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6-01-16
发布日期:2019-04-16
阅 读 量:70
  • 胜诉律师:
  • 江苏铸石律师事务所

案例释义:

1、侵害公民身体造成死亡的,应当支付丧葬费、死者生前抚养的人必要的生活费等费用。死亡赔偿金的性质是死者将来收入损失的赔偿,获得死亡赔偿金的权利人是死者近亲属,而非死者,因此死亡赔偿金不属于遗产。根据法律规定,死亡赔偿金的赔偿权利人通常是与死者生前存在扶养关系的配偶、父母、子女。近亲属之间请求对死亡赔偿金进行分割的,原则上按照与受害人共同生活的紧密度、经济依赖度来决定各自的应得份额,同财共居者为先,而不是依照遗产继承中同一顺序一般均等分配的原则来实行分割。

3、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 :死亡赔偿金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按二十年计算。但被扶养人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


案情介绍:

原告刘某兰系赵某香的母亲,被告孟某夫系赵某香的丈夫,被告孟某兵、孟某系赵某香的儿女,刘某兰与丈夫共育有2子2女,长子及长女均已去世。赵某香于2015年7月3日13时30分,被宋某明驾驶的“四不像”拖拉机过失撞伤后去世。宋某明及X308新邵线改造工程项目部共计赔偿赵某香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即原、被告在内的四名直系亲属死亡赔偿金等共计38万元。

因上述款项被三被告领取后,分文未支付给原告刘某兰,刘某兰遂向江苏省新沂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原告诉称:死亡赔偿金到位后,全部被被告占有,分文未给付原告。现原告年老体衰、体弱多病、长期卧床,女儿赵某香的去世对原告造成巨大的伤害和打击,故诉讼至法院,要求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应分摊的份额110752.5元。

被告孟某夫辩称:我什么都没有,我妻子死了以后,原告家没有来人,钱赔偿了以后,孟某说要给原告1万元,我还给了2万元。后来就托人送给了原告,原告不同意,于是我又加了1万。给了3万元以后,原告又来要1万元,我给了4万元以后还是说不行,我也没钱了。我都把钱拿去治病了,原告主张10多万元太多了。要钱的时候来了,当时我妻子进火葬场的时候都没去,现在就说是她闺女了。

被告孟某兵未到庭答辩亦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

被告孟某辩称:1、原告主张返还的数额高于原告应分得的份额。线路改造项目部对被告赔偿后,被告孟某夫办理丧事事宜支出7万元,余下的费用包括死亡赔偿金和精神损害抚慰金等款项均分后,超出原告要求赔偿的数额。2、被告孟某料理完母亲的丧事之后就回到苏州的婆婆家,并未实际拿走一分钱的赔偿款,被告孟某并没有不当得利,因此,不同意返还赔偿款。3、2015年7月3日,案外人宋某明驾驶拼装车与赵某香发生交通事故,赵某香死亡,被告一家人只有沉痛,是悲伤欲绝,随后三被告不断往返于交警队和线路改造项目部之间,为了索赔,三被告历尽千辛,此时,原告及其家人没有一个人帮助维权,而赔偿款下来才短短几天,死者尸骨未寒,原告便起诉到法院,本案可以通过协商解决,但原告却不顾情理将同是亲属的三被告起诉到法院,为了不伤及亲情,不激化矛盾,建议双方调解解决纠纷。综上所述,请求法庭依法驳回原告对孟某的诉讼请求。

2016年1月16日,江苏省新沂市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判决。


诉讼请求:

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应分摊的份额110752.5元。


争议焦点:

涉案死亡赔偿金应该如何分配。


裁判理由:

江苏省新沂市人民法院认为:

死亡赔偿金的性质是死者将来收入损失的赔偿,死亡赔偿金的分割不同于遗产分配,死亡赔偿金原则上应由家庭生活共同体成员共同取得,在分割该笔赔偿金前,应扣除已实际支付的丧葬费用,并优先照顾被扶养人的利益,剩余部分的分配应根据与死者关系的亲疏远近、与死者共同生活的紧密程度、生活来源的因素及与死者共同生活和经济依赖关系适当分割,而不能适用遗产分配原则或者由全体赔偿权利人平均分享、等额分配。故原告认为应适用继承法的规定,按照同一顺序遗产继承平均分割的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就本案而言,被告孟某夫是赵宗香之夫、被告孟某兵及孟某系赵某香的子女,三人与死者赵某香为同一家庭成员,与死者赵某香在生活上、经济上的联系更加密切,对死者赵某香的依赖程度更大,由于赵某香收入的绝大部分用于家庭生活,故赵某香的死亡将给被告孟某夫及孟某兵、孟某特别是被告孟某夫可能带来的物质损害更大,应予以多分。原告刘某兰虽系死者赵某香之母,系由其子赡养且与其子共同生活,并非与赵某香共同生活的家庭成员,对赵某香的经济依赖程度相对较小,可以适当少分。由于三被告系主要操办死者安葬,该费用扣除给三被告,三被告主张为安葬赵某香花去7万元,本院认为,三被告未提供足够的证据,其主张扣除的数额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三被告支付的丧葬费确认为30891.5元、原告刘某兰应分得的赡养费为29550元(11820元/年×5年÷2),被告孟某夫应分得的死亡赔偿金127823.4元【(380000元-30891.5元-29550元)×40%】、孟某兵、孟某各分得79889.62元【(380000元-30891.5元-29550元)×25%】,原告分得31955.86元【(380000元-30891.5元-29550元)×10%】,原告应分得总数为61505.86元。


裁判结果:

1、三被告孟某夫、孟某兵、孟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支付给原告应分得赡养费及死亡赔偿金等款合计61505.86元;

2、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九十二条 没有合法根据,取得不当利益,造成他人损失的,应当将取得的不当利益返还受损失的人。


案例来源:

刘某兰与孟某夫、孟某兵、孟某不当得利纠纷(2015)新马民初字第00711号

同类案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