生产者、销售承担违约责任,但是不能以侵权损害为因请求“十倍价款赔偿” ;“‘知假买假’在很大程度上是出于通过诉讼手段为自身牟利,以获得巨额赔偿,获取巨大经济利益为目的。此种行为不仅与《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保护普通消费者的立法本意不符,更重要的是,会造成司法资源的巨大浪费”,故对知假买假者诉请“十倍价款赔偿”诉请不予支持。


案情介绍:

原告刘某平于2017年7月4日协同北京市方正公证处工作人员曾某在永峰恒发商贸公司处购买53%vol的500ml装贵州茅台酒10箱,共计60瓶,总价为57000元,收到永峰恒发商贸公司开具的号码为2386763的收据一张;后在公证员见证下,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的打假员袁某在北京市方正公证处内对刘某平购买的上述茅台酒逐瓶进行了鉴定,并出具了《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鉴定证明表》五份。鉴定证明表中均加盖有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的公章。鉴定证明表显示,鉴定项目为防伪标识、RFID,鉴定结论为“不是我公司生产(包装),刘某平为公证花费2500元。为证明其上述主张刘某平提交了(2017)京方正内民证字第64306号公证书及公证书、收据、名片及刷卡单等证据。

经一审法院检索关联案件,仅在2014年至2017年期间,刘某平在北京多个区县法院提起过数十起购买商品后进行索赔的诉讼。涉案的10箱茅台酒现在处于封存状态,在刘某平处。

原告刘某平认为被告永峰恒发商贸公司销售假冒产品,应当归还购物款及给予十倍赔偿款,遂向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一审法院判决永峰恒发商贸公司退还刘某平购物款,但对刘某平要求永峰恒发商贸公司支付十倍赔偿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刘某平、永峰恒发商贸公司不服,向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上诉人刘某平诉称:1.一审法院主动收集的其他案件信息不能成为认定事实的依据。首先,法院收集证据程序违法或形式不合法。其次,法院检索的对照案件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最后,法院主动调查取证是举证责任分配错误。2.一审法院否定刘某平“消费者”身份与按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判决矛盾。刘某平购买该茅台酒出于生活消费目的,食品纠纷中“知假买假”的主观意图不能否定其消费者身份。3.一审判决未对案件关键事实即涉案假酒属不安全食品明确认定,未支持十倍赔偿是错误的。

永峰恒发商贸公司同时辩称,不同意刘某平的上诉请求。裁判文书网是官方网站,是有公信力的。刘某平带着公证人员去购买产品,具有营利目的。且其没有提供酒水不符合食品安全的证据,仅仅是提供包装存在瑕疵的证据,不能认定我方销售的是假冒伪劣酒水。

上诉人永峰恒发商贸公司诉称:1.一审判决将涉案茅台酒认定为假冒产品没有事实依据。2.涉案茅台酒并非刘某平在我公司购买。3.本案中刘某平提交的公证书程序违法,不具有证明力。

刘某平针对永峰恒发商贸公司的上诉请求辩称,鉴定结论证明涉案酒类非茅台酒公司生产,属于假冒产品。刘某平提交的收据是永峰恒发商贸公司提供的,与涉案酒水数量、批号都是一致的。

二审审理过程中,永峰恒发商贸公司向本院提交书面撤诉申请,申请撤回上诉。

2017年11月30,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二审判决。


诉讼请求:

一审原告刘某平诉请:

1、永峰恒发商贸公司返还刘某平购物款57000元;

2、永峰恒发商贸公司赔偿刘某平570000元;

3、永峰恒发商贸公司支付刘某平公证费2500元;

4、诉讼费由永峰恒发商贸公司承担。

二审上诉人刘某平诉请:

1、撤销一审判决第三项,改判支持其一审全部诉讼请求;

2、一、二审诉讼费由永峰恒发商贸公司承担。

二审上诉人永峰恒发商贸公司诉请:

1、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刘某平全部诉讼请求;

2、一、二审诉讼费用由刘某平承担。


争议焦点:

永峰恒发商贸公司是否需要支付刘某平十倍的赔偿款。


裁判理由:

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永峰恒发商贸公司主张刘某平7月24日购买的并非是10箱高度茅台酒,且刘某平提交的收据中的产品批次并非其店员所写,但是其并未提交证据予以证明,且经法院释明后坚持不对收据中产品批次的笔迹进行鉴定,应当承担不利后果。结合(2017)京方正内民证字第64306号公证书,对于刘某平于2017年7月24日在永峰恒发商贸公司购买53%vol的500ml装贵州茅台酒10箱,且上述茅台酒均为假冒产品的事实,法院予以认可。因此,对于刘某平要求永峰恒发商贸公司返还购物款57000元及公证费2500元的诉讼请求,法院予以支持。

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永峰恒发商贸公司是否需要支付刘某平十倍的赔偿款。《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第一百四十八条第二款规定: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经营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除要求赔偿损失外,还可以向生产者或者经营者要求支付价款十倍或者损失三倍的赔偿金;增加赔偿的金额不足一千元的,为一千元。但是,食品的标签、说明书存在不影响食品安全且不会对消费者造成误导的瑕疵的除外。根据该条款的规定,索要十倍赔偿是消费者才享有的权利。本案中,结合刘某平提前找到公证处办理保全证据的公证,后又协同公证人员去购买茅台酒的过程及其另有数十起购买商品后索赔案件的情形,法院对刘某平购买涉案茅台酒是以生活消费为目的的主张不予认可,因此,对其要求永峰恒发商贸公司支付十倍赔偿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本案是否适用《食品安全法》第一百四十八条第二款关于“十倍价款赔偿”的规定。对此本院从四个方面分析如下:一、“十倍价款赔偿”的责任形态类型。《食品安全法》第一百四十八条第一款规定:“消费者因不符合食品安全的食品受到损害的,可以向经营者要求赔偿损失,也可以向生产者要求赔偿损失”,第二款规定“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经营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除要求赔偿损失外,还可以向生产者或者经营者要求支付价款十倍或者损失三倍的赔偿金”。该条款中关于“十倍价款赔偿”的规定究竟属于哪种责任形态,是违约责任还是侵权责任,厘清上述问题是处理本案争议的基础,对此可结合《食品安全法》设立该条款的立法本意来分析。《食品安全法》设立“十倍价款赔偿”制度的初衷是保证食品安全、保障公众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目的就是通过加大对生产者或销售者的惩罚力度来保障社会公众的生命健康安全。对于该条款的适用要从两个方面予以区分:一方面,当消费者购买到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时,若该食品尚未对消费者造成损害,则属买卖合同中的标的物的质量不合格,根据合同相对性原理,消费者只能追究销售者的违约责任,向销售者请求赔偿,且赔偿仅是对消费者合同利益损失的弥补。另一方面,当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导致消费者人身损害时,此时生产或者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既构成违约又构成侵权,形成法律责任竞合,此时消费者既可选择违约之诉也可选择侵权之诉予以救济。

二、“十倍价款赔偿”的适用前提。根据《食品安全法》第一百四十八条第一款的具体规定可以看出,该条款确立的是一种侵权责任形态,第二款的“十倍价款赔偿”制度则是对第一款责任形态的深化和延伸;“消费者因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受到损害”是适用该条款的前提;也就是说,当消费者购买到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时,若该食品尚未对消费者造成人身损害,则可依据合同法的相关规定请求消费者承担违约责任,但是不能启动十倍赔偿,目的就是避免某些人利用该法律条款获取不正当的诉讼利益,造成诉讼资源的浪费,进而遏制生产者销售者的积极性。但是当该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对消费者造成人身损害时,消费者可以根据《食品安全法》第一百四十八条第二款,请求生产者或者销售者赔偿其十倍的支付价款。

三、本案是否适用“十倍价款赔偿”制度。对此,我们结合具体案情分析。本案中,据刘某平称,其从永峰恒发商贸公司购买了十箱60瓶的贵州茅台酒,并随即在公证处的公证下,对该酒进行了鉴定,鉴定结论为该酒的包装和防伪标记与贵州茅台酒不符,以此证明该酒为假冒伪劣产品,并以此为证据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永峰恒发商贸公司返还货款、支付十倍赔偿金。其主张的法律依据为《食品安全法》第一百四十八条第二款,据此可以看出,刘某平要求该公司承担的是一种侵权责任。上文已经分析,生产者或者销售者因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所承担的“十倍赔偿”的侵权责任,是以“消费者因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受到损害”为适用前提。本案中,刘某平从永峰恒发商贸公司公司购买的“茅台酒”虽然属于广义的食品范畴,但是刘某平并未实际饮用,更无证据证明该批“茅台酒”对其身体健康造成损害,故其请求十倍赔偿不符合相关法律规定,一审法院未予支持,处理正确。

四、关于刘某平是否属于《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所保护的消费者的身份问题。就一审法院通过法院网中搜索的相关诉讼的判决可以看出,刘某平在近几年中,数次在购买假冒伪劣或者不合商品标示的商品后,即诉至法院请求赔偿,其诉讼结果有输有赢。就本案其购买“贵州茅台”酒的具体细节来看,刘某平协同公证处工作人员一同至永峰恒发商贸公司处购买茅台酒,在购买涉案酒类后,即请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的鉴定人员对该批酒的防伪标识、RFID的真伪进行了鉴定,并公证了鉴定过程,其行为与一个正常的消费者买酒消费的行为迥异。结合刘某平的数次诉讼及本案涉案“茅台酒”的购买细节来看,法院有理由认为,刘某平大额购买上述“贵州茅台”酒在很大程度上是出于通过诉讼手段为自身牟利,以获得巨额赔偿,获取巨大经济利益为目的。此种行为不仅与《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保护普通消费者的立法本意不符,更重要的是,这种以诉讼为手段、以法院为工具的行为,不仅造成司法资源的巨大浪费,也极大影响法院司法权威。刘某平若出于打击假冒伪劣商品的需要,其完全可以采取向有关行政主管部门举报等方式进行,且成效最快,这才是一个打假者应予采取的手段。一审法院据此认为刘某平不符合《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所保护的消费者身份,认定正确。

综上,刘某平的上诉请求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

1、永峰恒发商贸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向刘某平退还货款五万七千元;

2、永峰恒发商贸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向刘某平支付公证费二千五百元;

3、驳回刘某平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

第一百四十八条 消费者因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受到损害的,可以向经营者要求赔偿损失,也可以向生产者要求赔偿损失。接到消费者赔偿要求的生产经营者,应当实行首负责任制,先行赔付,不得推诿;属于生产者责任的,经营者赔偿后有权向生产者追偿;属于经营者责任的,生产者赔偿后有权向经营者追偿。

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经营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除要求赔偿损失外,还可以向生产者或者经营者要求支付价款十倍或者损失三倍的赔偿金;增加赔偿的金额不足一千元的,为一千元。但是,食品的标签、说明书存在不影响食品安全且不会对消费者造成误导的瑕疵的除外。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食品药品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三条 因食品、药品质量问题发生纠纷,购买者向生产者、销售者主张权利,生产者、销售者以购买者明知食品、药品存在质量问题而仍然购买为由进行抗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案例来源:

北京永峰恒发商贸有限公司、刘某平产品责任纠纷(2017)京03民终13090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