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日期:2016-03-17
发布日期:2019-04-16
阅 读 量:42
  • 胜诉律师:
  • 北京德和衡(郑州)律师事务所

案例释义:

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的规定,有权提起撤销之诉的案外人,应是对诉讼标的有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或者案件处理结果与其有法律上利害关系的无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法院在审理第三人撤销之诉对原告主体资格和范围加以认定时,结合第三人撤销之诉的实体条件进行判断。第三人撤销之诉的实体条件之一即生效的判决、裁定、调解书的错误内容损害了第三人的民事权益,且该种民事权益是《侵权责任法》第二条所规定的生命权、健康权、姓名权、名誉权、荣誉权、肖像权、隐私权、婚姻自主权、监护权、所有权、用益物权、担保物权等。对于普通债权,不适用第三人撤销之诉予以保护。


案情介绍:

2011年3月1日,被告陈某与被告陶某签订《还款协议》一份,确认陶某向陈某借款总计3000000元,并约定陶某以其所有的位于上海市金汇南路XX弄XX号XXX室的房产抵押给陈某,抵押房产于2011年7月3日办理抵押登记手续。后浙江省杭州市下城区人民法院于2012年7月13日作出(2012)杭下商初字第1176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陶某归还陈某借款本金3000000元并支付相应借款利息,且陈某对陶某抵押的房产折价或变卖、拍卖所得的价款优先受偿。

2011年7月9日、2011年10月8日原告徐某先后委托案外人任某红向陶某指定的收款人王某明转账支付共3,500,000元。此外,徐某与陶某之间还存在其他借款关系。2012年3月29日,陶某向徐某出具借条一份,确认其借到徐某5626000元整。2013年12月26日,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受理徐某诉陶某、陈某燕民间借贷纠纷一案,并于2014年7月21日作出(2014)闵民一(民)初字第41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陶某、陈某燕归还徐某借款5626000元并支付相应利息。

徐某认为(2012)杭下商初字第1176号案件判决若得以全部执行,直接影响到了其债权的实现,侵害其合法权益。故向浙江省杭州市下城区人民法院提起本案第三人撤销之诉。一审法院以原告主体不适格为由裁定驳回其起诉,徐某不服,向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上诉人徐某诉称:一、上诉人为(2012)杭下商初字第1176号案件的利害关系第三人,属于第三人撤销之诉的适格原告,上诉人提起本案诉讼符合法律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之规定,能够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的适格主体,其中之一是案件处理结果同他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的第三人。何为“法律上的利害关系”,简而言之,只要案件处理结果涉及到他的合法权益,他就是有利害关系第三人。本案中,(2012)杭下商初字第1176号案件结果直接影响到了上诉人对被上诉人陶某债权的实现,因为被上诉人可供偿债的财产为其名下位于上海市金汇南路XX弄XX号XXX室房屋,该房屋上设定了以被上诉人陈某为抵押权人、债权金额为300万元的抵押,而该套房屋司法拍卖价款若扣除该抵押债权后,无剩余款项。系争判决若能得到全部执行,势必侵害上诉人的合法权益,上诉人的合法债权定将无法实现。因此,被上诉人陈某、陶某、陈某燕三人之间的借款关系、借款金额、抵押事实等是否属实,直接影响到了上诉人债权的实现,上诉人属于第三人撤销之诉的适格原告。二、(2012)杭下商初字第1176号民事判决在被上诉人陈某与陶某的债权认定上确有错误。陶某与陈某之间的债权存在重大虚假嫌疑。

被上诉人陈某答辩称:(2012)杭下商初字第1176号一案中的诉讼标的是答辩人从2009年1月始截止到2011年3月1日陆续借给陶某钱的债权。这笔钱里面没有被答辩人的份额,被答辩人对答辩人给陶某的借款无独立请求权;被答辩人也没有使用答辩人陆续借给陶某的这笔钱,不需要被答辩人分担偿还义务,该案件的处理结果与被答辩人没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答辩人借给陶某的钱,和被答辩人借给陶某的钱,两个借款彼此独立,前后差四个月。被答辩人认为只要案件的处理结果涉及到他的合法权益,他就是有利害关系的第三人的主张是曲解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规定的精神。

被上诉人陶某、陈某燕未向本院提交书面答辩意见。

2016年3月17日,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裁定。


诉讼请求:

一审原告徐某诉请:

撤销(2012)杭下商初字第1176号民事裁定书。

二审上诉人徐某诉请:

撤销(2015)杭下撤初字第1号民事裁定书,指令一审法院审理。


争议焦点:

徐某是否属于第三人撤销之诉的适格原告。


裁判理由:

杭州市下城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规定能够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的适格主体必须是原审案件的适格第三人,且可分为两类,一类为对原审诉讼标的有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一类为对原审诉讼标的没有独立请求权,但原审案件处理结果同他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的第三人。在(2012)杭下商初字第1176号陈某诉陶某、陈某燕民间借贷一案中,徐某并不是该案的适格第三人。1、该案诉讼标的为陶某向陈某所借借款,徐某对该笔借款无独立请求权;2、该案的处理结果与徐某亦不存在法律上的利害关系。综上,徐某不属于第三人撤销之诉的适格原告,其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不符合法律规定。

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规定:“对当事人双方的诉讼标的,第三人认为有独立请求权的,有权提起诉讼。对当事人双方的诉讼标的,第三人虽然没有独立请求权,但案件处理结果同他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的,可以申请参加诉讼,或者由人民法院通知他参加诉讼。人民法院判决承担民事责任的第三人,有当事人的诉讼权利义务。前两款规定的第三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但有证据证明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书的部分或者全部内容错误,损害其民事权益的,可以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民事权益受到损害之日起六个月内,向作出该判决、裁定、调解书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人民法院经审理,诉讼请求成立的,应当改变或者撤销原判决、裁定、调解书;诉讼请求不成立的,驳回诉讼请求。”依照上述规定,有权提起撤销之诉的案外人应是对诉讼标的有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或者案件处理结果与其有法律上利害关系的无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本案中,原审法院审理的(2012)杭下商初字第1176号民间借贷纠纷案件,诉讼标的为陶某与陈某之间的借款法律关系,故徐某对该案的诉讼标的无独立请求权应是明确的。本院认为,第三人撤销之诉程序功能的设置系一种事后救济程序,原告主体资格和范围的认定,必须结合第三人撤销之诉的实体条件进行判断。第三人撤销之诉的实体条件之一即生效的判决、裁定、调解书的错误内容损害了第三人的民事权益,该种民事权益是根据侵权责任法第二条规定的生命权、健康权、姓名权、名誉权、荣誉权、肖像权、隐私权、婚姻自主权、监护权、所有权、用益物权、担保物权等,对于普通债权,不适用第三人撤销之诉予以保护。综上,上诉人徐某不具备《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规定的可以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的主体资格,原审法院裁定驳回徐某起诉并无不当。


裁判结果:

一审裁定:

驳回徐某的起诉。

二审裁定: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五十六条 对当事人双方的诉讼标的,第三人认为有独立请求权的,有权提起诉讼。

对当事人双方的诉讼标的,第三人虽然没有独立请求权,但案件处理结果同他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的,可以申请参加诉讼,或者由人民法院通知他参加诉讼。人民法院判决承担民事责任的第三人,有当事人的诉讼权利义务。

前两款规定的第三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但有证据证明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书的部分或者全部内容错误,损害其民事权益的,可以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民事权益受到损害之日起六个月内,向作出该判决、裁定、调解书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人民法院经审理,诉讼请求成立的,应当改变或者撤销原判决、裁定、调解书;诉讼请求不成立的,驳回诉讼请求。


案例来源:

徐某与陈某民间借贷纠纷(2016)浙01民终305号

同类案例

搜索